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29 杀心一起-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29 杀心一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是陈子昂第一次见到赵平,赵平的模样与他的想象中没有一丝相同。

    所有见过赵平的人形容起赵平的相貌,都是说赵将军身材壮硕,相貌堂堂,五官方正,是一个望之让人心折的英武男子。

    但此时此刻,眼前的赵平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目泛血丝,精神憔悴,一身灰白囚服披身,看着莫小静母女俩的眼中也是隐含泪花。

    “平哥,我们走吧!”

    莫小静只是猛一见赵平如此憔悴,才止不住心伤哭了出来,但她也知道时间紧急,前面陆七并不能拖延多久,没时间伤心,急忙两手抓着赵平急道。

    “走,去哪儿?”

    赵平微微苦笑一声,用枯燥的大手轻轻的擦拭着妻子眼角的泪花。

    “赵将军,由我和陆大侠在,就算大理寺兵丁众多,但把您救出此地也绝非不可能之事。到时候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容身?”

    陈子昂抱着赵永宁淡淡的开口,虽然陆七言道赵平死意已决,但有莫小静在,他还是希望能够说服赵平。

    “逃了又能如何?背着叛国的罪名苟且偷生,非我之愿。”

    赵平摇了摇头,又直起身子对着陈子昂深深一礼。

    “陈少侠,有劳你一路照料内子,多谢了!”

    “赵将军客气了!路见不平罢了。”

    陈子昂摇了摇头,继续劝道:“赵将军,你几十年如一日,枕戈待旦训练兵士,沙场纵横披坚执锐,魏军闻赵将军之名而心丧,难道就甘愿这么屈死与自己人之手吗?”

    “今日将军离开,公道人心仍在,他日再想办法让朝廷恢复您的名声,未尝不能再次重登将军之位,一偿心愿!”

    “呵呵,我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赵平微微一叹,陈子昂的眼神也是一暗,在他的感应中,赵平的生机就如那风中残烛,摇摇欲坠,生机比之那些**十岁的老者还要虚弱。

    按理来说,赵平一位先天真人,除非寿限将至,身躯才会发生突变,而他年不过五十,怎会变得如此憔悴?

    赵平脚下脚镣响动,缓步挪到窗前,透着窗扇朝外眺望。

    “公道自在人心,我行的正、站的直,相信陛下会还我清白的!”

    陈子昂眉头一皱,摇头道:“赵将军,恕我直言,当今的皇帝可算不得英明。他就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以无中生有的罪名赐死,何况将军?”

    “陛下原本不是如此的!当年他也是满腔中兴之志的。”

    赵平低头,眼中露出缅怀之色。

    “平哥,人都是会变得,更何况皇位之上的权势诱惑?皇帝他早已迷了心窍,没了当年的豪情壮志了!”

    莫小静也开口劝到。

    “既然如此,我更不能走,如果陛下真的要我死,我也希望我的死能够重新唤醒他当年之心。”

    “平哥!”

    莫小静心中一急,还未张口就被赵平打断。

    “静儿不用再劝,我意已决!”

    “我一辈子都在打仗,而打仗是为了什么?”

    他不等两人回答,继续道:“是挽回国家之耻,是为了民族之荣,但归根到底却是为了大楚百姓没有兵灾之苦,可以幸福安康!”

    “赵将军收复七州更是直捣魏朝京城,已经扬了国威。”

    陈子昂回道,眼中也不由得浮现一丝感叹,赵平身为一位将军,可算是尽忠职守,为国为民,奈何……

    “国威虽扬,但百姓的疾苦依旧。进京的这一路上,有很多相亲给我送来了礼物,也与我说起了他们的故事。”

    赵平憔悴的双眸中透着股悲悯。

    “朝堂奸佞横行,上行下效,地方官员横征暴敛,大肆收刮民脂民膏。江湖豪门与地方官吏相互勾结,鱼肉百姓。村庄内青壮被安排了劳役,田间无人耕种,赋税自然无法缴纳,百姓流离失所,与当年魏军横行之时何等相似?”

    “辛苦操劳的百姓吃不饱、睡不香,还要时时担忧着大祸临头,民心如焚,民怨沸腾,又岂是我一个区区将军能够左右的?”

    “若要天下太平,只是武官不惜命是不行的,还需文官不爱财,而最重要的,则是需要陛下圣明!”

    “如果我的死能够唤回陛下当年的壮志,扫荡朝堂不宁,我又何必惜身。况且我的时日本就不多,何不一试?”

    陈子昂默然,他的性格本是外向,好游历四方,但来到这个世界,却从未四下游荡过,甚至隐居山村,不问世事。

    原因除了身份不便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这世道充满了黑暗,恶人横行,奸佞当道,好人不得善终,比之曾经宋恒平之时还要压抑!在这种世道下,怎有心情游历四方?

    但赵平希望唤醒皇帝的雄心,却是有些想当然了!

    “哒哒……”

    脚步声从外面响起,笔直的朝着这间房间靠近。

    “有人来了!”

    陈子昂心头一紧,扫了一下房间的布置,脚下一动,对着赵平点了点头,已经扣住莫小静的肩头,轻飘飘的落到了上方的横梁之上。

    横梁并不大,但这房间十分阴森,上方更是不透丝毫阳光,肉眼看去漆黑一片,倒也不虞被人轻易发现。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一位身着二品朝服的官员带着屋外的飞雪的寒气率先走了进来。

    官员细眉小眼,脸庞浑圆,给人的第一印象则是慈眉善目,正是这次赵平案的主审官张俊。

    张俊身后跟着两人,各自气息深沉,气血内敛,一人宽袖大裾,一身长袍,一人紧身短打装扮,却都是目光阴冷的直视赵平。

    “赵将军,我请示过陛下了,陛下不愿见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张俊一开口,立刻破坏了他那慈眉善目的面相,尖酸刻薄、冷嘲热讽的语气伴随着的是连连的冷笑。

    赵平此时已经返回了书桌之旁,正拿着纸笔不时的在一张宣纸之上写上几字,张俊的话也只是让他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

    “赵平,我劝你还是不要在强撑了!你应该还不知道,你的心腹手下王英在押解进京的路上已经不甚染病身亡了。幸好,他的罪名已认,他签字画押的认罪书正跨马加鞭的往京城送来,也就是这两日的功夫,就会承到本官面前。”

    张俊缓步来到赵平身后,眼中的得意毫不掩饰。

    “王英已经招认,他在你的授意之下私通魏朝,欲引我大楚之军在魏境一举剿杀,遽尔一扫南下掣肘。幸好我军将领有人明察秋毫,在沧浪河边停下脚步,这才没能中了你们的诡计!”

    “啪!”

    书桌碎裂,赵平身子颤抖的站起,转身一手指着张俊怒喝道:“满口胡言!”

    “我与王英忠心为国,天日昭昭,你们竟然陷害忠良,陛下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哈哈……”

    张俊突然大笑,一张打飞赵平伸过来的手指,冷笑着一手朝上一指,道:“赵平,你到现在还没明白?要除掉你的不是我们,正是上面那位!”

    “你……,不会的,我要见陛下!”

    赵平眼神中先是露出一丝迷茫,最后变为黯淡,口中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显然他也知道是谁要对他下手。

    “我要见陛下!”

    “哼!当年你扣押我的东西并辱我之时,可曾想到自己会有今日?可曾想到有朝一日你会落在我的手中?”

    张俊见赵平脸色黯淡,不由得心中越发高兴,一边大踏步的围着赵平转动,一边得意的笑道:“你性子鲁莽冲动,除了会打仗还会什么?你知不知到你得罪过多少人?自从我当了你的这个主审官,可知道有多少人给我送礼,要我在狱中好好招待招待你!”

    “我告诉你!只是魏朝的使节一次送给我的礼物就够你一百年的俸禄也不止!”

    “你……你竟敢……”

    赵平怒目圆瞪,却是想不到他竟然能无耻到如此地步!

    “我什么我?我就算真的私通魏朝也不会有事!而你,我忠心为国的赵大将军,却要背着叛国的骂名被赐死!”

    张俊一脸阴狠的伸手在赵平脸上轻轻拍动,“啪啪”作响。

    “噗!”

    赵平双眸一红,一口鲜血猛然喷出,张俊身躯一缩,险之又险的避了过去。

    “哈哈……哈哈……,我们走!”

    避开的张俊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双手背在身后,得意洋洋的迈步出门,身后的两人冷冷的看了赵平一眼,一同出了门。

    良久,陈子昂三人才从屋梁上跃了下来,莫小静身躯颤抖的靠在赵平身边,无声的抽提。

    在屋梁上之时,如果不是陈子昂制止,恐怕莫小静已经跃了下来,与那张俊拼个你死我活了。

    “静儿,这个你拿去。”

    半响,脸色越发显得苍老的赵平从床榻下取出一本普普通通的册子。

    “这里面记载着我一辈子军法上的经验,还有战阵之法的改善、配合、运用,以后交给陆兄弟和安儿。”

    “交给他们何用?用来保护这昏庸的皇帝、奸佞横行的朝廷?”

    莫小静双眸水雾弥漫,咬牙道:“平哥,我们逃出去吧!走得远远的,别再管这些事了!”

    赵平呆呆的看着莫小静,眼神复杂,爱意与不舍来回变换,最后化为幽幽的一叹。

    “静儿,你的家乡也曾遭过魏人的屠戮,难道能够忘了那些惨痛的记忆。大楚是生我养我的故乡,是我楚人安睡之所,岂能任由魏人信马由缰、屠我百姓?”

    大理寺从楼叠嶂,庄严肃穆,但内里却终年不见阳光,阴森晦暗,即使如今银装素裹,也难掩其中的阴冷之气。

    陈子昂立于远处,静静的等着莫小静拉着自己的女儿在这浮屠塔顶遥望大理寺的某间房屋。

    直到莫小静幽幽的一叹,转过身来突然对着陈子昂盈盈一拜。

    “赵夫人,你这是何意?”

    真气轻柔的拖住对方的身躯,陈子昂皱眉问道。

    “陈大侠,我想让永宁拜您为师!”

    莫小静揉了揉赵永宁的头顶,而这小女娃也十分懂事的跪倒在地,对着陈子昂喊道:“师傅!”

    陈子昂不答,而是看向莫小静,缓声道:“赵夫人,父母不全的孩子生命总是不会圆满,而无父无母的孤儿的人生更是凄惨,你难道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女寄人篱下?”

    在遁出大理寺的时候,陈子昂就发现莫小静的神色有些不对,眼神尽是死意,不难猜测她是想与赵平一同赴死。

    “陈大侠……”

    莫小静双眸一红,低头看向赵永宁更是泪花连连。

    “母亲,你不要永宁了?”

    地上的赵永宁也顾不得拜师,急忙爬起来抱住莫小静。

    “永宁!”

    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痛,莫小静抱着自己的女儿痛哭起来。

    “赵夫人,赵将军之事也未必没有转机。”

    看两人发泄的差不多了,陈子昂突然开口。

    “什么?”

    莫小静一呆,随后急忙抬头,双目紧盯陈子昂。

    “有什么转机?”

    陈子昂低头看了看大理寺的大门,雪花飘落之中,那大理寺主官张俊正在一群人的陪同下乘上了马车,缓缓朝着自家的府邸方向行去。

    “夫人莫慌,我们先回去。”

    眼中露出一丝杀机,背后的刀剑轻轻鸣动,抬头望天,陈子昂只觉得心头畅快,体内气息勃发。

    天地不仁,我自斩破这天!

    ******

    “咯吱……咯吱……”

    车辙压着积雪,脚步踏着雪花,本是平平无奇的声音,今日落入张俊的耳中却是如同仙乐,当下不由得摇头晃脑,口中念念有词,唱起了小曲起来。

    车厢有序的晃动,厢内有暖炉,有美酒,有厚厚的貂裘铺展开来,让人情不自禁的放松身心。只是有一样不好,没有美人!

    想到此处,张俊不由得停下口中的曲调,叹了口气。

    看来下次应该找个美人放在车厢里了,这样才算完美。

    不过美人去那里找哪?怡香馆最近新来了几位美人,给她们的后面人交代一下,挑一个送来?

    张俊圆脸上露出一丝*笑,眼中也快眯成一条直线。

    “什么人?赶紧让开!知道马车里是谁吗?竟敢挡路?”

    前方车夫的大吼让张俊眉头一皱,一脸不悦的掀开车窗朝前看去,却见一位背负刀剑的男子正笔直的立于自己一行人不远之处,冷冷的朝着自己看来。

    被那目光一看,张俊突然心头一凉,浑身汗毛一炸,脑海都在这一刻变得空荡荡的。

    “滚开!”

    车夫手上也有两下子,当下长鞭一甩,破空之声响起,啪啪作响着抽向那男子的太阳穴,竟然毫不介意会出人命。

    下一刻,在张俊的眼中,无穷的刀芒剑光突然爆发,犹如烈日一般滔滔扑来,撕裂了长鞭,撕碎了车夫,最后把车厢和自己一同淹没。

    在路边的行人看来,一道奔腾咆哮的光芒由街头爆发,横跨十余米的距离,把一个二十多人的车队淹没,更是余势不减的直冲街尾。

    那车队中还有两人在垂死挣扎,但在这浩荡光芒之中,终究被碾成粉末。

    光满散去,大地一片狼藉,零碎的血肉铺满整条街道。

    街道一侧,一间酒楼之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双目一凝,喃喃自语。

    “好强的杀气!好重的杀机!好深厚的功力!刀剑双绝果然名不虚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