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25 刀光剑影-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25 刀光剑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品诰命夫人?赵平都已经是待罪之身了,这里哪还有什么诰命夫人?”

    围攻的人群绝大部分都一身黑衣,头戴面罩,只有三人一身常服。此三人满头银发,一脸老态,身上披着一身同样制式的道袍,手里拿着的却是三根龙头杖。

    说话之人就是这三人中的一位。

    “东海三仙,你们三人都是半截身子即将下土的人,难道还要掺和到朝堂之事当中不成?”

    赵平的夫人名叫莫小静,乃是北地名门大派樊门的弟子,二十多年前樊门因抗击魏朝被灭门,莫小静逃出魏境偶遇赵平,两人一见钟情,与数年之后结为夫妻。

    因而这莫小静也算一位江湖人士,对江湖中人有些了解,也识得对面这三人。

    “就是我们已经半截身子即将入土,所以才要趁着身子还能动弹多出点力气,给子孙后代们挣些油水,省的以后落了抱怨。”

    东海三仙中的白头仙翁缓缓开口,同时也仔细的打量着面前几人的战阵,眼中更是不由得露出惊叹之色。

    这赵平果然不凡,就连他的妻子也是一代人杰。莫小静身旁的六人各个功法各异,兵器也不相同,就连年龄也是有大有小,但莫小静居中协调,七人的气息不停变换,竟然丝毫不乱,而且变化多端。真气化为刀枪剑戟四方横扫,几十个身手不凡的黑衣人狂压猛攻,也不能进上半寸!

    “这般来路挣得钱,你们那子孙花起来不知道能不能心安理得!”

    莫小静脚步错动,身躯猛然一挺,手中长剑连连抖动,道道剑气激射而出,巧妙异常的击在面前那一群黑衣人所成战阵的气息连接之处,在他们的气场上激起一层层气浪,几十人的战阵运转都在这一剑之下微微一滞。

    “好功夫!好眼光!”

    白头仙翁低声感叹,再也没了心思与莫小静打嘴仗,知道自己三人要是不出手的话,单靠他们,今日还真有可能拿不下莫小静一行人。

    当下手中的龙头杖往地下一顿,身后的另外二仙二话不说的挺杖直击,白头仙翁脚下轻点,道袍飘飞,三人的气息依然混为一体。

    刚猛如雷的龙头杖划过一道笔直的直线,夹杂着三人各自几十年的内力修为,由三才化为混一,重重的撞向莫小静的战阵。

    “杀!”

    莫小静眼眸一沉,口中发出一声低喝,气出丹田,夹杂着七人的劲力,让四周的空气似乎都抖了一抖。

    下一刻,七道流光伴随着她手中长剑的前刺聚在一起,一条由真气汇聚的剑光浮现在长剑的剑尖之上,剑光并不庞大,但凝聚到了极点,只有一个小小的白色光点散发着刺目的光芒,以一种豪迈之意撞向那像是毁天灭地的杖影。

    龙头杖杖影声势浩荡,莫小静剑光凝聚无畏,两者猛然撞在一起。

    “轰……”

    气浪从撞击处翻滚而出,急劲狂旋十余丈之外,道路两旁的树木纷纷连根拔起,断枝飞舞,烟尘弥漫,远处儿臂粗细的树木被残余的劲风吹过,也是当场摧折。

    “哗啦啦……”

    马声嘶鸣,车厢爆裂开来,露出里面一个三四岁的女娃,女娃粉雕玉彻,双唇紧咬,双眸中满是惊恐,但自始自终不发一言,只是死死的盯着围住自己一行人的南海三仙和一群黑衣人。

    劲气消散,烟尘散去,南海三仙已经退出数丈之外,脸上一片潮红。而莫小静一群人,连成一片的气机已然消散,其中两人更是昏倒了过去,其他几人也是各个脸色苍白,眼神涣散,显然短时间内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杀!”

    黑衣人狂声大吼,人人眼中都露出狂热之色,只要做了面前这几人,他们今后数年的花销就再也不用愁了!

    正欲前奔,后方的山坡之上突然传来一声长啸,啸如如风雷激荡,甚至震开了天边的几朵白云,也让这些黑衣人身骨发颤,动作为之一僵。

    而只是这一顿的功夫,啸声再起,从声音传来的方位来看,来人竟在这短短的瞬间就进了数十丈之远。

    “动手!”

    白头仙翁脸色突变,口中猛然大喝,同时強提一口真气,与两个兄弟腾空而起,手中龙头杖疯狂舞动,激起一道连绵不绝的气浪,凶猛的杀向莫小静!

    而那群黑衣人也明白来人的强大,大喝一声压下心头的不适,一群人轰隆隆的冲了过来。

    后方的啸声一停,眼见目标即将达成,一群人心头不由的一喜。下一刻,尖啸之声再起,这次的声音不同与刚才,却是尖锐、犀利,更给一群人带来了一股重重的死意与杀机!

    白头仙翁心头一颤,猛一后头,就见一道流光从远处飙射而来,横贯虚空,贯穿数人的身躯之后重重的落向莫小静几人身前数丈之处。

    “轰……”

    小小的柳叶飞刀落地,激起的气浪比刚才南海三仙与莫小静全力相拼的一击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那斩碎天地的意念更是震得人心神恍惚,不能自已。

    前冲的势头一顿,一群人攻势在哪呼啸的气浪面前停了下来

    “飞刀!天下第七!”

    看着眼前的柳叶飞刀,再联想刚才的一幕,一个人影浮现在脑海,白头仙翁心头一颤,几乎当场惊叫出声。

    他们兄弟三人年近七十,虽然没能步入先天,但一身修为也是到了后天绝顶,三人合力以三才阵法联手,就算是普通的先天真人也可以抗衡一二,但却万万不会是天下第七的对手。

    而另一边的黑衣人的头领也是眼露恐慌,天下间用飞刀的人不少,但能够在一里之远一刀拦下他们这些人的在他印象中却只有一位。

    ‘逃?还是拼一拼?’

    心中的念头还在转动,一个背负刀剑的身影已经迅疾如电般落在了莫小静几人的面前。

    “赵夫人,在下陈子昂,受人所托,前来护卫夫人安全。”

    陈子昂对着身躯无力的几人点了点头,见莫小静激动的连连点头,才转过身来。

    “谁先来?”

    语声不大,但却让在场的众人心头一颤。

    “年轻人,你与陆七是和关系?”

    白头仙翁紧了紧自己手中的龙头杖,看着陈子昂的眼神中满是忌惮,对方虽然不是陆七,但一身修为却绝对是先天中的高手,让他在心里已经开始打起来退堂鼓。不过此人修为如此高深莫测,为何自己从未听闻过?江湖中又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位先天真人?

    “陆大侠是我朋友。”

    陈子昂淡淡回了一句,打眼一扫,却见对面这一群人脚下微动,却是想要离去。

    “哼!”

    口中冷笑一声,他丝毫没有尊老敬幼的打算,脚步一抬,整个人已经仿佛瞬移一般出现在南海三仙的面前,大手一张,已经朝着三人当头盖下。

    “呼……”

    因为瞬间的速度过快,破开空气产生的气浪奔腾之声到了此时才响起。

    而南海三仙只觉得眼前一暗,一具翻天覆地的晶莹玉掌已经带着撕裂天地的气势狠狠的压在了自己的心头。

    “啊!”

    白头仙翁猛然一咬舌尖,剧痛感让他摆脱了心灵的压制,高呼之声也惊醒了两位弟弟,三人气机连成一体,真气相连,但眼中却是满满的绝望之色。

    入目见,天地已然变色,只有一具晶莹剔透、纤纹必至的手掌遮天蔽日,掌控天地,三人所处的位置像是被分隔开了一般,尽在这一掌之下。

    这非幻觉,却是陈子昂一掌拍下,方圆数丈之内气浪翻涌,劲风呼啸,狂风怒吼,遮蔽了天日,挡下了目光。

    一掌盖下,只是压来的劲风就让三人的身躯丝毫不能动弹,混为一体的真气在那晶莹如玉的巨掌之下压缩成一团。

    “不可能!”

    惊恐与不可置信的吼叫之声响起,紧随其后的则是一片筋骨爆裂的噼里啪啦之声。

    收回手掌,气浪消散,地面上留下的则是三具扭曲到变形的尸体,尸体的骨骼、筋肉内脏早已爆裂开来,就像是被苍蝇拍拍死在墙壁上的苍蝇一般,全身爆碎、鲜血四溅!

    没有看三人的死状,陈子昂转身面向那一群黑衣人,冷眼一扫。

    “嘚嘚……嘚嘚……”

    牙关打颤的声音已经响起,那一群的黑衣人中被陈子昂眼光一扫,十之**的人都心头一凉,筋骨发软。更有几人甚至当场尿了出来,气息弥漫。

    刚才那被陈子昂一掌拍死的可不是什么普通人物,那可是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老神仙!

    他们几十人纵横一方,更有大哥亲授的战阵之法,却也要在那三人面前老老实实,指东不敢往西。

    但现在是什么情况?

    三位老神仙被人一掌拍的尸骨无存!

    不是说他们可以力敌传说中的先天真人吗?

    “大……大侠,我们……我们只是受人所托。”

    领头大哥比手下更明白眼前之人的可怕,也更为心惊胆颤,但他仍抱着一丝希望,在脸上强自挤出一丝笑意,欲要开口求饶。

    但就连三个老头都没放过的陈子昂又岂会放过这群蒙着黑巾的匪人?

    天罡霸体此时已经全力运转,陈子昂的肌肤晶莹如玉,就算是城弩激射,也不能伤及他的身躯分毫,即使是平常之时,刀斧加身也是若如蚊叮蚁爬!

    面对心神以乱的黑衣人,没有理会带头人的求饶,他面无表情的抬脚一迈,已经到了人群之中。

    那群黑衣人就像老鼠窝里进了猫一般,蹭的一声四散而逃。

    除了两三个身体发软脚步移动缓慢之外,其他人都是把吃奶的劲都用在了逃命之上。从高空看下,只见地面上的几十号人像是同时收到了信号一般,疯狂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天地间倏忽一亮,一道道晶莹剔透的刀光剑芒覆盖了地面几十丈方圆,也把这几十个黑衣人全部笼罩在内。

    刀光剑气构成的世界超脱而自在,却坚定不移的抹去世界内众生的生机。

    刀光一收,美轮美奂的场景化作人间炼狱,几十具尸首无声无息的倒下,眼中的惊慌、恐惧、迷茫最终都化为死意。

    “赵夫人!”

    孔伯仁从远处传来的声音惊醒了陷入震惊之中的莫小静几人,看了看一脸淡然走来的陈子昂,他们下意识的头颅一低。

    “赵夫人,你们没事吧?”

    终于赶来的孔伯仁看了看一地的尸首,然后担忧的看向莫小静。

    “原来是孔将军,妾身无恙,多谢了!”

    莫小静理了理额前的发丝,笑着对孔伯仁点了点头,苍白的脸色也开始出现红润。

    “孙将军哪?永安少爷去哪了?”

    孔伯仁先是松了口气,当看到马车上只有一位小姑娘之时,脸色突然一变。

    赵平育有一子一女,长子赵永安,幼女赵永宁。但此时却只有不满四岁的赵永宁,却没见赵平的独子,赵永安。

    “我们出了汤阴之后就遇到了劫杀,我让孙将军先带着永安先离开了。”

    莫小静眼神中露出一丝悲意,当时她见敌人不停出现,担心一行人不安全,于是以自己一行引开劫杀之人,让孙将军暗地里带着赵永安先行离开。这样即使自己与永宁遇难,也能保住赵家的香火。

    孔伯仁心头一松,然后见莫小静脸色不对,急忙岔开话题,对着他们介绍陈子昂道:“这位大侠是我们陆寨主专门请出山的,有陈大侠相护,夫人定然不会有事。”

    莫小静看了看面貌无奇的陈子昂,收起长剑,款款一礼道:“妾身谢过陈大侠出手相助!”

    “赵夫人不必客气!时间紧迫,我们还是不要逗留太久,这就上路吧!”

    “嗯,陈大侠稍等。”

    莫小静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身旁的几人嘱咐了几句,留下了身上有伤的四人,让他们找地方就近安置,随后上了马车,牵过同来的马匹,一行人极速朝着京城的方向奔去。

    他们要尽量争取在进京之前截住赵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