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十一章 耿家兵法-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耿家兵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马蹄声络绎不绝,嘈杂声不绝于耳,宋家兵丁行进的队伍之,陈子昂坐在颠簸的战车之上,正一提着个酒坛,看着面前的一对鎏金大锤默默地发呆。

    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这件被他称之为擂鼓瓮金锤的兵器,就像宋谕远所说,这两把锤子直径都在半米以上,以自己的个子提这两把巨锤,往身前一挡,身体肯定被遮挡的严严实实不留空隙,任来人百般技俩也无处施展,只能选择硬碰硬。

    而硬碰硬,自己还会怕谁?如此有了这件兵器,在以后的战场上自己肯定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更重要的是陈子昂的诸天罗汉相身法进展缓慢,原因就在于体内那像上古凶兽般庞大的气血能放却不能收,而这对兵器却能有助于自己操控身体,如果自己能够举重若轻的挥舞着这对锤子的话,估计罗汉相身法也就小成了。

    伸拍掉酒坛上的泥封,一上举仰头接入奔流而下的酒水,冰凉的酒水入喉之后却化作熊熊烈火,燃烧的陈子昂热血沸腾,恨不得当场提着锤子舞上几个回合。奈何这辆战车能够运下自己和锤子已经是勉强,如果自己还在乱动的话,肯定会立马散架!

    “耿家寨的寨主是耿天赐,据闻他是前朝大将军耿元柱的后人,耿天赐擅长排兵布阵,上的功夫也不差,尤其是一燕子飞镖,镖镖夺命!”

    “不过耿天赐已经老了,估计也舞不动兵器了,需要注意的反而是他的二子一女。”

    “长子耿忠善,天生神力,使一对重达数十斤的虎头铜锏,威猛无比,曾经一人打死了十几个流浪到此的悍匪!”

    “二字耿忠勤,是耿天赐兵法的传人,耿家寨的兵丁都是他一训练出来的,在耿家寨的威望仅次于其父,而且一剑法耍的也不差。”

    “耿娘闺名秀英,据闻长得貌美如花,肌肤赛雪。不过她虽是女子,但也是弓马娴熟,武艺超群,不输她的两位兄长,还有个绰号叫做俏飞燕,想来应该耍的一精妙的燕子镖。”

    战车之前宋家的大郎五郎并骑缓行,宋谕远更详细的介绍着自己打听到的消息。

    “我听说耿家寨在附近的名声并不差?”

    宋启远缓缓挥动着马鞭,朝着宋谕远问道。

    宋谕远点点头。

    “没错!耿天赐性格豪爽,好仗义疏财,庄里佃户如有困难也能慷慨相助,遇到天灾**之时,也曾施粥放粮,救济一方。奈何和我们不是一路,当今乱世还想着屈居一方,世间哪有这样的事?”

    说着宋谕远又摇摇头,耿天赐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这么幼稚,乱世之怎么能容得下一个身具兵法的地方豪强?

    “弟,你也听见了,耿家寨的人可不是什么坏人,千万别一下子给打死了,尤其是耿天赐和那什么勤的,会兵法可都是人才啊!”

    宋启远掉转头来,朝着陈子昂大声叮嘱,他们此去的目的本是定于猛虎山上的匪帮,途绕个大圈去找耿家寨的麻烦,就是为了他们家的练兵之法,可不能让陈子昂给坏了大事。

    陈子昂默默地点了点头,心暗道:正好趁此会丈量下自己的控制力,看在持擂鼓瓮金锤的情况下自己能不能收的住力。

    耿家寨距离霍家庄不过百余里,一行人却走了足足天的时间,这还是路途平坦,要是碰上崎岖的露面,行军速度肯定还会下降不知道多少。

    这和自己印象的解放军行军速度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难怪宋家这么迫切的希望找个会兵法的人,实在是下无人啊!就连郡已经收服的张将军,也是一位受父辈余阴而登高位之人,对军法那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烈日腾空,大地一片炽热,耿家寨前更是剑拔弩张,战况将起。

    “来者可是宋家大郎,我耿家寨一直遵纪守法,不敢逾越半步,难道宋太守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吗?”

    耿天赐立在墙头,一脸悲愤的朝着围在寨下的一众宋家兵丁大吼。

    宋启远驱马上前,仰头回道:“耿老先生,岂不闻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就算我宋家放过你们,难道其他人会放过你们不成?老先生早晚要有决断,何不趁早归顺我宋家,他日功成,你耿家必是我们宋家的肱骨之臣。”

    耿家寨不比霍家庄城固兵利,城墙都是用泥土垒成,高不过丈余,四下也没有护城河,寨门更是用些破破烂烂的木块拼凑而成,上面有些木块还十分新鲜,显然是不久前才用铆钉钉上的。

    这样的防御措施,对于宋兵来说,几乎就是没遮衣衫的小姑娘,还不是任由自己这方蹂、躏。

    “驾!驾!”

    寨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二十多骑骑纵马飞奔而来,在宋军百步之外一提马缰,十几匹马同时在‘希律律’的叫喊前蹄蹬天,停了下来,整个过程无一人张口说话,显示出了良好的纪律性。

    宋启远看到对面这些骑整齐划一的动作,眼精光闪烁,看来耿家身怀练兵之法的传闻不假,从这些训练精良的骑就能窥得一二。

    “宋家的人,废话少说!我乃耿忠善,可敢与我放马一战?”

    耿家骑当一骑跨马跃出,朝着宋启远张口大吼。

    耿忠善身高八尺有余,高鼻大口,满面胡须,一身宝蓝色的扎袖劲装,外罩一身纯白的跨马服,不足十岁的他正值壮年,身躯雄壮看上去气势不凡。

    宋启远一提长枪,就要开口搭话,却不料身边的陈子昂提擂鼓瓮金锤已经跃众而出,直奔耿家老大。

    “你是谁家的娃娃?快快退去,不要以为你里拿着两个唬人的玩具就敢在战场乱跑!”

    耿忠善皱眉看着奔来的陈子昂,因为这个世界交通不便,陈子昂打死霍家双凶、擒下大圣王座下二匪的事还没有传播开来,因而耿忠善并不知道陈子昂的名声,看他个头还以为是个孩子。

    “耿家大郎,这是我弟宋恒平,他也是天生神力,恰好和你有缘,如果今日你能打赢我家弟话,我下令退兵也无不可!”

    宋启远笑呵呵的朝着耿忠善远远喊道。

    “此话当真?”

    闻听这话,不止耿忠善心下一动,就连其他的耿家人也为之意动。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那我就来会会宋家郎!”

    耿忠善大喝一声,一夹马背,胯下骏马疾驰而出,冲向陈子昂,双锏更是高高举起,犹如纸画上威猛的的天神下了凡尘,携带者苍天的怒吼,狠狠地朝着陈子昂当头砸下!

    “咣!”

    大地上凭空响起一声巨响,耿忠善双锏脱飞出,虎口一片殷红,身躯更是连同胯下骏马同时一震,震荡产生的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马匹更是不受力,竟然双腿一软跪了下来,而耿忠善也从马背之上滑了下来。

    耿家众人霎的一静,他们只看到自家神勇无敌的耿大郎借着马力挥着双锏和对方那矮子的双锤一碰,下一刻却人马俱停,身躯无力的倒了下来。

    “妖法!这人使得是妖法!”

    耿家寨城墙上的一人止不住心的恐惧,指着陈子昂高声大吼,发泄着心的恐惧。

    “哥天下无敌!”

    宋谕远突然一举的铁棍,兴奋的仰天大叫。

    “大将军威武!”

    “大将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天下无敌!”

    宋军那面也反应过来,纷纷举起的兵刃仰天大叫,人人都激动的热血上涌,面目通红。

    “啊……,放下我大哥!”

    大吼声,耿家的骑里一人已经跃马奔了出来,却是位全身披甲的汉子,正是耿家二郎,耿忠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