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24 巧儿问心-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24 巧儿问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昏君!”

    伴随着一声怒喝,石铁匠的旱烟枪狠狠的敲在地上,地面上咚的一声出现一个浅坑,激起一片烟尘。

    “就算当今的皇帝要取赵将军的性命,恐怕也不是易事吧?”

    小小的药铺里挤满了人,人人都是神色复杂,脸含愤怒。孔伯仁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众人也是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而陈子昂背负双手立于药柜之前,直到此时才开口出声。

    “在我来时,京城已经下了旨意,以毁坏皇陵之名罢了赵将军的军职,现如今赵将军已是待罪之身了!陛下欲至赵将军于死地的意思已经路人皆知。”

    孔伯仁年岁不大,但这几日的工夫,已经满头银发,面生皱纹,看上去苍老了太多。

    “皇上先召回赵将军,才赐死三皇子,显然早已对将军不满久矣,只是担心三皇子真的勾结赵将军,才会选在此时下手。而对于朝廷来说,赵将军经此一劫,已经再也不能再用,要不然难保会出现另一个夏王!”

    郭同里佝偻的身躯早已变得笔直,眼神中更是精光闪烁。

    夏王是几百年前的某位开国之君,本是一位大将军,但因犯了事所以受到羁押,后来平反之后重回将军之位,掀起灭国之乱,成为一代开国皇帝。

    “现在京城里有实力的人恐怕无人敢保赵将军,对于他们来说,为了现在的赵将军得罪皇上,不值得。因而赵将军此次进京,九死无生!”

    “生机何在?”

    孔伯仁猛一抬头。

    “皇陵之事罪不在赵将军,勾结皇子意图谋反之事也无凭无据,以这种某须有的罪名击杀中兴之将,恐怕会冷了天下人心。所以只要他们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赵将军谋反,应该不会冒然动手吧?”

    郭同里继续开口,但语气也很不确定。

    “不然,刑部之人行事向来歹毒,屈打成招、无中生有的事可是多了。”

    教书先生李云冷哼一声。

    “但那些人无权无势,如果在赵将军身上用这些手段,恐怕就算是锦衣卫指挥使也不敢吧?”

    “锦衣卫就是皇帝手里的一条恶狗,让它咬谁就咬谁!三皇子难道真的勾结了赵将军?就连三皇子都能赐死,赵将军又岂会例外?”

    郭同里哑然,最后只得重重的一叹。

    “哎!”

    “陈子昂,你的东西!”

    苏巧儿突然从后面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刀一剑,递给陈子昂。

    “你也觉得我应该去?”

    陈子昂低头,眼神中一片幽静,无人能够看出他心中的想法。

    “当然,天下人需要赵将军,而赵将军需要你。”

    苏巧儿上前用双手捧住陈子昂的脸庞,低声道:“难道你愿意看到忠臣蒙冤、奸佞得志?”

    “我知道你一直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但这世道,不容许我们过的平淡!”

    “当年你明知道我身份可疑,仍在箭雨之中保住我的性命;赵西使是我生平仅见的奇女子,却能对你信赖有加;信王欲要杀我之时,更是你救了我的性命!”

    “你知道吗?你一直是我心中的大英雄。”

    苏巧儿双眸中突然浮出一丝雨雾。

    “我的英雄可以过与世无争的隐士生活,但却绝不会不敢直面这黑暗的世道!他有勇气斩破黑暗,让世间重现光明!”

    陈子昂双眸一动,遽尔神光大亮,照耀着苏巧儿心神一颤。

    “哈哈……哈哈……”

    陈子昂突然扬声大笑,笑声震得整个房屋都微微晃动,整个山村都响彻着这痛快的笑声,更是传到远处的山林,激起一群群鸟雀飞起,在空中来回盘旋。

    “巧儿,你说的对!我的道即是斩破这天地,以得超脱自在,要想证得大道,又岂是避世隐居可以成就的?”

    这些时日以来,陈子昂得到丹药之助,实力突飞猛进,肉身再上一层楼,真气也不差那老牌先天多少,只是这心境修为却始终卡在了先天中期的门槛处,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

    今日他的心中其实十分矛盾,以自己的实力,要过安安稳稳的日子绝非难事。有了实力的保证,自己只要不自寻死路,在这个世界活个百八十岁绝对没有问题,而这个世界的精气神可是能够带回本体所在的世界的。

    等百十年后,自己说不定都可以安安稳稳的修行到先天的巅峰,一回本体就是一方绝顶高手,就算要抗衡体内的魔胎也有了一些资本。

    但如果插手赵平之事,则前路不明。

    天下间要杀赵平的都是什么势力?

    南楚!大魏!

    这天下最大的两个势力!

    而自己插手其中,要想安全脱身,千难万难!

    因而他的心中十分纠结。

    一方是自身的长远打算,一方则是心中的坚守的道德之线,如何取舍?

    而苏巧儿的话则让他心中一震,神魂颤抖,最后在哈哈大笑中克服了自己的心障,明悟了本心。

    念头通达下神光内照法照耀下神魂猛然一涨,先天中期水到渠成的跨入。

    决定了插手其中的陈子昂心灵通透,虽然知道前方之路危险无比,崎岖难行,但心中却油然升起一股喜悦之情。

    笑声过后,陈子昂接过刀剑,猛一转身,浑身气势一变,凌厉却不霸道的气势显露无遗。

    “孔将军,我们走!”

    ******

    大道之上,两条人影以一种惊世骇俗的速度前行,其中一人身材雄壮,背负长刀,但却少了一条臂膀,只有一条长袖随风摇摆,猎猎作响。

    独臂大汉脚下一跨,就是数丈的距离,就算是日行千里的赤血宝马也有所不及。

    而另一人则是位貌不惊人的男子,男子背负刀剑,身形如电,姿势飘逸,奔行在泥泞的地面之上,灰色的百纳底布鞋仍是不染丝毫尘土。

    而且这男子手中拿着一柄小巧的柳叶飞刀,眼神似眯非眯,显然精神并未全部集中在赶路之上,但速度却与那全力狂奔的独臂大汉相差仿佛。

    正是出了同里村的陈子昂与孔伯仁两人。

    孔伯仁有一门陆七传授的神行步法,陈子昂身为先天真人,又有八步赶蝉在身,两人奔行的速度比之宝马也胜上一筹。再加上时间紧迫,两人放弃了找马代步,出了村就朝着赵平的老家,相州的汤阴县赶去。

    而陈子昂手中的飞刀,则是陆七脱孔伯仁转交给陈子昂的。

    步入先天中期之后,神魂之力强大,对于世间的一切也多了一份感悟,众生的喜怒哀乐更是犹如亲见。而这手上的柳叶飞刀,明明是一间死物,但在陈子昂的神魂感应之下,它所蕴含的气息甚至比身旁的孔伯仁还要强盛。

    先天中期就能把自己的武道意念留在凡物身上,这小小的飞刀之中,就蕴有陆七的武道意念。

    心神放空,不再依靠脑海里的青铜石门,神魂与手上的飞刀相碰,一位面貌儒雅,坐于轮椅之上的中年男子就清晰的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六神御刀术,传自自在门。”

    陆七轻轻抚摸着自己手中的飞刀,淡淡一笑。

    “我的刀,非是杀人,而是救人!”

    这一刻,陈子昂忘了对方说的是刀还是道,脑海里只有那一道流光闪耀,那道刀芒并不炽热,却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感情。

    六神御刀术虽然可怕,但最为可怕的则是陆七那伟大的精神,飞刀中也只有注入了他的精神,才能有着惊天动地的一刀。

    睁开双眸,陈子昂悠然一叹。

    陆七的刀法他能学会,但那股精神却是他无法触摸的,就算有朝一日他的飞刀能够比陆七更快、更狠、更准,也绝不是陆七的这一刀。

    不过陆七的飞刀刀法直来直去,没有飞刀变向、转弯之类的变化,只有一往无前,心至刀至的信念,倒是十分符合自己斩破一切的道路。

    收起心神,低头看去,手中的飞刀已经变的平平无奇,其中的武道意念也已消散一空。

    “前方就是相州地界了!”

    耳旁响起孔伯仁的惊喜之声,抬首看去,却见一个地碑正孤零零的的立在道路之旁。相州两个字也已经模糊不清,不细看的话都会错过。

    “孔将军可需要休息一下,两夜未曾合眼,我怕你的身子会吃不消。”

    陈子昂点了点头,又朝着孔伯仁侧首看去,对方的精神仍旧昂奋,但双眸中已经遍布血丝,想到他先是千里迢迢找到自己,又片刻不留的赶往相州,陈子昂不得不提醒一下。

    “不用!我没事,早一日与赵夫人她们汇合,也能让赵将军心安。”

    孔伯仁摇头,继续道:“而且陆寨主曾经说过,赵将军性格固执,认定的事没人能够阻拦,但赵夫人可以!”

    “赵将军现在只想以死明志,有赵夫人说项的话,也能让赵将军心里升起生机。”

    说话间,两人又是奔行了百米,前方的道路开始变得狭窄,两侧也多了不少起伏不定的山丘,寒冬下不少树木光秃秃的立在山丘之上,迎着寒风迎接春季的到来。

    奔行中,陈子昂双耳一动,远处细微的厮杀声传入耳中。

    “前面有人厮杀,我先行一步,你随后赶来!”

    对着孔伯仁开口,然后他猛一踏步,身法变换,速度陡增,身体破开空气极速朝着前方飙射而去。

    为了节省时间,他并未沿着道路前行,而是笔直朝前,跃上了山坡,几个起落之后,已经到了坡顶,低首看去,一群黑衣大汉正围着一辆马车狂攻不止。

    “尔等何人?我乃赵平之妻,一品诰命夫人,你们再此劫杀与我,难道就不怕王法吗?”

    马车之前,一位身材高挑,长发飘飘,一脸英姿的妇人正手持长剑,凌然不危的带着数人抵挡者大群黑衣人的进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