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222 请君出山-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22 请君出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沧浪河岸,严寒早已把河水冻结成冰,一队队楚兵有条不紊的把一块块木板用铁锥、草绳搭建着一座座木质桥梁。

    北风呼啸,十万楚兵无声无息的立于岸旁,严寒不能稍减他们心中的激动,胜利的**让他们热血沸腾。

    据可靠消息,魏军的精锐大队已经退出了前方的豪州,也意味着前方百里的土地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唾手可得!

    “咚!咚!咚!”

    战鼓响起,一对对楚兵整齐划一的越过桥梁,直扑不远处的城池。

    军阵中央的一个木台之上,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赵平眼露欣慰的笑意。

    “陆兄弟,只要再有一个机会,我们就能直逼魏朝京师,不说一举剿灭北魏,但把他们赶回北蛮却是有不小的希望!”

    陆七双腿已废,只能靠着身下的一个轮椅代步,幸好军中有班家的机关高手,这轮椅精致巧妙,转动如意,并不比常人慢上多少。

    闻听赵平所言,他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大哥毕生所愿,恐怕明年就能达成!”

    “我的毕生所愿,非是打退北魏,而是我大楚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不受兵灾之苦。”

    赵平低了低头,又看向身旁的副将,都统王英。

    “王都统,你率军先行,张宪随后,我来压阵,随便联系姚将军他们。”

    “喏!”

    王英领命告退,脚步虎虎生风跃下木台。

    一日之后,前线来报,城池已在内里百姓的帮助下攻下,南楚大军继续挺近。

    而在右翼护卫的姚将军所属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并未跟上。而左翼的京师直属护卫军也是如此,丝毫没有配合赵平全力进攻的意思。

    “姚将军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城墙之上,赵平眼露疑惑,他现今已经升为枢密院副指挥使,按理来说另外两支楚军应该受他节制。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因为楚国建国之时为了武官做大,下了种种限制,现今赵平能够手握十万楚兵已经是破了规矩,却是不能对其他部队有领导之权。

    “姚将军来信了,说是接到命令,稳守虞山,稳固后方。”

    “护卫军也是如此,总之都是不愿再上前了!他们估计觉得目前的形式已经很好,在贸然进攻万一失利就得不偿失了。”

    王英摇了摇头,一脸的遗憾。

    “不要管他们,只要我们再胜一场,他们定会再次跟上。”

    赵平眼中露出一丝无奈,叹了口气道:“继续进攻!”

    又五日,大军前行百里,几乎直逼魏朝京师,但后方的两方楚军竟然还没有跟来。

    “情况有些不对!我们深入魏地,斩获也不少,但并未遇到太大的抵抗,显然魏军是想与我们大军交锋,一决胜负了。但我们孤军深入,胜算太小!”

    大帐之内,张宪看着面前的地形图眉头紧皱,场中其他几人也是心生焦躁。

    “如果他们两队跟来,我们的胜算至少要占六成,就算不敌也能从容退走。但如今……”

    陆七也是摇头一叹。

    “不管如何,这一战再所难免,只有我们一队,先杀杀魏军的锐气,看情形再做接下来的安排。”

    赵平眼神转动,也只有他才有这么大的口气和气魄,能够独自领军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仍能信心十足。

    他的信心也感染了其他人,是啊!有赵将军在,我们必定会胜!哪一场战斗我们不是以弱敌强、以少胜多!这样的胜利必定还会继续!

    “报!”

    帐外传来呼声。

    “进!”

    赵平开口,一旁的陆七突然眉头一皱,看向帐外。

    军帐掀开,一位肥肥胖胖的宦官走了进来。

    “赵平接旨!”

    这位是监军王公公,但为人不行,与军中几人的脾气也合不上来,所以一直被他们排斥在外。他也有自知之明,无事不会露头。

    “臣领旨!”

    诸将跪倒在地,只有陆七悄悄的出了帐篷。

    “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孤军深入,胜算不大……”

    一个个字眼传入耳中,陆七眉头紧锁,猛然停下身下轮椅的转动。

    “特召赵平回京觐见,以示嘉赏!”

    班师回朝?

    联想到几日前停滞不前的其他两队,陆七不由得心中一叹。

    愚蠢啊!

    “北魏军气已丧,将领昏庸,诸皇子争夺皇位更是致使朝堂混乱,正是千载难逢之机。而我军接连大胜,士气正旺,最近又是天气回暖,天时地利人和尽在我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微臣只得抗旨,望陛下恕罪!”

    赵平坚定的声音响起,随后则是王公公怒气匆匆的从军帐中奔了出来。

    “抗旨不遵!姓赵的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陆七脸色紧绷,双手紧握,就听到赵平掀开帐篷,下令行军。

    五日之后,京城,皇宫大殿之上。

    当今南楚的皇帝突然把手中的一卷飞鸟传书的信件狠狠的扔在地上。

    “赵平!你这是要反啊!”

    “陛下慎言!”

    殿下一位老臣急忙越出队列,躬身答道:“陛下当年曽言:中兴之事,尽托赵将军!今日赵将军抗旨不遵,也是因为看到了胜利之机,岂可言反字?”

    “请陛下慎言!”

    又有一位老臣出列,直接跪倒在地。

    “赵将军忠心耿耿,岂会生出反心?”

    “是啊!”

    “是啊!”

    殿上的百官同时点头,议论不停,只有甄丞相低头含笑,对着身后一人使了个眼色。当即就有一人缓步上前道:“陛下,赵将军威望之隆,声震朝野、百姓,万不可轻言反字,要不然恐怕后果难料啊。”

    此人一开口,在场的人全都变色,有几人更是悄悄看向甄相,再也无人开口。

    只有大殿正中的当今皇帝双目一睁,胸腔更是来回起伏,呼吸急促,片刻后突然化为哈哈大笑。

    “是朕一时迷了神神,赵将军忠心为国,是我大楚中兴之将,怎会有反意。传我旨意,召赵平回朝。”

    旨意刚下,朝臣即将退下之时,皇帝再次开口。

    “我知道赵将军心性固执,一道旨意估计还是会被他拒绝,还是多下几道吧!”

    于是,在这一日,七道召赵平班师归朝的旨意接连传出。而这时,魏朝议和的使团再次出发,朝着南楚京师赶来。

    “给南楚的皇帝说,杀了赵平,可换两国百年安定!”

    脸色疲倦的魏朝皇帝对着面前出使南楚的首领开口。

    ******

    “杀!”

    战场上杀声震天,南楚的帅帐则是一片寂静,就连空气都像是静止了一般,只有赵平捧着圣旨的双手在不停的颤抖。

    “陛下,机不可失啊!”

    声音哽咽,细看他竟然已经泪如雨下,满脸的皱纹上更是泪花点点。

    “赵将军,陛下接连下了七道旨意,难道你还要抗旨不成?”

    王公公圆滚滚的脸上挤着让热作呕的笑意,两只小眼更是眯成了一条缝隙。

    “陛下有旨,我等自然遵命!”

    见赵平不答,他身后的张宪急忙回道,然后起身扶起赵平。

    “将军,与魏军之战非短时间可以决胜负,我们还是先退回去,缓缓图之吧!”

    帐外的陆七仰望天空,乌云遮蔽了烈日,天气在今日显得分外寒冷,让他身上都止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

    京城,皇宫,太后所居的宫殿之内,林慕华衣衫不整的跪倒在床榻之前,伺候着那骨瘦如柴的妇人。

    与以前相比,服了丹药的太后显得年轻了许多,但脸上的皱纹扔在,干瘦的身躯仍是让人提不起一丝兴致,但林慕华仍能强颜欢笑,在床上尽力让着老太婆欢喜。

    殊不知多少次他回到家中,因吞服丹丸呕吐不止,身心俱疲,但这种事他又从不敢开口。

    “你去吧!陛下找你有急事。”

    犹如枯柴的腿轻轻踢了踢他,林慕华急忙跪地请辞,来到了一间大殿之处。

    “林慕华,我给你个机会待罪立功!你当年丢失的丹药找到了,还没人服用,你去给我取来!”

    南楚皇帝开口,林慕华当即出了大殿,数百御林军直冲向三皇子所在的府邸。

    五日之后,三皇子因大逆不道、勾结边将欲图篡位之罪赐死!

    朝堂大乱,与此同时,不少人的目光也转移到那三皇子勾结的边将,那位进京领赏,行至半途的赵大将军身上。

    “驾!”

    泥泞的官道之上,一位名剑堂服饰的骑手正拼命抽打着胯下的赤火宝马,马蹄生风,一跃数丈,最后在一棵大树之旁发出一丝悲鸣,颓然倒地,口吐白沫再也无力前行。

    而马上的那位骑手,看也不看自己数年来朝夕相处的宝马,身形如电,体内真气拼命逼催,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夜幕即将来临,那骑手眼前一亮,远处一个大大的赵字出现在地平面上。

    “赵将军!”

    骑手大呼,声音嘶哑,双眸满是血丝。

    一刻钟后,一间驿站之中,满头白发的赵平跪倒在地,双目无神的看着身前的一张密信。

    “赵大哥,我们离开这里吧?”

    陆七的脸上露出疲倦与担忧,缓缓的开口。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赵平的声音似有似无,最后化为一声苦笑,缓缓起身,脱下身上的铠甲,换上一身洁白的长袍。

    “陆兄弟,你走吧!我知道你志在山野,这些年难为你了。”

    陆七看着赵平久久不语,最后转动轮椅,出了外门。

    “孙将军!”

    “陆大侠有何吩咐!”

    一脸悲戚与不忿的一位中年大汉抱拳一礼。

    “我怕有人对赵将军家人不利,想请你跑一趟,把赵将军的妻儿接来。”

    “属下就算这条命不要,也定会保全赵将军家人的性命!”

    那孙将军虎目一睁,猛然大喝。

    “我会让寨子里的一些朋友去帮你。”

    陆七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取了纸张,快速的写了一封书信。

    “要快!”

    “属下这就去!”

    孙将军接过书信,二话不说就去牵了自己的战马,在几人的伙同下迅速奔出了门外。

    “伯仁!”

    “陆寨主!”

    孔伯仁上前一步。

    “你去一个小山村,去那里找陈子昂陈少侠!把我的这柄飞刀给他,请他出山,如果他同意的话,就带他去汇合孙将军,如果他不同意的话……”

    “属下会跪在他的面前,一直等到他同意为止!”

    孔伯仁接过飞刀,斩钉截铁的回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