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章 潜流涌动-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章 潜流涌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大夫,您看我们应该怎么办为好?”

    夜,无星无月、夜黑风高。

    同里村陈子昂的小药铺仍旧燃着火烛,暗淡的火光照耀着屋内的几人人影摇晃不定。

    村里的几位话事人此时正围成一团,眼带希冀的看着端坐正中的陈子昂。

    “你们不想搬走?”

    陈子昂仍然是他那副平常打扮,但此时却无人敢小觑与他。

    相比起其他无知的村民,他们更明白先天真人的含义,虽然不是什么陆地神仙,但要保全一个小小的山村却没什么问题。

    当然,前提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位陈大夫外面的仇家也丝毫不弱!

    “陈大夫,搬又能搬到哪里去?何况村里的人大多数年纪都不小了,已经禁不住再折腾了!”

    郭同里脸色有些苍白,据他说是因为他年轻时曾经受过内伤,今日用力过度,伤势再次发作引起的。

    “嗯!”

    陈子昂点点头,心中也是有些闷闷。不到半年的安稳日子已经让他习惯了此地的生活,更何况是这些几十年如一日在这里过日子的老人那?

    “李先生还没回来?”

    教书先生李云早就出了山,说是去打探消息,解决后患去了。

    “快了吧!按他的脚程,早就应该回来了。”

    石铁匠继续抽着自己的旱烟,灰色的头发上盖着一层浮土,这是掩埋那些锦衣卫的人造成的,而胡屠夫,已经死无全尸,只能一把火烧掉,做了个骨灰坛。

    “来了!”

    陈子昂以手扣了扣桌面,又道:“还带了一个人回来。”

    李云确实带了一个人回来,还是位锦衣卫百户。

    “陈大夫,这位百户名叫卓长如,家世显赫却并不受重视,加入了锦衣卫也是混日子。老胡在这里的事就是他手下的一人发现的,那人我已经解决了。”

    李云端着一碗面条,一边刺溜溜的喝着面汤,一边介绍着自己出去了解的情况。

    看来这李云以前的背景很不简单,打听情报极为专业,各个地方都没有遗漏。而在拷问无影枪尤雄时显露的手段也是十分精熟,再加上他一身顶尖的轻功,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以前的身份。

    “据我查到的情报来看,知道我们村子的人很少,这位百户的手下已经被我解决了,而司马玉又是背着人赶来的,来的人也没有活口留下。所以只要除掉卓长如,我们应该就有八成把握不会被人发现。”

    其他不能确定的原因自然是司马玉留有什么后手或者其他人隐藏的消息并未被他发现。

    “那你干嘛还把他带了过来,直接干掉不就是了!”

    石铁匠皱眉,旱烟枪也不吸了,就要起身解决这个麻烦。

    “铁匠别急!听李先生说完。”

    郭同里摆了摆手,知道李云不会无缘无故的把一个人掳来。那边被绳子紧紧缚住身躯,嘴里塞了块麻布的卓长如更是呜呜的直叫。

    “之所以不杀他,其一是因为此人虽是一位锦衣卫,但在邻里之间的名声还不错,并非一个十恶不赦之人。其二吗,就是我觉得留着他也许会更有用处。”

    李云放下手里的面碗,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汤啧。

    “如果这位卓百户能够和我们站在一边。以他的身份,我们不但可以对外面的事有些了解,也不会再出现像今日这般被人摸上门来的事。”

    “呜……”

    那边地上的卓长如使劲点头。

    而其他几人闻言则是默默无语,最后还是陈子昂扭身看向一旁坐着的苏巧儿。

    “巧儿,帮我把那抽髓丹取来吧!”

    “嗯。”

    苏巧儿温顺的点了点头,起身去了后院。

    “我这抽髓丹其实是炼体用的丹药,只是我制作时出了些问题,吃了后隔段时间不吃的话会疼痛难忍,痛不欲生,我觉得不会有人能够受的住那疼痛的。”

    陈子昂淡淡的开口解释,而那地上的卓长如身子一躬,双眸中满是惊恐。

    “当然,如果这位百户大人不愿意服用也没关系。”

    李云走上前去拽下卓长如口中的麻布,就见他连连点头,口中连道:“我愿意,我愿意!”

    服了丹药,又被陈子昂激发药力遭了次罪后的卓长如彻底的服了下来。

    自那日以后,山村再次恢复了宁静,只是也出现了一些不同。

    比如村内出现了一个祠堂,是村里所有人共同建造的,里面只有一个人的牌位,而且只有一个胡姓,却没有名字。

    村里的村民再看到郭村长时也多了几分尊敬,而陈大夫的药铺虽然仍旧有病就去,但却少了一些闲聊之人逛游。

    除此之外,村里的孩童都入了李先生的私塾,有两个更是拜了石铁匠为师,学习打造铁具的手艺。当然,如果他们认学的话,石铁匠不介意传授他们一些功夫。

    货郎赵小二去世,新来的货郎却是一位百户大人,而且相比起两个月才来一次的赵小二,卓百户则要勤奋的多,每隔半月就会拉着自己的驴车出现在山道之上。

    今日卓百户就又来到了同里村,给村民们捎带的东西分发干净,攥着一把铜钱与郭村长告辞离去。

    因为回来的有些晚,到家之时天已大黑,卓长如小心地放好驴车,伸展筋骨朝着自己的卧室行去。

    刚走两步,卓长如的身躯猛然一顿,对着房子低喝道:“是谁?”

    “哈哈……,好你个老卓,这么多年没见,警惕依旧啊!”

    大笑声中,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位身材健壮的大汉从屋内行了出来,满脸笔直刚硬的胡茬,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随意的用根绳子捆住,一身灰布坎甲下是那肌肉纠结的健壮身躯。

    “老柳!”

    卓长如双眸一亮,也是哈哈大笑,双臂一伸,与来人抱在一起。

    “有五六年没见了吧?你可是一点不见老啊!”

    那老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卓长如,摇头叹息:“看来你这日子过的挺滋润,我们这些军汉子可是比不了啊!”

    “说什么话,我倒希望与你换一换,跟在赵将军麾下建功立业,岂不比我在这里混吃等死强得多?”

    卓长如祥装不悦,大手一挥道:“你今日来得巧,我这里正好有几坛陈大夫酿的好酒,你可是有口福了!”

    那老柳也不多言,他知道自己这位兄弟不同于其他的豪门子弟,是个豪爽性子,当下一同进了房内,取了酒菜开怀畅饮起来。

    聊着聊着,自然聊到了前方的战事。

    “自从去年皇陵之战之后,我们接连大胜,魏朝那面更是昏招连出,阵前换将。我军攻下昌州之后更是连下数城,如果不是最近天气变寒,道路难行,我们估计都打下沧浪河,直逼魏朝京都了!”

    说起前线战事,这老柳兴致越发高昂,不停的说起赵将军如何英明神武,如何大胜,魏军如何狡猾却仍旧逃不过赵将军的法眼,敌军渐渐被消灭一空。

    “哎!恨不能与汝同往啊!”

    卓长如越听越激动,但一想起自身的身份,就懊恼上头,不停的往嘴里灌酒。

    “老卓你慢点喝,给我多留点,你反正能够随时喝上,还不照顾照顾我一下?”

    老柳见卓长如不停痛饮,不由得暗自心疼,开口求了求。

    “什么随时能够喝上,我这也是一个多月的分量的!”

    卓长如眉毛一扬,酒上头,脸上通红一片。

    “这酒可不一般,就算京城里的御酒也未必及得上,不过就是量太少,我又是个外人,很长时间才能分上一小坛。”

    “怎么?听你说的,这酒还很少见?”

    “那当然,如果给酒分品级的话,这酒绝对是顶尖那一种。所以我才说你有福了,趁机赶紧喝吧!”

    卓长如打着酒嗝,给对方满上。

    “你这么说,我更要好好品品了。对了,你这酒从哪里买的,能不能让我捎带一些?”

    老柳一边品着酒,一边开口问道。

    “没得卖的!酿酒的人又不指望他挣钱。”

    卓长如连连摇头,在对方的追问下也是闭口不提,一直到即将结束的时候,两人又谈起军中的那位天下第七。

    “陆大侠双腿已废,但一手飞刀之术仍旧让人心生向往!那日他与狭道之上独占魏朝三位先天真人与两个战阵,仍能连斩两位先天,打破对方的战阵,威势不减当年啊!”

    “说起先天真人,天下间这几年有没有新出的先天真人?”

    卓长如已经趴到桌上,有气无力的盯着眼前的酒杯。

    “有啊!碧秀阁的当代秀女柳飞飞去年成就了先天,新组建的五岳朝天阁也有两位新的先天,还有……”

    老柳侃侃而谈,卓长如突然开口道:“有没有一位姓陈的?年纪不大的?”

    他只知道村里的陈大夫是位先天,却并不知道陈子昂的姓名,话说就算是村里的人,估计也没几个知道他的全名的。

    “姓陈的?年纪还不大?”

    老柳哈哈一笑,道:“你这事问别人估计还真不知道,但我恰好知道一位名叫陈子昂的先天真人,虽然年纪轻轻,但陆大侠曽言,此人现如今的一身功夫恐怕可以直追天下十大高手了!”

    “什么!”

    卓长如猛然打了一个激灵,忽地坐起,直视老柳道:“他可以与天下十大高手相提并论?”

    “嗯!老卓认识这位陈大侠?他可是陆大侠的朋友,陆大侠也在一直找他哪?”

    老柳脸上也是一动。

    ******

    在远离宁静的山村千里之外的京城,一股潜流此时正在缓缓涌动。

    一间大殿之上,即使是深夜,仍旧被无数根火烛照耀的宛如白昼。

    当今南楚的皇帝正软绵绵的躺在一架九龙御榻之上,皇帝貌不惊人,容不出众,干瘦的身躯上是那焦黄的脸庞、昏暗的双目,仿佛这躯体内的精气都被掏空了一般。

    “启禀陛下!当年抢夺林统领丹药之人已经查到。”

    貌如女子的姬少钦跪于大殿之上,朗声开口。

    “是谁?”

    御榻上的皇帝猛然直起腰肢,提声喝到道。但他瘦弱的身躯在庞大的御榻上毫不显眼,不仅没有什么气势,反而更加显得他的渺小、瘦弱。

    “是军队的人!隶属于赵大将军麾下,现今并未查明他们为何突然袭击林大统领,并致使玄阴两位护法丧命,就连林统领的丹药也被夺去一半!”

    “赵平?”

    皇帝皱眉。

    “确实是赵平麾下的兵将下的手,但并不确定赵大将军知不知情。”

    “呵呵……,他又怎会不知情?不知情的话丹药怎么会跑到老三的手里?他可是一直上表想让朕立老三当太子的!”

    皇帝喃喃自语,最后脸上更是露出一丝癫狂之态。

    “我救命延寿的丹药他们也敢下手!他们就是要盼着我死!他们就是要让我早点死啊!”

    疯狂的大吼在寂静的宫殿内来回震荡,火炬摇摆,照耀的殿中两人的身影斑驳流离、扭曲夸张,犹如两只张牙舞爪的恶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