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九章 绝望一刀-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九章 绝望一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十余位炼气期的锦衣卫精锐,功法一致、心意相通,他们组成的战阵能有多大的实力?

    以司马玉来看,至少先天之下没有人能够正面抗衡。就算是入了先天,抗下攻击没什么问题,但要想破了战阵,也非一时半刻就能办到的。

    但现在是什么情况,一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手拿一枝枯枝,一招下去不仅摧毁了锦衣卫引以为傲的精锐战阵,更是把二十多人同时击杀!

    如斯威力,让刚刚一刀击开胡屠夫和石铁匠围攻的司马玉悚然一惊,心头一片冰凉!

    哪怕他半只脚踏入了先天的门槛,面对那战阵也只能远远避开,甚至以他的见识,还从未想到过有人会一招之下就能破掉战阵,击杀所有人。

    恐怕这种事,也只有天下盛传的十大高手才能够做到吧!

    但面前这位分明是一位年岁不大的普通年轻人啊!

    司马玉在这一刻陷入了迷茫之中,甚至有过怀疑自己的眼前是不是出现的是幻觉?

    浓郁的血腥味不止让司马玉惊愕,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披甲大汉眼中露出的是惊恐,无影枪尤雄握枪几十年的手开始出现颤抖,而同里村几位藏身于此的高手则是不可置信和心头狂喜。

    本以为一场劫难在劫难逃。谁成想,峰回路转,自己这小小的山村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位绝世高手!

    相比起他们的恐慌与惊喜,同里村普通的村民的反应则要大得多,浓郁的血腥气,人间炼狱的场景让半数的人同时止不住肠胃的痉挛,呕吐起来。

    剩下的半数也是脸色发青,看着陈子昂的双眸中更是透着深深的恐惧。

    只有冷夏先是一呆,最后大喜,此时更是哈哈大笑。

    “陈大哥果然了得,竟然已经是位先天真人了!”

    先天真人!同里村的村民虽然见识浅薄,但画本里的故事也听过不少,而且村东头的老孙头曾经就是位说书先生,平常无事的时候也会在村中心的空地上拉个桌子扯着自家孙女亮上一嗓子。

    所以他们都听说过先天真人的传闻,那可是陆地神仙一般的人物!

    想不到自己村里平时温和有趣的小陈大夫就是一位活生生的先天真人!

    所有人的眼睛都开始发亮,就连呕吐的村民也挺起腰背,看向陈子昂。

    有这么一位陆地神仙在此,他们怎么会有事?

    “杀啊!”

    一生疯狂的吼叫打断了场中的宁静,却见与郭同里对峙的披甲大汉的神情突然变得癫狂,手中的两只大锤掀起滔天之浪,凶猛无边的轰向郭同里。

    而郭村长则是脸色沉稳,脚下不动,双手指拳掌变幻不停,在他浑厚真气的支撑下,那大锤上的锋利尖刺也不能伤他分毫。

    脚下的大地轰然开裂,泥土翻滚,碎石四溅,大汉越发癫狂,手中的动作也越来越威猛,而郭同里周身更是升腾起一层白雾,苍老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看上去竟是有些不支。

    “石师傅,你去帮村长,这里交给我吧!”

    胡屠夫看了看交手的两人,突然对着身旁的石铁匠开口。

    “你?”

    石铁匠皱眉,不放心的看了看他,两人联手也未必能够拿下司马玉,此时他要自己退出岂不是在自找死路?

    “这是我的私事,牵扯村里人已是不该,今日正是我与司马家有个交代的时候了。”

    胡屠夫身材肥硕,但一脸正容,语含坚定。

    石铁匠看了看他,最终叹了口气,低声道:“既如此,那你小心!”

    言罢,脚下一垫,他手中的旱烟枪已经破开十余米的距离,点向披甲大汉的后脑勺,郭同里这时候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无影枪,你这是想去哪儿?”

    教书先生李云脚步生风,身如风卷残云,双掌行云流水般切入长枪之中,与之开始了缠斗。情况突变,无影枪尤雄显然又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物,一见情况不对,就欲把马就逃。

    如果是在平原开阔之地,仗着他身下的赤火宝马,说不定就会让他逃了,但此地山路崎岖,人行尚且不便,何况这高头大马?

    回奔没有两步的一人一马当即就被李云追上,而尤雄的枪法虽然也是不凡,舞动中仿佛狂风卷地,枪花朵朵。

    但李云的身法更为高明,脚下一点,就能在半空中随意转折,飘洒如意,宛若御风而行的仙人。

    “嘭!”

    “哗啦啦……”

    后方传来一声巨响,斜光看去,却是一柄巨锤从那大汉的手中脱手飞出,撞在了一颗大树之上,百年巨树从中断裂,露出狰狞的白色内体。

    郭同里身上的白雾猛然一涨,浑厚的真气激起一片狂风,震开大汉身前的铁锤,又印在他那披甲的胸膛之上。

    “噗!”

    大汉倒飞,一杆旱烟枪也无声无息的点在他的额头,让他眼前一黑,生机瞬间消散。

    无影枪尤雄心中一颤,手上的动作不由得一乱,一双穿云手已经贴了近身,掌势连绵不绝,须臾不离周身大穴。

    “啊!”

    尤雄惊呼,却是想不到这李云的身法竟然诡异到如此地步,只是一个小小的疏忽,就被他进了身来。近身之下,自己的长枪至少要减掉五成威力。

    长枪一沉,尤雄手上上移半寸,握住枪杆正中,枪身舞动,仍旧迅疾凌厉,但已经少了刚开始的威猛无俦的气势。

    “啪……啪……”

    掌势刚柔并济,腿影迅捷,李云由纠缠改为猛攻,全身上下全都化为进攻的利器,狂风暴雨般的攻势瞬间压倒了尤雄。

    而在另一处,脸色阴沉的司马玉和身材肥硕的胡屠夫互相对视,无人打扰。

    “看来你的运气可真好,这样也能让你翻盘!”

    司马玉不止脸色阴沉,心中更是充满绝望。

    他仗着自己前途无量,瞒着指挥使调来了京城的精锐,又把镇抚司招揽的两位江湖好手也叫上,风餐露宿,披星戴月赶到这小山村要一报当年之仇,却想不到这小小的山村却隐藏了那么多江湖好手!

    这也就罢了,毕竟为了泄愤,他一开始打的就是屠村的打算,带来的也是高手、精锐,加上自己仍旧是大占上风。却不想,这里竟然冒出来一位先天真人!而且还是能和天下十大高手相媲美的先天真人!

    这真是天欲亡我啊!

    “这并不是我的运气,而是村子里的运气。”

    胡屠夫脸色不变,看着司马玉的眼神竟然透着股同情。

    “多行不义必自毙,其实你本来不会遭此劫难的,一切都是因为你斩草除根的做法罢了。”

    胡屠夫说的没错,本来司马玉如果只找胡屠夫一人报仇的话,郭同里等人是不准备插手的,而陈子昂更是不会现身,但他却偏偏迁怒于整个村子,反而给自己招来了祸端。

    但归根到底,一切都是因为胡屠夫当年的灭门之仇刺激的司马玉,而胡屠夫当年的所作所为又是因为司马鑫残忍的对待他的父母。

    冤冤相报何时了?

    胡屠夫心头一叹,却也明白自己并非割肉饲鹰的佛陀,司马玉也未必会大彻大悟、改邪归正。

    就让一切在今日做个了解吧!

    “请吧!”

    胡屠夫双刀一展,早已生疏的真气开始在体内极速运转,一冷一热的气息让他的身体开始膨胀,也让他手中的双刀开始散发出一股霸道之力。

    水火交加虽然能够让他的实力倍增,刀势更猛,但孤阴不长,只注重杀伐之力的功法从来都难等大雅之堂。

    “好!”

    司马玉点头,沉到心底的绝望化作一道凄厉决绝的刀光,身刀合一急斩胡屠夫。

    他所学的刀法本就注重意境,如果悟性惊人的话能比他人更快的悟到刀意,以此进阶先天。而不久前司马玉埋藏在心底十八年的仇恨被引发,也让他看到了自己步入先天的希望。

    那就是刀斩仇人头,血祭自己的刀意,因而不顾一切的赶到这里,并为了身心舒畅,定要灭村!

    却不想陈子昂的出现打断了他的计划,也让他兴奋高昂的心态直接沉到了谷底,但也因此感受到了那最深切的绝望之意,这才有了此刻这身、心、刀三者合一的一记劈斩。

    刀出决绝,司马玉的绝望也从刀法中宣泄而出,心神在瞬间陷入一片空明之中,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与往常不同。面前胡屠夫身上的油腻之味,刺激着他的鼻窍,心头的解脱也映入他的心神;远处各个生命的气息更是散发着不同的波动,尤其是其中一人,气息与他人格外不同,那股斩破一切以的超脱的意念更是让他的心头泛起丝丝涟漪。

    步入先天之时,一个人的精神会在那一刻得到升华,这种机遇一个人一辈子只有一次!

    典籍里的记载浮上心头。

    原来这就是先天啊!

    司马玉心中一叹,却见到面前的胡屠夫对着自己的刀光竟然不闪不避,反而敞开胸怀迎了上来,他那体内更是突然升起一股庞大的毁灭之力,欲要行将爆发。

    ‘他要一命换一命!’

    明悟感油然而生,可全力出手的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手中的刀光。

    “轰!”

    大地震荡,气浪翻涌,旁边的几棵巨树轰然倒塌,压倒一片枯木,哗啦啦作响。

    烟尘散尽,手持绣春刀的司马玉显出身形,脸色灰白死意尽显。

    “十八报仇何人死,杀人无数绣春刀!”

    司马玉浑身浴血,用一种淡漠的看了在场之人一眼,猛然高喝一声,怵然而逝。

    “啪!”

    一直拼命抵挡李云进攻的无影枪尤雄此时也从马背上跌落下来,手中的长枪更是脱手飞出,胸前的穴道之上也被狠狠的来了一记,口吐鲜血,再也无力再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