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招灭敌-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招灭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司马家,这是胡不为心头的一根刺。

    四十多年前,胡不为出生在江南的一个小镇,父母给他取名叫做有为!希望他长大以后能有所作为。

    可惜他们没能见到他长大的那一天,那年他才刚满十岁,自己的父母就被一个大恶人千刀万剐,而原因则是抗租不交,作为带头人必须严惩!

    那大恶人就是司马庄的庄主司马鑫!

    亲眼见到自己的父母凄惨的死状,胡有为几乎当场精神崩溃,幸好他还有一个姐姐,一位坚强而温顺的姐姐。

    在以后的日子里,姐弟俩一直把怨恨深深的藏在心底。

    直到三年之后,姐弟俩的生活再也坚持不下去,姐姐于是卖身为仆,入了那大恶人家做了侍女。

    又是三个月,满身鲜血的姐姐逃回了家中,留给他一本刀法秘籍和报仇两个字。

    从那以后,报仇就是胡有为活下来唯一的目的。

    他做过苦力,当过纤夫,在酒楼干着跑堂,在武馆做着人盾。

    他的刀法越来越好,后来更是拜了一位刀客为师,虽然这个刀客品行不正,但两人的目的却是相同,都有一个共同的仇家,那就是那位江南大侠司马家。

    一直到十八年前,师徒二人一同踏进司马家的大门,开始了复仇的一夜。

    胡有为修习的是极难修行的坎离水火功和配套的刀法。这是他那姐姐留给他的,这门刀法对人的体质要求很高,却偏偏十分适合他。

    胡有为有了名师指导,进展神速,只是随着功力的加深,他的身体也变的越来越肥硕,如无意外,功法大成之日就是他的死期。

    但一心报仇的他又怎会在意这些,当夜仗着一手坎离水火刀法直冲司马山庄,独斗一方大侠司马鑫!

    年老体衰的司马鑫渐渐不支,最后终于命丧他的刀下。

    本以为心愿得偿的胡有为放声大笑,却见自家的师傅竟然大开杀戒,屠戮司马家满门。疯狂过后,师傅更是直言,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胡有为的姐姐也是因他而死,要不然那门刀法怎会如此巧合的与他体质相衬?

    而大仇得报之日,就是师徒二人生死之分之时!

    那夜大雨,胡有为拼力斩杀了精神陷入疯狂的师傅,改换了姓名来到了同里小村。

    本性良善的胡有为从不愿提起这段往事,村里人各有各的故事,也无人打听他与十八年前司马家灭门之案有何关系。

    却不想时隔十八年,在他以为这件事已经被世人淡忘的时候,司马家的后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司马玉?”

    “没错!家父司马鑫,我是他的幼子,当年不曾在家,恰好逃过了一劫!”

    司马玉冷笑,身上的气势也逐渐攀升,灭门之仇更是刺激的他体内的真气疯狂运转,身周数米的地面上气浪滚滚。

    “这件事与他们无关,如果你想报仇,冲我来即可,我奉陪到底!”

    胡屠夫气势一软,紧握双刀的手上也去了几分力,上前两步直面司马玉一群人。

    村长郭同里眼眉低垂,与李云对视一眼,都是同时退后几步,显然是不愿插手其中。

    村子里的安宁来之不易,为了一个人而把全村人的性命搭上可是不值得,况且听两人的对话,这是胡屠夫杀了人被仇人找上门来了,自己这一方并不占理,而胡屠夫又自愿担下梁子,他们没理由强出头。

    可惜,司马玉却不会放过他们,灭门的仇恨又岂是一个胡屠夫可以平息的。

    “你知道吗?自从那年之后,我就有了一个绰号,叫做恶贯满盈!这一切都是阁下所赐。”

    司马玉长相俊雅,但眼神邪意,看向一众村民的目光中更是满布残忍。

    “我做事,一向斩草除根,做事必定做绝!他们包庇朝廷命犯,逃避赋税兵役,死罪难免。”

    “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司马千户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郭同里叹了口气,缓步朝前行去,一步跨过,他佝偻的身躯已经变得笔直,再踏一步,雄浑的真气已经透体而出,方圆数米之内的空气都开始微微荡漾起来。

    此人一身真气之雄厚,骇人惊闻,虽没入先天,但任督二脉却必定已经打通了!年轻之时,必定是江湖上的一位好手!

    远处的一众村民纷纷以惊讶、担忧的眼神看着郭村长,都是没有想到这位天天四下乱串的村长大人竟跑会武功,而且好像还不错!

    “没错!私人恩怨私人解决,牵连他人就太过了!”

    教书先生李云脚不动、腿不弯,整个人却突然出现在村长的身侧,展露出他不凡的轻功身法。

    “呵呵……,我也不和你们争论,反正等下都是死人!”

    司马玉冷笑,然后头颅一抬,喝道:“还有谁?我倒想看看这破山村里藏了多少好手?”

    高昂的声音响彻整个村庄,更是惊起了无数飞鸟从树木中腾空而起,绕空旋转。

    “还有我!”

    石铁匠从村民中站出,抽着自己那大烟枪,一步两丈,与几人并列。

    “要想毁了我们的村子,就要先问问我手里的这杆旱烟枪!”

    一直站在后方村民里的冷夏心头一热,拄着手里的拐杖就要往前迈去,怀了身孕的妻子阿秀死劲扯住他的衣衫也不能拦住他的执拗。

    “冷兄弟,有我在,不用担心。”

    一条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冷夏身旁,一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缓声安慰道。

    “陈大哥,可……”

    冷夏停下脚步,脸上露出喜色和一丝担忧,他知道自己这位陈大哥功夫不凡,但今日面对的人也是来势汹汹,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他并不知道陈子昂已入先天,要不然定会放下心来。

    “没事的。”

    陈子昂笑着摇了摇头,那轻松的模样也让冷夏心头一松。

    “陈大哥,你也是像村长一样的高手吗?”

    阿秀一脸的惊叹,她知道自己丈夫曾经有一身功夫,也怀疑过陈大夫也会武功。却不想今日村里一出事,一个个每日碰面的村里人突然摇头一变,个个气势逼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更是面对穷凶恶极的锦衣卫也不落下风。

    “嗯,我也学过一些功夫。”

    陈子昂点了点头。

    “嘿嘿!我们锦衣卫能有今日的名声,你们还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吗?”

    那无影枪尤雄冷笑一声,背后长枪跃入手中,一点教书先生。

    “这人交给我!”

    “那这老头就交给我吧!我的俩锤子都快受不了了!”

    披甲光头大汉对着郭同里咧嘴大笑。

    而司马玉则对着众人冷笑一声,大手一挥,身后的二十多人猛然拔出腰间的佩刀,刀身闪耀着寒光,彼此的气机更是连成一片,一道道刀型气刃不停浮现。

    “杀!”

    二十余人齐声一喝,脚步前奔,长刀劈砍,二十余把闪烁着无比锋锐之光的长刀斩出无数道刀芒,刀芒绕着战阵疾飞旋转,最后化为一道带着死亡之意的刀网,罩向郭同里四人。

    不管两位上官怎么挑选对手,他们却是不会放走一人!

    “呼!”

    山道间似乎刮起了风,仔细看去却发现那风源的来头竟是郭同里的双掌之间。

    一开始是微风,下一刻瞬间就变为狂风大作,几乎迷住了众人的双眼,一个小小的龙卷凭空诞生,疯狂撕扯着空气撞向袭来的刀光之网。

    冲来的二十余人无奈之下同时停下脚步,真气催发,刀网大盛,把有形无质的龙卷撕成碎片。

    而一杆旱烟枪突然疾点而出,正中一道刀芒之上,下一刻真气喷发,刀芒消散于无形。旱烟枪连环点动,以一种狂风暴雨般的惨烈之势撞入刀网之中。

    撞击声连成一片,而胡屠夫也发出一声大吼,肥壮的身躯踏着地面轰隆隆的朝前撞去,手中的双刀甚至在身前斩出一道帷幕,也紧随其后冲了上去。

    “轰……”

    刀芒尽散,二十余人止步,而身上留了七八道浅浅的刀口的石铁匠和胡屠夫也退了回来。

    ‘糟了!’

    四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绝望。

    刚才虽然只是一次对拼,但三人已经用了全力,却仅仅只能阻拦对方一次进攻,这批锦衣卫士竟然比他们想象中的强大的多。

    “哼!锦衣卫分南北,北镇抚司专管陛下专理事务,而南镇抚司则负责处理江湖朝堂事宜,他们就是我们南镇抚司为了专门对付江湖好手特意组建的七十二位刀法好手,人数过半,就可斩先天!”

    司马玉不急不忙的道:“你们今日有福气了,他们一般都是在对付名门大派,背景深厚之人时才会出动的!”

    “杀!”

    在他话音刚落之时,一声喝声在战阵中响起,一道接着一道的刀芒已经从战阵中喷涌而出,几乎瞬间就铺满方圆十余丈之间的地面,围观之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天地似乎在这瞬间都被这充满肃杀之机的刀芒所统治。

    “退!”

    教书先生首先大喝,身躯飘飞中还朝后大喊:“乡亲们,赶紧走,走的远远的!”

    四人避开刀芒,划过一道弧线朝着司马玉三人迎去,硬碰战阵毫无胜算,不过战阵移动不便,倒是可以擒下司马玉来挽回胜算!

    “不要放走一个人!他们交给我们!”

    看着迎来的四人,司马玉嘴角挂出一丝冷笑,对着二十多人淡淡的开口。

    那二十多人之中有一人点了点头,也不回头,脚下一点,已经帅众朝着村内众人藏身的地方扑了过去。

    教书先生李云身在半空,额头突然感到一股刺痛传来,身躯如柳絮般一折,避开一根枪尖,却是那无影枪尤雄骑着赤火马冲了过来。

    “哈哈……,吃我一锤!”

    司马玉身旁的光头大汉哈哈一笑,两柄数百斤重的大铜锤在他手中轻飘飘的像是鹅毛一般,朝着郭同里猛然撞来。

    大锤破空,发出可怕刺耳的尖啸之声,锤身周围更是气浪翻涌,笔直的砸向郭同里胸口,这一击之力怕有万斤不止,在战场上恐怕已经够资格撞击城门了!

    而胡屠夫和石铁匠则联手扑向司马玉,寄希望与短时间内拿下他,让村庄逃过这一劫。

    司马玉面对两人的夹攻,只是微微一冷笑,腰间绣春刀猛然出鞘,拔刀直劈,变化虽然简单,但刀势厚重,堂皇正大,刀意更是把两人笼罩其中。

    两人心头一沉,此人刀意几乎入神,竟是位半只脚踏入先天的顶尖高手!

    而在另一处,二十多人的精锐战阵眼看马上就要迎向一众村民,前方突然出现一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那年轻人面对杀气冲天的二十余人,不慌不忙的从脚下捡起一根枯枝。

    眼前之人十分古怪,主阵之人也不敢大意,刀势一变,至刚至烈、威猛无俦的刀光已经缓缓升起,澎湃的刀气甚至让他瞬间产生出可以斩破一切的信念,正要挥刀朝前劈出,却见面前那年轻人突然举起手中的枯枝缓缓朝前一点。

    “铮……”

    似乎是剑鸣又像是刀啸的清吟之声在心头响起,一股锋锐而凌厉的气息猛然从那枯枝之中涌现,瞬间一分为二,二分为四最后化为千百道灭绝一切的气息涌入战阵之中。

    轻吟声不断,那气息更带着股震荡之力,霸道的斩开二十多人相连的气机,随后贯入**,把方圆十丈之内的一切都震成粉碎。

    “噗!”

    二十余人同时僵在原地,周身血雾喷涌,把十丈之内化作一道血雾弥漫的人间炼狱。

    陈子昂看了看手心,枯枝已经化为粉末。

    ‘哎!控制力还是不够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