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十章 擂鼓瓮金锤-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擂鼓瓮金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厅院不大,却有个习武的空地,挨着墙角还放着一个武器架子,上面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齐全,而且兵刃之上精光闪烁,显然有人经常打磨,保持着兵器最佳的状态。

    陈子昂双前伸,屈膝提挎,呼吸深沉,双目似闭未闭,沉入到站桩的定境之。

    朝阳缓缓升起,把世间的一切到带上了一抹金黄,一直站着桩功陈子昂双目猛然一睁,体内百骸啪啪作响,气血运转脚下一顿,大地似乎猛地一沉,方圆数丈的地面肉眼可见的晃动了一下,一层浮土荡漾而起。

    下一刻,陈子昂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五米开外的地方,右臂前伸,五指成爪朝着前方虚空处扑去,气势凶猛宛若猛虎噬人。

    哧!

    爪风破空呼啸,在空留下一道残影,残影还未消散,两道爪印再次浮现。陈子昂脚趾扣地,一晃就是数米,身躯在方圆数丈之内来回扑击,留下道道来不及消散的残影与呼啸之声。

    虎爪功!

    而且是有了一定火候的虎爪功,陈子昂这具身躯的习武天赋惊人至极,不过几天的功夫,生平毫无习武经验的他竟然把这套虎爪功耍的有模有样,在他神力之下更显的威势惊人!

    这还没完,扑击陈子昂身躯一摆,一脚扣地,一脚灵蛇吐信般踢向前方。

    啪!

    小院内竟然响起一声皮鞭抽打的声音,只见陈子昂的两条腿来回甩动,瞬间四面八方就布满了腿影,啪啪之声不绝于耳,而他的上半身却仿佛固定一般,纹丝不动。

    十八路连环腿!

    这个腿法能够从任何角度对敌展开攻击,腿法诡异,对习练这门功夫之人的身体柔韧性要求极高,却不像陈子昂竟然也能施展,而且到了甩腿如鞭,虚空炸雷的极高境界。

    腿影一散,陈子昂脚下一点,身子倏忽前行,身子忽左忽右、灵动飘逸,有时后驱逆行,有时突发立止,有时左右挪移,然人看的眼花缭乱,胸闷气短。

    八字盘腿步!

    身子再次前冲,一个鹞子翻身越过武器架,里也多出了一把百锻钢刀,刀刃反射着莹莹朝阳,寒气逼人。

    身子往地上一扑,翻滚刀光闪耀横扫斜截,翻翻滚滚劈劈扎扎,专攻人少于防范的下路,诡异异常。可惜实在太不雅,还没打人就把自己弄的灰头土脸,全无一点风度。

    耍了两下陈子昂就再次翻滚到武器架边,换上了一柄尺青锋。

    身躯一定,陈子昂的气质猛然一变,身躯笔直挺立宛如青松,尺长剑却如随风摆动的松针,左摇右摆,变幻莫测,却又凌厉异常!剑法刚猛迅捷,每出一剑,必带着嗖嗖的破空之声。

    ‘不动如松,剑疾如风!这样飘逸潇洒的剑法才符合我对自己的形象定位啊!’

    在心暗暗赞了一句,陈子昂缓缓收回长剑,再次拿起立在墙边的乌黑铁棒。

    棍一上,腿部一沉,腰胯用劲臂微微晃动,铁棍已经在身前画了几个圆圈,脚步一错,棍影重重覆盖了身前一百八十度的扇面,劈、戳、抡、扫、撩来回变化,棍棒在他灵活运转,简直就像身体的延伸,身随意动,呼呼风声指哪打哪!

    ‘天下武功出其拳,天下兵器出其棍!这套齐眉棍法算是我记忆较高的功夫了。’

    收回棍棒,陈子昂默默地点了点头,给自己点了个赞,可惜这具身体不能说话,要不然再配上几具淡淡装逼的赞赏,那才叫完美!

    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院落,看来下次应该找几个观众,没人捧场也不好啊!

    伸拍打了一下衣衫上的土灰,陈子昂面上虽然平静无波,心里其实早就兴奋的哈哈大笑。这具身体实在是给了他太大的惊喜,自己记忆的武功虽然在前世只是普通功夫,但哪一种要学会并熟练运用不得花上月余的功夫,要想精通更要长年累月的练习还要和人经常交切磋总结经验。

    而自己,却只要耍一遍身体就会记住那种感觉,一个时辰后就能熟练运转,不到一天的时间已经身随意动,随意变换。

    ‘我他妈真是个天才!’

    带着这种浓浓的优越感,陈子昂就连对自身的奇葩长相也少了些介怀。

    “嘭!”

    大门朝着两边撞开,撞到墙上之后还来回的煽动,一个修长的身影已经紧随其后跃了进来。

    “哥!我想死你了!”

    宋谕远一声大喊,双臂一伸朝着陈子昂搂抱了过来。

    脚下一垫,身子像灵蛇般一晃,轻松的避开宋谕远的拥抱,陈子昂一脸淡淡的点了点头。

    ‘我可不和男人搂搂抱抱,就算是小白脸也不行!’

    “咦,几日不见,哥好像又变了一些?”

    宋谕远挠了挠头,看着陈子昂一脸的疑惑。

    ‘那是当然,哥哥现在神功大成,再也是那个只会挥棒的莽汉了。’

    陈子昂理了理头发,昂首九十度望天。

    “哥是不是又在地上打滚了,我告诉你多少遍了,这样不行的!”

    宋谕远的一句话瞬间把他打下云霄,陈子昂现在只恨不得张口大吼,‘哥哥刚才是在练习地趟刀,不是在地上打滚。’

    奈何口不能言,又有前身无数次的行动做参考,让宋谕远止不住的摇头叹息。

    “对了,哥。我们要出发了,这次去的是耿家寨,你有什么要收拾的吗?”

    宋谕远埋怨完陈子昂,一拍额头想起了正事。

    陈子昂哪有什么好收拾的,就连衣物都有人给换洗,提上铁棍就朝外走去,顺便摆比划问了下宋谕远怎么跑这里来了,他不是应该去联系军需购买的线路了吗?

    “我的事情已经办妥了,其他的事有老接,此次来是为了那位薛郡守的那些金银。”

    宋谕远提到金银二字时双目连闪,大为意动。

    “对了,父亲担心哥武功不行,给你量身打造了一对兵器,我们去看看吧!哥你只要有了这件兵器,再也不用怕别人的其他段了,只管发挥你的神力就好。”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兵器?’

    陈子昂在心惊讶了一下,跟在宋谕远身后行向了庄外,庄内的宋家兵丁也是一片乱糟糟的景象,人人都收到命令急急忙忙的朝着庄外跑去。

    有看到陈子昂的必定一脸恐慌的远远避开,仿佛在躲避凶残的猛兽一般,实在是这几天陈子昂下太过残忍,已经有十几位兵丁丧命在他下,逼的宋启远不得不把他的那道军令正式立为军法,凡是有违的,一经发现定斩不饶!

    宋谕远奇怪的看了看畏畏缩缩贴着墙边挪动的几个士兵,也只是以为自己哥又犯了老毛病,却没有想到他却是霍家庄这些天一直没有大乱的重要功臣。

    出了庄外,行到军队驻地,一辆马车上的一对大缸状物体就入了陈子昂的双眼。

    ‘不会是这一对东西吧?’

    心下意识的感觉不妙,就听到宋谕远指着马车上的东西道:“哥,就是它们,它们通体都是用精钢打造,外面更是打了一层金光,和前朝金锤将公孙云的兵器相仿,可他的那个里面是空心,哥的这两柄金锤却是实心的,每一个金锤都重达四百斤,两者相加重达八百斤!可算的是史上最重的兵器了!”

    宋谕远拍了拍车上的两个大锤,一脸的赞叹,他就算拼尽全力也只能勉强举起,要想挥动自如却是万万不可能的,估计也只有自家哥才能用它当作武器。

    陈子昂此时却一脸阴沉,心也在高声痛骂老天爷,只见车上的两具大缸样的物体通体金黄,六面十二棱,下接一臂粗细的半米熟铜棍,赫然是前世人们称之为擂鼓瓮金锤的兵器!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