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四章 他年冷夏-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四章 他年冷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间破旧的杂物房内,浑身湿透的陈子昂正盘膝坐于一个角落,默运气息恢复身上的伤势。

    脸色有些发白的苏巧儿则乖巧的斜靠着窗台之旁,谨慎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多谢了!”

    苏巧儿柔软的声音首先打破了宁静。

    “不必客气,你以前不是也救过我一次吗?”

    陈子昂双眸未睁,语气平淡。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信王的手下。”

    “你好像也从没问过我?”

    苏巧儿嫣然一笑,笑容中透着悲苦。

    “也是!”

    陈子昂点点头,又睁开双眸,看着一脸落寞的苏巧儿道:“你也不必太过伤心,刚才那信王并未全力出手,要不然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逃出来。”

    “可见他也并非真心要你的性命。”

    “你不用安慰我,我明白的,对于他的大业来说,我一个花钱养大的丫头算得了什么?”

    苏巧儿双眸无神的看着窗外,良久不语。

    看她心神恍惚状,陈子昂主动开口道:“能说说你的事吗?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也没见你提起过。”

    苏巧儿苦笑一声,顿了顿,才喃喃道:“你知道吗?我小时候过的很苦,该受的罪一点也不比别人少,所以我最见不得别人受罪。”

    陈子昂点点头,想起当初他们一群人从京城赶往陈州的情形,那时候他就见识了这位苏巧儿的善心,当时他很是惊讶了一段时间。

    “但当今朝堂混乱,奸臣当道,百姓生活不宁!”

    “以甄相为首的贪官巧立名目,收刮百姓;出卖官爵,任意横行;大小官员差役上行下效,收刮民脂民膏,随意提高赋税。强征民夫,导致百姓的家属荒废田业、饥寒交迫、盼夫盼子、望野悲嚎,惨状数不胜数!”

    “这样的世道根本就不给我们这样的人留活路!”

    苏巧儿语声悲切,双眸含泪,这是她幼年之时亲身经历,更加明白那种无助于可怜。

    “信王素有大志,曽言要扫荡域内不宁,愿天下安定,百姓安居乐业,有屋可居、有饭可食!”

    她的目光带着希冀,熠熠闪光,陈子昂则微微撇嘴,不置可否。

    “为了这个目的,我拼命学习,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给信王殿下帮得上忙。”

    陈子昂默然,对于他来来说,有了另一个世界的教训,他对于这个世界从未投入过过多的感情,他不敢也不愿。

    但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这里的一切就是他们的唯一!

    “后来我被安排进了京,成了红馆人,还有了西厂的背景,也渐渐的开始对信王殿下有了帮助。”

    “我一直在努力的帮他,甚至有想过要以命相报,却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以命相报!”

    苏巧儿苦笑,笑中带着泪。

    “信王想当皇帝?”

    陈子昂皱眉,当今皇帝虽然身子不好,但下面有诸位大臣支持的太子,有武将支持的三皇子,更有深受皇帝喜爱的九皇子。

    而信王则十几年没有露面,一直幽居吴州,怎么看这位信王的机会都不大。

    “是啊,只有当了皇帝,才可以让信王殿下一展自己的抱负。”

    苏巧儿点了点头。

    “可他怎么才能当皇帝?”

    陈子昂问道。

    苏巧儿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一定会当上皇帝的!因为他要做的事,从来没有做不成的。”

    她到对那位信王信心十足。

    陈子昂想了想,又问道:“你可知道地狱门?地狱门主?”

    “知道,怎么了?”

    苏巧儿眼露疑惑,不明白陈子昂为何突然转换话题。

    “没什么。”

    陈子昂摇摇头,看到苏巧儿眼神,他就明白她对此并不清楚。

    “对了,我还没问你哪。你是怎么让林慕华发现身份的?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苏巧儿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突然想起来不少疑问。

    “此事那就说来话长了!”

    陈子昂一笑,把最近一段时间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最后说道:“出了那仙境,我发现自己身处京城没有多远,当即就立马朝这里赶来了,路上还碰到一位朋友,在他那里停留了一下,幸好没有来迟。”

    “你的经历倒是精彩。”

    苏巧儿笑了笑,听陈子昂说起这段时间起伏不定的大小事件,也让她心神为之晃动,伤感也轻了不少。

    “难怪你要问起地狱门主,你是怀疑地狱门主与信王殿下是一个人?不过殿下来我这儿可是提前十几日就传过话来的,当时估计你们才刚刚出来仙境,不可能是一个人的。”

    “嗯!”

    陈子昂点了点头,但却并未完全打消疑惑。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你哪?”

    苏巧儿反问。

    “我随便,找个无人的地方定居下来即可。”

    陈子昂随意道。

    “你一个人多不方便,还要洗衣做饭,不如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搭个伴吧?”

    苏巧儿提议,本是平日里两人常说的话,今日说起来竟然心头一跳,脸上一红。

    “好啊!你只要不嫌弃我就行。”

    陈子昂点了点头,眼神一转又道:“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赶来的路上碰到的一位朋友吗?”

    “怎么了?”

    “他那里就不错,我们不如就去他那里定居吧?”

    “好啊!”

    苏巧儿点了点头,看向窗外,丢下了心底里的包袱之后,她竟然觉得此时此刻身心是如此舒畅,而且对以后的日子竟然也开始心生向往。

    “不过我们还要等一等。”

    “等什么?”

    “我身上的金乌丹不多了,等他们都离开之后,我们再回去把我剩下的丹药取出来。”

    陈子昂低声回道。

    ******

    隆中之地,有一山名为翠微山,山势雄奇,坐望西南州郡。

    山脚处有一小村庄,名曰同里,因为地势险要,进出不便,因而这小村庄在这民怨如焚、世事如火的今朝罕有的保持着一丝祥和。

    今日这狭长难行的山道之上,来了两人,一男一女,男子相貌平平,却有股淡然气度,女子貌美如花,巧笑嫣然,正是陈子昂与苏巧儿两人。

    他们处理完陈州的事情,陈子昂又留了一封书信,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和一些猜测记下,拜托长风堂的人转交给陆七,当即就朝着此处赶来。

    陆七未死,只是双腿已废!

    “你那朋友可知道我们要来?”

    小道之上,苏巧儿长发用灰布裹住,虽是一副民妇打扮,也难掩她那一身芳华。

    “我说过会来看他,不过他应该不会料到我们会来的这么快。”

    陈子昂耸耸肩,拉着毛驴的手微微用劲,惹得这小毛驴哼唧直叫。

    “姐姐、姐姐,卖货郎来了,卖货郎来了!”

    远处传来孩童清脆的声音。

    “瞎说,卖货郎两个月才来一次,下次来还要一个多月哪?”

    女童的声音随后响起,但两人小跑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显然女童虽然嘴上说着不是,但心里还是希望是真的。

    陈子昂与苏巧儿对视一笑,牵着马在前方一转弯,就见到了两个跌跌撞撞小跑过来的孩童。

    两个孩童都不大,姐姐估计六岁左右,弟弟则要小上两岁,此时一见两人先是一呆,然后姐姐一指陈子昂,惊叫道:“我认识你,瘸子大叔的朋友。”

    “没错!小姑娘好记性!”

    陈子昂对着少女比了个大拇指,口中赞道。

    “瘸子?”

    苏巧儿则是一愣,她倒是没想过陈子昂住在这里的朋友竟是一位瘸子。

    “我去告诉瘸子大叔!”

    女童得了称赞,小脸快笑成了一朵花,笑着欢呼一声,拉着弟弟蹦蹦跳跳的朝下面跑去,口中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我这朋友两年前和我一同遇难,我侥幸逃过一劫,而他则被人打入一条山涧,经脉俱毁,一条腿也折了。”

    陈子昂回道。

    “两年前?赵西使那件事?”

    苏巧儿头颅一歪,接口道。

    “没错!”

    “陈大哥,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寒寒是在跟我开玩笑哪?”

    行了没多久,一个手拄拐杖的年轻人就出现在下方的山道之上。

    “冷兄弟,你行走不便,何必专门出来?”

    陈子昂急忙上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冷夏,哈哈一笑。

    “看你气色,比前段时间好多了,我的药看来你是按时服用了。”

    “嘿嘿……”

    冷夏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真是多亏了陈大哥,要不然我这腿疼的毛病估计就要跟我一辈子了。”

    此人正是当年的那位浪剑客——冷夏!

    只是此时的冷夏没有了当年的冷傲,反而面目沧桑,像是比陈子昂还要大上几岁一般。

    “客气了,走走,去你家。以后我可要有的是要劳烦你了。”

    陈子昂拍了拍冷夏的肩头,又对着不远处躲在树后看过来的一对小姐弟眨了眨眼。

    “陈大哥说的哪里话?有事你就直说。”

    冷夏虽然面色苍老,但豪气依旧,而且没了当年的锐气,平易近人许多。

    不过他一身修为尽废,估计也是因此磨平了棱角。

    “我们走,寒寒,告诉你婶婶,让她准备些吃的,大叔今日有客人!”

    冷笑一边转过身子,一边对着那女童大喊,身子一瘸一拐的在拐杖的支撑下朝前挪动。

    身后的陈子昂眼神微微一暗,然后转首对着苏巧儿一笑,再次牵起毛驴跟了上去。

    以后,他们就要在这里定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