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三张 勇救佳人-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三张 勇救佳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殿下,救我!”

    林慕华再也没了刚才的傲骨、风度,双膝跪地,重重的跪倒在信王的脚下。

    “林统领请起。”

    柔和的真气把他轻轻托起,林慕华虽然可以抵挡,但却不敢有丝毫违背对方的意思,顺从的直起身来。

    “这**丹药叫做培元丹。”

    信王从怀里掏出一个碧玉瓷**,上绣莲花,美轮美奂,**口打开,一股淡淡的清香浮出,让屋内闻到的几人身躯一畅,疲倦尽消。

    “殿下?”

    林慕华昂起头,试探着开口。

    “这**丹药虽无法延年益寿,但却能壮健体魄,恢复伤势。你把它交给我皇兄,可保你一时性命无恙。”

    信王微微一笑,手中的瓷**脱手而出,缓缓飘向林慕华。

    “殿下可有事吩咐属下?”

    心中忐忑的接过那培元丹,林慕华一边揣摩对方的意思。

    既然是一时无恙,那即是说以后还是会出现问题的了?

    “林统领附耳过来。”

    信王点了点头,林慕华顺从的探过身去,低头把耳朵凑过来。

    低声细语缓缓飘入耳中,林慕华的表情也开始不断变化,最终化为沉思之状。

    “你只要按我的吩咐去做,我最后不但会保证你的安全,还有你的荣华富贵!”

    面前的林慕华头颅低垂,半响,突然又重重的跪倒在地,语气坚定的道:“殿下的吩咐,属下定当尽心竭力完成,但属下有一事相求,还望殿下成全!”

    “嗯?”

    信王双眸微眯,定定的看着地下跪倒的林慕华,又用余光扫了一眼一直静静的端坐在古琴之前的苏巧儿,顿了顿才道:“你说。”

    “殿下,属下少时曾受某人羞辱,曾经立下过誓言,必让此人不得好死!原本属下以为我这心中窒碍已去,谁知对方却被人救走,如不杀了此二人,难平我心!”

    林慕华声音中充满了愤恨,少年之时那一个个可憎的面孔更是接连浮现,更有自己当时的誓言在耳边回荡。

    ‘从今日起,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我、辱我!如有犯我之人,他日我必定让他粉身碎骨,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巧儿自幼在我身边长大,我可以保证,她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窗台下的苏巧儿娇躯一颤,眼露恳求的看着信王殿下。

    “还请殿下答应属下的恳求,属下愿以死相报!”

    林慕华不答,继续以头叩地,撞击的地面咚咚作响,地下的青砖出现裂缝,而他的额头也变的通红一片。

    屋内的空气似乎都陷入了停滞了一般,只有苏巧儿慌乱的双眸在不停的闪烁。

    “巧儿,我待你如何?”

    不知过了多久,信王温和的声音飘到耳边,苏巧儿娇躯一软,浑身像是没了力道般,声音带着丝沙哑回道:“殿下待巧儿恩重如山!”

    “我记得你是因为活不下去,才入的我的门下?”

    “没错,那年家乡发现一奇石,奸相让人运送进京,家父与几位相亲摊派上这个公事,至此一去不复返。”

    山石奇重无比,以人力押送,沿途需要纤夫拉运船只,一去就是千里,吃不饱睡不好,活下来的十不存一。

    “恰逢当年税收加重,我家无力耕种,被迫当了流民,姐姐饿死,弟弟年幼,是殿下给了我们家一条活路。”

    苏巧儿双眸含泪,眼前一片朦胧。

    “我记得当年你才六岁!”

    “殿下大恩大德,奴婢永记在心!”

    苏巧儿深吸一口气,第一次打断了她心中最敬佩之人的话,梨花带雨的俏脸直面信王,语声哽咽却有带着股坚定,道:“既然奴婢的死对殿下有用,奴婢甘愿一死,以报殿下大恩!”

    “铮……”

    一柄小巧匕首从腰间划出一道弧线,割向修长的玉颈。

    “哎!”

    低声的轻叹从窗外传来,一条长绳如灵蛇般传出,轻轻点开锋利的匕首,再在苏巧儿腰间一绕,拉着她穿到屋外。

    “什么人?”

    信王背后的护卫猛然大喝,脚下一跨,整个人已经撞向窗扇,犀利的剑光闪耀,撕开身前的一切,也斩向外面十丈方圆。

    柔和而坚定的刀剑之影在漫天剑光中屹然不动,剑气消散,陈子昂手持刀剑正稳立当场。

    “什么人?围上去?”

    四下的锦衣卫也发现了情况,四面八方人影晃动,气机交联一片,瞬间笼罩整个院落。

    相貌堂堂、气宇轩昂的信王背负双手缓步跨出破碎的房屋,林慕华紧随其后,用满是阴狠的眼神看着场中的两人。

    苏巧儿呆呆的站在陈子昂身后,面前之人并不宽大的背影却让她心生依赖。尤其是此时,她万念俱灰,这道背影更是深深的扎在她的心底。

    “林兄,你果然是个小人,报仇都不带过夜的。”

    即使面对天下第九的信王殿下,即使身周有百余位锦衣卫精锐围困,陈子昂仍然脸色平淡,轩昂自若,气势丝毫不落下风。

    “孙恩,当日我既然没死,死的自然是你们二人!”

    林慕华嘴角扯出一个冷笑。

    “那可未必!”

    陈子昂摇了摇头,又看向这位大名鼎鼎的信王。

    “信王殿下的大名我也是耳闻已久,今日得见,倒是让我失望的很!”

    “虚名对我与浮云,我的行事只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即可,他人的评判又何须在意?”

    信王仔细的打量着陈子昂,摇头叹息。

    “你的名字我也曾听人提起过,都是称赞有加!可惜,观你行事,随波逐流,毫无大志,于国于民毫无用处,倒是可惜了你这一身的才华!”

    陈子昂的眼神中透着股疑惑,他来的时间也不长,但信王与林慕华两人的对话却是无一遗漏,他本猜测这位信王就是那位地狱门主,但此时看来,却又不像。

    “信王殿下到是心怀大志,可惜却连一个弱小女子都保护不了!”

    “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仁!脚踏枯骨,才能登临绝顶,你以为天下十大高手是靠嘴巴夺出来的吗?”

    信王不疾不徐的回道,声音传出周遭的锦衣卫士却仿若未闻,这种对声音的操纵倒是让陈子昂大开了眼界。

    “哈哈……,久闻殿下一手杀剑出之必见血,不知我今日能不能有缘得见!”

    陈子昂哈哈一笑,面对越来越沉的气机压迫,终于决定不再浪费口舌。

    “你想见?”

    “不错!”

    “那好!”

    信王点头。

    陈子昂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血红色的长剑已经点向自己的额头。

    对方何时出的剑?

    如何出的剑?

    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滔天杀意凝聚到了疾点,剑未至,心神似乎已经被那杀意撕裂,威霸天地、灭绝一切不服的武道意念透过眼前的血红长剑直贯陈子昂的脑海。

    双眸微眯,定住心神,陈子昂手中的刀剑已经交叉在了身前,身躯微涨,各种心法急速运转,六刀六剑瞬间劈出,血红色的长剑诡异的一折,竟然透过密集的刀剑斜刺陈子昂肋下。

    长刀一划,化作一面圆盾,长剑一点,惊雷闪动中刺向身前。

    血色剑光点动,陈子昂手中的长刀一震,几乎要脱手飞出,而手中的长剑也被对方以诡异的身法避过。

    而一股死亡的恐惧感也开始在心头浮现。

    心中一惊,陈子昂再也不敢留力,长刀带着告死刀意,长剑带着惊蛰雷响,暴烈的刀剑之光扑天盖地的朝着面前之人轰去。

    血色剑光宛如游龙,在惊涛骇浪中自在遨游,寻机还能兴风作浪,倒卷刀光。

    刀剑再变,威压诸天的气息降下,压制一切变化,陈子昂身躯再涨,双眸变得通红一片,刀剑交叉于身前猛斩,气浪奔涌,虚空中似乎都出现了一道十字裂缝,后方十余米外精致的阁楼突然一分为四,几个藏于其后的锦衣卫更是双眸一白,晕倒在地。

    不同于他人真气所化的刀光剑影,陈子昂的这一招靠的只是惊人的肉身之力所化的极限速度,超越了音速的速度,加上刀剑震荡而凝聚的劲风斩破了阁楼,其中的武道意念更是震晕了锦衣卫士。

    一道血红色的长剑在这一击之下也吃不住力,轻飘飘的倒退而回。

    “好!”

    信王的赞叹声响起,却见陈子昂已经一拉绳索,把苏巧儿绑在自己背上,脚下一踏,在大地轰隆隆的震响中已经冲天而起。

    “杀!”

    周围的锦衣卫们早已连成战阵,六柄长剑从四周点来,挤压虚空,困住陈子昂,另有一柄剑气直冲云霄,急斩而下!

    “吼!”

    气浪奔涌,风雷激荡,四周的虚空泛起丝丝涟漪,身周的紧缚之力一松,陈子昂已经化作一道清风欲朝外遁走。

    “想走?”

    身后传来林慕华的冷笑,移山拳劲爆发,轰向苏巧儿的后背。

    他知道自己不是陈子昂的对手,也担心他临死拼命,因而想用苏巧儿牵制他,只要把他留下来,自能要了他的性命!

    一根长剑从陈子昂的腰间猛然朝后一窜,点向林慕华的拳锋。

    “当……”

    金铁交鸣,长剑猛然弯成一个弓形。

    ‘遭了!’

    林慕华心中一动,下意识就要收起拳劲,但已然迟了一步,陈子昂已经借力跃出十余丈的距离,口吐鲜血落在了锦衣卫的包围圈外。

    “轰……”

    大地再次发出一声轰鸣,石块崩飞四溅,机关触发,无数条弩箭从四面八方涌出,不分敌我的激射,场中乱成一团。

    林慕华与信王身旁的护卫跃起直追,却见陈子昂此时已经背着苏巧儿,几个起落跃到了西湖之边,‘扑通’一声跃入冰冷的水面之下。

    西湖的堤上,信王背负双手看着水面上的那滩血迹,摇头一叹:“可惜了!”

    而在他身旁,则是林慕华满目的狰狞。8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