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二章 信王殿下-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二章 信王殿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数日之后,山城关。

    魏军大败的消息早已传回,整个山城关都陷入一片狂热当中。

    而在关内的一处驿馆内,这种狂热却不见丝毫踪影。

    玄黑长袍遮住铠甲的林慕华正端坐在驿馆的一张方桌之前,对着面前的一坛酒水痛饮。

    桌上有零散的肉食和小菜,更为引人注目的则是桌角摆放着的几个空酒坛。

    看情形,他在这里已经很久了。

    不过出京之时的大队人马此刻却不知为何没有陪在他的身边。

    驿馆老板看他手中的酒水即将饮完,连忙挤出笑脸再次送上一坛。

    “将军请用!”

    没等他递过去,手中的酒坛就被夺走,不过老板却不敢露出丝毫不满,脸上挂笑的缓缓退走。

    “属下张胜,见过林大统领,因事来迟,还请统领大人降罪!”

    一群身着斗牛服的大汉簇拥着一位飞鱼服的焦黄脸汉子急匆匆的冲了进来,跪倒在林慕华身前。

    “降罪?”

    即使肚中满是酒水,林慕华的双眸已然明亮如初。

    “按锦衣卫的规矩,上官传召,无故不来,该当何罪?”

    “统领统领大人,属下是来来迟!”

    张胜的声音带着颤抖,更带着股哀求。

    “你这是在说我,我说的不对?”

    阴森森的语声从上方传来,骇的张胜猛然以头叩地,撞击的地板咚咚作响。

    “属下不敢,属下不敢!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我问你,城里你指挥的动的有多少人?”

    林慕华再次端起酒罐,大口往嘴里倒去。

    “禀大人,除了属下,城中还有一个千户,五位副千户,十位百户,十三位小旗另有二百多人校尉、力士。”

    因为山城关位置的关系,此地锦衣卫的人数不少,而且都是精锐,确保可以随时把前线的情况传递到京城某些人的手中。

    “好!把他们都招来,随我去一趟陈州!”

    “可”

    “怎么?你不愿意?”

    酒罐重重的落在方桌之上,发出沉重的声响,震的千户张胜心神一晃。

    “不敢,属下这就去安排!”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猛一咬牙,竟然应了下来。

    “好,给你一个时辰,到时候如果人没有到齐,你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林慕华终于转过身子,露出他那俊美异常的面容,只是双眸中的狰狞杀机,却让人望之生畏。

    不到一个时辰,二百多号人已经汇聚在驿馆门前,更有十余匹高头大马,被人牵着老老实实的立在一旁。

    “统领大人,您请上马!”

    黑脸的千户高平与黄脸的千户张胜一脸殷勤的看着林慕华翻身上马,在一阵催促声中,一群人轰隆隆的朝着南方奔去。

    昨日大寒,地面上已经结了冰晶,此时被一行人践踏而过,留下一路的泥泞。

    驿馆老板两口子唉声叹气的收拾着店内的酒水、吃食,扣算着这一次下来又有多少天是要白忙活了。

    “大人!”

    陈州的锦衣卫千户刘超跪在马下,身上的飞鱼服破烂不堪,一道道马鞭抽打的印记遍布全身,但他却不敢有丝毫怨言。

    因为马背上的这位即使是他的顶头上司见了,也要恭恭敬敬的问安请好。

    “苏巧儿来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给安排的?”

    刘超闻声一颤,恐惧感不可遏制的从心底升起,他从未想过,相貌如此俊美的男子手段竟然如此残忍!

    “禀大人,属下是按上峰要求”

    “啪!”

    “嗯”

    话未说完,重重的皮鞭已然抽下,在先天真人对真气的精准控制下,这一鞭虽然没有抽出血痕,但身体内里的肌肉却被震得撕裂开来。

    “带我们过去!”

    “是!”

    刘超撑着剧痛,大声应道,心中也已经恨极了那苏巧儿!

    你招惹谁不行,竟然招惹这位,不要怪我不顾近邻之情,今日我身上受的罪过,定要在你身上找回来!

    位于西湖边上的环彩阁今日罕见的来了客人,悠扬的琴声从里面缓缓飘来,让人身心舒畅。一辆毫不显眼的马车静静的停放在门前,身材雄壮的车夫正依靠着一颗柳树独自歇息。

    马蹄奔腾声让车夫微微睁开双目,一丝精光闪过,他伸手牵过马车,缓缓的朝一旁挪了一段距离,停在了一处阴暗角落。

    “下马!”

    伴随着林慕华的大吼,满身是伤的刘超已经一跃而起,落到了环彩阁的门前。

    “轰”

    两扇大门笔直的倒飞进去,重重的砸在庭院之中,压倒了花草,激起灰尘。

    刘超修长的身影紧随其后,落在庭院当中,打眼一扫,已经朝着后方琴音传来的方向扑去。

    “守好,不要放过一个人!”

    千户张胜大手一挥,早已熟练这项业务的锦衣卫们各自分开,而林慕华则在近百位精锐锦衣卫的陪同下不慌不忙的朝着后院行去。

    “你干什么?我们这里今日有客人!”

    一个妇女粗大的嗓门响起,随后则是痛苦的哀嚎。

    林慕华脸上挂出狰狞的笑意,迫不及待的加快了脚步。

    我生平最恨别人欺我、骗我!先擒下苏巧儿,再用她引来孙恩,到时候我定要好好折磨你们二人,以泄我心头之恨!

    “哐当”

    门扇被人撞开的声音响起,伴随的则是琴声的戛然而止,和刘超的愤怒大喝。

    “嘭!”

    撞击声响起,伴随着窗扇破裂之声、人体的落地之声,显然是一个人被人从屋里抛了出来,落在了外面。

    林慕华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随着小道一个转弯,小小的庭院尽入眼前。

    他脸色突然一变,庭院内倒着的人影竟然不是苏巧儿,而是刘超!

    而那刘超,更是被人从胸腹间斩成两段,五脏滚落在地面上,沾满尘土。

    “是谁?竟敢袭杀朝廷命官!”

    身后的张胜猛然大吼,见此情景心中难免兔死狐悲,一个眼神使去,百人锦衣卫气机已然练成一片。

    那刘超怎么说也是奇经八脉阶段的高手,就算身体有伤,但一个呼吸间就被人干掉,对方的厉害可想而知。

    “外面的可是林慕华林统领?”

    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你是何人?”

    林慕华眉头一皱,这人的声音他竟然似曾相识。

    “信王殿下再此,和何人胆敢无礼?”

    浑厚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震得耳膜翁鸣。

    发声之人竟然是位先天真人!

    “信王殿下!殿下不在吴州呆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可得陛下的旨意?”

    林慕华脸色阴沉,冷声回道。

    难怪这人的声音那么耳熟,竟是小时候经常听到的那位天下第九,信王殿下的声音。

    当年信王与当今陛下争夺皇位,当今陛下的甄丞相之助,信王在知道自己无望九五至尊之位后当即选择了退出,因而保留下来的性命,但也被限制在吴州之地,无旨不得外出。

    “本王受太后懿旨,前往百家道馆求取经文,祈祷上苍赐我大楚兴盛之机。偶尔路过此地,听闻有一女子琴声不凡,更与当年京城的苏巧儿同名同姓,因而前来一观。倒想不到竟然遇到林统领。”

    屋内的声音仍然不疾不徐,有条不紊。

    “对了,说了那么久,竟然忘了请林统领进来。”

    “请进!”

    伴随着信王的声音,房门无声无息的朝着两侧打开,活像是一只张开了大口的狰狞巨兽。

    “统领大人?”

    身后的张胜咽了咽唾沫,屋里人既然是信王殿下,那他们自然不敢强行动手,况且这位信王可是有天下第九之称的,一手杀剑可是斩了诸多江湖高手,自己这一帮人上去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当然,就算林慕华发疯,他也不会奉陪。

    “你们在外守着,我进去,莫要放跑了那私通外敌的女子。”

    林慕华压低声音叮嘱了一句,一整衣衫已经迈步行了进去。

    屋内设施典雅古朴,摆放的东西也没有几样,只有俏生生端坐在窗下的苏巧儿让他眼神定了一下,就看向这位小时候见过不少面的信王殿下。

    二十年过去,这位信王殿下的相貌倒是没什么变化,仍旧是相貌堂堂、不怒自威,倒是当今陛下已经垂垂老矣,发丝灰白。

    在他身后的护卫只有一人,虽是位先天真人,但在信王的气势下却让人不由自主的忽略。

    “微臣林慕华,叩见信王殿下!”

    林慕华长袍朝后一摆,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

    “林统领请起。”

    信王微微点头,又一指对面的一张小凳。

    “坐!”

    “谢殿下!”

    林慕华站起,端坐,做的笔直,双眼直视当今的信王,丝毫不露怯意。

    “这些年我一直幽居吴州,未曾去过京城,不知母后身体可还安康?”

    信王像是随意的开口,只是眼神稍微有些古怪。

    他虽然远在吴州,但也听闻有一位英俊少年成了自己那位母后的入幕之宾,而传闻,这少年就是面前的这位林大统领!

    “太后殿下每日都要在园林游玩,精神矍铄。”

    “不能随身侍候母后身前,是我不孝啊!”

    信王微叹,林慕华则没有接口。

    “皇兄身体如何?听闻他两年前遇刺,我甚为担心皇兄的身体情况。”

    “不劳信王殿下操心,陛下身体安康。”

    “是吗?我怎么听说他的身体情况不太妙啊?”

    信王一笑,丝毫不在意林慕华变了脸色的表情,缓缓端起桌上的一杯茶水,抿了一口,叹了口气又道:“我那皇兄贪恋权色,但身子一直虚弱,因而常常做着长生不死的美梦,却不想为了得到长生不死的机缘,竟然被歹人刺杀,被人以真气击中后背,五脏皆伤,命不久矣。”

    林慕华身子一紧,这些事都是禁宫最大的秘密,就算是几位皇子也未必知晓,这位一直囚禁在吴州的没落王爷为何能够一清二楚。

    “幸好此时机缘到手,又恰好寻得有一奇药,名曰延年益寿丹,据记载,服之可增寿半个甲子。”

    “因而派出心腹手下,赐下九龙铠,前去寻得机缘。”

    信王不慌不忙的开口,林慕华则眼神越来越阴冷。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把这一切告诉了信王?

    “对了,林统领可知何为延年益寿丹?”

    信王放下手中的茶水,像是平常聊天一般,看着林慕华笑道。

    “还请殿下解惑。”

    林慕华的声音透着股发自内心里的不平静。

    “每个人的寿命都有极限,凡人之寿在百岁左右,先天真人可达两个半甲子,但能够真的活到那般年纪的则少之又少。盖因为人在自己的一生当中难免会受到些病痛、损伤,减少了寿数。”

    “而这延年益寿丹则能让人的身躯重返青春,让肉身重新注满活力,以增寿数。”

    “不过这种增加寿命的方法对于先天真人来说用处则不大,因为我们的身体几乎已经圆满,所以有些人才会对此弃之如蔽。”

    信王话语间若有所指,而林慕华则脸色惨白的看着他,心头巨震。

    “殿下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种丹药虽然神奇,却并没有救治重伤的用处。”

    信王看着林慕华微微一笑,而对方的脸色则更加苍白。

    “没用?”

    林慕华喃喃自语,声音中带着股绝望。

    “没错!”

    信王点了点头,语气肯定的道:“不仅没用,而且服下后因为药力会影响肉身五脏,还有可能会让本就重伤的人瞬间毙命!”

    “可这是历年典籍记载的,是太后”

    林慕华话刚出口,当即就顿了下来,心神一片空白。

    “没错,对皇兄虽然没用,但对我那母后却是很有用处的。”

    信王回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殿下,救我!”

    林慕华猛然离开座位,仆倒在地,重重的跪倒在信王面前。

    他不傻,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当今太后那个老妖婆的注意,而这位信王说不定也是插手了其中,自己本就是一枚弃子。

    但信王既然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出来,自然是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也是他的一线生机所在。103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