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章 形式危急(昨天发错了看过的可以跳过)-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章 形式危急(昨天发错了看过的可以跳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于这次的仙境之行,陈子昂是很满意的。

    不说自己脑海里多出来的那个石门和种种神奇材料的介绍,就只是能够把这个世界的精气带回本体,就已经是一个意外之喜。

    况且他对于先天境界的修行也有了了解,兑换了神光内照法,知道了接下来自己应该如何走,也被普及了一下修行境界的认识。

    还有这个玉简。

    陈子昂把这个玉简放在额头了好几次,终于有一次稍微感觉到了里面的东西。

    这里面记载的是一种秘法神通,名叫大周天炼窍诀,至于什么叫做秘法神通,却是无法知晓了。

    人身有三百六十五处窍穴,这门秘法就是修炼这些窍穴的,每个窍穴打开之后都能储蓄真气,在需要的时候还归本体,或者从窍穴中发出攻击等等奇特妙用。

    不过东西太多,一时半会也看不明白,况且精神稍微不集中,就会感应中断,却是需要出去后再细细的感悟。

    外务殿,顾名思义,就是天门处理对外事务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返回半山腰,见四下无人,陈子昂当即跃入前去外务殿的山道之上。

    行不过多久,他突然停下了脚步,鼻间轻嗅,微弱的血腥味从左侧的树丛中传来。

    因为先天炼体的关系,他的五官感知要远远大于其他人。

    在先天真人的灵觉中,附近并没有活人的气息,但肉身的感官则告诉他,有人重伤逃到了此地。

    轻轻拔出刀剑,拨开密密麻麻的花草,循着血腥味而去。

    在这里的人只有三方,而最弱的则是已经散开的自己这一伙人。

    却不知这里受伤的会是谁?

    小心翼翼的靠着一棵巨树缓缓转出身子,满身鲜血,气息若有若无的胡道儒正双目无神的躺在一棵大树之下。

    “胡大侠!”

    陈子昂一惊,收起刀剑已经扑了过去。

    来到身前不用把脉,陈子昂就知道胡道儒已经没救了。

    他的那双双拐已经消失不见,脸色苍白,双臂扭曲,而胸膛处却有一个拳头击中的凹陷,凹陷处水肿浮起,模模糊糊可以看到里面震成碎片的内脏器官。

    “胡大侠!”

    陈子昂的声音有些低沉,两人虽然认识没有几日,却是同生共死一起战斗过的。

    而且胡道儒性格豪爽,虽然年纪一大把,但却整日嘻嘻哈哈像个顽童,与陈子昂也很谈得来,却不想分别没有多久,竟然就见到他如今这般模样。

    俯身伸手运出先天真气,善于滋养肉身的长春不老功也无法挽救对方的性命。

    不过陷入昏迷的胡道儒也因为外来真气的刺激猛然惊醒过来,在看到陈子昂之时,更是手臂一动,一手死死的拽住陈子昂的衣袖。

    “林……林……”

    气管呲呲作响,胡道儒眼神中透着股焦急,但却只能吐出一个林字。

    “林慕华?”

    陈子昂语气一沉,声音一重,却是想不到下手杀胡道儒的人竟然会是他!

    “胡大侠,你放心,我一定会手刃林慕华,为你报仇!”

    地上的胡道儒眼中满是绝望,但他明白自己已经无法在发出声音,告诉陈子昂自己所见到的一切。

    最后只得用真切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陈子昂,希望他真的能够在林慕华犯下大错之前把他斩杀!

    地上的尸首渐渐冰冷,陈子昂一声不吭的在大树之下挖出一个坑洞,把胡道儒的尸首掩埋好。

    “胡大侠,你放心。林慕华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你就在这里安息吧,身在仙境,也不会有人来打扰到你的安宁。”

    对着土堆深深的鞠了一下躬,他的额头却开始有些紧皱。

    ‘不对,刚才胡大侠的身上除了拳伤之外还有几道剑伤,这剑伤是谁干的?’

    林慕华就算有剑,估计剑法也伤不到胡道儒,而魏朝的几人里好像也没见到剑法高手。

    地狱门主?还是魏朝后来加入的人?

    沉思片刻,陈子昂决定不管其他,反正见到林慕华后,把他干掉就行了。

    清理了一下现场,确定不细看无人能够发现端倪之后,他才再次迈步走出了树丛。

    继续沿着山道往前走,脚下的速度虽然不慢,但陈子昂的心底却是很是沉重,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相交几日的诸位朋友一个接一个遇难。

    不久前的喜悦也化为乌有。

    随着脚步移动,眼见即将到达峰顶,细微的脚步声让陈子昂猛然惊醒,位于下风口的他更容易发现前方的声响。

    真气运转,心神收敛,他悄无声息的朝着一侧扑了过去。

    “门主,这里没人。”

    一个地狱门的先天对着门主抱拳开口。

    在离他们很远的一颗大树之上,陈子昂仿佛一根朽木一般贴着树上,隐藏于树枝之中,仗着自己远超他人的眼神远远的忘了过来。

    为了避免引起对方的警惕,他还特意放空心神,让自己的目光不带有丝毫情感。

    地狱门主仍旧是那般打扮,只是头发有些散乱,闻言对着几人点了点头,朝着其中一间阁楼迈步进去。

    楼外的禁制丝毫没有阻拦他的意思,却不知他是靠的什么?

    楼外的三人对视一眼,都各自找了一个地方藏好,同时也能监视着阁楼内的情形。

    他们三人藏匿的地方极为巧妙,而且敛息之法也很高明,即使陈子昂明明知道他们藏在何处,但一眼扫过却是丝毫无法察觉。

    果然是专业人士!

    半响过后,地狱门主从阁楼内走了出来,腰间多了一个皮袋,脸上因为**的原因却是不露丝毫情绪。

    接下来他又进了两间阁楼,身上却不见多出什么东西,而剩下的阁楼显然他是无法进入的,因而最后遗憾的叹了口气,带着手下四人转身朝着山峰之下行去。

    远远的见到几人离开之后,又等了半响,陈子昂才下了大树,朝着外务殿跃来。

    阁楼外的各色禁制仍在,陈子昂好奇的伸出手臂碰了碰,隐隐有阻力传来,心神更是提示自己有危险,让他不得不停下动作。

    “看来每个进来这里的人都是有备而来啊!不知道姓林的有没有准备什么东西。”

    遗憾的摇了摇头,陈子昂继续朝后方行去,参观起外务殿里的设施起来。

    这里应该是因为来往人员众多的原因,后面有不少亭台、小院,供人休息、聊天。

    其中一个小亭中的石桌上海摆放着一个酒罐,几个玉碟,几个酒盅。只是酒水已干,玉碟中的东西也化为了尘土。

    联想到自己脑海里的见闻,陈子昂能够想到这些人面临无可抵挡的敌手时的无奈与惊慌。

    轻轻摸了摸那小巧的酒罐,哗啦一声,已经变成了满桌的碎片。

    转了一圈,再次返回前面,陈子昂决定到半山腰处找个地方藏起来,静等林慕华的出现,一旦见到他,就立马下杀手!

    刚刚来到石阶之上,下方那一身金黄的身影就让陈子昂呆了一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下方的林慕华明显也看到了上方的陈子昂,脸上表情一呆,下一刻已经拔腿朝着山下逃去。

    “逃得了吗?”

    陈子昂阴深深的一笑,一跃数丈,真气运转,八步赶蝉全力催发。

    林慕华的轻功也很不错,陈子昂曾经也见识过,犹如鬼魅。但这种轻功身法擅长短距离的近身袭杀躲避,对于直线距离的奔跑却绝不会有自己的八步赶蝉来的速度快。

    两人都是一声不吭的朝下狂奔,但距离却在渐渐缩小,离得半山腰还有百米之时,陈子昂咧嘴一笑,刀剑出鞘,剑气刀光横隔十余米的距离,呼啸着朝着林慕华的身体关节、后颈奔去。

    “姓陈的,不要得寸进尺!”

    林慕华身形晃动,仗着鬼魅般的身法躲避开来,却也停下了脚步,双眸狠狠的盯着陈子昂。

    “我自问没怎么得罪过你,犯不着一见面就拼死拼活吧?”

    “呵呵……”

    回答他的则是近身而来的一记劈斩。

    “当……”

    长刀极速颤抖,却只是在九龙铠的拳套上留下一丝白色的浅浅痕迹,但陈子昂的庞然大力也让林慕华身躯不由自主的不停倒退。

    “你神经病啊!”

    怒不可遏的林慕华双拳一握,移山之势一起,刚猛无俦的拳法随之施展开来。

    两位幼年就在一起成长的绝世天才正式交锋。

    “当……当……当……”

    陈子昂刀剑挥舞,加上五成增幅的斗战之法,短距离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音速,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操纵困难,只是刀剑劈砍带起的劲风,就能在原地掀起一股股小型的风浪。

    而林慕华身着九龙铠,只要护住咽喉面部要害,任由陈子昂攻击也不会真的受到什么伤害,虽然脚下连连倒退,但一时间却也没有生命之险。

    两人都是身法极速之辈,一个起跃就是十余米的距离,在陈子昂的有意控制下,渐渐的开始偏离下山的通道,朝着一处陡峭悬崖边上而去。

    “陈兄,我们见面应该没有几次吧?你一直对我冷嘲热讽我且没提,现在见了面就要取我性命,难道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一直处于下风的林慕华却没有注意两人移动的方向,而是仗着身披战甲,口中不停劝说,希望对方能够停下手来。

    “呵呵……”

    奈何,陈子昂仍旧是一脸阴冷,手中刀剑速度不减,撞得他离地飞起,半空中几十记劈砍更是把他斩飞十余米。

    “陈兄,你估计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刚刚站稳身形的林慕华双拳左支右挡,威猛的拳法活脱脱让他施展成了王八拳。

    “我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大统领,京城的红人,东厂都要听我指挥,西厂也要给我面子,南北镇抚司更是要看我的脸色行事!今日如果陈兄愿意罢手,我敢保证,以后这天下就任你横行!”

    “呵呵……”

    陈子昂继续发挥他那优雅的微笑,长刀带出一道道气浪轰开林慕华胸前的防备,一点剑光瞬间点在他的心口,距离让林慕华脸色一白,身躯再次抛飞。

    “我草!”

    暴怒之下的林大统领再也无法保持风度,破口大骂。

    “你哑巴啊!呵呵,呵呵你个**”

    狂猛的拳法再次施展,他拼命之下竟然与陈子昂有来有往了几下。

    奈何实力相差太多,近身之下也根本不是陈子昂的对手,不过雄起没几下,就不得不再次采取守势,寻机夺路而逃。

    而这一看,林慕华当即脸色大变,原来身后不远处就是一个悬崖。

    “姓陈的!你来真的!”

    陈子昂当然是来真的,见到对方已经注意到,也不在留力,刀剑疯狂挥舞,压着他朝着那悬崖之处逼去。

    “啊!”

    狂吐的先天真气在林慕华的拳锋之上化作一座威武雄壮的山峰,在知道安全不保之时,移山诀被他催发到了极致。

    “喝!”

    遮天蔽日的刀芒剑影从陈子昂的手中疯狂绽放,气流急速涌动发出的呼啸之声几欲响彻天地。

    拳影在这刀剑之下支撑了不过片刻就告消散,而林慕华蜷缩的身躯也从中滚了出来,笔直的滚像那悬崖之边。

    陈子昂脚下一点,岩石地面突然出现一个浅坑,个他整个人已经宛如一颗炮弹一般冲向林慕华。

    再给他一记,送他下地狱!

    长剑疾点,耳边却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刀鸣。

    双眸一缩,陈子昂身在半空,刀光剑影已经护住周身。

    “嘭……”

    刀光崩散,陈子昂的身影也停了下来,却见不知何时,魏朝一行五人竟然出现在了侧面不远之处。

    陈子昂林慕华两人交战时间虽然不长,但动静却不小,在寂静无声的仙境之内尤为引人注意,自然会吸引了其他人赶来。

    “诸位,我们自己人处理自己事,这你们也要管?”

    陈子昂定住身形,平稳呼吸,缓缓开口。

    “七皇子,救我!”

    那边的林慕华差上一丝就滚出悬崖,看着身旁深不见底的黑洞,身上不由冒出一身冷汗。

    “嗯?”

    陈子昂眼眸一动,还未开口就见那七皇子旻宁已经大手一挥。

    “上!”

    几人当即已经手持兵器涌了过来。

    “等一下!”

    陈子昂倒退一步,猛然大喊:“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单挑啊!”

    “你们让下,我来!”

    赤穆飞上前一步,如山如狱的气势狂涌而出,死死的锁定陈子昂的身躯。

    “呵呵……,以大欺小也不算本事?”

    直面赤穆飞不能让陈子昂变色,但还有其他几人虎视眈眈,先天真人的武道意念更是把心神沉甸甸的。

    “听说你有一记魔刀刀法,我想见识一下。”

    赤穆飞不慌不忙的来到陈子昂不远处,缓缓开口道。

    “魔刀?”

    一旁刚刚直起身子的林慕华一呆,然后猛然转首看向陈子昂。

    “孙恩!是你,你原来没死!”8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