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二章 为何而战-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二章 为何而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今天收棒子,上传的有些晚了,抱歉。

    棒子就是玉米,我们这里人的叫法。

    外界依旧暴雨如注,电闪雷鸣。

    一处土丘之上,赵平稳如山岳的身躯笔直挺立。

    “报!姚将军传信,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赵将军命令!”

    下方的小将身披蓑衣,双手抱拳,喝声清晰入耳。

    “里面的情况如何?”

    赵平没有转身,仍旧朝着远处眺望,那里厮杀声震天,更有他的结义兄弟生死不明。

    “姚将军说,魏军军阵密集,我军冲不进去!”

    冲不进去就代表着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如何!

    场面一静,只有雨水击打地面的声音不断响起。

    半响,赵平稳定的声音再次响起。

    “传令,破地宫!开水道!”

    “喏!”

    几个声音同时响起,随着声音而起的则是几条在雨幕中飞速穿梭的身影。

    另一个方向。

    一个破旧的帐篷之内,胡子花白的姚忠良稳坐一张虎椅之上,双眸铮亮的看着面前之人。

    “人送到里面去了?”

    “是的,将军!他们换上了我们的衣服,冲破了魏军的防守,属下亲眼见到他们进了熙陵。”

    年轻的小将眼中有些疑惑,但对于自家将军的信任让他并未开口追问。

    姚忠良点了点头,他虽然看出了手下人的疑惑,却也并未开口解释。

    耳朵微颤,姚老将军挺身站起,花甲之年的他仍旧身姿矫健。

    “走!赵将军那里来信了!”

    ******

    “轰……”

    大地震颤的声音突然响起,百里皇陵的地下轰隆隆炸响,大地开裂、凹陷,与楚军厮杀成一团的魏军乱成一团。

    “轰……”

    比刚才更加猛烈的震响响起,大地轰然朝下陷去,无人还能在此刻保持身体的稳定。

    “哗……”

    不知哪里来的洪水突然涌向凹陷的皇陵之内,凶猛的洪水淹没了一切,虽然并不急促,但北地严寒的魏人甚少精通泳技,不少人惊慌失措,在洪水中拼命挣扎,却不知越挣扎死亡来的越快!

    而那今日发动进攻的楚军,却个个都是水中的好手,此时更是借机扑杀,让魏人越发惊慌。

    魏军正中的大帐内,领军统领岱钦早已一把撕开帐篷,对着身边之人大吼,指挥者魏军朝后撤退。

    百里皇陵只是前线,魏军的大部队还在后方,楚人虽然狡猾,但论整体实力,我方还是站在上风。

    唯一可虑的是,自己这面主要的将领都在今日集中到了这里!楚军一旦趁势发动进攻,在这种情况下传信不便,难免会被楚人有机可乘。

    岱钦看着一片混乱的战场,明白如果不能赶快回到后方重整军阵,这场战役自己就输定了!即使重整旗鼓,数万魏兵也会毁于这一役。

    现在的关键是要如何尽量保全实力、挽回局面。

    即使情况危急,魏军的这位统帅仍旧保持着头脑的清晰。

    ******

    赵平立于那土丘之上,静静的看着洪水奔腾。

    良久,上身**的他转过身躯,直视下方那上万兵丁。

    “诸位!”

    狂风暴雨不能打断他的声音,电闪雷鸣在此刻像是在为他接下来的话语伴奏。

    “二十年前的事,你们可还记得!”

    下方寂静无声,每个人却在这一刻双眸含泪。

    “二十年前,这里曾经鸟语花香,人流如织;丈夫在外务工,妻子看护老弱;百姓安居乐业,衣食无忧!”

    “你们有的生于这里,有的长于这里,当年的情景你们可还记得!”

    赵平声音低弱,却清晰入耳,众人的眼前似乎真的浮现出话语中的那一幕幕。

    那时候的他们只要用心劳作就能填饱肚子,只要认真读书就会有个好前程!而现在,一切都已经远去。

    “诸位将士,我们脚下的土地曾是何等的肥沃,我们楚人再此繁衍生机数百年,这片土地上流淌着的是我们楚人的血与汗!”

    另一个地方,全身披甲的姚忠良也手持青龙刀对着面前的兵将们大喊。

    “我们楚人曾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族群!百国来朝,万邦来贺!”

    “但二十年前的那场战争之后,一切都消失不见!我们的土地落入他人的手中,我们尊严被他们狠狠践踏!这二十年来,我们在南方这边角之地苟延残喘,毫无尊严的活着。”

    “这片土地只要有一日还在魏人的手里,我们的尊严就会被他们一直死死的踩在脚下!”

    赵平眼神悠远,静静的看着身前同样**上身的同胞。

    “那一年!魏人侵入我朝,屠我百姓,杀我妻儿!走过我们的村庄,有投河的、有投井的、有悬梁的,他们因何如此?”

    他看着下方的诸多眼睛,突然提高了声调。

    “因为他们不堪忍受魏人的屈辱!我们的妻女被人霸占,我们的老父母被人坑杀,我们的屋舍良田落入敌手,每日还要受到百般折磨!”

    “你们可还记得云台那七日,南隆的那三屠!”

    “轰隆隆……”

    天边雷鸣炸响。

    “二十年来,朝廷一直在向着魏人抗议,表示对他们当年所作所为的愤慨!但可曾有用?换来的是什么,是时隔二十多年的有一次侵犯!”

    姚忠良低头叹息。

    “他们忘了,我们大楚因何屹立于这个世上!不是因为我们会求饶、会和谈做生意,因为的是我们手中的刀剑够尖够利!”

    “只知道抗议与愤慨的人在老夫眼中就是一群没有骨头的懦夫!我们今日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看到我们手中的刀剑,也只有我们手中的刀剑才能挽回我们丢失的尊严!”

    “诸位,听!这天边的雷声就是丧生在魏人手下的亡灵在呐喊!这漫天的雨水就是当年的百姓们在哭泣!”

    赵平缓缓伸手,接住雨滴。

    “他们的亡魂游荡在他国,无人祭拜!无处安息!”

    “看看我们的身后,我们的妻儿现在正睁大着眼睛看着我们,我们的百姓也在看着我们,他们需要我们的守护!”

    “二十年前的那一幕不会再重演!”

    赵平大手一挥,地上的一柄长枪跃入手中。

    “因为今日有我们在这里!”

    “看到你们,我很骄傲,因为我知道,你们都不是那些没有骨头的人!你们的血还未冷,祖先留给我们的东西还刻在我们的心中!”

    “魏人一向看不起我们,却忘了他们的祖宗当年不过是我们的一个养马小厮!”

    姚忠良手中的青龙刀朝天一竖,仰天大吼。

    “告诉我,我们是什么人?”

    “楚人!”

    “我们因何而战?”

    “为楚而战!”

    惊天巨吼震散雨幕,经久不散。

    “诸位,告诉我,当年的情形你们可曾忘记?”

    赵平低头,直视全场。

    “不曾!”

    所有人的双眸都泛着红光,同时大吼回应,声音震天。

    “诸位,请告诉我,你们会不会让身后的亲人失望?”

    赵平大口张开,一股无形的力道把他的身躯撑的朝外鼓胀,惊世骇俗的气息在他身上聚集,那是下方上万人连成一片的惊人战阵再开始发动。

    千年来的战争史上,还从未出现过笼罩万人的战阵!

    “不会!”

    吼声整齐划一,赵平身上的气势随着也越发高涨。

    “诸位,请告诉我,我们因何而战!”

    “保家卫国!”

    伴随着狂吼之声,长枪在赵平的手中高高举起。

    一股强大的气机从枪尖冒出,直冲云霄。

    “轰……”

    惊雷炸响,乌云密布的云层中间突然出现一丝空隙,一道毫光冲破乌云的阻拦,笔直的照射在赵平的身上,仿佛一把无形的长枪,被他举在手中,横贯天地!

    有你们在,即使没有准备好又如何?

    “诸位,随我一同杀敌!驱逐魏蛮,还我河山!”

    “驱逐魏蛮,还我河山!”

    下方的上万楚兵,看向赵平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下凡的神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