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十八章 荒唐军法-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荒唐军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霍家庄西门,上百兵丁正挥舞着的兵刃,驱赶着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都是妄想逃离霍家庄,却并没有及时走远的庄客妇孺,皆备驱赶了回来,有的更是被皮鞭抽打的遍体鳞伤,众庄客看向宋家兵丁的眼更是满是恐慌。

    “爹!娘!爹……娘……。”

    幼童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从门内的道路上传来,一个四岁的娃娃正跪在一对夫妇的尸首之前悲声大哭,娃娃的一只右腿扭曲成奇怪的形状,腿腕处更是露出白森森的骨茬,望之触目惊心。

    “哭什么哭!烦死人了,不知道他们都死了?反正你一个伤了腿的娃娃也没办法过日子,老子就发发善心,送你去地下陪你爹娘!”

    一个兵丁正驱马往里行去,听到幼童的哭声不由得眉头一皱,眼露出残忍之色,吼骂驱马靠了过来,抽出长刀就朝着那幼童劈去。

    “呼!”

    一个棍子旋转着飞了过来,正那兵丁的后背,砰的一声那兵丁已经从马背上飞了起来,口吐鲜血的落在地上,浑身抽搐的满地打滚。

    陈子昂缓步来到那幼童之前,看着幼童哭的通红的双目,已经废掉的右腿,眼满是悲痛。

    ‘战争,果然是残酷的。’

    心喟叹,陈子昂弯下腰去,轻轻把那幼童抱起,幼童在他身上还奋力挣扎,哭泣不止,可一个四岁的娃娃,又怎能敌得过他的力气,他也不知怎样哄劝孩子,只是一抚背轻轻拍动。

    “弟,我知道你对这样的事看不过眼,但下次能不能不要出就要人性命,要知道这样的事本属平常,你却是有些大题小作了!”

    宋启远眉头一皱,看着地上渐渐停止呼吸的宋家兵丁,一脸的不悦。

    陈子昂不发一言,走过去捡起自己的铁棍,再次出抛出,贯入不远处一位正撕扯一位妇人衣物的兵丁胸口之。

    “宋恒平!”

    宋启远再也忍不住心的不满,双目一睁,怒火烧的大吼一声。

    “你想干什么?要知道我没有下令屠庄已经是下留情了!你难道还要为了这些贱民杀伤我们自家的兵将不成?”

    陈子昂步子一跨,再次来到自己的铁棍之前,提起棍棒横眼扫视全场,一众宋家兵丁皆不敢与之对视,也无人在大声呼喊着抽打庄客,凌辱妇女,唯恐自家的这位主将凶性大发把自己的性命赔了进去。

    只有宋启远对他怒目直视,眼满是愤怒和不解。

    陈子昂把铁棍一头触地,缓缓在地上划动起来,不一会儿,一行歪歪扭扭的大字就出现在黄土大地之上。

    “窃人财物、凌辱其民、**妇女者,当杀!”

    宋启远一字一字的把地上的大字念了出来,心没有敬重,只有荒唐。

    “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胡话,天下哪有这样的兵法?攻其城、掠其民、占其土地才是自古以来行军作战的根本啊!就算做的有些过了,杖责也就是了,怎可为了敌人伤了自己人的性命?”

    陈子昂却面不改色的用铁棍点了点地上的大字,缓步朝前行去,一众宋家兵丁慌忙躲避,就像躲避着瘟神一般。

    背缚双被拴在马后的秦谈亮两人对视一眼,双眸也满是惊讶,却是想到对方为何对自己紧追不舍,心到是升起了些许后悔。

    ******

    霍家庄大厅,宽约四丈,长有十丈,宽敞明亮,大气磅礴。正是一对虎皮包裹的实木大椅,大椅上方是一个铁笔银钩挥出的忠义厅个大字匾牌,更添一分庄严。厅下放着的几十个小板凳,到让陈子昂想起了第一世小时候在乡下看布幕电影的情形。

    小板凳已经被人全部扫到一旁,两个汉子正背缚双跪在厅下,陈子昂抱着已经陷入沉睡的娃娃坐在一张大椅之上,而宋启远则里拿着两柄铁尺围着下面的两人来回打转。

    “辣书生秦谈亮,两柄铁尺丈量天下,在下也是久闻大名,却一直无缘一见,想不到竟然在霍家庄见到了真人。”

    “宋校尉客气了,不过是一个没能进学的学子罢了,哪有什么大名?”

    秦谈亮头颅低垂,淡淡回道。

    “秦先生客气了,听闻秦先生年轻之时也曾因才华出众而闻名乡里,只可惜因出身不好被奸人所阻,拦在县府的考场之外,阁下却一怒之下悍而杀人,两柄铁尺接连敲碎了位监考大人的头颅,更能在众多衙役的围攻之下轻松脱逃,如此胆色武功,怎能不让人佩服?”

    宋启远微微一笑,停下步子。

    秦谈亮却一直低垂头颅,不发一言。

    “这位应该就是旱地狸陈小四了吧?”

    宋启远笑了笑不以为意,再次来到陈小四身前。

    “想不到小人的贱名也能入了宋家大郎的耳。”

    陈小四闷声回道。

    “陈先生谦虚了,阁下当年在京城可是蹴鞠的绝顶高,一人可抵一队的有名人物,对阁下的球技,我可是久仰已久了。”

    宋启远又叹了口气,道:“奈何陈先生竟然突然消失在蹴鞠场,不能得见先生英姿,真是让人遗憾啊!。”

    “却不想几年前竟然听闻先生突然落草为寇,倒是让在下万分惊讶,不知先生放在京城的繁华不过,怎么落了草哪?”

    “往事已去,何必多谈!宋大郎把我们哥俩留下,不是为了攀交情的吧?”

    秦谈亮突然猛一抬头,盯着宋启远大声喝道。

    “没错,我有一事不解,还请秦先生为我解惑。”

    宋启远点了点头,径自道:“两位贵为大圣王坐下的两员大将,怎么会屈尊降贵来到我们霸下一个小小的霍家庄?”

    “当今天下乱象已现,我大圣军正要招兵买马,聚拢天下英豪,以图大业!久闻霍家庄两位庄主的大名,前来邀其共创大业!可惜却未曾想到一直标榜心朝廷的宋家竟然也当了反贼!”

    秦谈亮冷笑一声,只是一想,他就猜到宋家肯定是已经起事了,要不然不会突然对霍家庄发难,而霍家兄弟的关系却毫无提醒。

    “我宋家乃是清君侧,诛奸邪!与你们这些反贼可不同。”

    宋启远似笑非笑的摇摇头。

    “宋大郎何必自欺欺人,这话你觉得有人会信吗?”

    秦谈亮冷笑一声。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倒是秦先生满嘴胡话,看来是不打算老实招待了?”

    “你什么意思?你要我说的我都已经说清楚了!”

    秦谈亮一挣身后的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大圣军远在上谷,与霍家庄隔着整个顺安郡,两位大圣军的将领竟然会为了一个小小的霍家庄,屈尊降贵不远千里的来到这里,你觉得谁会相信?就是我这傻弟弟也不会相信啊!”

    宋启远冷笑一声,又随指了指陈子昂。

    陈子昂在心底翻了翻白眼,看来这位大哥对自己刚才的举动还是有些怨气,竟然明目张胆的鄙视自己起来。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