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天下第七-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天下第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程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您不是在珙县骊山潜修吗?”

    卓客眉头一皱,暗自思索。

    “老朽本来是在山里面清修的,但前不久碰到了一个和尚。此人虽是出家之人,却丝毫没有出家人的修养,强自把我掳走!”

    程哀脸现恼怒,须下的胡子更是随着他的说话一翘一翘,显示出心中的不平静。

    “他们把我掳走之后,就一路朝北赶来,这一路上我可是受足了苦头!昨日到了这里,他们又给我点了穴道,要不是几位壮士出手相救,估计老朽就要被他们带到魏朝境内了。”

    “他们因何掳走程老?”

    卓客不解的问道。

    “老朽也就这一身先天风水、术数之道有些本事,估计找我是给他们看风水地吧!”

    程哀一把年纪,脾气倒是挺大,看他吹胡子瞪眼的架势,估计心里面正咒着对方死哪。

    “呵呵……”

    卓客强笑一声,不敢再去触这老头的霉头。

    “郑大哥!”

    羞愤交加的声音响起,却是那气急攻心的高碧芍清醒了过来,见自身衣衫不整,面前又是低头哭泣的郑涯。

    想到刚才那不堪回首的画面,刚刚清醒过来的她只得一脸希冀的看向自己的情哥哥。

    自己并未破身,而那花和尚也已经死了,郑大哥还能够接受自己吗?

    “芍妹!”

    郑涯抬起头,双目通红,心中五味翻滚不休,最后深深的叹了口气,别转过头颅。

    “呵呵……”

    高碧芍一见对方的反映,不由的心中一沉,只觉得生无可恋,眼前一黑,再次晕了过去。

    “那个,郑少侠,高姑娘落到今日这般地步,你应该也有责任吧?况且高姑娘也并未**,你……”

    坐在不远处暗自调息的孔伯仁,见到这种情况眉头一挑,开口想要安慰几句。

    “你住口!”

    谁知他这句话却是像根导火索,把郑涯积蓄在心中的羞怒再次点燃,双目一睁,猛然站起,看那情形像是要生撕了孔伯仁。

    “好了,好了!都冷静,都冷静!”

    卓客做起了和事佬,同时一脸无奈的看了看双手交叉斜靠着山壁,一直无动于衷的陈子昂。

    他这是在看戏啊!

    “这件事以后再说,先下山再说。”

    “对了,卓大哥。这和尚你认不认识?”

    陈子昂摸了摸鼻子,岔开话头。

    “嗯,应该是魏朝密宗的大师——吉山!”

    卓客点了点头,继续道:“此人擅长欢喜禅法,精通男女采补之道,不少侠女都丧命于他的手中,名声可是不小。”

    一般像这般具有采花淫贼性质的高手,名头都很大!

    “欢喜禅法?”

    陈子昂双眸一亮。

    “没错!”

    卓客点了点头,却见一直没什么动作的陈子昂突然扑到了吉山的尸首之上,上下翻腾起来。

    “呃……,密宗的欢喜禅听说都是口口相传,由上师亲授的。”

    “切!”

    白高兴一场的陈子昂只翻出来几张银票,撇着嘴塞进自己的怀里。

    “小兄弟倒是性情中人。”

    旁边的程哀抚着胡须呵呵一笑。

    “采补之术其实也合大道,阴阳交汇更是天地至理。但一味的采补却是落了下乘,我这里有一门道家的**心经,讲的就是房中之术,虽然无法增进功力,但也能强身健体,而且对男女都有裨益。”

    “小兄弟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口述与你。”

    “啊!”

    陈子昂现在只觉着面前的老头格外的可亲,笑呵呵的挽住对方的手,一脸恭敬道:“在下一直仰慕道家学问,奈何一直不得其门而入,能够有幸闻听前辈妙音,得偿所愿,真是足慰平生啊!”

    “咳咳……”

    卓客脸色通红,一旁的孔伯仁也目瞪口呆,不可置信陈子昂竟有如此脸皮,就连一直心中憋闷的郑涯也为之一愣。

    “呵呵,好说,好说!”

    程哀倒是不以为意,反而一脸的欣慰。

    “那个,孔将军收拾完了,咱们就赶紧下山吧!”

    卓客不得不对着孔伯仁苦笑一声。

    “稍等!”

    孔伯仁点了点头,默运内息自觉身上的伤势已经无碍,提着刀到了一角,砍碎一堆碎石,把罗扎布掩埋其下,又撒上酒水,自己对着石堆默立片刻,饮尽坛中酒,深深的叹息一声,才转过身来。

    “走吧!”

    “程老,我来背您!”

    陈子昂一脸殷勤。

    ******

    一行人下了山来,回到驻地之时,马龙一行人恰好正开始收拾东西,即将启程,见到众人回来,不由得喜上心头。

    只是郑涯和高碧芍两人虽然已经清醒,但两人各自分别站立,再不复原有的亲密。

    马龙也是心思精细之人,当下也没有多问,问候了几句之后,一行人已经再次上马启程。

    “看来吉山他们三人并不是专门留驻此地的魏人,而是路过的。”

    马龙听完几人的讲述,当然是略去了高碧芍被人擒下之事。

    “没错!一位先天,两位有望先天的高手,只是为了掳走程先生,不知是何缘由?”

    孔伯仁点了点头,接着道:“罗扎布可是魏朝的猛将,不是很重要的事,不可能离开军队!就不知他们掳走程先生是不是有关军事?”

    “程先生虽然精通风水术数,但与军事却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卓客朝后扭了扭头,只见后方陈子昂正与程哀有说有笑,两人不时的更是仰头大笑,相谈甚欢。

    “不管为何,此事要先报与上面知道。”

    马龙额首,又叹了口气道:“相交经年,我竟然不知道陈大侠竟是位先天真人!”

    要是早知道的话,前两次的任务就不该这么便宜他!

    几人对视一眼,也是一脸的艳羡。

    天下练气之人多如牛毛,但先天真人却是万中无一!

    就如卓客与孔伯仁,都是任督二脉阶段的高手,按说距离先天也就是一步之遥,但倾尽这一生,却未必能够跨过这一步。

    路过了长青山,一群人接下来的行程格外顺利,半月之后,已经来到了最前线所在。

    马龙前去交接粮草,而陈子昂则定定的朝着北方望去,眼神带着沉思。

    越往北,那股吸引力越发的清晰。此时此刻,自己脑海里的青铜石门更是散发出了淡淡的白光,一隐一现,彷如呼吸,又彷如正与远处的某物交流。

    某处的军帐之中,马龙一脸恭敬的端着酒杯坐于桌旁,心中激荡不已,却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也能与此人同桌共饮。

    “马将军辛苦了!”

    对面坐着的是一位身材修长的男子,面容俊雅,但两鬓发丝已白,面容带着股憔悴,只有一双眸子犹如黑夜里的宝石,夜空中的明星,闪烁着无与伦比的光芒。

    光芒并不伶俐,也不刺眼,而是充满了令人愉悦的活力,即使有着忧伤,也不能掩盖他那对生命的热爱。

    天下第七,陆七!

    “陆大侠哪里话,为国效力,义不容辞!”

    马龙一脸正色,

    “马将军高义,我敬你!”

    陆七淡淡一笑,举起手中酒杯,先干为敬。

    “陆大侠,我也干了!”

    酒水寡淡,喝到肚里却滚烫,整个人的血液似乎都要沸腾起来。

    “那位陈少侠想去皇陵?”

    陆七夹起桌上的几颗蚕豆,示意马龙也不要客气。

    “没错!”

    “我要见他。”

    “我为陆大侠引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