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一刀一剑-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一刀一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心神极静,体内功法有条不紊的运转,脑海里宋恒平厮杀半生而积蓄的杀气犹如波涛汹涌的长河,由刀身之上蔓延开来,牢牢的锁定对面的吉山。

    灵觉的身躯把外界的一切映入脑海,细微气流的循环转动,四周烛火散发的微热的火光,对面吉山深沉的呼吸,他都在同一时刻听到和感觉得到,也让陈子昂心中油然升起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

    铺天盖地的杀气涌来,吉山心神再次一沉,面前这人的杀气使他几乎心神一乱。

    这般杀气!竟是他生平未见的浓郁、雄厚!

    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征战半辈子的将军,那杀气也远远不能和此人相比!他到底杀了多少人?

    或者此人难道暗地里是个杀人狂魔不成?

    心中默念佛号,把心神沉入大欢喜之境,恐惧、烦恼消失不见,一股愉悦浮上心头,这种愉悦不带有丝毫**,而是对生命本身而感到的愉悦。

    下一刻,吉山双掌屈伸,身周方圆丈余全部被一朵莲花气劲包裹,周身更是罩在一柄金刚杵之内,凶猛的杀气也被逼开身周。

    脸带祥和,肌肤晶莹如玉,宛如水晶雕成的佛像,立于原地的吉山浑身充满了盎然生机、众生美态。

    大欢喜禅法已然被他催发到了极致!

    “好和尚!接我一刀!”

    陈子昂眼露赞赏、口中轻叹,身躯却恍若雷霆般轰然撞来,笼罩整个洞窟的浓郁杀气猛然一敛,尽数收于刀身之上,一股阴冷能够让人垂入深渊的刀意突然喷发。

    吉山只觉得自己满是宁静喜悦的心神像是被人拽住一般,从祥和的高空拽向传闻中的十八层地狱,恐惧感无可遏制的浮上心头。

    “喝!”

    佛门禅音猛然在心头炸响,宛若雷霆般扫清一切阴霾,吉山双眸一睁,手掐印诀,身前气劲奔涌,此起彼伏,一股股旋窝、一朵朵莲花在身周来回浮现。

    “铮……”

    刀光乍现,刀身轻鸣,划过一道优美自然的弧线,猛然斩在吉山身前的气场之上。

    浩然大力加持,风雷震让刀身带着股奇异的震荡之力,由杀气激发的告死刀意凝于刀身,让陈子昂自信可以斩开眼前的一切!

    前方激荡的先天真气被手中的长刀轻易撕开,速度丝毫未减的直斩对方肉身。

    “不好!”

    吉山脸色微动,身躯已经如梦幻泡影一般消散,瞬间出现在身后数丈之处。

    身躯如乳燕翔空,陈子昂紧追不舍,手中长刀上撩,速度不减反增,更带有千钧之势,欲一刀刨开对方的胸腹。

    “啊……”

    吉山刚刚全力爆发,虽然先天真气运转不休,几乎没有匮乏之患。但此时的他的气息却正值虚弱,面对陈子昂的这一刀却已经来不及躲闪。

    奋力提气,借助大吼之声,双掌在身前一合,阴阳二气与掌心相对之处纠结成一圆盘,正中陈子昂袭来的刀身,死死夹在他的双掌之中。

    拼命催发的先天真气让他怒目圆瞪,脸色狰狞。

    “翁……”

    刀身轻颤,却像是陷入了泥潭一般进步维艰。

    青光一闪,空中像是响起一声顷雷炸响,一柄长剑倏忽一闪,已经没入了吉山的咽喉,在后颈出透出三寸染血的剑尖。

    “呃……”

    体内真气一散,吉山双目一片茫然,他刚才只是觉的眼前一花,喉咙一凉,竟然已经被对方一剑贯穿了喉咙。

    眼神再次重归清明,不甘心的看了看陈子昂一眼,最后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眼前一黑,心神寂灭,一代先天真人,就此毙命!

    “呼……”

    陈子昂胸腔急促起伏,脸色也是有些发白,他毕竟进阶先天时间不久,与这些老辈先天在功力上相差甚远。刚才一刀一剑虽然时间短暂,但却是除了斗战之法外已经发挥了全力,幸好自己也算底蕴深厚,刀剑齐施之下对方也是没能逃过这一劫。

    深吸两口气,陈子昂脚下一点,已经朝着身后的洞**冲去,孔伯仁那里刀枪交击之声还在,但卓客这里却丝毫动静都没有传过来。

    “孔将军,坚持一下,我马上过去。”

    同时陈子昂也对着孔伯仁的方向喊了一声,既是为了让对方安心,也是打击一下罗扎布的斗志。

    几个闪动,卓客虚弱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

    “你怎么样?”

    单手扣向手腕,陈子昂的脸色也是稍缓。

    “没什么大碍,只是没想到姓楚的倒是够狠,一上来就是拼命的打法,今次却是没能留下他!”

    卓客胸前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创口,几乎差上半寸就要一命归西,可见当时情况的危急。

    “子昂果然不凡,竟然连吉山那个花和尚也能拿下!”

    卓客脸色发白,但一脸的笑意,陈子昂出现在这里,自然说明吉山败了!

    “对了,孔将军怎么样了?”

    话音未落,陈子昂已经托起他的身子朝里飘去,一股柔和的力道把卓客安放好,陈子昂也冲向了孔伯仁两人激斗的洞穴。

    “啊……”

    远处传来罗扎布惊怒的狂吼,和孔伯仁的低哼,等陈子昂赶到之时,罗扎布已经被一柄长刀贯穿了躯体,身躯无力的挣扎了。

    “陈大侠,多谢了!”

    孔伯仁脸色惨白,周身上下鲜血横流,但眼中却是精光四射,满是喜悦。

    他与罗扎布功力、经验都难分仲伯,但对方刚才心神一散,妄想拼命之时招法却有了破绽,没等陈子昂相助,对方已经被他一举袭杀。

    “罗扎布,你放心,等下我一定好好给你敬上一杯!”

    刀身上的罗扎布脸色凄惨的一笑,咽喉处‘咯咯’一响,头颅一垂,生机消散。

    “孔将军身体怎么样?”

    孔伯仁一身鲜血,看上去骇人的很。

    “没什么大碍,皮外伤罢了!”

    他随意的挥挥手,单手提起罗扎布的尸首,叹道:“此人也是一条汉子,我与他在战场上交战不下十余次,有好几次都差点命丧他手,等下陈大侠还要容我给他一个安顿之所。”

    “理所当然。”

    陈子昂点了点头。

    等两人回到了洞窟之时,却见卓客正挣扎着给郑涯推宫活血,郑涯也随之悠悠醒来。

    “芍妹……”

    睁开朦胧的双眼,郑涯先是踉跄的跑到高碧芍身边,继而又蹲下身子,在高碧芍身旁抱头痛哭。

    “郑兄弟,先把人救醒吧!醒来后有什么问题在说。”

    孔伯仁也见到了吉山对着高碧芍不堪的动作,当下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毕竟他们这些名门大族好像都很注重名誉。

    摇头叹了口气,三人不再理会他们两人,对着洞窟清扫了一遍,又发现了十来个魏兵,轻松剿灭。

    “陈大侠,这里有个人!”

    孔伯仁一手提着一坛酒,一手提着一个陷入昏迷的老者,重新返了回来。

    “他们竟然留活口?”

    卓客一愣。

    陈子昂上前,一股真气渡入对方体内,此人一身老农服饰,头发发白,一脸皱纹,身体虚弱,经脉内丝毫没有真气存在,竟是一位不习武功的普通老人。

    “嗯……”

    老者嘴里缓缓吐出一口闷气,睁开双眸后就是长时间的茫然。

    “老人家,你是哪里人?怎么会被魏兵擒住了?”

    卓客就躺在老者身旁不远,见他醒来,缓声开口问道。

    其实他想问的是,魏兵为何没有取了他的性命?只是这般问太过不尊敬老人。

    “呃,魏兵?”

    老者转了转头颅,半响才清醒了过来,站起身子,整了整衣衫,举止有度的对着几人团团一礼,气质儒雅。

    看情形,此人竟不是位普通人。

    “老朽程哀,多谢诸位壮士的救命之恩!”

    “程哀?”

    卓客眉头一皱,暗自嘀咕。

    “这名字好生熟悉?”

    突然,他双眸一睁,高声惊讶道:“程哀,明镜先生程哀?你是那位精通先天术数的程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