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各自为战-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各自为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想不到在战场之外我们还能有机会见到!”

    罗扎布身高马大,动作间却轻巧灵捷,使人面对他无法生出对粗汉的那种疏忽之意。

    “可惜,此地虽有酒,却不是叙旧的场合,要不然我倒想与孔兄醉上一场!”

    他一身麻衣,却难掩傲然之色,言语间更显豪迈。

    “我们之间恐怕也只有一位过世的时候才能够敬上一杯酒!却不知敬酒的又会是何人?”

    孔伯仁脸含笑意,双眸间却杀机凌然。

    “这还不简单,等下就知道了!”

    罗扎布脸色一冷,长枪一挺,一股凌厉之极的杀气,已经向着孔伯仁狂冲而去,姿势猛烈,激起层层劲风。

    孔伯仁长刀在手,单刀挥出,如羚羊挂角,正中枪尖。

    “当……”

    撞击声像是开了个头,罗扎布枪身一抖,漫天枪影幻化不定,一股股劲锐的气流相互碰撞,更添威势,他毕生所学的枪法燎原十八击依然使出。

    孔伯仁脚步错动,长刀不时舞动,往往一道劈去,就斩开漫天枪影,刀势忽快忽慢,倏忽一闪之间已经有了数种变化。

    两人彼此相熟,在战场上更是交战多场,此时一动手,就拼尽了全力,交错横飞着没入右侧的一个通道之中,之余撞击声不停入耳。

    “楚西凡,你身为楚人,却投敌叛国,难道忘了体内流淌的是何人赐给你的血吗?”

    追魂杖卓客脸色冷然,双眸冰冷的盯着一侧的楚西凡。

    “哼!家师学究天人,神佛一般的人物,又岂是你一介凡人可以揣度的!”

    楚西凡脸色不变,看着卓客又道:“阁下手持蛇头杖,面貌特异,应该是那位追魂杖卓客吧?”

    “正是卓客,久闻阁下剑法高明,今日倒想请教一二!”

    卓客缓缓吐气,脚步踏动,精神也开始逐渐趋于古井无波的状态,气息却越发显得活泼灵动,体内真气更是随心所至,无有不畅。

    “好!”

    楚西凡双眸一眯,对方这种气度倒让他心神一沉。

    如果其他时候,他自然怡然不惧,但现在楚西凡刚刚受了内伤,气息运转略有不便。面对如此高手,一招之差就是生死之别,更何况是受伤的状态下!

    不过此时也容不得他多加考虑,传自魏朝国师赤穆飞的无想神功运转,压下体内的伤势,楚西凡长剑一动,已经率先发动了攻势。

    自己有伤在身,不可久战,要速战速决!

    长剑一刺,劲气飞旋,凌厉的剑光藏于气旋之内,让人无法分辨清晰。

    “小心他手上的剑!”

    陈子昂直视面前的老和尚,两人的气机相互碰撞,精神更是前所未有的集中。他知道自己稍有动作,迎来的就是对方猛烈的攻击,当下只能朝着卓客小声提醒一句。

    “嗯!”

    卓客点了点头,对方长剑上透出的寒意即使是相隔数丈,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得到,当下也不答话,手中蛇头杖化作漫天蛇影,吞吐不定与之纠缠在了一起。

    两人气息内敛,卓客更是以柔劲、缠法纠缠,不与对方的长剑相撞,虽然杀气弥漫,但自始至终都不闻兵器交击之声。

    “喝!”

    楚西凡猛然一声冷喝,手上的长剑化作漫天碧影,猛然强攻。

    卓客脚下错动,朝后缓步倒退,慢慢回到身后的通道,陷入黑暗之中,至于耳边劲气激荡回旋。

    “阿弥陀佛,小僧吉山,不知施主贵姓?”

    偌大的洞窟之内,此时至于下了陈子昂和吉山两人相对,至于那高碧芍,此时已经羞愤交加,陪同她的那位情郎一起昏迷了过去。

    “和尚一脸褶子,就不要小僧小僧的叫了!”

    陈子昂冷笑。

    “在下陈子昂!”

    “原来是陈施主。”

    吉山双掌合十,面露微笑,眼中却流出一丝疑惑,盖因为陈子昂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实在是陌生。

    “施主年纪轻轻就证得了罗汉果位,真是可喜可贺!”

    “施主前途不可限量,为何要挑一条必死之路?我佛慈悲,不如由老僧为施主指点迷津如何?”

    “和尚年纪也是一大把了,不好好在庙里打坐禅参,等候你们家佛主的召见,没什么事老往外跑干嘛?这不是嫌自己活的不自在?”

    陈子昂也笑道。

    “施主虽有慧心,奈何却冥顽不灵,不得开窍。说不得,今日就要让施主见识下老僧的降魔妙法!”

    吉山双眼一垂,手中的高碧芍已经脱手飞出,夹杂着惊人的气劲,像只利箭一般朝着陈子昂撞来。

    “和尚一副高僧大德的模样,做起事来却是不要脸的很啊!”

    陈子昂脚下扎着马步,不丁不八的站着,对应面袭来的高碧芍不闪不避,双手一托一旋,对方的娇躯上的劲力依然卸去,身子轻飘飘的朝着角落里郑涯的身旁落去。

    眼前一花,漫天掌影已经印入心神,一尊慈悲的佛像挥舞着双掌朝着自己盖来。

    来不及躲闪,陈子昂身躯一紧,先天之境的天罡霸体全力以赴,双手握拳,朝着前方猛然下劈。

    陈子昂一拳劈出,滔天之力直接震荡着空气发出一声爆鸣,身上的衣袖更是瞬间碎裂,露出光洁如玉的一双臂膀。

    晶莹如玉的双臂泛着金属的色泽,其中蕴含的劲力更是能开山裂石,无物不摧!

    “啪……”

    身前的掌影倏忽一聚,从拳锋中猛然穿进,陈子昂双臂回收,格挡在前,硬抗对方一掌。

    一股凶猛的劲道透过臂膀直入体内,还未消散又涌进一股,一连三股劲力,直击的陈子昂接连倒退五步,后背撞在了石壁之上才停了下来。

    “先天横练!了不起!”

    吉山讶异了一声,横练功夫最是不宜修行,能到先天的更是少之又少,而陈子昂有如此年轻,不由得让他心中一讶。

    惊讶归惊讶,吉山手上的动作却不会丝毫留情,双掌一掌刚猛、一张阴柔,阴阳变换运转不休。

    陈子昂心口一闷,即使是天罡霸体护身、风雷震震散劲力,仍旧是手中一缓,瞬间落入下风。

    不过他也不急,不管对方变换如何,我自屹然不动,双手双脚接连击出,不见丝毫真气波动,但一拳一脚中浩然大力加身,也让对方不得不躲。

    转眼间两人已经交手十余招,吉山越打越稳,他身法奇快,招式精妙,阴柔阳刚之力变幻不休,陈子昂虽然武技超凡,但只凭肉身之力明显跟不上对方的节奏,只得被动防守,但他皮糙肉厚,一时倒也没什么危险。

    “施主好硬的骨头,用来做木鱼肯定很合适。”

    激斗之中,吉山犹有余力,开口以言语妄想破开陈子昂的心神。

    在他开口之时,陈子昂腹部微鼓,大口一张,凶猛的音波猛然涌出。

    奈何招式太过明显,吉山早有准备,提前闭上了耳窍,双手接连在身前劈出,滔天音波气浪一扫而空。

    “好一个音波功!可惜,没什么用处!”

    交战至今,吉山依然胜券在握,当下也没有着急进攻,立于远处平缓了一下气息,更开口嘲笑,话音未落,他的脸色却猛然一僵。

    却见对面的陈子昂突然把手放在后背的刀柄之上。

    “铮……”

    长约四尺的长刀依然出鞘,寒光耀眼。

    他突然想起,对方后背还背着一刀一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