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七章 黎明之战-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七章 黎明之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冷风在耳边呼啸,此时的大地上正有一群人顶着寒风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艰难前行。

    在这里,魏楚两国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不止是附近的山林被砍伐的干干净净,脚下的道路也是被破坏的坑坑洼洼。

    “前面就是长青山的地界了,诸位商议一下怎么走吧?”

    马龙带着顶裘帽,顶着寒风把几人聚拢过来。

    “孔将军,你经验丰富,觉得下面我们走哪条道比较好?”

    独臂的孔伯仁摸了摸下巴上稀疏的胡碴子,年岁不大的他脸色憔悴,皮肤枯燥,看上去显得十分老成。想起去年在京城附近见到他时的意气风发,陈子昂不由得心下唏嘘。

    “小道不能走,万一被人破坏了要改道回来不说,还容易被人偷袭。两条大道选哪一条吧!如果马大人想趁机给山里面的魏兵一个教训的话,那就选左边这条,到时候引他们下山,由我们出手,必定能够留下一些魏兵。”

    孔伯仁声音低沉,条理清晰,在场的人他虽然最为年轻,但征战沙场多年,经验最为丰富,当下也没有谦虚,径直开口。

    而他显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

    “陈大侠、卓大侠,你们意下如何?”

    马龙点了点头,看向陈子昂两人,至于郑涯和高碧芍,他们根本就没过来。

    “我们都是江湖山野之人,行军打仗丝毫不懂,这地形图在我看来就跟鬼画符似得,这种事我们听诸位的就成。”

    卓客一身常服,不过他体格强壮,内功深厚,在寒风中虽不加丝毫衣裳,也是无妨。

    陈子昂附和的点了点头,他虽能看懂图纸,却也没有插话的打算。

    “诸位,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押运粮草,一切以安全运送到地方为目的,依我看,我们还是走右边吧!”

    说话的是协同押运的韩同,韩将军。他生的身材魁梧,面貌粗狂,但偏偏性子细腻,最是不喜争斗,就连自己的武功也是以防守见长。

    “韩将军说的有理,安全第一,粮草不得有事,我们就走右边的路吧!反正时间也只是相差一两日,不碍事的。”

    马龙点了点头,招呼了一声就安排一行人接下来的转向,几人寒暄了几句,也各自散开。

    这一日过后,一行人的速度开始加快,马龙显然是想尽快赶过去长青山这段路,免得横生枝节。

    奈何,事与愿违,有些事你越不想发生,它却偏偏一定会发生。

    不过两日之后,常青山附近,天空中开始出现几只灰色的鸟雀,叫声奇异,每日在一行人的上方盘旋不休。

    “魏兵的寻踪雀,飞的可真高!”

    卓克抬着头,脸上不见动容,反而透着股笑意。

    “看来我们是被人盯上了!”

    他们这一群人人虽不多,但却个个都是精锐,马龙邀请的他们四人,人人都是先天之下的绝顶人物,而孔伯仁一行,更是战阵精熟,杀气冲天,足可硬抗先天。如果小股的魏兵敢向他们动爪子的话,一定会磕掉他们的大牙。

    “只希望他们不会只是看看。”

    陈子昂也笑着回了一句。

    不过一行人的速度并没有因为魏军的盯上而减缓,反而更加急促,像是要赶紧逃离此地一般。

    看来马龙他们也是铁了心想借此打击一下这里的魏兵了。

    夜幕降临,骡马已经卸下了缰绳,一车车的粮草围成一个圆圈,负责押运的兵丁纷纷陪着自己的骡马躺在圈内休息,圈外有韩同安排的人轮流值守,负责夜间的警戒。

    呼啸的寒风不能阻挡疲劳一天的兵丁陷入沉睡,虽然地上湿寒,身下也只有简简单单的稻草,但深沉的呼吸声却此起彼伏。

    三四点钟的时候,是人们睡的最死的时候,也是一个人的身心最为放松的时候。

    远处细微的马蹄声让陈子昂猛然睁开双目,精光在眸子中一闪而逝,盘膝坐于地面的他猛然挺身而起。

    “怎么了?”

    一直保持警觉的卓客也被身旁之人的动作惊醒了过来。

    “有人来了,有马,马蹄上放了软垫!”

    陈子昂淡淡回道,一边缓步来到值守的兵丁之前,让他通知下去。

    兵士都知道几人身怀绝艺,心下也不生疑,狂奔着呼喊起来。

    卓克提起蛇头杖来到陈子昂的身旁,略显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直到这个时候,自己运功于耳才能隐隐约约的听到马蹄的声音,陈子昂竟然这么早就能听到?

    “子昂好耳力!”

    “卓大哥过奖了,在下对于耳窍还是挺自信的。”

    陈子昂笑了笑,他这两年所修的先天真气全部都用来滋补、强壮肉身上了。一直在前不久,他结合了数种功法的肉身终于突破到了先天境界,成就无漏真身,真正的天罡霸体!

    如果这样还不能比卓客提前发现动静,那自己也算是白修炼一场了。

    马蹄声越来越近,最后更是轰隆隆的响成一片,但此时的驻扎地已经火光熊熊,所有人都全神戒备,准备就绪。

    “四面都有人,前面的人最多,我们这里有三十多人!”

    陈子昂双耳有节奏的抖动,以耳代目,对四面的动静了如指掌。

    先天境界的肉身让他无时无刻都有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不只是自己的肉身,还有对外界的感应。

    “嗯!”

    话音刚落,却见远处的骑手猛然一拉马缰,十几位身材魁梧、面目凶悍的骑手猛然弯弓搭箭,下一刻,利箭电闪,直朝着那一车车粮草而来。

    利箭横空,在半空中箭尖处突然燃起一丝火光,继而成为一团火焰,飙射而来。

    “不好!”

    卓客大惊,身躯一摆,手持蛇头杖已经点开了前方的两杆箭矢,但对方刻意分散抛射,他也无法阻拦其他地方。

    陈子昂也一声不吭的拍飞四支长箭,其他的箭矢却准确的落在粮车之上,深入数寸,可见其力道。

    魏人的骑射果然不凡!

    “湿布!”

    一直位于中心处的马龙扯着嗓子大吼,一群兵丁也同时从骡马下取出一张张布毯来,朝着起火的地方覆去。

    “驾!”

    远处的魏兵再次发出一次抛射,不过目标换成了人,随后一夹马背,已经冲了过来。

    “子昂,上吧!”

    卓客深吸一口气,对面最前的三人个个气息深厚,如果让他们闯了进来,对于普通的楚兵来说无异于一场大难。

    陈子昂点了点头,脚下点动,已经朝着对方扑了过来。

    当头那人身材雄壮,身穿皮革,双目入烛,气息凌厉,手持一柄后背砍刀,见到扑来的两人,脸上残忍的一笑,策马对着陈子昂迎来。

    一股强劲绝伦的杀气惊涛海浪般的朝着陈子昂涌来,只是气机的喷发,估计就能让胆小之人心肺撕裂而死。

    借助马力,此人长刀下劈,刀气凝于刀身,气度森严,刀速迅若奔雷,寒芒闪动而至。

    此人名叫烈赫,魏朝有名的刀法高手,不过他天性残忍,最是不喜楚人的那一套。在如今魏朝上下全都改换服饰,讲究礼节的大势之下,他仍然是一身皮革,脸画涂红,一副蛮人打扮。

    在他看来,楚人懦弱,楚人的东西更是不值得学习,像七皇子闽宁这般全面楚化的,就算他是皇子,烈赫他也看不起!

    也因此他才会被赶到这里来,杀杀运粮队,让他得到些教训。

    不过烈赫却从未觉得自己错过,大魏之所以能够有今日的成就,靠的可不是楚人的礼仪,而是自己手中的长刀!

    楚人的礼仪除了能让人软弱,还有何用?

    就如现在,自己面前这人背负刀剑,气息强大,但只是被自己杀气一冲,竟然连拔刀都忘了!

    眼中带着讥笑,烈赫手中的动作丝毫未缓,直斩陈子昂脖颈。

    “啪!”

    一对洁白如玉的手掌猛然出现在眼前,轻飘飘的就把烈赫手中的厚背砍刀夹在双掌之中。

    浩然大力像是微风抚过水面,只是让身前之人身躯微晃,脚下的地面腾起一层浮土,就消散一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