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八章 围追堵截-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八章 围追堵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着七个大魏之人组成的刀阵猛然爆发,高涯余瞬间倒在了乱刀之下,但战阵的气息也是同时一散。

    顾不得伤感,在高涯余舍命一刀下逃出战阵的陈子昂已经再次猛然扑了过去。

    五指成爪,带着撕肌裂肤的劲风狠狠的抓进一人的咽喉,右脚横踢,犹如巨斧一般带着呼啸的风声,同时轰在了另一人的太阳穴之上。

    “咔嚓……”

    喉骨断裂,脖颈扭曲,一条人影更是离地飞起,头颅也被陈子昂蕴含巨力的一脚击的朝里凹陷下去。

    随着两人的身死,七人的战阵也随之告破。

    “杀!”

    魏朝的几人也是久经战场杀伐之人,没有理会喉咙破碎正垂死挣扎的战友,同时挥刀急斩陈子昂。

    刀风呼啸,犹如无形的利器,划过脚下的岩石都能切出一道道浅浅的印痕。

    五柄长刀,纵横驰骋,杀气惊人,但却没有了刚才那股浩大、威猛的气势。

    心神沉寂,臣子身躯前挺,双掌拍击间已经冲进了五人的近身。

    贴身短打才是自己的长处!

    长刀横撩,五指猛然扣在刀身之上,人接刀力,狠狠地撞在另一人的胸口,背部微躬,沛然大力已经撞击的身后之人喷血倒退。

    脚步错动,闪过袭来的双刀,陈子昂的身影在五人中像是一只幽灵一般前突后进,任由刀光舞动的迅捷如风、密集如雨,也不能伤到他分毫。

    而伴随着陈子昂的冲拳、巨掌,又有两人胸腔凹陷,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

    “啊!”

    悲愤、惊恐的吼叫在口中喷发,最后的三人做着垂死的挣扎,在最后纠缠了片刻之后,终究还是倒在了陈子昂的双拳之下。

    “高将军!”

    上前几步,陈子昂低头看着地下的高涯余。

    他浑身鲜血,四肢扭曲,心口处那道刀口更是斩开了肋骨,直透内脏。

    但他的眼神依旧坚定,在看到陈子昂之时更是显出喜色。

    高涯余奋力的张了张嘴,泊泊鲜血外流,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高将军请放心,如果今日我能逃出去,魏朝七皇子的消息我一定会告诉赵将军!”

    陈子昂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也知道高涯余之所以和他一起逃命,不是为了他自己能够活下来,而是为了增加陈子昂逃出去的机会。

    所以在面对爆发的战阵之时,他靠着对战阵的熟悉明明可以以受伤为代价突出重围,却仍旧选择了救下陈子昂。

    高涯余的眼中喜色更浓,口中的鲜血咕噜噜的冒出,胸腔猛一起伏,双眸中的生机化为一片死灰。

    “哎!”

    轻声叹息声中,陈子昂脚下不停的朝着远处奔去。

    他不能在这里过多耽搁,要不然就是浪费了高涯余舍命相救之情。

    “哗啦啦……”

    耳边响起碎石滚落的声音,陈子昂身躯猛然贴住一侧的山岩,控制心跳的速度,同时也屏住了呼吸。

    “是我!”

    疲惫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陈子昂一惊,随后已经扑了过去。

    “赵西使!你也逃了出来,你怎么样了?”

    一堆碎石块中,脸色苍白的赵西雁正仰面无力的躺在那里,修长的双腿之上鲜血横流,纤细的腰肢之上也多出了一道深深剑伤,明眸的双眼更是弥漫的具是死灰之色。

    她腰间的长刀也已经没了刀鞘,正斜斜的被一根带子系在腰间。

    “暂时死不了。”

    赵西雁双眸转动,看着陈子昂的眼神中倒是有些意外。

    “想不到竟然在这里也能碰到子昂?你我倒是有缘。”

    “赵西使,前面不远就能走出这条峡谷了,外面四通八达。到时候趁着天黑,我们应该能够逃得出去。”

    陈子昂却没兴致闲聊,伸手朝着前方一指。

    “没用的,魏朝人圈养了一种鸟,飞的很高,视夜如白昼。我们在峡谷里还能躲上一躲,出去了却逃不出它们的眼睛。”

    赵西雁微微一叹,又定眼看向陈子昂。

    “子昂轻功如何?”

    “还算不错。”

    这个时候可不是谦虚的时候。

    “这样的话,到可以拼上一拼。”

    赵西雁眸子里亮了一亮,再次对着陈子昂道:“背我起来,我们一起出去。”

    “我们自在门有一种秘法,可以彼此借用真气,我虽然动弹不便,但有我的先天真气加持,相信子昂的速度也会更快,拼一拼的话,可能也有一线生机。

    陈子昂自然没有异议,背好赵西雁,任由她把双手按在自己胸前的膻中要穴之处,一股温和却绵长有力的真气从胸前汇入到了自己全身经脉之中,虽然经脉略有不适,但也无妨。

    无相心经运转,汇入体内的真气瞬间与自己心生感应,操纵自如。

    “咦!好奇妙的功夫!”

    略带惊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这门功夫叫做无相心经,能改换真气性质。”

    赵西雁的螓首搭在陈子昂的肩头,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淡淡的女儿香气在鼻尖回荡,身后凹凸有致的身躯更是紧贴后背,一只柔嫩的玉手更是贴在胸前,换做二人这时都会心潮澎湃,但陈子昂却是心生悲凉,双眼悲切的看了看自己的下身。

    “世间竟有如此功夫,真是闻所未闻。”

    赵西雁微叹,有语带疲惫的道:“走吧!”

    “嗯!”

    点了点头,有了先天真气的加持,八步赶蝉使出,陈子昂就像是一道贴着地面的闪电一般,朝着峡谷之外极速狂飙。

    “前面有两个人!”

    赵西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话音刚落,峡谷的出口已经映在眼前,两位手持长枪的大汉正稳步站与出口,脸色威严肃穆,眼中寒光耀眼。

    “哦,这两人即将破开任督二脉了。”

    赵西雁声音依旧低沉,有气无力。

    两人中其中一人突然低叱一声,长枪化作漫天枪影,眼前尽是精芒,一束束劲锐的气流相互碰撞,带出一股股狂风,从谷口呼啸着朝着两人扑来,劲风更是吹的两人的衣衫朝后飘飞,猎猎作响,

    陈子昂嘴角冷笑,单手一竖,雄浑的先天真气所化的告死一刀已经急斩而出。

    惊艳的刀光化作一道直线,笔直的贯入漫天劲风之中。

    漫天枪影倏忽化为一根长枪,当空朝着刀光刺来,惊人的杀气也从枪身奔涌而出。

    “轰……”

    长枪乱颤,来人脚下不停后退,卸去后力,一脸震惊的看着陈子昂。

    另一人也是脸色一变,持枪与同伴站与一处。

    “不要纠缠,赶紧走!”

    不用赵西雁催促,陈子昂已经刀气连发,剑光激射,硬仗着体内澎湃的先天真气朝着两人狂轰乱炸,不过瞬间就逼的两人不得不离开谷口,拔身飞奔,扬长而出。

    而以自己现在的速度,他们是死也不可能追上来的。

    “啾啾……”

    天空中响起鸟鸣之声,地下的陈子昂更加不敢停留,挑了一个方向,奋力狂奔。

    “哒哒……哒哒……”

    逃了不过数里之地,急促的马蹄声已经从侧方传来,夜色下,一行十三骑骑手已经从侧面赶了过来。

    高头大马,披甲战将,锋利长矛,十三人的战阵!

    凶猛的杀气离得百多米远的距离就已经死死的锁定住了两人。

    陈子昂深吸一口气,就欲与之对拼。

    “不要浪费真气,这次我来。”

    赵西雁挣扎着抬起头,掌心的真气透过穴位游荡在陈子昂周身经脉之中,明眸一亮,陈子昂只觉着自己手腕一动,赵西雁身上的长刀已经落入自己的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