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五章 风云刀法-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五章 风云刀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西燕!”

    魔门西使,风云刀赵西雁!

    本已心生绝望的杨峥猛然一愣,随后大喜!而已经决定拼死与铁东游相抗的几人更是急忙转首,朝着门外看去。

    门外之人肌肤似雪,一身黑色长衣,黑白分明之下越发衬得她娇艳如花。

    女子五官棱角分明,犹如经过了上苍精细的雕琢,柔和却不乏深刻隽永。身躯笔直挺立、明眸顾盼间自有股沉稳大气。

    腰间的四尺长刀更是为她增添一份英姿飒爽,这种豪爽大气的气度已经超过了性别的界限,不论男女见到她时都会为之心神一倾。

    “你不是在鲁州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猛然见到门前的女子,铁东游却脸色发青,双眸中更是变得无比深沉。

    女子冷笑,脚下迈动,修长笔直的双腿带着股豪迈之气朝着屋内行来。

    “东使既然能够出现在这里,我又为何不能?”

    赵西雁顾目四盼,对着杨峥等人点了点头,眼神中透着股赞赏。杨峥双眸一红,豪气渐升,能够得到西使的肯定对他来说就是无上的光荣。

    而冷夏更是俏脸涨的通红,双手死死的握住手中剑,心潮澎湃不以。

    此女虽然少了些女子的婉约,但眉宇间透着豪迈,气势中英气勃勃,那股豪气洒脱,更是自动的感染着身旁之人。

    “东使废了那么大力气,就为了得到这个盒子,我很好奇盒子里面是什么?”

    赵西雁最后把目光放在了铁东游手中的铁盒之上,明眸中奇光一现,淡然开口。

    “你想知道?”

    铁东游单手一颠,把盒子在手中来回抛动。

    “那你自己看吧!”

    “呜……”

    铁盒破空激射而来,摩擦空气放出呜呜之声,而铁东游更是身躯一挺,从座上猛然坐起,脚下一踏,山石碎裂中已经扑向了杨峥几人。

    他竟然不敢朝着赵西雁动手,而是想拿捏住她的手下,作为要挟,以求逃生。

    开阖神掌一张,拿捏天地的气势已经朝着几人罩了过来,让人心神乱颤,凶猛的劲风更是吸着几人投向对方的双掌之中。

    “杀!”

    经久沙场的高崖余对于气势相抗经验最为丰富,双眸中战意一露,浑身杀气凝于手中战刀之上,犀利的刀光朝着身前极斩!

    陈子昂双脚站地,脚下不丁不八,眼神空幽寂寂,体内真气奔涌汇于掌中,全力以赴的告死一刀化作一道惊艳的刀光,后发先至,斩在了铁东游的双掌之上。

    其他几人也随后反应过来,全力以赴的攻击轰然爆发。

    “轰……”

    滔天气浪在铁东游的手中爆开,木质的屋舍被震成碎片,朝着四面八方飙射而去,长风堂的其他人更是被劲风吹得倒飞不止。

    就算是陈子昂几人也是连连倒退,躲避开来。

    震天巨响还未停止,场中的情形却为之一静。

    一道道云淡风轻的剑气猛然罩在了一片混乱之中,那剑气轻柔如风,淡淡如云,在漫天瓦砾之中折转、飘荡,不碰丝毫外物,却能覆盖方圆数十米。破碎的房屋,弥漫全场的轻柔刀气,在陈子昂眼中描绘出美绝人寰的这一幕。

    眼前一亮!

    那如风如云的刀光猛然朝着正中一聚,一道倩影在其中肆意飞扬,长刀舞动,在中间的大汉身上抹出道道血花。

    “啊!”

    铁东游奋力挣扎,双掌开阖不定,漫天劲气更是随之变换,却对那潇洒的身影无可奈何!

    脚下山石蹦碎,石粉漫天飞舞,周围的屋舍接二连三的在震荡中倒塌,铁东游的气息也渐渐变弱,最后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

    “赵西雁!你会为我陪葬的,你们都会死的!”

    铁东游挺拔雄壮的身躯此时变得凄惨无比,上半身衣衫破碎,鲜血横流,尤其是胸前的十字剑伤,更是被重点招呼,从中甚至能够看到体内的五脏,就连口中威胁的话也显得有气无力!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一身黑衣,豪迈中透着股锐气的赵西雁脸色不变,一手持刀轻点另一手中的铁盒。

    “呵呵……,我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也逃不了!”

    铁东游咧嘴一笑,满是鲜血的脸上狰狞可怕。

    “你也跑不了……啊!”

    最后一声大吼,铁东游身躯一展,双手一伸,朝着赵西雁虎扑过去。

    “噗……”

    轻柔的刀光划过铁东游的咽喉,不深一厘,不浅一分,却将铁东游的气管连同动脉,一刀割断。

    “铮……”

    长刀会鞘,赵西雁淡然转首,朝着杨峥点头,一脸柔和的笑道:“你做的很好!”

    “西使大人!”

    杨峥眼眶一红,几乎当场就要落泪。

    “诸位仁义,能不畏豪强挺身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赵西雁又对着几人身躯微供,抱拳为礼。

    “赵使者客气了!”

    “这是应该的。”

    几人急忙回礼,一脸荣幸,就连一向心思沉稳的叶知秋也脸现激动。

    此女性子豪迈洒脱,更是带着股杀伐果断的豪雄之态,上位者气势十足!更难得可贵的是对自己人态度可亲,姿态放的很低,让人如沐春风。

    看小年轻的冷夏,这个时候脸上几乎都挂出脑残粉三个大字了!

    “赵西使,刚才铁东游临死之时,说道我们也难逃一劫,可知是何原因?”

    陈子昂打断了几人的恭维,开口询问道。

    “我也不知,这件事杨舵主应该很清楚,由他来说说吧!”

    赵西雁摇了摇头,她收到铁东游叛微的消息就立马朝着这里赶了过来,具体情形如何确实还不如杨峥了解的清楚。

    “对了,安排人把这里的人送走。”

    啸月帮驻地内还有不少掳来的人,长风堂自然要把人安排妥当。

    “是!”

    杨峥招来一人,交代了几句,见几人都静静等着自己,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道:“此事应该从十日之前说起。”

    “阿豹有一日突然告诉三弟,大哥和方盟投靠了大魏。”

    后面压着方盟的阿豹见众人看来,点了点头。

    “方少爷对我很信任,去哪儿都带着我,这是他一次酒后喝多了的醉话,我和义父说过,但当时我们并没有太在意。”

    “呸!我真是瞎了狗眼,竟然相信你!”

    跪在地上的方盟狠狠地朝着地上啐了一口痰水,面容更是扭曲。

    “少爷。”

    阿豹张了张嘴,眼神一暗,垂头不语。

    “忠义两难全,阿豹你也不必太过自责。”

    “后来最近几年安心享乐、一向不问事的大哥突然提议邀帮手铲除啸月帮,因为是好事,我与三弟也积极筹备,更邀来了高将军、叶兄和冷少侠。”

    杨峥安慰了阿豹一句,继续道:“大哥也邀来了一人,我们不认识,叫做古冶。”

    “而这古冶叶兄却恰巧曾经见过一面,竟是大魏的人。”

    叶知秋点了点头。

    “我曾经受托前往大魏刺探军情,见过此人一面,当然,他并不认识我。”

    “后来我与三弟多次试探大哥,发现他真的与大魏勾结!而且还是和我门的东使铁东游一起。却不知大魏许了他什么好处,竟然连他几十年供边军粮草之事也不追究。”

    “至于啸月帮之事,是我一定要来的。”

    高崖余接口道:“他们一定要对啸月帮动手,我觉得其中必定有什么秘密,但啸月帮作恶多端确实该杀,所以我们就提前了计划,选在了今日动手。”

    “却想不到啸月帮竟然还有一位先天真人,更想不到的是铁东游竟然也隐藏着跟了过来!”

    “那他们的目标就是这东西了?”

    冷夏一脸好奇的指了指赵西雁手中的铁盒。

    “这里面是什么?难道是我们南楚的军事机密?”

    “不会,里面的东西不大,但很沉。”

    赵西雁摇了摇头,又淡淡一笑。

    “要知道里面是什么,打开不就行了!”

    “班家的机关极为精细,恐怕不易打开。陈大侠所学渊源,不知能不能打开?”

    叶知秋先是摇了摇头,又看向陈子昂。

    “对于机关之术,在下知之甚少!”

    如果自己身体无恙的话,运用风雷震也能探听一二,但现在自己却没有把风雷震修炼到举重若轻的地步,施展不出来。

    不过,也不是没有别的方法,只是有些可惜了这盒子。

    “这也容易!”

    赵西雁一笑,伸手把手中的铁盒一抛,一抹轻柔的刀光一闪而过,铁盒瞬间一分为二。

    “咣当……”

    铁盒落地,一物从中滚落下来。

    却是一个黑乎乎的铁牌子。

    陈子昂脸色猛然一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