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十六章 一怒挥棒-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一怒挥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庄主!”

    “替庄主报仇!”

    在陈子昂两棍打死霍家双凶之后,门外的霍家庄客先是一静,然后猛然疯狂起来,几十匹战马、骑兵,挥舞着兵刃朝着陈子昂奔涌而来。

    “随我上!”

    宋启远反应更快,大一挥,自己这一方早就按耐不住的骑也涌了过来。

    百十步的距离瞬间就被迈过,两方的骑兵轰然相撞,一个交错就有二十来具尸体坠下马来,然后被马蹄给践踏的面目全非。

    宋启远长枪连连刺出,下无一合之将,被他盯住的敌无一逃过他的长枪,纷纷咽喉枪,倒下马来。交锋之,他一个人的枪下亡魂就占了自己这一方收获的一半。

    两方交错不过两次,霍家庄的人已经所剩无几,更有几人驾马朝着庄内奔去,口还在大喝:“拉起吊桥,关闭庄门!”

    陈子昂这时到没有参与其,而是退到不远处静静观看,一听霍家庄客的大吼,不由得一愣,反应过来后,就急忙提着铁棍奔向庄门。

    “拦住他!”

    两个骑兵一拉战马,调转马头冲向陈子昂,两人一人持刀,一人拿枪,俱都面色凶悍,就算知道自家的两位庄主都死在陈子昂棍下,也毫不畏惧,拔刀下劈,挺枪直刺!

    陈子昂脚下一蹬,整个人拔地而起,铁棍狂舞,砸断了枪杆,磕飞了长刀,更把两个骑带下马来。两人在地上一个翻滚,只觉得虎口欲裂,双臂生疼肿胀,这才知道着个矮子的力道有多么骇人,也难怪自家庄主会抵挡不过。转首看去,却见陈子昂已经跃上刚刚升起的吊桥,奔向了庄门。

    几个庄客正使劲的推着两扇包铁巨门,一见陈子昂奔来,不由乱作一团。有的继续推门,有的慌慌张张的去拿自己的兵刃,还有几个更是拔腿就跑,瞬间没了踪影。

    陈子昂面对面前几人的刀枪,一挥铁棍,对面几人当即倒飞而去,对着大门再来上两脚,这么多人废了半天劲才推了一半的庄门就轰隆隆的倒退了回去。

    打眼一扫,陈子昂迈过庄门,几步来到拉起吊桥的转盘之前,原本转动转盘的几个庄客一见奔来的陈子昂,瞬间四散而逃,有一个跑得慢的更是慌忙跪在地上,双抱头,身子微微颤颤,口更是闷声大喝:“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陈子昂没有理这些庄客,对着转盘就是一棍砸下。

    “轰!”

    两米多高的木质转盘,瞬间四分五裂,木屑纷飞,而拉起不足一半的吊桥更是轰的一声再次落了下来。

    “将士们!跟我冲!”

    宋启远一枪把面前的庄客刺了个透心凉,甩把尸体抛飞,看着敞开的庄门一脸兴奋的张口大吼,伙同身后的骑兵已经率先冲了过来。

    陈子昂打烂转盘之后就没有再动,看了看满脸血水的宋启远无奈的摇摇头,如果不是这个世界的战争就是这样奇葩的话,就是自己的这位大哥实在是掌兵无力,也就是一个急先锋的料子。

    霍家庄城门失,里面的庄客更是一触即溃,宋家兵丁不一会儿已经全部涌到了庄子之内,在投降不杀的大吼声,霍家庄的人纷纷弃械投降,跪在地上等候发落。

    “弟,霍家庄还有西门可以打开,你带着这一小队先赶过去,我们随后就到,切记不得让人携物逃走!”

    宋启远满身鲜血的驾马来到陈子昂的身边,一摆,身后的十个骑兵已经来到了陈子昂身后。

    点了点头,陈子昂快步奔向西门的方向,庄园内道路狭小,行走其间,陈子昂倒是比身后的战马还要快上一线。

    “驾!”

    庄院内一片混乱,不少人都在收拾着自家的财物,涌向西门的方向,而其两匹健马尤为引人注目,上面的两个骑毫不在意小道之上的行人,只管驱马前行,不时会有没注意到奔马的庄客妇孺被他们撞倒在地。

    秦谈亮根本没有想到,霍家庄的后门早在去年就被封死,只有前门和西门能够供人进出,废了半天劲赶到后门的两人只好再次驱马奔向西门,只希望霍家的人不会败的太快,而宋家的人也不会提前在西门做了准备。

    转过一道弯,来到一条大道之上,西门已经被人打开,不少庄客正携家带口的朝着庄外匆匆行去,倒是没有看到宋家的兵丁。

    秦谈亮脸上一喜,皮鞭狂抽,座下健马发狂般的奔向庄门。

    身后的陈小四目不转睛的紧随其后,连连催促战马前行。

    “娃她娘,快走!老子抱着娃都比你快,你是不是想连累我们全家啊?”

    一个庄客一抱着一个四岁的娃娃,一提着一个包裹,口焦急的催促着身后的一位妇人。

    “他爹,你带着孩子先走,我们在县城娘舅家汇合,你们别再等我了!”

    妇人身材干瘦,脸色焦黄,呼吸急促,这一句话下来更是两眼翻白,再也迈不动步子。

    “你这娘们说什么哪?你上来,我背着你走!”

    那庄客眉头一皱,虎着脸弯下腰去,就要让妇人攀上去。

    “让开!”

    秦谈亮看着前方路间的一家口,口发出一声大喝,眼见对方已经来不及让开,眼寒光一盛,驱马就朝着那弯腰朝庄客身上爬去的妇人踏去。

    “嘭!”

    一匹战马足有数百斤重,再加上狂奔的冲力,岂是人力可以抵挡的,那妇人连同身下的庄客被马蹄一踏,体内五脏瞬间爆裂,口鲜血狂奔数尺,两具尸体彼此紧贴,瞬间没了声息。

    陈子昂刚刚来到西门的主道之上,正看见两匹大马不顾满街的行人,横冲直撞,当头的骑更是在他面前驱马践踏在一家口之上,然后马不停蹄的奔向庄门。

    一股怒火猛地从心底爆开轰隆隆的涌向他的脑门,让他胸腔欲裂,双眸一片赤红。下一刻,陈子昂已经大声吼叫着,提棍奔向了那两个骑。

    越到庄门附近,行人越多,两骑即使不顾行人性命,速度也降了下来。

    后面的那位骑突然伸从腰间摸出一支链子枪,随一甩枪尖就贯入一位庄客的咽喉,再一甩,庄客的尸首已经撞向前方的行人,惹起一片惊呼。

    “让开,不想死的就赶紧让开!”

    秦谈亮双目大睁,加上同伙刚刚出杀人的气势,更加显得分外骇人,道上的行人纷纷朝着两侧挤去,留下一道不大的空隙。

    两人脸上一喜,就欲驱马前行,却猛然听见身后一人啊啊大叫,回首一看,却是一样貌奇特,身高不过五尺的披甲侏儒正提铁棍,大声嚎叫的疯狂奔了过来。

    正是不久前棍毙霍家两兄弟的宋家郎,宋恒平!

    “快走!”

    两人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的马鞭更是不要命的连连挥舞,妄想挤出拥挤的人群,奔向庄外。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