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四章 魔门东使-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四章 魔门东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伴随着上方不停朝下砸落的木板,一条人影从地下跃出。

    人影相貌平凡,肤色黝黑,表层泛着一层金属光泽,显得很有质感,更能凸显此人那筋肉纠结的魁梧身姿。

    但他身上的衣物却是长风堂的制服,但今天的来人中很明显没有此人。

    在他身后,方盟和铁剑阿豹也从地下跃出,看来地下有一间暗室,难怪杨峥等人寻不到方盟的踪迹。

    而一直陪在方盟身旁的那位老仆则不见了踪影。

    “好一个无形剑!倒是我小觑了你。”

    另一位落在屋角的男子身躯修长,脸色阴冷,手持双剑,除了相貌不一样之外,气质、眼神倒和上官允相差仿佛,只是更甚罢了。

    此人应是那天狼将卢升了。

    不过他现在的情况看上去很不好,胸腹处的衣衫破开了七道口子,在陈子昂的眼中,能够清晰的看到里面那鲜红的剑伤,只是剑气冰冷,也阻止了血液的外流。

    “过奖!”

    叶知秋眼神谨慎的在场中的两位先天真人身上打转,心中却是暗道不妙。

    他之所以会留下来直面卢升,除了几人合力更大之外,还因为他有一手杀招!

    七脉聚气剑诀!

    这是他压箱底的功夫,也是他有勇气直面先天真人的手段。

    这门剑诀能够在体内聚集七道剑气,剑气随着时间的增长而不断壮大,虽然有经脉强度的限制,但出其不意之下也能重伤先天高手!

    就像刚才,他把这七道剑气隐藏于漫天剑气之中,一举重伤了卢升,但谁知地下竟然又冒出来一位先天真人,本来见他身穿长风堂的服饰,还以为是杨峥安排的暗手,但现在看杨峥那惊讶、恐惧的表情,显然事情大不对头!

    “你又是谁?”

    卢升身上的伤势很重,除了叶知秋的七道剑气之外,就是面前这男子的一拳了。

    此人一拳不但击碎了自己双剑,更是余势不减撞向了自己胸口,虽然气力已经削弱了八成,但也让他胸闷气短、气血上涌,与剑伤一起让他短时内无力再战。

    “某家铁东游!”

    大汉声音敞亮,气息深厚,开口间震得屋顶上本就不结实的木瓦簌簌掉落。

    “魔门东使!开阖神君铁东游!”

    卢升双眸一缩,其他人也是心中一惊,只有杨峥面露苦笑,眼神偷偷转动,像是想夺路而逃。

    “不错!”

    铁东游点了点头,又淡淡的看了一眼杨峥一眼,下一刻,像是整个天地塌下来一般,杨峥心头一沉,身躯下意识的就是一弯。

    “不要乱跑。”

    淡淡的警告声也同时在耳边响起。

    “在下自问没有得罪魔门的地方,却不知阁下为何杀我弟子,屠我帮众!”

    卢升也是一位狠厉之人,就算明知道今日难逃一劫,仍要问个明白。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罢了!”

    铁东游伸出身后的另一只手,一个普普通通的铁盒纹丝不动的钉在他的手中。

    “班家九转盒!可这东西我从未打开过!”

    卢升心有不甘,这东西只是前段时间从一个过往行商身上得到的,因为制作精巧所以被他收藏,但这盒子他却无法打开。

    “你很好奇这里面是什么?”

    铁东游嘴角含笑。

    不止卢升,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好奇。

    “没错!我死也希望死个明白,到底是何物给我带来了杀身之祸!”

    卢升一脸正色的点了点头。

    “呵呵……,可惜,你还不够资格知道!”

    铁东游脸色一冷,脚下一踏,大地轰隆隆震响,而他本人已经裹挟着撕肌裂肤的劲风朝着卢升扑了过来。

    单手五指一伸,天地似乎都被他按在手中,真气狂涌,朝着卢升当头罩下。

    “杀!”

    狠厉的剑光猛然一亮,照耀的众人双眼瞬间失明。

    片刻后,光明重现,卢升的头颅已经消失不见,只是胸腔高高鼓鼓,竟是被铁东游一掌把头狠狠的拍进了胸腔之中。

    铁东游也不是毫发无损,胸前两道剑伤十字交叉,入肉数寸,肌肉翻卷,看上去分外骇人,不过他却像是没事人一般转过身来,行走无碍。

    “杨峥!”

    “属下在!”

    杨峥身躯一颤,急忙上前跪倒在地。

    “属下不知东使大人驾到,有失远迎,罪该万死!”

    “咕噜……”

    陈子昂身旁的冷夏喉咙突然一滚,双目满是迷茫,不过有铁东游这位先天真人在场,就算心中有许多疑惑不解,他也不敢擅自开口。

    “你是罪该万死!”

    铁东游缓步上前,在正堂当中的主座上坐下,冷眼直视地下的杨峥。

    “你与马龙合伙暗杀自己的大哥,又嫁祸给古冶,更是擅自提前了针对啸月派的计划,几乎让我功亏一篑!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好哪?

    他越说语气越冷,最后更是双眸寒光外露,杀气逼人,

    “是你杀了方堂主?”

    冷夏一愣,遽尔大怒,他对江湖结义的兄弟之情向来心生向往,却不想面前这人竟然连自己的结拜大哥都杀!实在是可恶!

    “这件事怪不得杨兄!”

    一直阴沉着脸的高涯余突然开口,并几步上前拉起地上的杨峥。

    “杨兄,起来吧!他不会放过我们的。”

    这下陈子昂也愣了,与冷夏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到两人眼中的迷茫。

    再看看一脸得意的方盟,脸色变换不定的无形剑叶知秋。

    尼玛,感情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把我们两个当傻子耍哪!

    “赵平将军的手下?”

    铁东游似笑非笑的看着高涯余。

    “没错!正五品游击将军高涯余!”

    高涯余正色道:“方万里投靠魏朝,投敌叛国,这种人死有余辜!还有你!你生在大楚,长在大楚!身怀不凡武艺却不思回报家国,反而助纣为虐,也是当诛!”

    高涯余凌然不惧,双目怒睁,直视对方。

    “哈哈……哈哈……。”

    铁东游突然仰头大笑,震得大地都在微微晃动。

    “大魏兵强马壮,军民一心;而南楚兵弱国疲,朝纲混乱。两者一对比,南楚早晚会被大魏剿灭。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投靠注定要赢的一方,有何不对?”

    他语带不屑,冷眼斜视两人,又扫了一眼其他人。

    “你们觉得哪?”

    “报国行赴难,古今皆共然!开阖神君的功夫在下十分佩服,但这份作为却恕在下不敢苟同!”

    一直脸色纠结的无形剑叶知秋突然叹了口气,走向高涯余的身边。

    “哼!”

    铁东游脸色一冷,转首看向陈子昂两人。

    “惊涛剑江阳与我也算相识,冷小子,你今天站在哪边?”

    冷夏双眸看了看铁东游,又看了看叶知秋等人,最后牙关一咬,闷声道:“神君,大魏凶残,屠我百姓!恕我不能和你站在一起了!”

    “你要想好!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很长!以后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铁东游缓缓直起腰背,双眸微眯,直视冷夏,语声也越来越冷。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今日我冷夏就要来领教一下神君的开阖神掌!”

    伴随的话语的脱口,冷夏的眼神也越来越坚定,最后更是与高涯余等人并立,并挺剑直指铁东游。

    高涯余一脸欣慰的朝着冷夏点了点头,一股热血同时在几人胸口燃烧起来。

    “好,好!你们都是好样的!”

    铁东游咬牙切齿的扫视了几人,又冷笑着看向陈子昂。

    “白衣圣手仗义豪侠,你是不是也要站在他们那里?”

    陈子昂摸了摸鼻子,苦笑着走到冷夏身旁。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觉得站在这里更舒服一些。”

    “陈公子有所不知,我们长风堂本是魔门下属分支,大哥与我兄弟三人同属西使大人管辖,奉命为边军运送粮草、草药,一开始我们兄弟同心,虽然干的是走私的买卖,但自问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杨峥扭了扭脸,语声沉闷的接着道:“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哥他变了!变得贪慕荣华富贵,安逸享乐。”

    “他建了豪府,娶了美妾,更是多次把购置军需的金银用在自己身上,我们兄弟二人劝过多次,但他始终未改。”

    “这也就罢了,谁知他后来竟然联系上了我们魔门的东使,与之一同勾结大魏!非是我与三弟不讲情意,实在是恩义两难全啊!”

    “说的好!这种人就该杀!”

    清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端坐主位的铁东游募然变色。

    “赵西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