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六章 铁剑阿豹-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六章 铁剑阿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台上一脸英武之气的冰蝶脸色铁青,双手精美的舞剑更是不停的颤抖,冰冷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台下的那位白衣男子和他身后的一帮帮佣。

    “方少爷,我们这里的人都是清清白白的女子,买的是艺,不是卖身!你的手下看上了我的姐妹,如果两人情投意合,我们自然无话可说,就算是我这妹妹要走我们也不会拦着,但你这般强自掳人,就太过分了!”

    冰蝶脸带英武,长眉入鬓,红唇冷眼,腰细臀翘,双腿修长笔直。被愤怒激的双颊浮起一层桃红,俏脸含煞,一身女装武将的打扮,更显威风凛凛的飒爽英姿。

    她是众女的大姐大,年纪比苏巧儿还要大上两三岁,在苏巧儿不在的时候也是众女心中的支柱。

    “这位姑娘,话可不要乱说,我们可没有强掳人,这不是再与你商量吗?三百两的白银在这里十个汉子的命也能买到了!你们不要看我这兄弟痴心一片,就死命的抬价啊!”

    白衣男子面容俊朗,但嘴角挂着邪笑,眼神更是不正,看着冰蝶的双眸中满是征服的**。

    有时候像冰蝶这般的冰山女子,更容易激发男人内心的占有欲。

    “方公子?长风堂的少堂主?”

    后门的卷帘被苏巧儿掀开,脸色冰冷的她缓步行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是一脸娇憨的绿蝶和脸色惨白的陈子昂。

    “苏大家!久仰久仰!”

    方公子斜躺在台下的一张软椅之上,见到苏巧儿出来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一脸随意的拱了拱手。

    “方公子,我们环彩阁该进的孝敬好像没少你们长风堂那一份吧?”

    苏巧儿打眼一扫,见冰蝶立于台上,身后擅长弹奏古筝的谷兰畏畏缩缩的躲在她的身后,天真的脸蛋上透着股惊慌,不由得双眸微眯,怒从心起。

    “怎么?收了钱也要来捣乱,方堂主倒是做的好生意!”

    苏巧儿年岁虽不大,但在京城的青楼妓馆里也是厮混了好多年,对三教九流打交道的经验丰富的很,要不然也不会被这几个姐妹选为嬷嬷。

    “苏大家不要冤枉好人,我今日来可是来提亲的。”

    方少爷终于从软椅上直起身来,一指身后的一位黑脸大汉道:“我这兄弟看上了你家的姑娘,我愿意花三百两给我这兄弟把媳妇娶了,做的没错吧!”

    他单手一展,一把折扇张开,在他身前来回摇动,折扇上精细的春宫图更是让一众女子心生羞恼。

    苏巧儿扭脸看向谷兰,见她一脸慌乱的连连摇头,便对着她温和一笑,以示安慰。

    “方公子体贴下人,我很佩服。但我这妹妹年龄还小,还不想谈婚论嫁,我只能说遗憾了。”

    “怎么?苏大家不给面子?”

    方公子脸色一冷,手中的折扇哗啦一声合在一起。

    而他身后的七八位随从也是脚步朝前一踏,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方公子,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打开门做生意都是按着规矩来,我们这儿的规矩讲究的就是自愿。如果阁下的手下能够得到我们阁内少女的芳心,把人心甘情愿的领走我们绝不阻拦。但所谓强扭的瓜不甜,阁下这么做又何必呢?”

    陈子昂作为环彩阁里唯一的男人,这个时候自然要挺身而出,况且几个月的相处,彼此也有了感情。

    “阁下是?”

    方少爷脸色不变,头颅微抬,居高临下的问道。

    “在下陈子昂,江湖上的朋友送了个雅号,铁掌水上漂!”

    陈子昂大言不惭的上前拱了拱手,丝毫不在意身旁苏巧儿那诡异的眼神。

    “铁掌水上漂?好大的气派!”

    方公子身后一人错身站了出来,一脸冷笑。

    “在下铁剑阿豹!不知道能不能讨教阁下几招?”

    “一个铁剑,一个铁掌,陈少侠到与我这手下有几分缘分。”

    方少爷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陈子昂,继续道:“就是不知是阁下的铁掌够硬还是我这手下的铁剑锋利?”

    “既然朋友有意,那我们就过上两招。”

    陈子昂笑了笑,对身旁一脸担忧的苏巧儿递了个放松的眼神,缓步朝前行了出来。

    “外面请!”

    铁剑阿豹身材健硕,英气勃勃,双眸中满是年轻人的斗志。腰上挂着一柄黝黑长剑,朴素的衣衫也打理的井井有条,看来这是位很注意自己形象的年轻人。

    “不用,在这里就行!”

    陈子昂摆了摆手,在离阿豹不远处站定。

    “嗯?”

    阿豹双眸一眯,一股怒火从心中升起,这人竟然如此小觑于我?

    方少爷则脸色一正,轻浮之气荡然无存,一脸凝重的再三审视陈子昂。

    这房屋虽然并不狭小,但摆满了座椅板凳,动手的话并不方便,而作为此地的主人,陈子昂肯定不会任由对方打烂东西。

    如果不是他狂妄自大,那么他就是很有自信在短时间内解决阿豹!

    不过看他脸色蜡黄,一副迷恋女色导致重度肾虚的脸色,也不像是个高手啊!

    环彩阁的一众女子都是脸带担忧,就算是苏巧儿也是如此,毕竟陈子昂本来的伤势就没好利索,刚刚又服过了奇毒牵机引,现在估计十成力也发挥不出来一成。

    “好!好得很!”

    阿豹冷笑一声,陡然进步拔剑,突刺!

    阿豹一剑刺去,脚步迈出的距离、拔剑的速度、刺出的角度,包括身体的律动,劲力的流转,真气的变化几乎都毫无瑕疵!

    这是每日千万次刺击之后才能让他由内到外做到如此完美无缺的一剑。

    方少爷眼神中带着股赞赏,每次见到阿豹出剑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享受,一种对完美对艺术的享受,尤其是对方吃惊、绝望的眼神,鲜血喷溅的场面,更会为这一剑增添了光彩。

    不过这人眼神怎么没变,至始至终都是一片淡然,难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好剑法!”

    阿豹出剑的速度很快,但陈子昂慢悠悠的声音却在他的长剑刺出之后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一根白玉般的手指瞬移般的出现在剑尖的一侧。

    陈子昂屈指轻弹。

    “嗡……”

    长剑颤抖,阿豹脸色不变,脚步一错已经再次收剑刺出。

    这次的前刺与第一剑不同,看似缓慢,却隐隐带着股风雷激荡之力。

    剑锋未至,一股刺穿心扉的感觉已经出现在众人心中。

    “好!”

    这一次陈子昂只说了一个字,平静的眼神中却浮现了一丝赞叹。

    这个年轻人好厉害的剑法天赋!竟然隐隐有了剑意的雏形。

    奈何功力实在太弱,估计进入炼气阶段也没几年,十二正经可能也只打通了两三条。

    一道惊雷闪电般的光芒闪过,陈子昂以指代剑,疾点阿豹的剑尖。

    惊蛰一剑!

    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

    “噗……”

    阿豹身子一僵,一口鲜血喷出,一股震荡之力传遍全身,让他浑身酥麻,再也无法使出一丝力道,而对方那霎那间撕裂黑暗的剑意更是深深的映入他的心底,也让他心神一疲,双目中精光黯淡。

    “阿豹!”

    方公子一愣,看向陈子昂的眼神中已经满是忌惮。

    阿豹的实力不高,但剑法却十分惊人,就算是炼气奇经的高手一不小心都会着道,想不到竟连这一脸肾虚状男子的两指都接不住!

    “阁下武功高明,在下佩服!此事是我做的不对,以后必定不会再来打搅。”

    方公子输的倒也痛快,摆手让人扶住阿豹,对着几人拱手,告辞离开。

    “呼!有了这一次,看来以后我们就在这里站住脚了。”

    苏巧儿一身懒腰,走过去安慰了谷兰两句,有看向陈子昂。

    “话说你什么时候有了个铁掌水上漂的外号?”

    “怎么,不好听吗?”

    “不是,只是你刚才一直用的都是指法啊!”

    “哦,那我以后就叫弹指惊天好了!”

    陈子昂一愣,转眼又给自己换了个绰号。

    “……”

    一众女子彼此面面相觑。

    ******

    第二日,长风堂的人再次登门,不过来人礼节做的很足,态度也很客气。

    “十日后我们家堂主寿宴,希望贵阁能够安排几个节目。当然,也欢迎两位大驾光临!”

    苏巧儿上前一步接过来人手中的请帖,侧首看了看陈子昂,才点了点头道:“到时一定到,就是不知方堂主都喜欢听些什么?”

    “听说贵阁冰蝶姑娘的剑舞不错,我家堂主就喜欢剑器。”

    “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那人一身管家服饰,闻言点了点头,对着身后一摆手,一人已经呈上一个托盘,红缎盖顶,掀开后一溜白银整齐码放。

    “小小心思,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苏巧儿双眸一亮,圆脸上像是花朵绽放。

    “那怎么好意思?”

    虽然不好意思,但她的动作却丝毫不慢,瞬间接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