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四章 难逃一劫-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四章 难逃一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孙恩,跟我回东厂吧?”

    方玉琼脸色平淡,眼神中倒是少有的透出丝真诚。

    “回东厂?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陈子昂摇了摇头,心神一沉,陷入到一种阴冷晦暗的定境之中,纷乱的情绪被排斥一空,就连体内的重伤也不能让他心中增添一丝涟漪。

    阴煞无形刀!

    手中龙首长刀在身前一横,体内各种功法有条不紊的运转起来,一股无形无质的杀机瞬间笼罩整条长街。

    “嗯?”

    林慕华眉头一皱,双手握拳紧了又松,陈子昂身体的虚弱在他即将跨入先天之境的心神中显露无遗。

    但那股阴冷晦暗的杀机却让他的心生警兆。

    压下自己心中的不安,他朝着身前的十七位禁卫军猛一摆手。

    “你们上!”

    十七位精锐禁军都是炼气境界的个中好手,每一位放在别的地方都能独当一面。十七人联手,在战阵之法下气机相连,就算是先天真人面对他们也要掂量一二。

    “杀!”

    十七人长剑一挺,动作一致,宛如一人一般。更重要的是,随着口中的喝声,众人的气息相连,压在心头的那股沉甸甸的阴晦之气荡然一空。

    盈盈秋水的般的长剑缤纷散开,一道道剑气化作流转的青光把众人裹在其中。

    “杀!”

    十七人的喝声再次同时出口,脚下齐点,十七人同时跃向陈子昂,流转的剑气随之变换,最后在最前方之人的手中化作一道十余米长的清幽剑光,狠狠的朝着陈子昂当头斩下!

    剑光流转,随时都能根据对方的动作做出相应的改变,动静循环,变化不定。

    后面的方玉琼眼神透着股担忧,一手已经下意识悄悄的按在了身后的古琴之上。

    而她身旁的林慕华脸上却露出一丝微笑,心中也是一松。

    这个剑阵他曾经领教过,以他接近先天境界的拳法也只能被动挨打,毫无反击之力,而陈子昂的实力并不比自己高。

    他始终认为,当日自己之所以会输,只是一时大意罢了!

    正面交手,自己绝对要比陈子昂强上一筹。

    可这种看法现在却被眼前的场景打破。

    无影无形的刀光映入在场众人的心神之中。

    刀光过处,凝为一体的剑气散为十七道水波般的剑光,又被那刀光一扫,无声无息的崩散开来。

    “轰”

    十七人的战阵猛然散开,一条人影从中横穿而过,七条身影被刀光斩成两半,其他人也倒飞出去,撞在了道路两侧的房屋之中,撞碎了土墙、石砖才停了下来。

    陈子昂持刀继续前冲,带着一击击破十七位精锐禁军的锐气,直面林慕华和方玉琼。

    “铮”

    琴声铮鸣,带着股俗世间一切美好的向往,直透陈子昂那阴冷晦暗的心神之中。

    眼神一个恍惚,阴煞无形刀的意境再也无法维持,**的疼痛和精神的疲惫让他身子一顿,脚下直接一个踉跄,手中的长刀差一点掉落在地上。

    林慕华脚下一踏,一拳已经击出,周围的空气为之一聚,平凡无奇的拳锋吸引住了陈子昂全部的眼神,浩大古朴的拳意更是充塞在心神之中。

    “喀拉拉”

    眼中红芒暴涨,陈子昂的身躯猛然一涨,骨节爆响连连。一股惊人的热力从体内冒出,根根血脉高高凸起,单手一扬,已经迎着身前的拳锋撞了上去。

    “轰!”

    脚下的石板地面轰然炸裂,一圈圈的气浪不停的朝外扩展。

    漫天飞扬的尘土之中,陈子昂身体的表层像是爬上了一层蛛丝般的血痕,肌肤上的淡金光芒更是消散无踪。

    由于身体耗损过度,他的金钟罩已经破功!

    拳意虽妙,却不能打破力量上的巨大差距,林慕华也倒飞而回,陈子昂继续极速逃奔。

    越过方玉琼之时,却见她不着痕迹的往一侧一挪,任有陈子昂擦身而过。

    四下溅射的漫天灰尘猛然往里一聚,出现在林慕华的拳锋之上。

    他屈膝出拳,漫天尘土化作的一根灰柱猛然贯向逃向远方的陈子昂。

    灰柱犹如一根巨棍,狠狠地朝前杵去。

    “当啷啷”

    急促的琴声响起,漫天劲气呼啸着扑向陈子昂,在他后背击打出一道道血痕,却也推着他避开了那凶猛的巨柱。

    借助身后的撞击力道,陈子昂越过身前的院墙,脚步踉跄的消失无踪。

    “玉琼?”

    林慕华皱眉看向方玉琼,一脸不悦。

    “你不该帮他的!”

    “我哪有帮他,你没见我把他打的有多惨?再说刚才要不是我,你可能都被他一刀给咔嚓了!”

    方玉琼秀眉一样,一脸正色。

    “算了,随你吧。”

    林慕华无奈的摇了摇头,又一脸宠溺的从身后变出一个木盒。

    “送你的礼物!”

    “什么东西?”

    方玉琼一愣,没能反应过来这个节奏。

    “孙恩费劲心机想得到的东西。”

    林慕华一笑,柔声道:“你前几天不是说想要个惊喜吗?我想这个肯定能让你惊喜一下。”

    “是吗?”

    方玉琼歪了歪头,打开了木盒,看了两眼后脸色不由得变换不定。

    “喜欢吗?”

    林慕华走到近前,柔声问道。

    “原来他是为了这个才背叛了东厂?”

    方玉琼眼神中透着迷茫,似乎不敢相信这种东西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孙恩吗?没错,他这人性子独,不会甘心居于人下的。”

    林慕华笑了笑,然后压低声音道:“东西收好,如果姬少钦问起来,你就推到我的身上。”

    “嗯!”

    方玉琼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一脸俊朗的林慕华,俏脸上不由得泛出一丝羞涩与红润。

    “谢谢你,慕华。”

    “我们两个说什么谢字。”

    林慕华一脸祥怒,又道:“玉琼你先回东厂报备,这里我来收拾。”

    地上还有几具残尸,伤势不轻的几位禁卫也需要安排。

    方玉琼远去的背影渐渐消失不见,林慕华脸上也再次挂上了那副高傲之气。

    “追上孙恩,不要让我再听到他的消息。”

    “是!”

    一道柔柔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下一刻衣衫破空声响起,朝着远处遁去。

    一间大户人家的庭院之内,陈子昂从墙头之上一跃而下,脚下一扭,整个人直接到了下去。

    茂密的花丛被他压出一个人形的空隙,耳边花香扑鼻,眼前高空一片蔚蓝,而他却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横练霸体被毁,体内真气枯竭,肉身千疮百孔,心中的跳动都显得格外无力。

    一个圆圆的脸蛋挡住了阳光的照射,也让陈子昂双眸动了一动。

    “啧啧,好可怜啊!”

    熟悉的声音让他一愣,再次看了看来人的相貌,他不由的张了张嘴。

    “苏巧儿?”

    “哟!孙大哥竟然还能认出我来?”

    苏巧儿蹲下身子,一手从旁边摘下一朵花朵轻嗅。

    “那个,你怎么整容了?”

    苏巧儿以前脸蛋虽然肉乎乎的,但却是一个瓜子脸,现在却成了圆脸蛋。倒是少了分妩媚,多了份可爱。

    “这倒是拜阁下所赐啊!”

    苏巧儿身子一僵,咬牙切齿的看着陈子昂,大有要把他生吃了的意思。

    “是林慕华让你来的?”

    陈子昂一脸尴尬的挪了挪身子,急忙转移话题。

    “当然,除了他还能有谁?”

    苏巧儿也不急着动手,而是耸了耸肩,又把手里的花朵插在陈子昂的鬓间,似乎觉得这样很有趣,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

    “你要杀我?”

    “不是我要杀你,是林大统领要杀你,你到了阴间如果要告状的话,一定要记着别说错人啊!”

    苏巧儿一脸正色的指了指陈子昂。

    “呵呵”

    陈子昂强笑了一声,挣扎着做出最后的努力。

    “你还记得吗?我还放过你一次哪?”

    “我当然记得!”

    苏巧儿猛然一拳朝下击去,正中陈子昂的眼眶。

    “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

    一连串拳影过后,地上多了一个陷入昏迷的猪头。

    “爽!”

    苏巧儿直起身来,朝天狠狠的伸了伸腰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