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九章 混乱之夜-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九章 混乱之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子昂拿好手里的东西,把长剑紧紧的捆在后背,极速朝着五岳朝天阁外奔去。

    越过一片院落,一栋高耸的阁楼映入眼帘。

    脚踏屋脊,连连纵越,不一会儿他已经出现在了阁楼附近。

    “站住!你是何人?”

    一排十人的披甲之兵远远的就拦住了陈子昂的去路。

    当头之人浓眉大眼,举着手中长枪指着陈子昂大喝。

    “我乃东厂百户,孙恩!有要事要离开一趟。”

    陈子昂掏出腰牌,对面的人看服饰应该是京城城防军的人。

    “嗯?”

    那人结果腰牌,仔细看了看后道:“百户大人稍等,我要向上官通报一下。”

    此次行动京城各方势力都有参与,有东厂的人从里面出现并不奇怪,对方也没有太过疑心,几句话的功夫陈子昂就得到了批准。

    只是离开之前又有两人走了过来,看服饰铠甲应是宫内护卫,他们要搜身。

    不过陈子昂手里只有一本书一张布,很明显不在他们的搜寻范围之内,搜身很快通过。

    对着阁楼上的一条人影拱了拱手,陈子昂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五岳朝天阁的驻地之内。

    在他刚刚离开不久,一脸铁青的林慕华就带着人出现在了这里,等知道陈子昂已经离开之时,一掌把两个为陈子昂搜身的侍卫扇飞在地。

    “混账东西!”

    他脸色狰狞,正要上前再给两人一掌,却被体内起伏的气血冲的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浑象一个变脸的小丑。

    而陈子昂这个时候的脸色也不好看,因为他赶到与修老板约好的位置之时,却并没有见到修老板的身影!

    漆黑的酒楼在夜色中宁静安稳的立在一群低矮的商铺之中,楼上的房间内空无一人,说好的修老板此时换成了一张信笺。

    “事发突然,交易改期,七日后江湖酒楼再会!”

    字迹很潦草,显然书写之人书写之时很是匆忙。

    陈子昂脸色阴沉的收起信笺,转身跃出酒楼。

    以林慕华的性子不可能放过自己,而以他的身份权势,只是一句话的事就能把自己按上一个大逆不道、勾结逆匪的帽子。

    别说七日,有可能明天自己的通缉画像就能挂满整个京城的公告栏!

    时间根本不在自己这边!

    陈子昂的身影在夜色下飞速穿梭,五岳朝天阁方向的动乱渐渐平息,耳边只能听到低微的虫鸣之声。

    避开街道上的巡逻人员,他首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翻箱倒柜,取出自己的解药,带好自己的金银,他再次没入到黑夜之中。

    第二日,一个接一个的消息震爆了真个京城。

    而五岳朝天阁被人一夜之间覆灭竟然还不是其中最劲爆的!

    “听说了吗?昨夜有人夜闯禁宫,行刺陛下,行刺之人虽然最后被拿下,但陛下也身受重伤,至今昏迷不醒!”

    一间酒楼之内,食客们熙熙攘攘的讨论着时事,陈子昂化为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独自一人靠着窗边闷声吃喝。

    而附近一桌人的议论之声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

    皇帝遇刺?

    “不会吧?皇宫大内戒备森严,可以算得上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了,又有谁能够潜入进去行刺陛下?不可能的!”

    桌上另一人连连摇头,看脸色分明是不相信对方的消息。

    “你别不信!我这消息可是从我小舅子那里得来的,他可是禁军统领的三房小妾的亲叔叔的远房外甥的邻居!”

    那人见对方不信,急忙拉关系证明自己的消息来源的可靠性。

    “真的?”

    周围几人闻言脸色不由得一正,探头围在一起,悄声嘀咕起来。

    陈子昂也默运真气与耳窍,仔细的倾听。

    “知道五岳朝天阁吧?昨天晚上被人给灭了!”

    “这事我们几个也听说了,不过这和陛下遇刺没什么关系吧?”

    一人质疑道。

    “怎么没关系?”

    那人猛一提声音。

    “五岳朝天阁势力多大?有什么势力一夜之间能把它给灭了?朝廷啊!”

    那人死劲的拍了拍自己大大腿,语气激动,像是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般。

    “昨天宫里面的高手都去了五岳朝天阁那里,宫里面的守卫肯定会少很多啊!这才被人逮着了机会。”

    其他几人也明白了过来,纷纷点头称是。

    “你们可知道是谁行刺的陛下?”

    那人又低声问道,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大有你们快问,你们快问啊的意思。

    “是谁行刺的陛下?”

    其他人自然不会扰了对方的性子,急忙开口问道。

    “是大魏的人!”

    “什么?”

    几人一惊,其中一人更是急道:“不是说好了和谈吗?和亲的人都接过来了,怎么又行刺起陛下来了?”

    皇帝遇刺陷入昏迷,甚至是遇刺死亡太子登基他们都不会太过紧张,毕竟这些事离得自己太远。

    但南楚一旦于大魏交战,自然会对下面的人征召粮饷,赋税也会有所提升,这可是关系到自家生计的大事。

    “哼!何谈是假,行刺是真!”

    “你怎么知道是大魏的人行刺的,说不定是五岳朝天阁的人干的哪?”

    面对自己不愿相信的事,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否定它!

    一开始的那人冷哼一声,然后又接着道:“这事可不是我说的,而是从北面进京的骁胜军说的。”

    “昨日晚间,骁胜军的人强闯和亲使团,把和亲的人杀了一干二净,临走之时却碰到了从宫里行刺陛下逃回来的刺客!要不然是何人向陛下行刺还真有可能是个谜。”

    “骁胜军无缘无故的杀和亲使团的人干嘛?我看他们就是想阻拦我们于大魏的和谈!这些兵痞就是嫌乱的不够!”

    一人突然愤愤的怒道。

    “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我看他们就是想把杀害和亲使团的罪名给抹去!”

    “不会的,行刺之人是位先天真人,特征明显,又是被当场擒住,和亲使团脱不了关系的。”

    争论之声不觉于耳,陈子昂收回心神,默默的干了身前的一碗酒水。

    “小二,结账!”

    走出酒楼,陈子昂眉头紧锁的朝着僻静之地行去。

    昨天的事看上去很合理,应该不假,但这样的事却在一日之内传遍整个京城,这就不得不让人有所怀疑了?

    昨日事发突然,皇帝昏迷,能不能醒过来都是两说。

    几位有望登上皇位的皇子必定会有所动作,而散布大魏和谈有诈的消息最有利于一直反对和谈的三皇子。

    陈子昂默默的梳理了一下头绪。

    五岳朝天阁、吕南人、大魏、南楚、骁胜军、几位皇子。

    昨天可真够热闹!

    不过这些对陈子昂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则是林慕华身为御前护卫统领,这几日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摆脱自己的责任,自己的事则会被他暂时压下,这几日说不定自己是安全的,倒是可以直接去见修老板!

    况且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只要不是先天真人的心神感应,一般人也辩认不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