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死之死-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死之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借着微光看了看手中的布匹,是一篇内功心法,名字很普通也很耳熟,叫做长春不老功。

    这门功法善于滋养、修复肉身,性质中正平和,无走火入魔之危。常人习练也能延年益寿,长生不死是不用想,但活个百岁无疾而终还是能够办到的。

    只是能不能断肢再生,陈子昂持怀疑态度。

    不过其中运气用劲之法颇为精妙,有时间倒要好好研究一下,也能用来给修老板交差。

    “轰”

    大地一晃,头顶一块石板掉落,尘土紧随其后。

    陈子昂身躯晃动,退开数米,皱眉看向被堵死的廊道。

    糟了,要抓紧时间出去,要不然有可能被活埋在地下!

    北楼坍塌,自己进来之后已经确认过,入口已经被封死,只能从其他地方出去了。

    姓林的既然付了皇命,相比五楼的几个出口一定被他安插了人手,不过自己身怀东厂身份铭牌,只要不被林慕华当场截住,其他势力多少也要给些面子。

    只要自己离开了五岳朝天阁,那还不是天高海阔,任我遨游!

    回想了一下林慕华逃走时的方位,陈子昂朝着南楼的地下出入口奔去。

    “轰隆隆”

    大地的颤动越来越频繁,不时会有石板掉落,尘土飞扬。

    在地下廊道里飞奔的陈子昂脸色也越来越沉。

    这地下暗道看上去竟似要马上就要毁了!

    “扑簌簌”

    灰尘弥漫整个廊道,陈子昂却陡然停下了脚步。

    只见眼前的廊道被石板尘土堆了半截,但上方竟然有着些许月光落下。

    这里的暗道竟然离得地面极近!

    脸上一喜,身躯淡金光芒浮现,陈子昂踏着土堆一跃而起猛然朝上挥拳撞去。

    “轰”

    月光是从两块石板的缝隙中传来的,此时被他一拳轰开。

    月牙弯弯,在乌云中透出一线边角,像是羞涩的少女般不敢露出俏颜。

    广场的一角,陈子昂从地面下一跃而出,瞬间只觉浑身一紧,一股股让人绝望的气息猛然笼罩在他的身躯之上。

    “嗯!”

    背部一弯,双脚猛然往下一陷,才撑住自己的身躯没有跌倒在地。

    定眼看去,广场上狂风呼啸,漫天飞石旋转激射,地面上更是巨石滚动,开裂凹陷遍布整个广场。

    而最为引人注目的则是那几个在狂风中众横交错的身影。

    其中一人一身黑色长袍,在劲风中猎猎作响,他手持一柄奇异的长箭,招式大开大合、刚猛绝伦,开合劈斩中自有股畅快淋漓之感而他的招式虽然刚猛,细微处却并不乏精妙,只是他一味狂攻,极少护身,所以显得尤为刚猛暴烈罢了。

    看场中情形,这人应该就是吕南人了,不过他看样子可一点也不像一位将近活了二百年的老人!

    围攻吕南人此时还有五人,其中一人陈子昂认识,是锦衣卫指挥使于向海。

    于向海赤手空拳,拳出如雷动,爆响连连,带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拳影更是如狂潮一般,层层叠叠的朝着吕南人涌去,大有把对方淹没在拳海之势。

    除了于向海之外陈子昂的目光大部分都投在一位持剑的男子身上。

    男子脸庞棱角分明,身躯修长,手中长剑精光闪烁,身前剑光闪动,硬挡下了吕南人大部分的攻势,间或剑光一盛,时不时的还能攻上几招,奈何对面的吕南人身躯奇异,只要不是招呼要害,他几乎都不闪不避,反而能借此机会近身袭杀。

    惊神剑柳随云!

    其他四人其实各有不同,有人狂猛、有人霸道,也有人潇洒自如。

    但此时几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几人分属不同势力,一开始都没有全力以赴,结果却因为小瞧了吕南人,手下兄弟都有折损,现在更是僵持不下,甚至有可能被吕南人逃过一劫。

    “诸位,不要留手了!吕南人的实力你们也见到了,今日如果被他逃脱,以后你们的日子可想而知了。”

    远处一人的声音缓缓飘来,在呼啸的劲风中清晰可闻。

    “梅星河!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上啊!”

    一位持刀之人张口怒骂,此人身材魁梧、目光如电,身上煞气冲天,手中长刀出入无隙,妙到毫巅,带着股斩断一切、得求超脱的意境。

    城防将梅星河,甄丞相府中的高手天王问心刀白自求!

    陈子昂心念一转,已经猜到了两人的身份。

    “梅将军说的没错,不要留手了!”

    这次说话的是一位和尚,手持一柄三股金刚杵,尖端锋锐,其上绘刻着愤怒明王之相,杵法也是威猛绝伦,带着股镇压一切的意志。

    在几人的搭话间,交手并未暂缓,吕南人的动作反而更加凌厉,气浪滚滚、劲风尖啸,偌大个广场内被几人的劲风硬生生激起了一场飓风。

    陈子昂缓缓深了口气,出头片刻后身上的意志威压已经被几人收回,显然见他只是一个无意间闯进战场的小辈,不再关注。

    他也不敢在这里久留,脚步轻移,八步赶蝉使出,身躯朝后飘去,即使看到了地上躺着痛苦哀嚎的刘大督主,他也没有上前救助的意思。

    刘瑾,你自求多福吧!

    身形连闪,他已经远远的离开广场,朝着外面奔去。

    广场内,手持金刚杵的和尚低诵佛号,手中造型粗犷、足有十二指长的明王金刚杵,带着股凌然不惧的刚猛意味朝着吕南人当头砸下。

    一杆长箭划过一道优美弧线点在杵尖之上,两人同时一震,和尚随后吐血倒退。

    一柄长刀化作一道惊鸿,在吕南人眼神中闪过,狠狠的斩在他的心神之上。

    天王问心刀!

    白自求眼神一凝,看准时机猛然一刀劈出,刀出之时变化万千,最后却有重归一体,化为普普通通的下劈之势,即斩心神也斩肉身!

    吕南人在和尚全力一击之下身躯微顿,下一刻就被眼中的刀芒所震慑,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四尺长刀狠狠的斩向他的头颅,却在头顶半寸之处停了下来。

    骇人听闻的先天罡气透过百会穴喷涌而出,死死的顶住了上方的长刀。

    柳随云持剑放于眼前,眼神中衬着惊神剑的剑影,剑身惊鸣,剑意与之相合,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流光贯向吕南人的咽喉。

    “呲”

    一张大手挡在咽喉之前,却被长剑瞬间贯穿,余势不减的继续朝前突刺。

    吕南人奋力扭转头颅,仍被长剑划破了脖颈,血洒当空。

    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吕南人身后,一手无声无息却快速绝伦的按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一层冰晶在背后瞬间浮现,朝着全身蔓延。

    于向海一声狂吼,双拳趁机狠狠的磕开吕南人的手中的箭杆,狠狠的击在他的胸膛之上。

    “噗!”

    吕南人一口鲜血喷出,手中长箭脱手掉落,而他单手上扬,一把扣住了头上的长刀。

    白自求双手一松,身躯一摆,右腿已经如开山之斧朝着吕南人的头颅狠狠劈下。腿风激起的气浪直达十米开外,在地面上狠狠的梨出一道深痕。

    一柄金刚杵也带着降魔之力当相撞来,直捣心口。

    几人在同一刻都对着吕南人发出了最为凶猛的进攻。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

    平淡无波的语调从吕南人口中冒出,有条不紊的语气与他面临的凶险万分之况毫无相符之处。

    念诵之中,他面对诸多攻势不闪不避,一掌击向身前,于向海胸腔凹陷、口吐鲜血而飞。

    “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金刚杵贯入心口,被冰冻住的身躯在心口处轰然碎裂,身躯前后通透。

    一柄长刀划过和尚的咽喉,铮明透亮的头颅脱离了躯体。

    “看此日桃花夭夭,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白自求的腿斧击打的身躯侧飞,撞在朝天阁的残骸之上,激起漫天烟尘,却不能让他的声音填上一丝波澜。

    两条人影从烟尘中腾出,寒意弥漫,冰冻万物的气息让吕南人下半身成了一块冰坨。

    而那人却双臂离体,被真气震成漫天粉末,在飓风之中洋洋洒洒的飘向远方。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

    惊神剑闪动,破开刀光,在吕南人身躯之上划出道道血痕,黑色的锦袍更是碎成片片,离体飘飞。

    白自求身躯前挺,双掌夹住自己的长刀,却见对方单手一松,手臂猛然变长,扣在了自己的右臂之上。

    “滋啦”

    一条手臂被吕南人硬生生的撕下。

    而他本人也被惊神剑贯入咽喉之中。

    “啪!”

    挣脱冰冻的右腿猛然一甩,狠狠地撞在柳随云的胸口,凶猛的劲道把他击飞到几十米之外。

    长剑退出咽喉,带出一道血丝。

    吕南人张了张嘴,声音嘶哑。

    “好将红叶之盟,载于鸳谱!”

    他缓步上前,一根天外流星落下,贯穿他的脑门,直没身后的地面。

    身躯微晃,他挺直的身躯猛然跪倒在地,双眼神光一暗,再无一丝声息,只有上半身那袖子一长一短的破碎上衣在劲风中猎猎作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