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与道相合-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与道相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像吕南人这般长寿是个人都会羡慕,他有什么好可怜的。”

    陈子昂随意的开口,心神则集中在脑海里那庞杂的信息之中。

    修身之法能得不死不灭之身,斗战之法则能够无数倍的发挥肉身的力量,两者搭配简直就是无敌的象征!

    可惜吕南人所传的功法却与七宝妙术的修身之法相去甚远。

    果然,这样的法门根本无法传授,或者普通人根本理解不了其中的奥妙,只知道运用却无法讲述出来。

    而佛珠中吕南人的意念所讲诉的则是他根据自己的理解和经验终结出来的另一门功夫。

    他命名为——无相心经!

    名为心经,其实就是一种运转内力的法门,它本身并没有增强真气之效,但却能起到连接肉身、真气的奇特效果。

    这应该是一种探究人的精气互补的法门,或者是吕南人从体内的修身之法中寻求长生之路的一种经验总结。

    简单来,练成这门心法之后,既可以消耗体内的真气强壮、滋养肉身,又能短暂的把肉身之力化为真气!只是不能同时拥有强悍的肉身和无尽的真气。

    这对其他人来可能只是一种奇妙的法门,能够让自己的的适应力变的更大,但对陈子昂来虽然没有正版的七宝妙术来的夸张,但却能让自己短时间内斗战之法爆发再无后患。

    “他的身体虽然长寿,但精神却抵不过时间的消磨。”

    苏巧儿带有感叹的声音打断了陈子昂的思绪。

    “什么意思?”

    他抬头,皱眉。

    “这本书里面记载的并不是经文,而是吕南人的一生。”

    苏巧儿没有立即回答,反而一脸忧伤的拍了拍手中厚厚的书籍。

    “吕南人出生贫家,家里人口多,他就被自己的父母卖到了城里一户大户人家当仆人。”

    苏巧儿轻轻翻开书籍,玉指在书页上缓缓划动。

    陈子昂正被心中的心法搞的心神不宁,也就任由着她述。

    “年纪到了自然会生出男女之间的情愫,这大户人家有一位三姐,名叫舞尘。她美若仙,且对身为下人的他态度极好,吕南人慢慢的就喜欢上了她。”

    苏巧儿诉中嘴角挂着浅笑,眼神温柔如水,像是沉浸在书籍中的故事之中。

    “舞尘姐不爱针织刺绣反爱刀枪武技,吕南人那时候负责给她们家养马,因而时常见到这位姐,姐喜欢的马终是被他打理的精神抖擞,每次马鞍马缰他都精心养护,不出一丝差错。”

    “姐喜欢紫色,姐喜欢吃甜食却怎么也吃不胖;姐爱笑,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很是好看;姐的长发总是随意的扎在身后,姐每次开口话之前都会先笑一笑。”

    苏巧儿抿了抿嘴,书籍上后面还有很多,都是那位舞尘姐的生活习惯,细致到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倒是不必一一诉。

    “吕南人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配不上自家姐,所以只是在她背后默默的看着。直到有一,这家大户人家糟了大难,这户人家以前得罪过的一个人起了势,带着一群强人闯进了庄园,见人就杀!”

    “当时死了很多人,而吕南人和他的舞尘姐却侥幸逃了一命,不过舞尘姐腹部被人一刀贯穿,伤势很重。”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逃到了另一座城市,吕南人开始了千方百计的打工挣钱,给姐治病的日子。功夫不负有心人,姐最后终于恢复了过来,而且有感他的恩德,愿意以身相许。”

    靠着墙壁站着的陈子昂虽然精神大部分集中在脑海里,但苏巧儿的话还是听得一清二楚,这时候不由得撇了撇嘴。

    好俗套的故事!

    “吕南人高兴极了,接下来的几年据他是他一辈子也不愿忘记的日子。”

    苏巧儿却仍旧一副沉浸其中的模样。

    “三年后,两人有了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位孩随母性,继承姐家的血脉。一个月后,舞尘出满月的日子,吕南人特意买了好的吃食回家,却发现自己的妻子留下了一封书信,消失的无影无踪。”

    “从那以后,吕南人就开始了自己漫长的寻妻之路。”

    “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一晃就是六年过去,六年中吕南人带着孩子几乎跑遍了整个大楚,最后在一个地方终于找到了他的妻子。”

    苏巧儿顿了顿,似乎是在平缓自己的情绪,就连陈子昂也呆了一呆,这人倒是个痴情种子。

    “可这时候舞尘却成了别人的妻子,一个江湖豪门家的儿媳妇,而她的丈夫则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傻子。”

    “吕南人深夜闯入豪门庭院,跑到舞尘面前询问原由,却被她以偷盗之名让人把他赶了出去,而他也被人削去了一根手指,以作惩罚。”

    “心灰意冷的吕南人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舞尘所在的城市,路上机缘巧合进入了仙境,获得了长生不死的机缘,还学了一门不错的剑法。”

    “后来吕南人凭借着自己的武力得了一个安稳的工作,照顾双子长大,但却再也没有娶过妻子。”

    纸页翻得很快,苏巧儿更是一目十行,言简意赅。

    “直到很久之后,吕南人才知道舞尘为何离开自己,因为她想给自己家人报仇,甚至宁愿嫁给一个痴傻之人。”

    “她找到了自己的仇人,也成功挑起了自己所在的江湖豪门与她的仇人的争斗,最终她得逞所愿,仇人授首,而那江湖豪门也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她暗中搞的鬼。”

    “江湖豪门因为此事伤亡惨重,自然不会放过她这个罪魁祸首,决定要把她明正典刑!”

    “行刑的那,吕南人出现了,他一连七日狂奔,终于在最后一刻救下了舞尘,甚至带着她连杀数十人,硬生生的闯出了那里。”

    “也是这一战,吕南人名震江湖。”

    苏巧儿缓缓拂动书页,眼神神色变换,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舞尘手脚被废,全身经脉俱断,眼看着就不久人世。为了救回舞尘,他闯过名门大派的山门,只为求取一枚丹药;他拜求佛门,希望我佛慈悲;也曾入了魔门,只求得到鬼医一见。最后更是自学医术,为舞尘诊治。”

    “几十年如一日,两人的孩子渐渐长大,结婚生子,舞尘身体虽然渐渐恢复,但时光也让她的皱纹布满脸颊。”

    “而吕南人则仍旧保持着他那年轻时的相貌,不老不死!”

    “所以最后那个舞尘还是死了?”

    陈子昂打断了苏巧儿的话。

    “可以这么。”

    苏巧儿回道。

    “什么意思?”

    陈子昂皱眉。

    “吕南人自己能够不老不死,自然希望自己的妻子家人也是如此,但可惜他的奇遇不能复制,他自己有没有办法,最后从医书中想到一个不是方法的方法,把人在还剩最后一口气息的时候冰冻住!”

    苏巧儿翻了翻书籍,继续道:“这样吕南人自己能够不老不死,总能想到办法让别人也像他一样的。”

    “有道理!”

    陈子昂点了点头,他第一世的时候就听人过把身患绝症的人冰冻,等以后科技发达,可以解决病患之时在解冻过来,两者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惜吕南人他错了!”

    苏巧儿却摇头否定道:“五十岁之前他精神充沛,八十岁时冰冻了舞尘,一百二十岁之后他却发现自己的记忆开始衰落。此后不得不把自己认为最重要的记忆记录下来,每日研读。而一百六十岁之后,他的心神已经陷入到了恍惚之中,就连自己活了多久都是别人告诉的。”

    “嗯?”

    陈子昂皱眉,人体精气神三者中‘神’这一关他从未有过了解,却想不到一个人的精神竟然也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逐渐消磨。

    “直到八年之前,他被人惊醒,破后重生。”

    苏巧儿继续道。

    “据他所,成就先是要明白自己的道,而先之后则是要与道相合,壮大神魄,才能永葆精神不衰,但如何与道相合他也不甚明白。”

    与道相合,难怪自己本体所在的世界把先之上的那个境界叫做道基之境。

    “八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陈子昂又问道。

    “八年前一群人闯进他的密室,擒下了他,拷问他长生不死的原由。”

    苏巧儿双目瞪圆,紧紧的盯着陈子昂道:“最主要的是,这些人打碎了舞尘的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