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又见七宝-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又见七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奇怪,难道这个世界的我还有心神感应之类的特异功能不成?

    脚下不停,穿过几个廊道后,两人在一条石壁之前站定。

    那股亲近的感觉就在这间暗室之内。

    依法再次打开了暗室,一间书房布置的石室出现在两人面前。

    顶部仍旧是几枚夜明珠闪耀,洒落柔光。

    石室内一桌一椅一书架,桌上有笔墨纸砚,架上有书籍竹简,椅上有貂皮垫底,其余一无所有。

    “公公,这也是间暗室哎?”

    苏巧儿迟到的惊叹这时候才响起。

    “苏姑娘,你能不能别叫我公公?我听着很不舒服。”

    陈子昂冷着脸回了一句。

    “那我怎么称呼您?公公。”

    “”

    陈子昂抖了抖脸皮,木然回道:“你可以叫我孙大人或者孙大哥!”

    “那我叫你孙大哥吧?”

    苏巧儿打蛇棍上,开口叫的很是亲热。

    “嗯。”

    陈子昂随意的点了点头,上前几步来到正对门口的石壁之前。

    石壁上雕刻着浮雕,看样式像是道家开道场的场景,正中坐着一道人,发须皆长,右手拿流珠,左手持拂尘,一副仙风道骨之态。

    “道家也有念珠吗?”

    陈子昂站在石壁之前自言自语。

    “孙大哥,这叫流珠,不是佛家的念珠。”

    苏巧儿凑过身子,一股女儿的淡香随之飘来。

    “流珠都是一般大的,没有母珠。”

    陈子昂一边回话,一边伸手摸向那道人手中的一串佛珠之上,雕刻之人手法高明,几十颗石珠清晰可见,其中有一枚却比旁的要大上一圈。

    伸手摩挲着那石珠,心底深处的涌动更加清晰,他手上微微使力,机扣转动的声响再次响起。

    脚下一点,陈子昂倏忽退到石室之外,只留苏巧儿一脸呆滞的盯着石壁。

    只见随着机扣声响,那面石壁缓缓朝两侧退开,一间金碧辉煌的大厅随之浮现在两人的眼前。

    摸了摸鼻子,陈子昂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反身又回到了苏巧儿身边。

    “好大的佛像啊!”

    苏巧儿像是没有注意到陈子昂刚才的动作一般,双眸圆睁的盯着一尊一米多高的佛像。

    一米多高的佛像按说应该不算大,但如果通体都是用黄金浇铸的话,那就惊人了!

    “啧啧,真是没有想到,五大派里竟然有一位这么痴迷佛家?”

    南楚国内的佛门并不兴盛,倒是魏朝有很多佛教传承,五大派更是没有一个是传自佛家的。

    陈子昂摇头感叹,这间没有记录的暗室之内,不止有这一尊佛像。佛像之前还有蒲团、木鱼、棒槌、经文。

    佛像两侧更是摆放着水晶、玛瑙、珍珠等佛家七宝。

    “这是什么?”

    苏巧儿眼眸转动,却见到佛像之后有许多造型奇特的黑罐。

    “那是骨灰坛。”

    陈子昂双眼一缩,眼中更是惊讶,站在这里看去,这间石室一目了然,正中佛像,其后摆放着几十个骨灰坛。左侧往里又深了两丈,摆放着石床、衣橱,看上面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这里明显是有人居住的!

    除此之外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一张石桌了,石桌在佛像的右侧,上面只有两样东西,一张布匹,一块铁牌。

    这人可是有够奇葩的,住的地方有佛像也就罢了,竟然还放着那么多骨灰坛?

    “孙大哥,这里住着的是长寿仙翁吕南人哎!”

    苏巧儿走到佛像之前摆弄着那物件,最后拿起经文翻了几张惊叫起来。

    陈子昂倒是没有多意外,毕竟五岳朝天阁有这能力的人在这地下另开暗室的并不多。

    任由苏巧儿在那摆弄经书,他再次回到退到一侧的石壁之上,右手表泛金光,狠狠的插入石壁之中,把那一颗石珠给扣了下来。

    换做旁人即使发现了这枚石珠的不对,估计也只是把它当成一个开启机关的暗记,却不会感觉它本身有什么不对。

    但陈子昂心中的那股冲动告诉他,对他发出吸引的东西就在这石珠里面。

    手指用力,石粉稀簌簌的掉落,而一旁的苏巧儿却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那经书之中,对陈子昂的异动只是瞟了一眼就再没有关注。

    外面的石粉脱落,一枚外表光滑的墨色念珠出现在了眼前。

    脑海中石门微颤,一股暖流从念珠中涌到脑海之内。

    眼前一花,一个面貌普通的年轻人盘膝坐在蒲团之上,静静的开口。

    “吾少年之时机缘巧合偶入仙境,得遇我佛,赐七宝妙术之修身之法,得不死寿、不灭身!”

    年轻人语带沧桑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现实中陈子昂双目猛然一睁。

    “想不到这位长寿仙翁还是位可怜人!”

    一旁的苏巧儿也放下了手中的经文,悠然感叹。

    地面之上,乌云转动的风柱已经消散一空,几位先天真人各自面色惨白的看着中心处放声高歌的年轻男子,眼神中俱是震惊。

    “一生一世一场梦”

    吕南人声音减缓,身躯缓缓飘落。

    他的脚下,东厂的大太监刘瑾已经奄奄一息,先天之境的金钟罩被破,高大魁梧的身躯更是缩成了一团。

    另一面,青龙偃月刀断成了两截,青莲仙剑的持剑之手也微微颤抖。

    蝶舞双飞高小方嘴角血丝流淌,脸上却仍旧挂着云淡风轻的浅笑。

    人剑合一的莫问北不知生死的躺在一旁。

    倒是锦衣卫指挥使于向海看上去毫发无伤,只是双手握拳,双目中血丝密布,狠狠的盯着姿态潇洒的吕南人。

    “刘督主,分筋错骨的滋味不好受吧?”

    吕南人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刘瑾,脸色淡然。

    “不要着急,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八年前你们怎样对的我,今日我都会原样的一一返还到你的身上。”

    “老不死的狗东西!”

    地上的刘瑾体内经脉错乱、身躯住不住的颤抖,却仍旧低声怒骂,倒是生了一身硬骨头。

    “呵呵”

    吕南人微笑,抬首又看向远处,在他的感应之中,又有几股强大的气息相继而来,冲天杀气直逼眉峰。

    “想不到天下第二也来了?”

    一条人影如苍鹰般落在李青莲的身前,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双眸精光凝然。

    “吕老前辈,还请赐教!”

    柳随云开口,一股冲天剑气直冲云霄,天空似乎都被剑气划破,天地间残余的微光更是在这一刻全部凝聚到了他的身前,他的手中,他的长剑之上。

    “铮”

    宝剑铮鸣,惊神剑感受到剑主的杀气,不由得奋声长鸣。

    冲天剑气化作一道绝世剑芒,横隔长空,所向披靡的无敌剑意下即斩肉身也斩元神。

    在场众人的眼中只有那一道惊天动地的剑光,一道贯穿了吕南人胸口的剑光。

    “咳咳”

    吕南人轻咳的声音惊醒了众人,却见吕南人低垂头颅,单手轻轻摸向自己的心口。

    那里有一个细长的剑口,透体而过。

    “好剑法!好剑意!老朽佩服!”

    他接连感叹了三句,后面站定的柳随云脸色却越来越沉重。

    “你竟然没死?”

    自己那一剑明明贯穿了对方的心脏!

    “你忘了你们都我叫什么了?不死之人!”

    吕南人缓缓的抬起头,心口的血迹渐缓,创口出肌肉蠕动,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啾”

    天边像是想起了鸟鸣之声,一道流光猛然闪现,瞬间没入吕南人的胸膛之上,更是带着他的身躯朝着地上倒去。

    流光一顿,才能发觉那竟是一杆贯穿了吕南人身躯的精钢长箭,箭杆长足有一米半,远超平常所用的箭矢。

    城防大将,天外流星梅星河!

    “呼呼”

    又有几条身影飘落,二话不说的抄起兵刃就斩向吕南人。

    柳随云本不想以多欺少,却见那吕南人单手一拔,胸前的长箭被他带着血丝拔出,一股扑天盖地的剑光瞬间笼罩了他的身周方圆数丈之内。

    伴随着还有那疯狂的大笑之声。

    剑光一敛,柳随云挺剑直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