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二章 错综复杂-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二章 错综复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放轻脚步,身后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两人没走几步,身后就响起了一阵压抑的欢呼之上。

    微微摇了摇头,陈子昂没有与其他人碰面的想法,继续朝前行去。

    抬脚刚走了没有步,他突然顿住了身子,一脸疑惑的转首朝后望去。

    “公公,怎么了?”

    身后的苏巧儿紧跟着他,陈子昂一停,娇躯差一点就撞在他的身上。

    “好像出事了?”

    陈子昂像是自言自语,看了苏巧儿一眼,身躯微晃,已经重新跃回了来时的廊道。

    苏巧儿张了张嘴,最后也是摸黑朝后追了过来。

    再次回到那间石室之前,微亮的光芒让眼前的情景清晰可见,苏巧儿小手猛然捂着自己的小嘴,双目瞪圆。

    只见石室内七具尸首无声无息的躺在地面之上,尸首上千疮百孔,地面上密布着精钢长箭,箭身铮亮,箭尾锋利。

    两侧的墙壁上更是多出来许多黑漆漆的箭孔。

    “好强的劲道!”

    陈子昂上前两步,探手从坚硬的花岗岩石面上拔出一根利箭,利箭入内竟有数寸之深,就算是自己有金钟罩护体,遇到这种情况恐怕不死也要重伤!

    不过当时自己怎么没事?

    扫了一眼室内的布置,却见那佛塔被人移了下来,想来是因此触动了机关了。

    看来不贪财还是挺有好处的吗

    “苏姑娘是京城的名人,见多识广!以你看,他们是什么势力的人?”

    地上的几人衣衫各自不同,兵刃也不统一,以陈子昂的经验根本分辨不错对方的来历。

    “呃,我猜应该是名剑堂的人。那人我见过,叫追云剑徐涛,听说功夫很高。”

    陈子昂本来没指望能得到答案,倒想不到苏巧儿竟然真的知道这些人的来历。

    “名剑堂?”

    果然,名剑堂这次也出手了。

    摇了摇头,两人再次反身回去,不过这次陈子昂却又多了份小心谨慎。

    因为那房间里的暗器机关,修老板给的册子上根本就没有记载!

    远处的另一间宽大的石室之内,十来具尸首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一对男女背负长剑立于石室中央。

    “竟然有这么多兵器铠甲留下?五大派倒是舍得下本钱!看来他们是死了心的要抛弃吕南人了。”

    男子一身黑衣,面貌儒雅,站在一堆尸首之旁脸上也挂着微笑。

    石室两侧靠墙放置着十几个武器架子,其上放满了各色兵器,刀枪剑戟样样齐全,兵刃寒光外露,柄柄都是精良之品。

    武器架脚下则是一箱箱铠甲,铠甲表面也是被人擦拭的锃光瓦亮。

    “这些兵器足够装备三百精兵了!再加上其他地方的收获,千人装备不在话下。”

    女子一身白衫,与男子一身黑衣倒是相映成趣,她屈指扣算,未了不由摇头叹气。

    “咱们锦衣卫所里藏有的武器估计都没有这里的多。”

    “不用估计,确实没这里的多,而且还没有这里的好!”

    男子脸上的笑意更深。

    “看来手下的兄弟们可以换身装备了。”

    “哎!五大派几十年的努力被人一朝强取,也难怪他们对吕南人恨之入骨了。”

    白衣女子摇了摇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口哨吹响,奇特的音响透过廊道传到远方,一群训练有素的锦衣卫士迅速的朝着这边赶来。

    “吕南人可是五岳朝天阁的创始人之一,他要当阁主,有谁能拦得住?只是五大派估计没有想过吕南人竟然会这么疯狂,不惜勾结魏朝也要颠覆朝廷。”

    “要不是他们悄悄撤走五岳朝天阁的精锐战阵,只留下一些和吕南人陪葬的幌子,我们今日的行动估计也没那么顺利。”

    黑衣男子上前拿起一柄长剑舞动了两下,又道:“不过太子殿下在京城失去了五岳朝天阁的支持,以后的日子恐怕就难过了。”

    “太子本来就不讨陛下的喜欢,要不是朝堂上支持他的官员够多,而且还要靠他节制三皇子,估计他太子的位置都保不住。”

    女子收起嘴边的口哨,淡淡的道。

    “名剑堂追随三皇子,你说这次的事情过后,三皇子在京城的江湖势力是不是会变得更大?”

    黑衣男子放下手中的长剑,直起了腰杆。

    “不会!三皇子有军方支持,陛下对他的忌惮之心丝毫不比太子殿下少。而且他一直反对与魏朝议和,几次上书要加强军方的权势,早就让陛下不满意了,以后肯定会更加限制他的势力发展。”

    白衣女子侧了侧头,摇头回道。

    “那九皇子你怎么看?杏花烟雨楼虽然神秘,但据我们的了解,却与九皇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黑衣男子起了兴致,继续追问道。

    “九皇子太过年幼,况且又有谁知道他是不是陛下用来牵制另外两位的棋子?”

    白衣女子继续冷笑道:“不过不管几位皇子怎么争,最大的赢家永远都是陛下,所以我们锦衣卫所才不会像其他人一般这么早的就站队!”

    “奇怪,人怎么还没来?”

    黑衣男子笑了笑,突然眉头一簇,朝着门外看去。

    “走!去看看!”

    两人对视一眼,身躯如龙蛇般摆动,挺身跃起。

    惨呼声从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两人脚下加速,几个呼吸中已经来到了一个十字交叉的廊道路口。

    “什么人?竟然袭击锦衣卫!眼中还有王法吗?”

    身未至,黑衣男子的怒喝声已经滚滚而来。

    “王法?我们就是王法!”

    一个清冷的声音回荡,两柄长刀已经裹挟着撕肌裂肤的劲风朝着两人劈来。

    “叮叮叮”

    双剑如龙蛇盘旋,旋转的劲道与长刀不停相撞,片刻后四人才两两分开。

    “神刀刀法!胡家兄弟!”

    白衣女子双眸微眯,一脸谨慎的盯着对面的两位披甲大汉。

    “黑白双剑?我们倒是有缘!”

    胡老大咧嘴一笑。

    “你们不在宫内守护陛下,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黑衣男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众手下,见只是皮外伤,不由得松了口气。

    “我们能够出来,自然是得了陛下的旨意。”

    说话的是个年轻人,面貌俊朗,长发被金箍箍在脑后,一身华丽的锦袍在这地下廊道内更是格格不入。

    “林慕华,你竟然也出来了?”

    黑衣男子一愣,对方竟然是最近几年京城最红的人物,最年轻的御前带刀侍卫统领林慕华。

    “得了陛下的旨意,特意出来一趟。”

    林慕华冷眼盯着两人,才缓缓道:“所有的密室,必须先有我们的人进去搜查!所有搬出去的东西,也必须经过我们的人手记录在案!”

    “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啊!”

    黑衣男子双眸一睁,急道。

    有些东西一旦记录在案,有可能就没有自己的份了。

    “怎么,你们想抗旨不尊?”

    林慕华冷冷的一笑。

    “我不是要你们的东西,而是在找一件陛下丢失的物件。”

    “小物件!”

    “可”

    黑衣男子还要张口,却被白衣女子伸手拉住。

    “既然是陛下的旨意,我等自然要遵守,只是不知陛下丢失的是什么东西?我等可否代劳?”

    “这你们就不用管了!只要记得进密室之前先通知我的人一声。”

    林慕华扫了两人一眼,摆手带着两位持刀大汉和十几个披甲之人远离而去,只留下五六个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锦衣卫士和两位监视作用的披甲之兵。

    “怎么回事?他们几个可都是陛下的贴身侍卫!怎么也出来了?”

    一行人走后,黑衣男子一脸疑惑的看向同伴同时真气传音问道。

    “这件事咱们最好别管!”

    白衣女子摇了摇头,然后一指上方,同样传音入密。

    “我估计出口处肯定已经被他们控制了,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搬东西吧!”

    “哎!有人盯着干什么也不舒服,着通道怎么不塌了,把他们砸死在地下!”

    黑衣男子恨恨的道。

    话音刚落,他的身侧猛然落下一块巨石,轰隆之声过后,头顶的土层开始朝下塌陷。

    “我!”

    怒骂声中,两人身躯一卷,裹着几个受伤的同伴远远的跃去。

    另一面,正在廊道内行走的陈子昂突然停下了脚步,一手捂着自己胸口,满脸的疑惑。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对在召唤我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