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章 求死之人-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章 求死之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音波搅动虚空,天罗气场旋转,方玉琼无功而返。

    “远攻!”

    几人中午马年纪最大,执行任务经验最多,其中也不乏直面先天真人的情况,虽然当时只是配角。

    “拆楼!”

    陈子昂也道,对方不知为何整个人的气机都与整栋楼连为一体,直觉告诉他,拆楼应该会有些作用。

    “不行,楼里有钱庄的票据、土地文书,物资资料!”

    末羊急忙摇头,东厂的目标自然就是这些东西。

    “他现在已经和整栋北楼心神相连,不毁了楼我们根本完不成任务!”

    午马眉头紧皱,这下几人也明白为何天罗派会把这个废人留在这里了。

    这是攻也不是,退也不是啊!

    “你们先别想着完成任务了,先把命保住再说吧!”

    身旁的方玉琼却是一脸焦急,她十指连动,几人的身周涟漪不停,密密麻麻的真气丝线宛如实质般从西面八方绕了过来。

    对战之中,除了必要之时,陈子昂一般不喜欢激发剑气。虽然剑气速度极快,甚至能超过音速,但离体之后杀伤力却会随着距离的渐远而跟着渐弱,最后更是化为毫无杀伤力的劲风。

    但先天真人的真气却不同,他们的先天真气不但纯粹,而且内含他们特有的武道意境,不会根据距离而消弱分毫威力。

    细密的气丝带着切割万物的杀机绵延而来,方玉琼的琴声只能让它们速度稍缓,却不能击碎崩散。

    眼看着气越来越近,陈子昂反身直刺,长剑震颤切割之下,气豁然破开一个大洞。四条人影相继一跃而出,在远处重新站定。

    “不行啊!天罗气场最善操纵真气,他就算不动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午马马脸拉的老长。

    “看来为今之计只能毁楼了!心神相连之下,北楼一毁,上官天成必定重创,物资资料可以事后再说。”

    末羊双锥一撞,耳目一红,炽热的真气迸涌而出,脚下猛然一踏,大地凹陷,他整个人腾空而起,直飞七八米之高。

    午马马眼一睁,手中的两条锁链猛然穿出,紧随末羊落在他的脚下,让他借力再次腾空,朝着楼顶跃去。

    “休想!”

    对面飞天龙女脚下一点,身外衣裙翻飞,身姿贴着楼面朝上翻飞,姿态优雅却有迅捷异常,在末羊落在楼顶之时也同时迎了过去。

    “卯兔,看你的了!”

    低微到极点的声音落入方玉琼的耳中,她微点头颅,道:“你们给我护法,我需要时间。”

    陈子昂上前一步,道:“我来牵制上官天成。”

    “你行不行?”

    午马一愣,他对陈子昂的了解还是上次任务之时,在他看来两人能够守好方玉琼已经不错了。

    陈子昂不答,身子却猛然前冲,残影晃动中,真气的丝纷纷断裂,而他本人更是直接靠到了上官天成五米之内。

    奔雷手娄天身躯一晃,挡在陈子昂面前,两人轰然相撞,人影晃动中,娄天已经朝后抛飞而去。

    如果不是上官天成出手相助,娄天甚至会被陈子昂再交手的几招之内斩下头颅。

    层层丝连绵不绝的在上官天成身前涌现,气更密更稠,陈子昂再次前冲的步子不得不随之减缓。

    “够猛啊!”

    午马使劲的把大嘴合拢,同时昂首看向楼顶,那里末羊与飞天龙女的交手更是步步杀机。

    尚云蕾的兵器是把软剑,转动灵活,角度刁钻,配合她那百变的轻功,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末羊一身烈阳奇功,手中双锥更是凌厉霸道到极点,真气全力逼发之下周围的空气都被热力灼烧出了波动。

    两人交手不过片刻,尚云蕾外面的纱裙已经半数被焚烧一空,但末羊也不好受,身上被那软剑划破了数道伤口,在对方纠缠之下,也让他无法对楼顶有所作为。

    下方的方玉琼盘膝坐于地面,十指时紧时慢的来回波动着琴弦,却始终没有声音发出。

    “呲”

    陈子昂身形左右突进,手中剑舞成一团紧护全身,体表淡金光芒浮现,体内风雷震荡之力延绵不绝,春季六式来回变换,缠绵之意笼罩全身。

    “好功夫!真的是好功夫!”

    上官天成胸腹鼓动,身体宛如一个无底洞一般朝外疯狂吐着真气之丝,最后更是把自己直接包裹成一个蚕蛹一样的东西,只透着真气的感应来寻找对手。

    看上去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我不行了!”

    不过片刻功夫,伴随着一声大吼,陈子昂的身躯化作一道流光,斩碎身前的丝,跃回了方玉琼身边,双手拄膝大口的喘气。

    “已经进不了身了。”

    就算是自己斗战之法爆发也不行。

    “末羊!”

    午马突然朝楼顶一吼,却见那真气丝迫开陈子昂之后开始朝着楼顶延伸,速度极快,看上去马上就要缠住末羊。

    末羊急攻两招,手中双锥朝一起一撞,双锥从里朝外猛然爆开。

    “当”

    楼顶处轰然爆发出一朵红光,仿佛莲花盛开,密集的暗器扑天盖地涌向尚云蕾。

    倩影连闪,在虚空中毫无借力的情况下辗转腾挪,留下数道优美诱人的残影,而她本人却不知了去处。

    “喝!”

    末羊以失去兵器为代价逼开上云来,随后身躯下蹲,单手狠狠地插进楼顶的两块巨石拼接之处。

    “轰”

    数吨重的巨石块被他猛然掀起,双手高举过顶,狠狠的朝着楼下的上官天成砸去。

    “小心!”

    午马马眼猛然一睁,手中锁链猛然吐出,身形更是紧随其后,朝上跃飞。

    “哧”

    一柄软剑从末羊心口处冒出,身后半露娇躯的尚云蕾面无表情的贴着他的身后浮现。

    “啊,给我去死啊!”

    午马脚点锁链,身形一跃而起,狂冲飞天龙女。

    陈子昂身躯电闪而出,长剑狂舞,疯狂转动着再次冲向上官天成。

    密密麻麻的气在半空中一拦,巨石像是扎进了泥潭般缓缓的朝下陷去,速度也越来越慢。

    午马跃上楼顶之后才发现,尚云蕾娇躯之上正有五个血孔正不停的往外涌出血液,眼神也是渐渐涣散,没等他动手就已经没了生机。

    “啊!”

    无处发泄的午马再次弯腰掀起了一块巨石,朝下砸出之后更是接住锁链,把锁链一舞,箍住了半个楼顶,大喝声中,整个楼顶开始轰隆隆的作响起来。

    下方的方玉琼凤目一睁,双手舞成道道残影,一股震荡之力直接延伸到了北楼楼体。

    “哗啦啦”

    坚固的楼体被琴声一撞,像是被触动了什么机关,整体都开始摇晃起来。

    “哈哈哈哈”

    楼下的上官天成不惊反笑,笑声中满是畅快。

    “死吧!都去死吧!”

    疯癫的吼叫声中,他疯狂的催发体内的先天真气,漫天气丝猛然一窜,在楼顶罩住午马下半身,狠狠的朝下拉扯下来。

    陈子昂更是被密密麻麻的丝围在一个蚕茧之中。

    “轰”

    北楼的楼顶随着午马一起轰然砸下,大地烟尘弥漫,整栋北楼更是朝南倾斜,眼瞅着也要倒塌下来。

    上官天成的眼神猛然涣散,漫天气为之一顿。

    一道流光猛然从蚕茧之中跃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贯穿了上官天成的残躯,只留下一具面带解脱的尸体。

    “啊”

    奔雷手娄天怒吼连连,两条人影彼此纠缠碰撞,转瞬间一具头颅跃起,娄天狰狞的五官跌落地面。

    “轰”

    大楼彻底崩塌,巨石翻滚,烟尘弥漫,陈子昂消失无踪。

    方玉琼身形如电,从巨石之下拉出双腿齐根而断的午马,只见他气息奄奄,已经进气多,出气少。

    双手在他身上疾点数下,午马呼吸渐稳,但也陷入了昏迷当中。

    处理完午马,方玉琼才皱眉看向废墟。

    “孙恩在搞什么?”

    不解的摇摇头,她从腰间取出一个竹筒,就要释放信号让东厂后面的人员前来接应。

    “出有入无三尺剑,长生不死一妙诀!”

    雄浑张狂的歌声突然从远处响起,一个乌云卷动的云柱接天触地,伫立于朝天阁的方位。

    伴随着歌声,大风突起。

    方玉琼身子一僵,在这短短的一句话的功夫,三个让她心惊肉跳的气息消失无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