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六章 以文治武-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六章 以文治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湖酒楼的位置和气派,在京城众多酒楼里并排不上什么号,但却从没人敢在这里捣乱!

    一层的大堂之内,宽敞的过道两旁有序的摆放着一些座椅,供前来的客人就餐。

    粗大的柱梁横隔在厅堂之中,被人匠心独运设计成了两个绿树,客人的头顶上方更是挂满了青翠的枝叶。

    往日温和有序的用餐环境今日却被人打断,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单脚踩着长凳,对着面前的一个小厮大吼。

    “我们只点了四道菜,还全是素的!你们竟然要收五十多两银子!你这是要打劫啊!”

    大汉口沫横飞,衣衫半解,露出半个肌肉高耸的胸膛。

    “这位客官,您点的菜糖醋荷藕、玉笋蕨菜、鲜蘑菜心,一份串炸鲜贝,另外还要了一份蜜饯樱桃,两份栗子糕,十个豆面饽饽,可不只是四道菜。而且你们还喝了两坛暖酒,五十多两银子可不算贵!”

    那小厮有条不紊的指着桌上干干净净的餐碟道,姿态不卑不亢,但语气里却露出鄙视的意味。

    “五十两银子还不贵?你知不知道五十两银子能买多少东西?我们那一家四口一年大鱼大肉的吃喝也花不了那么多啊!”

    那大汉铜铃般的大眼一瞪,一手竖起五根手指,使劲的在眼前晃荡,速度快的让人眼花。

    “结果在你们这竟然只是一顿饭的花销,你说你没宰人谁信啊!”

    “呵呵”

    那小厮嘴角不由得挂出一丝冷笑,再也没有一开始的恭敬,他斜眼看了看大汉,突然后退了几步,朝着几人冷笑道:“几位是要找事吗?”

    “我们不是找事!我就问问是不是这个理?五十两银子的一顿饭你说你们宰没宰人?”

    大汉单手在桌上一拍,砰砰作响。

    “乡巴佬,你们估计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我告诉你,还没人敢在我们这里找事!”

    那小厮朝后使了个眼色,后方自有人去了后院。

    “哈哈,你这小厮在吓唬我?”

    那大汉仰头哈哈大笑,单手拍了拍胸膛,大声道:“我们骁胜军的人还从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两方各执一词,场面越来越紧张。

    楼上,陈子昂拦下修老板的人手,两人一同出了房间。

    “怎么?孙公公认识骁胜军的人?”

    修老板干瘦的身上披上了一间厚厚的貂皮外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让陈子昂都替他感到闷热。

    “这次任务的路上同行了一程。”

    陈子昂言简意赅。

    “哦”

    修老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轻声道:“作为朋友,给你个提醒,别与军队的人太过亲密,尤其是骁胜军!”

    陈子昂一愣,倒不是奇怪对方的忠告,而是我什么时候和你成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楼下已经再次出现了两个人,一人持刀、一人负剑,虽然是两人,但霸道的气势却把五位骁胜军的人死死的压制在一起。

    “这两人不错,很强!”

    陈子昂眼神中讶异之色一露,虽然没有交手,但他能够感觉得到这两人隐隐带给自己的压力,不比枯竹弱。

    “他们是江湖上有名的刀剑二恶,同门师兄弟,后来因为犯了事被通缉,入了我的手下当起了护院,这些年性子沉稳了许多。”

    修老板笑了笑,伸手轻轻一拍。

    楼下的两人朝上一看,同时弯腰行礼。

    “修老板!”

    “给我这位朋友一个面子,今天的事就算了!不过下次出门记得带够银子,京城可不是你们那乡下地方,朝廷拨给你们的那点赏银可不够你们大吃大喝的。”

    修老板缓缓开口,低沉的声音在几位骁胜军兵将的耳中猛然炸响,五人中有四人身躯微晃,一脸骇然的看向楼上。

    陈子昂眼眉微动,倒是想不到这位看上去体虚力弱的修老板竟然修炼的是这么霸道的真气。

    “告辞!”

    “不用过餐再走?”

    修老板客气的挽留了一句。

    “不必了。”

    “那好,慢走!”

    两人拱手告别,陈子昂缓步下楼,五个骁胜军的人并未远离,正在门口等着。

    “原来是大人,刚才多谢了!”

    当头之人唇红齿白,客客气气的朝着陈子昂道谢。

    “客气了,顺手而为,况且我还欠你们一个大人情哪!”

    陈子昂摆摆手,又笑道:“刚才几位恐怕吃的不痛快吧?正好我也没有吃饭,我请客,咱们换个地方继续!”

    面前几人对视一眼,俱都微笑。

    “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刚才确实吃的不痛快,一盘子菜还不够两筷子夹的。”

    那年轻人咧了咧嘴,长相温顺,举止却是十分豪气。

    “我叫张远山,这位是段宝,他们是齐虎、齐豹、孙二黑。”

    张远山伸手一指几人。

    “大人贵姓?”

    “我叫孙恩。咱们走,去个实惠点的地方。”

    行了不远,换了一条街,几人重新挑了一间酒楼,张远山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几人坐定。

    这次点菜钱几人特意问了问价钱,虽然仍旧很贵,但至少没有刚才那般变态了。

    “几位怎么会到那里用餐?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好奇而已。”

    “哎!说起来丢人。”

    面前几人脸色一囧,张远山端起茶壶给几人一人满上一杯茶水,叹了口气道:“今天心情不好,想着好吃好喝一顿,就问了人哪里的菜不错,这不就去了吗?我们还是让他们挑最便宜的上,谁知道还这么贵的吓人!”

    “京城居,大不易!这里的物价比其他地方不只是翻倍的涨。”

    陈子昂笑了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孔将军没和诸位一起?”

    对面的几人脸色一沉,彼此对视一眼,突然都不做声了。

    陈子昂也不以为意,换了个话题。他对这个世界了解不多,但经历广,见识多,言谈也能很好的把我氛围,又有解围之情,不多时几个军汉已经对他推心置腹起来。

    酒菜开始上桌,几个人边吃边喝,陈子昂也渐渐明白了几人的心情为何如此郁闷。

    骁胜军驻扎与城外,只有他们几个和孔伯仁一起进了京。

    即人首先去了枢密院交差、汇报情况,就碰了一鼻子的灰。

    “五品的文官!区区五品,而且还是从五品,比我还小一级!”

    张远山双眸通红,单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但是我们家将军见了却要给他下跪!下跪啊!我们赵将军都没有让我们跪过!”

    张远山神情激动、声音哽咽,其他几人更是浑身颤抖,周围用餐的人都好奇的朝着这里看过来。

    “我知道,本朝以文治武,武官的大都督府被撤,所有军队的事都交给枢密院!但他们也不能这般欺负人啊!”

    “我们要粮要给人下跪!要饷也要给人下跪!军械、物资更是如此。即使这样也没有说给个准确话的!”

    张远山端起身前的酒坛,狠狠的往肚里灌了两口。

    “我替我们家将军不值啊!他堂堂七尺男儿,放下了潇洒自在的日子,跟随赵将军去了前方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回到这里却要受那些阉人的责难!”

    对面的陈子昂面色一僵,脸现尴尬。

    “我还听说,我们赵平将军以前进京也是如此,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受过来的?”

    “小点声,小点声。”

    正是饭点,大堂内人流众多,很多人更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这里。

    陈子昂不由得劝慰着几人,压低声音。

    “外面怎么回事?”

    大堂内突然响起一人的大喝,紧接着嘈杂声响成一片。

    几人闻言朝窗外看去,只见一群骑着高头大马之人拥趸着一架豪华的马车朝前行来,前后各有几十人,服装异于常人,腰侧更是别着弯刀,在这街道上奔行的速度竟然丝毫不慢。

    “小心!”

    外面又有人吼起,声音充满了焦急。

    却见路上的行人早就躲避到了道路两侧,一位小女娃却不知怎么的朝着路中间跑去,口中还咯咯直笑。

    马匹很急,马背上的骑手也没有闪避的意思,嘴角更是挂着残忍的冷笑。

    眼看马蹄就要踏在小女娃的身上,一条倩影突然飘过,伸手搂住女娃闪向路旁。

    一场惨案就此避免,陈子昂手捏剑诀,眼神却有些发呆。

    那出手救下小女孩的人他竟然认识,就在不久刚刚见过,正是那位京城十大美女之一的苏巧儿!

    她竟然会武功,而且还很不错!至少轻功就很不错!

    “他们是北魏派来和亲的人,那轿子里估计就是北魏皇帝的女儿吧?”

    “北魏的公主进了皇宫当了妃子,那咱们的皇帝岂不是比他矮了一辈?”

    “是啊!以后往来的国书上估计都要写叔叔了!”

    京城的闲人不少,敢于调侃当朝皇帝的也不少。

    陈子昂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英姿勃发、气度不凡的女子,他面前的几位骁胜军的战士则彼此对视一眼,暗暗看向那马车的眼神中满是杀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