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四章 长寿仙翁-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四章 长寿仙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厂新设那几年,势力迅速扩大,由原来要节制锦衣卫所产生的部门最后直接成了锦衣卫的上级部门。

    东厂最为兴盛的时候,东厂督主甚至就连当时的丞相都给拉下了大狱。

    不过兴衰有序,自从上一任东厂的督主被斩之后,东厂的权势渐弱,当今的皇帝更是又建立了专门节制东厂的西厂。

    为了防止西厂做大,再次成为下一个东厂,又由锦衣卫节制。

    这样东厂、西厂、锦衣卫就成了一个相互节制的循环,保持着平衡。

    但现在权力最大的还是西厂!

    因为西厂直接掌管了皇宫大内的库房,甚至就连国库都能插上一手。

    而这位修老板,正是专管大内金银的大太监!

    地位只在西厂督主、司礼监太监王振之下。

    请帖很精致,外镂一层金丝,里面的字体也是不凡,龙飞凤舞大家风范。

    只这一张请帖,估计也能值不少银子。

    时间是三日后,地点是江湖酒楼。

    江湖酒楼本是西厂经营的产业,也属于这位修老板的地盘。

    陈子昂身为东厂中人,本不应该背着上官与西厂的人有所牵扯,但他在看到请帖之后,却点了点头。

    “告诉修老板,到时我一定到!”

    那富态中年男子笑呵呵的拱手告别,自行远去。

    陈子昂的住处不大,是个两进的小院,在京城这样的住宅应该属于不错的了。不过他常年不在,屋内满布灰尘,被褥更是潮湿的早已不堪用。

    进了院,收拾了妥当,陈子昂睁着双眼躺在了床上,一手拿着一个丹药细细的看着。

    这具身体里被东厂下的限制是一种奇毒,没有解药的话七日就会发作一次,发作之时痛不欲生,而且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痛。

    还没听说有人能够坚持三次以上的。

    但这种毒也有一种好处,那就是能够激发人体的潜能,让资质普通之人习武也能进步神速,而像孙恩、方玉琼这般人,更是能发挥出惊人的天分。

    把丹药放在嘴里默默地咀嚼,细细的感觉着其中的药力和成分,陈子昂缓缓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他才无奈的睁开双眸。

    “果然没那么简单,看来要想自己配置出解药,短时间内是别指望了。”

    摇了摇头,他从怀里拿出那本七杀蕴神观看了起来。

    刘瑾房间的功法果然个个不凡,这本秘籍之中记载了杀气的收敛、蕴养、凝聚、爆发之法,还有如何减少杀气对人心神的侵染之道,绝对是一门战场杀伐的绝顶秘术。

    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陈子昂心神渐渐的沉寂与功法之中。

    第二日把秘籍还回,而他本身也开始了七杀蕴神的修炼。

    经过一日的休息,陈子昂也想清楚了来到这个世界自己都要做些什么。

    首先,要在这里进阶先天,为另一个世界的本体打下坚定的基础。

    其次,把这具身体的金钟罩与记忆中的天罡霸体融汇于一体,让自己的肉身横练功法更加圆满。

    金钟罩是孙恩的师傅魏公公从刘瑾那里求来的护体神功,但刘瑾并没有给出突破先天之境的通道。而天罡霸体虽然残缺,但后面两层却有先天之妙。

    如果自己能够把两者融为一体,说不定能够独创一门可以修到先天的横练功法。

    当然,前提是没有必须是童子身的要求。

    最后就是看看在这个世界能不能找到解决体内魔胎的方法,不过可能性不大,毕竟这个世界境界最高的也是先天中人,先天之上根本闻所未闻。

    而自己体内的魔胎却是入道的高人所下!

    不过这个世界没有妖魔之乱,武功不会时不时的断层,奇功异法更是层出不穷,就如战阵之法,就属于这个世界的原创。倒也不无可能。

    对了,也要想办法学到战阵之法,到时候自己占山为王,手下几千个炼气高手,就算是那碧波老祖来了也未必不能拼一下!

    未来的目标一定,心神自然也就稳了下来,不知觉间也到了去要赴宴的时候了。

    江湖酒楼位于京城繁华的商业街上,四层的高楼,里面的装修豪奢到了极点,兜里没有千八百两银子根本不敢进门。

    陈子昂沿着楼梯径直上了四楼,四楼只有两间房,左面大门敞开,右侧屋内琴声悠悠,门外两个壮汉靠墙直立,死死的盯着陈子昂。

    上前递过去请帖,两人的态度立马变得恭维起来。

    “大人里面请,我们老板在里面正等着您。”

    陈子昂心头一笑,这里的老板称呼可不是真的老板,而是掌柜的意思,更有分老鸨的含义。

    不过修老板替皇帝掌管内库,经营生意,到确实是个大掌柜的。而且他手中还握着京城第一大妓馆,说是老鸨也不能算错!

    推门进屋,偌大的灵杉木圆桌立于房屋正中,上面摆满了瓜果时蔬、十八冷碟、各色精致的点心。

    一位身材瘦小、面白无须的老者正斜斜的躺在一侧的软榻之上,头颅微晃,似乎沉浸在这幽幽的琴声之中。

    他的对面是一个屏风,琴声就从屏风之后穿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啪啪”

    修老板睁开一双浑浊的双眼,朝着陈子昂点头示意,伸手一拍,屏风之后的琴声立停,一个气质婉约的女子款款行了出来。

    女子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但身姿婀娜,即使身披宽松的长衫,仍掩不住她窈窕娉婷之态。

    她行到近前,朝着陈子昂微微躬身,脸上嫣然一笑,芙蓉秀脸上双颊微红,眼神如波,透着股怜惜、羞涩。

    “坐!”

    修老板的声音透着股无力,摆动的手臂也是缓慢。

    陈子昂看了看对方,随意挑了张凳子坐下,那女子上前舔了一碗酒水,一手捏了一个樱桃般的水果递到嘴边。

    “不用!”

    伸手隔开,那女子秀美一簇,脸现幽怨。

    “她叫苏巧儿,是怡香馆的当红台柱,京城十大美女之一。”

    修老板微微直起身子,笑着道:“她的身价很高,有时候千两白银也未必能够见她一面,深受那些自命不凡的才子豪侠的青睐。不过,如果你想的话,今日你就可以带回去,任意赏玩,只要别弄死了就行。”

    他的声音平淡,把一件残忍的是说的云淡风轻。

    而那苏巧儿闻言也只是微微垂首,不发一言,一副任君处置的样子。

    “不必了,说吧!今天找我过来是何事?”

    陈子昂眼神不变,继续冷着脸道。

    明知道哥们是太监还拿这东西诱惑我,你脑子秀逗了啊

    “嗯,你出去。”

    修老板费力的大喘了一口气,摆手让苏巧儿起身离开,陈子昂能够明显感觉的到对方心情猛然一松,脚步都变的灵快许多。

    “我找你来是关于你下次任务的事?”

    房门关闭,修老板探手从怀里掏出一柄精致的玉牌,上面刻着一朵杏花。

    京城之中除了朝廷之外,有江湖中的三大势力。

    杏花烟雨楼,五岳朝天阁,名剑堂!

    五岳朝天阁代表了江湖中五大帮派,而京城的五岳朝天阁就是他们的联合驻地。

    名剑堂,有天下第二、剑神柳随云坐镇,掌控者天下七成以上的武馆、镖行、漕帮势力。

    而杏花烟雨楼最为神秘,无人知道是何人所建,但却无处不在,名列第三。

    陈子昂就是杏花烟雨楼的一员,而且他很怀疑杏花烟雨楼就是朝廷自己组建的,要不然也不会东西厂都有它的成员分布。

    “我不属于你的手下!”

    陈子昂瞥了一眼对方的玉牌,和自己的相差仿佛,身份平等。

    “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何要不惜透露自己的身份?”

    杏花烟雨楼内部管理严格,每个人的身份都十分保密,比如孙恩,就只听从孙恩的师傅魏公公的安排。

    “这些都是小事,我们还是来说说你下次的任务吧?而且我并不是要你帮我,而是在帮你!”

    修老板不动声色的收回玉牌,看着陈子昂道:“你难道不好奇自己下次的任务是什么?”

    “不好奇!”

    陈子昂冷眼冷口的回道。

    “呵呵,果然不愧为东厂的冷剑客。”

    修老板不以为意,继续躺好,昂首望天道:“魏藻德身上的事不简单,不只是贪污受贿。他背后牵扯很广,你们动手的目标就是魏藻德牵扯出来的。”

    “其实很多人早就想对他动手了,只是一直没有借口罢了,魏藻德恰好是个机会。”

    修老板说到这里一停,见对面的陈子昂仍旧是面无表情,不由得大感无趣,摇了摇头接着道:“这次你们的目标是吕南人!”

    “长寿仙翁吕南人!”

    听到这个名字,陈子昂不由得脸色一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