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一章 枯竹虚云-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一章 枯竹虚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叮咚……”

    也不知方玉琼做了什么,她背后的琴盒之内突然发出一声空灵的轻响,轻响也震醒了双眸满是杀气的那员小将。

    “抱歉!失礼了”

    那小将面色黝黑,五官端正,身材虽然算不上壮硕,但立在那里却自有股刚劲有力的气势。

    他拱道歉,又看向双眸泛白,被他杀气震慑的即将晕过去的魏藻德。

    “这样的人,该杀!”

    ‘杀’字一出口,凌厉的杀气瞬间冲霄而起,直让面前的几人心神一颤。

    杨天石脸色微白的拱了拱,告辞上了二楼。

    进了包间,他才松了口气,对着几人叹道:“久闻赵家军的战阵杀气最重,一直无缘一见,想不到今日倒是见识了。”

    说完他双眼一阵恍惚,喃喃道:“这样的杀气,恐怕和先天真人的意境也相差不离了吧?”

    这个世界的上的人称成就了先天的高为真人,而先天高感悟天地、明白至理,与自身相合的神意则被称之为意境。

    刀意、剑意、拳意,意境根据先天高所感悟天地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陈子昂曾经直面过先天高,当时对方一刀袭来,那股把人拉入深渊的意境几乎让他不战而溃。

    幸好当时对方身受重伤,自己也有稳定心神的佛门功夫护身,才不至于被人一刀斩杀!

    而刚才那小将与一众兵丁混为一体的杀气确实有了几分先天真人的意境的意味。

    只是一个纯粹精纯,一个庞大散乱。

    不过陈子昂倒是对那小将如何释放杀气的法门很感兴趣,自己的神魂可是被人称之为杀气冲天的!

    就不知大内的藏书里有没有这样的功法记载,这次任务完成,是不是应该申请进藏书楼看一看?

    “金百户,能否请你帮个小忙?”

    方玉琼坐定之后突然看向金岩。

    “方姑娘太客气了!请说,在下一定办到。”

    金岩急忙站起身来,连连摆。

    “我想请百户大人去问下楼下那位将军的姓名?还有此行的目的和原由?你放心,我只是好奇驻守北方的的骁胜军怎么会有人出现在这里?”

    方玉琼探从怀掏出一叠银票。

    “我看那将军似乎极为清贫,一众将士吃的也是粗茶淡饭,这些银两就当是小女子的一片心意了。感谢他们这些年来征战沙场,守土卫国,才能让我等在后方过上了安闲的日子。”

    “这……”

    金岩一脸的纠结,作为锦衣卫百户,他当然知道方玉琼打听这些消息不会是真的好奇。

    “怎么?金百户不愿意?”

    方玉琼语声轻柔,却让金岩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急忙道:“怎么会?我这就去!”

    说完,接过方玉琼的银票,对着几人告罪了一声,推开了门出了去。

    酒菜开始上桌,魏藻德也清醒了过来,在一旁被人监视着有一口没一口的用着餐。

    “咯吱……”

    木门再次打开,脸带笑意的金岩走了进来。

    他抹了抹额头的虚汗,反身关上了门。

    “我问过了,孔将军很好说话。”

    他拉过一张长凳,坐定后压低了声音道:“这小将名叫孔伯仁,正品冠军大将军,是赵平将军下的一员大将。”

    “他这次来说是来领赏的!去年的怀义大战,我军在赵平将军的率领下大胜魏军,但因为战事不断,朝廷一直没有明确的嘉奖,这次他们就是进京来面见陛下,升官加爵的。”

    “不对吧?怀义大战之后,赵平将军被封为一品骠骑大将军,但也免去了军职,明升暗降。他下面的诸多将领也是各有搞赏,怎么这时候又来一次?”

    杨天石也探过头来,小声道。

    “千户大人,你有所不知。现今的丞相甄大人是支持与大魏和谈的,但赵平将军的脾气你也知道,听说就连朝廷的邸报当场都给撕了!而他下的骁胜军虽然番号叫做骁胜,但咱们可都是称他们为赵家军的?”

    金岩话未说满,但那话里大不敬的意思却显露无遗。

    当今陛下这是要拉拢赵平下的部将,打散骁胜军了……

    当然,这都是他的猜测,具体如何恐怕也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了。

    “多谢金百户了。”

    方玉琼拱了拱,反给金岩满上一碗酒水。

    “百户请用!”

    “方姑娘客气了!”

    金岩急忙双接过酒水,谄媚的一笑。

    “既然他们也是进京,不如我们就和他们一起走吧?”

    陈子昂这时候却突然插了一句。

    有这些百战沙场的将士护佑,恐怕就是先天真人来了也拿几人没辙。

    “恐怕不行,时间上来不及。”

    杨天石却摇了摇头,他们这次出来是有时间限制的,但这次行动从一开始就不顺,到现在已经过了约定的期限,如果再往后拖延的话,恐怕就算最后完成任务,杨天石他们也讨不了好。

    “他们什么时候走?”

    陈子昂看向金岩。

    “说不准!他们在等前面的旨意,身为边防军,没有旨意他们是不敢进京的。”

    金岩也是摇头。

    “哎!”

    陈子昂叹了口气,看来是不能搭顺风车了。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靠自己吧!毕竟前面也没多少路了。”

    方玉琼用筷子夹起一根鸡腿,撕下一条鸡丝,慢腾腾的品味起来。

    用完餐,稍作休息,几人就辞别了一脸青涩笑意的孔伯仁,驱马朝前行去。

    前方具是大道坦途,只是因为地方财政贫乏,年久失修,有些坑坑洼洼,但还是偶尔能看到几条人影。

    行走的路人在看到一行人之时,都是纷纷朝着道路两旁退避,很少有人敢不退不避。

    但很少并不是没有!

    就像现在,两个满脸皱纹的老和尚就相互搀扶着走在大路正,面对疾奔而来的一行人丝毫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

    两侧都是茂密的草丛,看不清其有多少泥泞、暗沟,马匹不能轻易涉险,最前方的两个锦衣卫不由得一拉马缰,缓下了速度。

    “不要停!冲上去!”

    方玉琼的声音在后面响起,马背上的琴盒也被她掀开,古琴腾空,跃到她的身前。

    “枯竹、虚云,你们两个老和尚也要插此事吗?别忘了你们身后的破庙!”

    娇喝声,琴声炸响,无形的劲气已经呼啸着冲向前方两个老和尚。

    她倒也果断!不等对方回答就抢先给个下马威!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