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章 百胜之军-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章 百胜之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陈子昂收剑回鞘,处理了一下对方的尸首,才不慌不忙的往回赶去。

    风流倜傥、名扬天下的小剑圣苏误死的之后竟然连个坟头都没有人立,说起来也是可悲!

    回到破庙之内,地狱门的幽冥刀使已经躺在了地上,身上横竖八的都是琴音剑气切割的伤口,这下他们真的是魂归了地府。

    “冰坨子,好久不见!”

    一身白衣的方玉琼摘下了头上的帷帽,露出她那如花似玉的容颜。

    此时她正微微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瞅着陈子昂,两个黑黝黝的眼睛还透着股精乖。

    “你竟然能杀得了苏误?”

    她探头看了看陈子昂身后,双眸猛然一睁,小嘴微张,故作惊讶道:“我还想着要给你收尸哪?”

    “哼!”

    陈子昂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她的调笑,找了个地方盘膝坐定,最后的一刹那他动用了斗战之法爆发,虽然时间很短,但身体也不好受。

    “哎!冰坨子。我这么大老远跑过来帮你,你也不说声谢谢?刚才要不是我,你这趟任务可是失败定了。”

    方玉琼却没打算放过陈子昂,站在哪里喋喋不休,丝毫没有刚来时那般温柔娴熟的气质。

    “今日真是多谢姑娘了!原来姑娘与孙公公认识啊!”

    陈子昂不理会,杨天石却满心的感激,一边指挥着下清理现场,一边朝着方玉琼拱道谢。

    “客气了!我也是为了完成任务。”

    方玉琼一脸豪气的摆了摆,又斜眼看了看陈子昂,道:“我们当然认识,我和他可是自幼在一起长大的!”

    “来的怎么是你?”

    陈子昂也睁开了双眸,定定的看着方玉琼。

    他和杨天石都分别朝东厂和锦衣卫发出了求援的信号,想不到最先赶到的竟然不是人员众多,遍及朝野的锦衣卫,而是东厂的方玉琼。

    “哎呀!我听说你的任务遇到了麻烦,立即就眼巴巴的赶了过来,想不到你这个没良心的,竟然还嫌弃我!你别忘了刚进东厂的时候是谁教你的!”

    方玉琼眉头一簇,兰花指一翘,一脸幽怨的翻了翻白眼。

    那刻意做做的动作,让陈子昂不由得眉头一皱。

    “哈哈……,看你不禁逗的。我刚从外面回来,厂里又暂时没人,督主就把任务分给了我,要不然你以为我愿意陪你这个冰坨子?”

    方玉琼收回姿势,仰头一笑。

    东厂成立不足五十年,设督主一位,向来由内宫的一位司礼监太监兼任。其下有四位档头,十二位百户。

    档头以四象代替,十二位百户则已子丑寅卯十二个属相为标志。

    陈子昂是子鼠,方玉琼则是卯兔。

    两人都是犯官之后,幼年曾在一起受训,说是自幼相熟也并不假,但因为性格的不同,两人的关系并不亲密。

    年岁大了之后,陈子昂拜了宫内的魏公公为师,而方玉琼则被送到了墨袖阁学艺。

    一年前陈子昂被魏公公批准出师,恰逢东厂的上一任子鼠丧命与一次任务当,因而接替了子鼠的位置,成了督主刘瑾的下。

    而那时方玉琼早已出师多年,成为了卯兔。也是她以前辈的身份,领着陈子昂熟悉东厂的任务流程。

    不过第一次任务之后,两人的性格矛盾在路途不时的爆发,就再也没了合作的会。

    想不到这次竟然又会在一起做任务。

    “闲话休提,现在怎么办?是走是留?”

    陈子昂不耐的打断了她的话头。

    走,外面大雨倾盆,细皮嫩肉的魏藻德有可能撑不到雨停。

    留,既然幽冥刀使和苏误能够找到这里,说明一行人的行踪已经暴露,没人知道下一批截囚或者杀会什么时候回来。

    “走!”

    方玉琼回答的干脆利落,一一拍身边的琴盒,一个小巧的紫檀木盒子从跃出,落入她的芊芊玉之上。

    “无极丹!保命的极品丹药,这次是便宜他了。”

    方玉琼打开木盒,一个精致的瓷**横放在木盒之。

    东厂身后靠的就是皇宫大内,各种丹药数不胜数,要不然陈子昂和方玉琼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能达到今天这般武功境界。

    尤其是方玉琼,她因为功法特殊,奇经八脉已经全部贯通!

    服食了丹药的魏藻德,焦黄的脸上再次浮现了红润的生,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平稳。

    “走!”

    千户杨天石一箍住魏藻德,翻身上马,一行人在漆黑的夜色下朝前疾奔。

    幸好众人都是眼神敏锐之人,只要有一丝微光都能看清前路,以人代马,择路狂奔。

    “嗖……嗖……”

    行至不知哪里之时,极速的箭雨从身侧的密林穿出,破开雨幕直袭众人。

    “铮……”

    方玉琼五指在琴上一抚,琴声铮鸣,漫天雨幕猛然一顿,然后以一行人为心朝外猛然暴涨。

    扑天盖地的雨滴撞偏了箭雨,也在雨幕形成了一个真空的圆圈。

    陈子昂双腿一夹,八步赶蝉追云式运出,身形一闪,已经没入了密林之。

    惨叫声接连响起,片刻功夫之后,陈子昂已经再次从林穿出,朝着前方的几人追去。

    ******

    日升月落,天气放晴。

    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一条大道之上。

    即使是吃了珍贵的丹药,但自身的底子放在那儿,魏藻德又变回了摇摇欲坠的样子。

    “前面有个驿城,吃完饭稍作休息,我们再加紧一下,今晚应该就能到京城附近,到了那里我们锦衣卫就会有人前来协助了。”

    杨天石脸上仍旧紧绷,但眼已经露出了兴奋之色。

    “驾!”

    沿着道路疾行,不远处就看到一片连成片的破旧房舍,外围还有一圈低矮的城防,这应该就是杨天石所说的驿城了。

    驿城里面行人不多,心处最大的一个院落就是驿馆。

    院落外的木桩上系满了战马,一些旌旗斜斜的插在地面之上,无声无息透出股惨烈之意。

    “军队?”

    方玉琼再次披上了帷帽,惊讶的声音冲白纱之下传出。

    “是骁胜军的番号。”

    百户金岩定眼看了看驿站门外战马上的旗帜。

    “是赵家军!”

    杨天石一愣,遽尔眼闪出火热的光芒,急忙翻身下马。

    “久闻赵家军战无不胜,今日倒要认识一下这次领队的将军。”

    “千户大人!”

    金岩却急忙拦下杨天石,低声道:“赵平将军已经被陛下停了军职,已经没有赵家军了,只有骁胜军!”

    “嗯?”

    杨天石不悦的看了一眼金岩,半响之后突然叹了口气,也没了上前认识的兴头。

    “陛下为什么会停了赵将军的军职啊……”

    苦恼和略带埋怨的声音响起,几人围着魏藻德进了驿馆。

    驿馆内面积宽大,院外也摆满了方桌,几十个身穿兵服的兵士正默不作声的低头吃着酒菜,这些兵丁看上去年岁都不大,但个个满脸沧桑,肤色干燥。

    几人进了门,院内用餐的所有兵丁同时停下嘴里的咀嚼,扭身望来。

    扑天盖地战意弥漫开来,刚刚踏入院落的几人不由得心神一紧,几个锦衣卫更是直接拔出了刀剑。

    “看什么看,继续吃饭!”

    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将在屋门处直起身子,对着一众兵丁喝了一声,然后看向几人。

    “几位要是用餐的话只能去楼上了,下面没有空地了。”

    “啊……,哦!”

    杨天石先是一呆,然后急忙点了点头,朝前走了几步又奇道:“这位将军,你们怎么没到楼上用餐?”

    他的双眼落在对方的身上之时,猛然一凝。

    这位小将竟然是位正品的大将军!

    “没钱!吃不起。”

    小将淡淡的回道,又看向被几人围着的魏藻德。

    “你们是干什么的?”

    “押运犯人,这是个贪官,在地方上上任没几年就贪了好几万两银子。”

    杨天石也客客气气的回了一句,下一瞬却觉得场的气息猛然一滞,凶猛的杀意竟然压得他抬不起头来。

    “几万两……”

    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