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夜宿深山-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夜宿深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看上去摇摇欲倒的驿馆之前,附近县衙的一班差役已经赶到,当班的铺头心惊胆颤的招呼着人收拾现场,安顿伤者。

    杨天石交代了几句,没有理铺头的殷勤招待,立即带着剩余的几位锦衣卫驱马朝着远方赶去。

    不久前还是二十几位锦衣卫士,现在加上千户杨天石一起,能够动弹的也只有八位了,其还包括腰腹受伤的百户金岩。

    接下来的时日,一行人专挑人烟稀少的小道,偶尔还来个折返,行踪不定的朝着京城方向赶去。

    众人都是寻踪的高,对于如何不被别人追踪更是一清二楚,直到离得京城不远之时,也一直未再遇到前来劫囚之人。

    不过不到京城,也无人敢放松警惕,不说那些不明真相、自命不凡的豪杰,就是地狱门的杀也不会放过他们。

    江湖传言,只要是地狱门接的任务,就没有完不成的!一次不成还有第二次,接连不断。从来没人能够躲过他们的袭杀!

    天色漆黑,乌云黑压压的压下来,仿佛伸就能探到。风声凄凄,远处的云层里不时的探出几丝耀眼的雷光,闷雷声随之响起,响彻天地之间。

    山林之间,紧挨着一条小道之旁的一间破旧无人的山神庙内。

    杨天石一行人刚刚系好马匹,点燃了篝火,正围在火堆之旁养神休息。

    不知是哪方的野神雕塑立于庙內正,狰狞的面貌上蛛网密布,越发骇人。

    犯官魏藻德脸色蜡黄的躺在一旁,体内的生如风残烛、摇摇欲坠。

    天见可怜,魏大人自幼娇生惯养,何时过过如此颠簸流离的日子,这些时日的朝餐夜宿,马背颠簸,早已让他痛不欲生,直想早点结束这般日子,即使下入大牢也是好的!

    陈子昂则负剑立于窗前,默默的注视着庙外,风声渐急,眼看着大雨就要倾盆而下。一道白色的影子从远方翩然而来。

    “有人来了!”

    淡淡的提醒,让一众人心神一紧,起身站立,分别持了兵刃再。

    破庙荒芜,大门也不知被何人给拆了搬走,呼啸的劲风把地上的落叶卷出一个小小的漩涡。白色的身影踏着落叶停在了门前。

    定眼看去,却发现这是一位头戴帷帽,身披白衫,背负一件琴盒的女子。

    琴盒很大,对方背着却显得很轻松。

    帷帽垂下的白纱遮盖住了女子的面容,也让对方多出了一丝神秘。

    “几位官人,天色已晚,暴雨即至,小女子只得再此叨扰了!”

    声音清脆悦耳,犹如黄莺。

    在这种地方碰到这么多男子,她的声音竟然没有丝毫波澜。

    杨天石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半夜更、荒郊野外,一个孤身的女子,怎么想也不正常!

    一身洁白的长衫即使是在密林小道行走也是不染丝毫污垢,脚下绣鞋也是一片洁净。目光转动,在对方袖口的一个纹饰处猛然一顿,杨天石突然道:“姑娘是墨袖阁的弟子?”

    “大人慧眼如矩,小女子方玉琼,正是墨绣阁的弟子。”

    帷帽下的头颅微错,女子似乎也是在仔细的打量着庙內的一行人。

    “姑娘轻便!”

    杨天石点了点头,身上的敌意却消散不少。

    墨绣阁是一个以女子为主的门派,门下弟子多精熟各种乐器,也是京城达官贵人府上的常客。就连不少青楼妓馆、曲苑杂坛都会邀她们前去当做乐师。

    她们与朝廷关系密切,与官府为敌的可能性倒是不大。

    但为防万一,该做的警惕还是不能少!

    “咔嚓……”

    霹雳的电光照耀的整个破庙通明如白昼,轰隆隆的闷雷声响彻天地,哗啦啦的雨滴声紧随其后。

    转瞬间暴雨倾盆,雨水在狂风倾斜而下,庙顶因为年久失修,不少地方已经生了孔洞,一道道雨柱奔流而下,众人不得不起身躲避,重新找地方坐定。

    篝火重新点燃,悦耳的琴声突然响起,就连闷雷之声也压制不住这淡淡的琴声。

    却见对面的方玉琼盘膝坐地,取出了自己的弦古琴放于膝上,默默弹奏起来。

    “呼……”

    刚刚坐下的杨天石却突然站立而起,一脸谨慎的看着方玉琼。

    琴声一静,白纱下的女子似乎想不到自己的随抚琴竟然会引起对方如此大的反应,

    “无妨,你自弹你的。”

    陈子昂却似乎很好奇对方的琴艺,对着反应过激的杨天石摆了摆,示意无碍。

    “几位官人如果不喜的话,小女子就不再此练习琴艺了。”

    方玉琼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也拉过了琴盒。

    “能听到听闻墨袖阁弟子的琴声,是我们的荣幸,我这朋友只是最近一段时间精神紧张,反应过激了一些。如果可以的话,姑娘能否弹奏一些舒缓心神的曲子?也让我这朋友缓一缓紧张的心情。”

    陈子昂压低了嗓子,让自己的声音不再那么尖细。

    杨天石扭身看了看陈子昂,眼神似乎带着股不满,但也没有反驳,复又缓缓坐了下来。

    “自然可以!”

    对面的方玉琼点了点头,伸十指拂动,一个个音符如流水般从弦上泊泊流出,琴声在庙内弥漫开来,将人浸透和包围。

    悦耳的音符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浸其,和缓如风的琴声也像是能够带走人身的疲倦一般,让人身心舒畅,像是放下千钧重担般释然。

    但这样的感觉却被人途打断!

    “哈哈……,想不到今日竟然能够听到如此琴声,果然是个好兆头!”

    话音是从门外的暴雨传来的,话音刚落,一个体格精壮的持刀汉子已经出现在了门前。

    汉子一身灰布麻衣,头巾箍住了额头,铜铃大的双目直直的盯着方玉琼看去。

    “女人!今日哥几个有福了!”

    “老,不要忘了正事。”

    一个淡淡的声音随后响起,众人只觉着眼前似乎闪过一道刀光,一位士打扮得男子已经和那大汉并列而立。

    这个士的兵器也是刀,但并没有拿在里,而是连着刀鞘背在后背。

    “我知道!”

    那老张口大吼,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魏藻德。

    “小心!”

    一群锦衣卫早就站起身来,由金岩搀着魏藻德缓缓后退。

    “轰……”

    众人身侧的墙壁轰然炸开,两道冰冷的刀光纵横交错着袭向后方的魏藻德。

    “阵!”

    伴随着金岩的大吼,个锦衣卫同时刀剑急挥,一股无形的气场瞬间笼罩几人所立的位置,伴随着金岩挥舞的长剑,剑气急冲袭来的刀光。

    “当……”

    刀剑相撞的声音还未落下,一杆长枪已经呼啸着从天而降,漫天枪影罩向持刀的一对男女。

    陈子昂立于窗边,却并未上前援助,而是单脚朝前一踹,窗扇炸裂开来的同时几道黝黑的刀影也随之而来。

    “哼!”

    嘴角挂着冷笑,背后的长剑猛然跃入,寒芒乍现,周围的温度随之猛地一降,冰冷的剑光在身前炸开,道身影呼啸着分散开来。

    “小心!他们是地狱门的幽冥刀使!”

    熟知江湖人物的金岩一边护住一脸惊慌的魏藻德,一边大喝。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