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五章 驿馆之乱-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五章 驿馆之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杨天石单掌一挥,本就坑坑洼洼的地面多了一个浅坑,低头看了看死不瞑目的谭覆霜,不由再次扭身看了看一脸冰冷的陈子昂,脑海里那惊艳一剑不由的再次浮现。

    “哎!谭覆霜的师傅,先天真人指弹天顾达死于东厂的刘督主之!而他本人却丧命在孙公公的,看来他们师徒倒真的是与东厂有缘!”

    摇了摇头,掌一挥,谭覆霜的尸首滚落坑,尘土飞扬,掩埋其下。

    陈子昂立于一旁,杨天石的话自然也听的清楚,这才明白这人当时为何看向自己的目光满是不屑和怨恨。

    竟然办正事的时候也要问候一下自己……,你师傅又不是我杀的?

    不多时,南山四侠成了道路一旁的四个小土包,而锦衣卫们的尸首则被捆绑在了马背之上。

    众人都是见惯了生死离别,快速的处理了一下就驱马朝前赶去。

    陈子昂熟悉的黄志忠趴在马背上起起伏伏,双臂箍着战马的脖颈,整个人再也没了往日的话痨。

    千户杨天石驱马靠近了陈子昂,小心翼翼的道:“孙公公,咱们的路线已经被人发现了,在前面的驿站处理好兄弟们的后事,我们就换条隐蔽的路吧?”

    “杨千户随意。”

    陈子昂尖细的声音响起,带着股冰冷的疏离感。

    杨天石并不介意,众人虽然同行了不少时日,但这位孙公公却一直都是这般冷冰冰的模样,少言寡语,私底下几位锦衣卫都称呼他为‘千年冰坨子’。

    不过这个冰坨子的功夫倒是出乎意料的高啊!

    一行人不再伪装,拼命的压榨马力朝前狂奔。不多时,一个土木为体的不大驿站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

    “吁……”

    缰绳一拉,众人下马,一个锦衣卫士率先奔了进去。

    “管事的快出来!通知地方府衙,锦衣卫办事!”

    这卫士进去之后就是放声大吼,最后又道了一句。

    “对了,准备好酒菜!”

    驿馆内嘈杂声响起,虽然一行人穿着普通的行兵服饰,但腰间的牌子却做不得假。

    不多时就有不少的行商悄悄的牵了自己的货物马车,急急忙忙的逃离了驿馆,好像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

    锦衣卫蛮横霸道之名可见一斑!

    陈子昂系好马匹,也提剑缓步进了驿馆,本朝的驿站早已不是官府经营,而是承包给了私人,同时也不在限制只有官员、公务在身的人才能往来居住。

    这家驿馆普普通通,共有两层,大堂内八个四方桌随意的摆放着,此时客人都已经被一行人给惊走的差不多了,之余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靠在大堂一角小心翼翼的用着餐。

    驿馆的主人是位身体虚胖的妇人,正点头哈腰、一脸谄媚的听着一位锦衣卫士的吩咐。

    “大人请先坐下休息片刻,我这就叫我家那口子前往县府去请人来,吃食马上就到!”

    那妇人见进来的人多,忙不迭的去把几张桌子拼在一块,又搬来板凳,拿了抹布仔细的擦拭干净。

    “给这位大人单独准备一份酒食。”

    杨天石制止了妇人的殷勤招待,单一指陈子昂。

    出门在外,他到没有在称呼陈子昂为公公。

    “这里不用你招呼,赶紧去准备东西去吧!对了,酒先上来,钱我们不会赖的。”

    许是杨天石态度和蔼,那妇人脸上的紧张也淡了许多,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就去了后厨,不多时就搬来了几坛酒水。

    一群锦衣卫急忙拿了银针试了毒,纷纷满上了酒杯、酒碗。

    被叫醒的魏藻德双目无神的呆在杨天石的身侧,面对诱人的酒水也是毫无表情。

    陈子昂进来后打眼一扫,就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等到一个酒坛放下后,取了一个大碗,倒满酒水之后就呆了下来。

    脑海里另一个人的一生像是快进的电影一般飞速从脑海里掠过,一些重要的信息浮现在脑海。

    自身所处的国家名叫大楚,不过现在通常称之为南楚。

    盖因为大楚的北方最近百年兴盛了另一个国度,名曰大魏!楚国的国都本是位于北方的京都,现今却被人赶到了现今南方的陪都,如今的京城。

    而且北方的国土早已尽丧,大楚已经名不符实,故称南楚。

    大环境陈子昂并不感兴趣,感兴趣的还是自身的实力和与这个世界的顶尖高的差距。

    自己的这具身躯天资不凡,皇宫大内的武学秘笈更是浩如烟海,自身身为东厂精英,所学的当然是绝顶的武学。

    内功心法——混元童子功!

    轻功身法——八步赶蝉!

    横练肉身——金钟罩(破身则功散)!

    剑法——人间二十四剑式!据传是百年前一位高人观人间四季、悟天地之妙,与二十四节气相容所创。

    刚才斩杀谭覆霜的那一招就是以风雷震加持的惊蛰一剑!

    其余的拳掌功夫更是多不胜数,但主要的就是这几门功法。

    内功境界——十二正经圆满,奇经八脉打通了六条。

    “呼……”

    陈子昂轻呼一口气,穿越至今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伸端起面前的酒碗,张口倒进肚里。

    冰凉的酒水入了肠胃,瞬间变得炽热起来,俊秀的脸上不由浮上一丝红晕。

    眉头一挑,对这酒水的劲头有些意外,陈子昂再次满上了酒水,灌入腹。

    “噗!”

    不仅刚刚入嘴的酒水被他喷了出来,甚至就连进了肚的酒水也被他用功给逼了出来。

    “怎么?这里的酒水不合孙大人的胃口?”

    和下围在一起的杨天石问声转首看来。

    “酒里有毒!”

    场面一静,一群人脸色猛然大变。

    “噗!”

    几个口有酒的人急忙喷出,而杨天石则脸色一正,盘膝坐倒在地。

    “咣当!”

    有一位刚才喝的猛的倒头栽了下去,座椅翻开。

    “动!”

    喝声,大堂一角坐着的一男一女猛然拔身而起,男子脚下一踏,身躯猛然一涨,本来平平无奇的身躯晃眼间就成了一位身高八尺的巨汉。

    巨汉身躯筋肉纠结,胸腔一个剧烈的起伏,一声狂吼后猛然冲向魏藻德。

    “轰……”

    音波功!

    无形的音波浩浩荡荡的涌向四面八方,酒坛首先受不住力,纷纷爆开,酒水四溅。

    无缚鸡之力的魏藻德才刚刚清醒过来,此时受此一击,面色一呆,丝丝血液已经从鼻孔留了出来。

    而那女子身躯一缩一涨,整个人像个压缩的弹簧般猛然冲向魏藻德,一柄薄薄的匕首闪烁着寒光划向对方的咽喉,动作之迅捷比之激射的剑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竟然后发先至,先行一步攻了过去。

    他们竟然不是来救人,而是来取人性命的!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