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公公-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公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阴煞无形刀威力无穷,但陈子昂却几乎极少使用,盖因为一用此刀,心神必定会陷入一股深沉幽暗的定境之。

    在这定境之下,心神犹如一湾平静无波的潭水,世间万物都映测其而不引起丝毫波澜,爱恨情仇变得很淡,持刀之人几乎变成了一个冷冰冰的怪物。

    虽然根据记载,在这种情况下不但能发挥出持刀人全部的潜力,还能有助攀登先天之境。

    但这样的先天,陈子昂却丝毫不感冒!

    连感情都没了,跟个冰坨子似的有什么乐趣?

    同样的还有大须弥剑法,也是能让人陷入佛家的禅意之,都能辅助修炼之人参悟此道的先天之妙。

    像这样的功法,都是各门各派真传弟子才能修习的顶尖武学,可惜陈子昂身负的两种都不和自己的脾性,反而是弱上一筹的四季杀法最为合身。

    但今日面对魔道妖人,陈子昂别无选择,阴煞无形刀毫不收敛的挥出,即使如此还要再天雷子轰炸、袭杀、斗战之法全力爆发才能最终消灭对方。

    而且对方还是在身受重伤的前提之下!

    魔道人的可怕可见一斑!

    低头看了看的魔刀,迷离的光芒已经消散,显出它那非金非玉的材质,原本锋利的刀刃上坑坑洼洼,看上去稍一用力就会断裂的样子。

    扔掉刀,陈子昂双死劲的揉了揉脸,双眸的幽寂开始缓缓消散,肉身的疲惫浮上心头。

    扭头扫了一圈,不远处的屈冰彤两女早已被天雷子的爆炸震得昏了过去,而闫振更是尸骨无存。

    从地上捡起对方的魔刀,漆黑的刀身丝毫没有异样,看来这夜魔刀比心魔刀要坚硬的多。

    不过也正常,看心魔刀的样子也知道不是用来正面对战的。

    除了夜魔刀,地上还有几件东西。

    一个黑色的铁牌,其上绘刻着不知名的山川大岳,心处一个道字分外显眼,角落还有两个小字——孔修!

    看来是对方的身份铭牌之类的东西了。

    铁牌之旁是一个灰色的锦囊,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在天雷子的爆炸和陈子昂的密集刀气之下不伤分毫,很明显也不是凡物。

    长刀一挑,锦囊落入。

    伸去撕口上的灰色束带,却发现用尽全力也不能打开。

    用刀戳了戳,毫无反应。

    想了想,把锦囊扔在那孔修的尸块之上,锦囊沾染了鲜血,也也只是多了一层暗红,还是无法打开。

    陈子昂这才彻底死了心,在心挣扎了片刻,最后遗憾的看了一眼里的锦囊,不甘心的扔回了地上。

    这东西很像传说的储物袋,但这种东西传闻上面都有高人留下的印记,在失窃后能被人追踪到,虽然这些都是传言,但为防万一,还是弃在这里为好。

    毕竟自己也拿它没办法!

    至于的魔刀,习武之人讲究人与器合,容不得杂念干扰,这上面却不可能附加上其他人的什么东西的。

    最后看了一眼满地残肢,微微叹了口气,陈子昂身躯晃动,携着昏迷的两女消失不见。

    ******

    日之后,燕山派的大殿之前。

    屈冰彤换上了一身白色的孝服,恭恭敬敬的对着大殿正的燕山派列代祖师的排位跪地叩头。

    “咚……咚……咚……”

    头颅碰撞青石地面发出声声闷响,身后的齐凝脸现不忍,却也没有上前阻拦。

    叩完头,屈冰彤并未说些什么,只是双眸通红的上前把牌位一一收起,放入一个木箱之内。

    “咱们走吧!”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屈冰彤一身白衣、背负长剑、提木箱,缓步朝山下行去。

    “屈小姐,上车吧!”

    山下,身材健硕的许伯掀开车帘,眼透着股落寞。

    他本是殷家的老仆,自幼看着殷莹长大,却不想陪着自家小姐回未来姑爷家一趟,却天人永别,阴阳相隔。

    ‘万恶的魔道啊……’

    心叹了口气,看着屈冰彤两女上了车,他也坐上了车架,挥舞马鞭,‘啪啪’脆响之,马车车辙‘格拉……格拉……’声响接连响起,一行人渐渐的远去。

    车窗被人从里面掀开,通红的双眸看着熟悉的故乡渐渐远去,往日的情形一一浮现,屈冰彤再也遏制不住心的悲痛,泪如雨下,滑满脸颊。

    陈子昂独自乘骑一匹健马,微转头颅看了看泪流满面的少女,不由得摇头叹息。

    闭目深呼一口气,陈子昂从怀里取出一卷书籍。

    这是屈冰彤交给他的,说是屈潇阳特意留给他的礼物,也是屈潇阳能够不入先天却能成为太玄派真传的原因。

    凝神心法、清微符法(基础)。

    随翻看,凝神心法就是一门让人收敛心神,静心凝神的特殊功法,也是为后者打基础的。

    翻完凝神心法之后,一个个奇异的符出现在书页之上。

    火符,绘制成功可让绿叶变枯。

    水符,绘与某地,可在日内汇聚一团清水。

    土符,可让地表变软。

    金符,可使坚木变得比原本更硬。

    木符,可促进青草增长。

    “可真是神奇!就是效果也太难看了吧?”

    陈子昂摇了摇头,按照凝神心诀的要求收敛心神,一轻轻在身前挥动,脑海里一道符箓随之显现。

    半响之后,伴随着一股奇异的气息涌动,一道暖洋洋的气息出现在身前。

    陈子昂不由得咧嘴轻笑,看来自己真的很适合走屈潇阳的后路,做一个符师。

    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强大的心神自制力,自己除了横练之外原来还是一位制符的天才。

    继续翻动书籍,后面还有几种复杂一些的符篆。

    比如御风符,比如镇宅符,还有驱邪符等等……

    不过看上去都没什么用处,真不愧是基础本。

    随着陈子昂心神沉入绘符之,时间也渐渐流逝,不知不觉间众人已经走出了南岳的国境,步入了这名曰齐国的境内,越过齐国即是大乾了。

    “呼啦啦……”

    漆黑之夜,风骤雨急,马蹄急踏,车辙不停。

    陈子昂眉头紧皱的看着前方,密林之间小道蜿蜒,不知通向何处。

    “小兄弟,看来我们是迷路了!”

    马车上的许伯看着远处叹了口气。

    “今天只能在雨里过夜了!”

    “那倒不必,我刚才见到前方有火光闪过,估计不远就会有人家的。”

    “这深山密林的,怎么会有人住?”

    “谁知道哪?”

    陈子昂摇了摇头,加快了身下的马速。

    前方真的有火光,那是一间破庙,大门损坏了一扇,屋里也许久未曾有人打扫,蛛网遍布大厅,慈悲的佛像在火光下显得有些狰狞,不知是不是在恼怒自己竟无人祭祀!

    庙内左侧正有四人围在一起生火取暖。

    “天色已晚,外面又有大雨,几位不介意挤一挤吧?”

    陈子昂绑好马匹,拱朝几人一礼。

    “这里已经荒废,本是无主。况且此处是佛祖的居所,我佛慈悲庇佑世人,我们这些外人又哪有介意的道理?”

    四人一位年士起身一礼,笑着给几人腾出一块地方。

    “不嫌弃的话,一起来烤烤火吧?”

    “先生客气了,不过我们这里还有女眷,不太方便,就不必了!”

    陈子昂虽然年幼,但举止有度,到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年龄。

    “既如此,诸位请便!”

    年士一礼,与同伴对视一眼,缓缓的坐了回去。

    外面的许伯也停好了马车,和屈冰彤二女一起进了庙里。

    几人早就身心俱疲,在大殿一角扫了一扫就盘膝休息了起来。

    陈子昂不着痕迹的看了看不远的四人,也闭上了双眸。

    脑海里的青铜石门此时光芒早已大盛,一股吸力隐隐约约的产生,虽然知道地方时间都不对,但陈子昂却已经没了选择的余地,心神投向青铜石门,一个漆黑的漩涡产生,把他的心神吸入其,投向冥冥之的另外一个地方。

    身躯晃动,起起伏伏。

    睁开双眸,道路两旁绿树成荫,鸟鸣之声不绝于耳。

    几个身穿制服的兵丁正摇摇摆摆的在前方引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身旁一人已经凑了过来。

    “孙公公,此次路上恐多有不宁,你们东厂只派了公公一人前来吗?”

    ‘公公?东厂?’

    陈子昂身躯一僵,艰难的转了转身子,看向身侧的一位黑须大汉。

    “你刚才说什么?”

    声音刚出口,陈子昂身躯猛一摇摆,差点从马背之上跌倒下来。

    自己的声音刺耳、尖细,竟然犹如处于变声期的少女!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