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五章 风雷-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五章 风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五师兄,这是为什么?”

    屈冰彤语声幽幽,对于这位一直追求自己的五师兄闫振,她其实也挺有好感的,现在却突然反目成仇,自然心生伤感。

    “为什么?我们闫家本来就与万花派交好,这些年我们家能够保持兴盛,也是因为万花派的缘故,我们闫家早已经和万花派分不开了!”

    闫振头颅低垂,声音闷闷。

    燕山派的弟子当,有的是孤儿,有的父母长辈死于二十余年前那场大难,只有闫振是城里人家的子弟。

    “况且,我一直喜欢你,但在屈师兄告知我们要牵往大乾之后,我却见到你却和四师兄私下里偷偷定下约定,我又怎能甘心?”

    说起这里之时,他双不由得一紧,背青筋高高鼓起。

    他们人之间的情愫纠纷在燕山派早已人尽皆知,人的年纪也都已经不小了,拖到现在也是因为屈冰彤的犹疑不决。

    “好了,不管是什么原因,你背叛燕山派是事实。现在说说,四师兄在哪?”

    陈子昂摆打断了他的辩解,开口问道。

    “死了!”

    “死了?”

    人俱皆一惊,屈冰彤更是身子一晃。

    “当然,你们以为我还会留下活口不成?而且就算我想留,万花派的人也不可能让他活着,就在我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人从悬崖上扔下去了!”

    闫振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眼也透出股疯狂。

    “你……”

    屈冰彤悲怒交加,猛然伸一指闫振,还未开口,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已经打断了她的话语。

    “轰隆隆!”

    大地开始摇晃,头顶的石壁上不停的落下碎石,门外的通道内更是接连响起山石崩塌的声音。

    “轰……轰……”

    轰鸣声接连响起,屈冰彤一把捞住站立不稳的齐凝,单往墙壁上一叩,真气运转死死的固定住了身躯。

    而地上不能动弹的闫振就倒了霉,在震荡身躯四下里滚动,室内的家具都是石质的,他又不能运转真气护身,不过是片刻功夫,本就平凡的相貌更是已经鼻青脸肿成了一个猪头,身体上下更是淤青无数。

    陈子昂身躯晃动,看似危险,却始终保持着脚下的重心不变,在轰鸣声消失的时候更是随着晃动穿出门外。

    “恒平!”

    屈冰彤心一惊,稳住身子后也紧随其后冲出了石室,外面的烛火已经熄灭,黑暗笼罩着整个通道。

    “恒平?”

    她张口大喊,声音在通道内来回回荡。

    远处一道身影缓缓移了过来,陈子昂面色阴沉的回到她的面前,皱眉道:“遭了,有人在外面用了炸药,很多通道都已经崩塌了。”

    “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啊?”

    屈冰彤一愣,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性之时,室内的闫振已经惊叫起来。

    “怎么会这样?他们为什么会炸掉山洞?”

    最后突然身子一软,也不在挣扎运气冲穴,满脸绝望的躺在了那里。

    “我们完了!既然他们炸了洞穴,洞口肯定是堵死了,而其他地方离山外最少也有十多米的厚度,我们这次是死定了!”

    “嗯?”

    陈子昂闻言却双眸一亮。

    “你知道哪里离山最薄?”

    “呵呵……,就算知道又能怎样?难道你还指望着能够逃出去不成?”

    闫振双眼紧闭,满是绝望的回道。

    “总要试一试吧?”

    陈子昂笑了笑,走过去拉起他的身子。

    “现在就麻烦师兄带我们过去那里吧?”

    ******

    闫振所说的地方离这里并不太远,在一排住宿用的石室最里边。

    通道内乱石林立,几人举着火把一点点的清出一条通道,花了半天的功夫,终于到了他所说的地点。

    “有风?”

    不仅有风,还有一道微弱的月光从侧面的墙壁上透出来,陈子昂凑过头去,对着光芒射来的一个小洞探头看去,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外面昏暗的天空。

    闫振没有说谎,这里确实离山体之外没有多远,至少比漫无目的的瞎碰强多了。

    “十几米的距离,就算有工具也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打通!我们是死定了!”

    闫振这一路上死志尽显,这个时候竟然显得有些洒脱。

    “那倒未必!”

    陈子昂翻开自己的药箱,一抹迷离的光芒猛然涌现,刀柄微弯、刀身细长,不足尺的魔刀出现在众人眼前。

    握住刀柄,朝着石壁猛然一捅,刀身直没石壁。

    “有了这把刀,我觉得四天的时间就能打通到外面的通道了吧?”

    拔出魔刀,随一削,一块凸出的岩石就落了下来。

    “这是什么刀?”

    刀身上的奇异光芒照耀着几人迷茫的眼神,陈子昂把刀往身后一藏,咳了咳道:“这是我有次进山采药捡到的。”

    “对了,这把刀不要仔细看,容易迷人心神,损耗精力。”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奇遇?”

    屈冰彤小声嘀咕了一下,又伸要来魔刀,微微叹了口气道:“看来是天不绝我们,只是四师兄……”

    眼眶一红,接下去的话再也说不下去。

    “冰彤姐,你节哀顺变。”

    这个时候陈子昂也只能这样安慰了。

    “凝儿和恒平你们在附近找找看能不能找些吃的,我来挖出去的通道。”

    屈冰彤摇了摇头,强提起精神做出安排。

    附近就是一间间石室,两人也就一间间的搜了过去。

    推开一道石门,装修豪奢的石室映入眼底,兽皮铺地,金玉为器,不过看样子已经被人收刮过一次了,能拿走的已经都带走了!留下来的都是看着好看其实不怎么值钱的货色。

    “看来这里是鼠窟的几位当家的住的地方。”

    点燃一侧石壁上挂着的火烛,陈子昂对着室内的环境暗自猜测。

    身后的齐凝一声不吭的从床底下搬出一个木箱,里面放着两个酒坛还有几个酒杯。

    “看来他们搜的不仔细啊,竟然把这好东西给留了下来。”

    陈子昂双眸一亮,上前一步掂了掂沉甸甸的酒坛子。

    “咔嚓……”

    齐凝正围着石床乱转,也不知踩到什么地方,还是触摸到了什么关,石床猛一反转,一片耀眼的金光猛然跃入两人的双眸。

    “我的天……”

    陈子昂身躯一僵,就连一脸哀伤的齐凝也凝固住了表情。

    只见石床之下,赫然是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一堆黄金,看面积,这至少也要有数千两之巨!

    “这里竟然有这么多黄金?”

    陈子昂毕竟见多识广,只是一个愣神就清醒了过来,反而把目光放在黄金之旁的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之上。

    能和这么多黄金并立,这里面的东西该是什么?

    小心翼翼的打开木盒,里面却仅有一个黑褐色的兽皮。

    拿出兽皮,密密麻麻的字映入眼帘,上当个大字最为显眼,陈子昂一字一字的念道:“风……雷……震!”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