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三章 寻踪-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三章 寻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是,是!”

    长须鼠董岳急急点头。

    陈子昂收剑回鞘,才把目光投在那名叫易歌的年男子身上,他以燕山派叩穴截脉的法制住了对方,却并没像其他人一般直接杀掉。

    “姓易,不知阁下与南岳花马易家是何关系?”

    南岳国多山,像泰康这般周围地势平坦的地方极为少见,因为交通十分不便,故而商业并不发达,也没有几家说得上的豪商。

    不过也因为地形的关系,行商十分兴盛,而在行商之,又以花马易家独尊,各城都有这家商号的分支。

    易歌既然姓易,又是一身富贵打扮,陈子昂自然会联系到那著名的易家。

    “没错!在下是花马易家的人,也是0驻泰康的管事。”

    面对段残忍,连杀数人的陈子昂,易歌虽然心惊恐,但提到自己家族的名号之时,仍旧是情不自禁的挺了挺胸膛。

    “哦!不过却想不到花马易家的管事,竟然还是万花派的寻花使者?”

    陈子昂点了点头,又淡淡的说道。

    万花派掌门谷少阳,其下有六位寻花使者,除了其两位广为人知之外,其他四人身份都藏得很深,却不想陈子昂竟然言道这位易歌就是其的一位。

    “你……,你别血口喷人!我刚才使得确实是万花派的功夫,但那是我用钱财托关系从万花派那里购来的!”

    易歌脸色一变,但当时陈子昂杀气凌人,剑势一锁定自己,为了自保,他自然而然的就使出了全力。

    “易先生说的是哪里话!”

    陈子昂摇了摇头。

    “阁下的万花归原就算不是自幼修习,也要有几十年的火候,几十年前阁下恐怕在易家还是默默无闻,怎么可能学得到万花派的镇派功法?”

    “况且我们燕山派与万花派一向同气连枝,关系密切。你也看到了,我对其他人都下了杀,唯独留下了你的性命,不就是因为阁下身怀万花派的功夫吗?”

    陈子昂眉头一扬,状似不悦的道。

    “呃……。”

    易歌一愣,顿了顿才低眉顺眼的道:“小兄弟说的是,其实在下确实是万花派的寻花使者。刚才多有得罪,也是……”

    “嗯?”

    易歌话未说完,一截剑尖已经没入了他的咽喉,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眼神,世界变为一片无尽的黑暗。

    “本以为万花派弃暗投明,不再沾惹人口买卖,想不到却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说今天是怎么回事,原来是你们在搞鬼!”

    陈子昂冷笑,低头看了眼浑身瑟瑟发抖的长须鼠,又对着大厅一角几个舞女道:“你们在这里别动,等下我会回来带你们出去。”

    “走吧!”

    说完朝着长须鬼一点,才在他的带领下进了通道。

    人走后良久,一个身材矮小的瘦子才悄无声息的从天而降,落在了大厅之。

    原来这大厅不但有两条通道与之相连,竟然连上方也与其他地方串通在一起。

    “他娘的!幸亏老子运气好,敛息功夫高明,要不然今日也要难逃一死!”

    这人竟然是鼠唯一不在场的穿山鼠徐章!

    “按这煞星的做派,老六也是死定了,我还是赶紧收拾东西搬家吧!”

    “当家的,人我带来了!”

    一群人影从其一个洞**走了进来,带头的正是那位叫做胡头的独臂大汉,刚一进了大厅,均都是脸色大变!

    “啊!这是怎么回事?”

    那位胡头高声大吼,上前几步奔向韩庆的尸首之处。

    “大当家的!”

    “叫什么叫!”

    徐章一个跨步来到他的身前,一捂住了他的嘴。

    “别叫,洞里进来了一个煞星!我们要赶紧离开这儿!”

    “嗯?嗯!”

    胡头先是一愣,再是点了点头,几位当家的都被人杀死,自己等人对上了对方更是没有胜算。

    “二当家的,怎么安排,你给个章程。”

    “嘿嘿……”

    徐章阴深深的一笑,才低声缓缓道:“值钱的东西都带走!再去找找老四留下的天雷子,我们把洞口给截了,让那煞星困死在这里。”

    “是!”

    胡头眼一亮,急忙点了点头,一边招呼身后的几人退回去。

    “别急着走!这几个女的也是值钱的货!”

    徐章拉住他,一指大厅里正瑟瑟发抖的几个舞女。

    ******

    通道内仍旧是一如既往的昏暗,长须鼠在前小心翼翼的领路,陈子昂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

    “你们鼠窟里一共有多少人?”

    “我们自己人一共是一百零人。”

    长须鼠有问必答,低声回道。

    “你在害怕?”

    陈子昂听得出他声音的颤抖。

    “没……没有。”

    他虽然说着没有,但声音的颤抖却越发明显。

    “如果我说我会放过你,你会不会相信?”

    陈子昂淡淡道。

    “我很愿意相信!但……”

    前边的长须鼠脚下一停,一脸苦笑的道:“但这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你也说了,你其实也不愿意做这种事,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陈子昂看着他,一脸的真诚。

    “真的?你真的相信?”

    “当然!”

    陈子昂点了点头,见对方仍是将信将疑,又道:“看来你不相信!不如这样,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人之间分开十步远,我想在这样的地方,十步远已经证明了我的诚意。”

    “当真?”

    “自然是真!”

    陈子昂点了点头。

    长须鼠小心翼翼的朝前走了几步,见陈子昂真的没有跟上来,眼神变换了几下,终于再次缓步朝前行去。

    好几次路过拐角、分叉之处,他都有拔腿即跑的冲动,却始终担心逃不过陈子昂的心,一次次徘徊在挣扎的路口。

    “等下,还有不远就是那两个女子关押的地方了,但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我们之间要分开二十步!”

    十米远的距离在洞穴里已经显得很模糊,对面陷入了沉默,半响才传来声音。

    “可以!”

    “那好,你站在那里别动。”

    长须鼠定定的看着对方,再次挪动脚步。

    不一会儿,几间石室已经出现在通道的两侧。

    前方的长须鼠猛然拔腿疾奔,边跑边喊:“人就在其一间石室里,你赶紧看看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吧?你说过放过我的!”

    声音在洞窟里回荡,人影也越来越远。

    陈子昂快步上前,衣袖翻飞,几个石门接连打开,间的石室内正有两个女子昏睡在地,正是屈冰彤和齐凝两人。

    “看来下次动前要好好考虑一下了,早知这么麻烦当时就多留几个活口了。”

    看到人影,还有她们胸前的起伏,陈子昂不由得心头一松。

    ******

    长须鼠身形电转,专拣难行、分叉多的洞穴奔走,良久才贴着石壁停下脚步。

    “呵呵……,这人莫不是个傻子,我说自己不情愿他竟然也相信?”

    至始至终都没有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长须鼠这才确定对方真的没有追来,不由得心生鄙视。

    “赶紧去找穿山鼠,要收拾东西搬个窝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长须鼠脚下一动,挑了一个方向就奔了过去。

    “嗯?”

    刚走了两步,他身子一僵,顿在了原地,伸在嘴角一抹,一抹血迹出现在掌之。

    胸口一痛,麻木的感觉从心口开始往全身蔓延。

    ‘毒?什么时候的事?’

    踉跄前行了几步,身躯终究是斜斜的倒了下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