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一章 巨吼-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一章 巨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哈哈……,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娃娃?说话好大的口气!”

    一个身材雄壮的大汉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满脸的横肉更是来回的抖动,看他身后放着的两柄八角铜锤,应是鼠石城无疑了。

    “小何!赶紧把人带走,别扰了俺们的兴头。”

    鼠石城笑完,又对着通道里大声吼了一声。

    “你如果喊的是那个头很大的家伙的话,那就不必白费力气了,因为他们再也不会出声了。”

    陈子昂淡淡道。

    “嗯?”

    鼠石城一愣,却听自己的老大闷声喝到:“张浩、张铭,你们几个上去试试?”

    陈子昂深厚的洞**毫无一丝声响,自然让人觉察出了不对。

    大厅里除了坐着的几位外,还有几个一身劲装的打,老大韩庆的一句话,个持刀剑的人就在两个双胞胎兄弟的带领下围了上来。

    人彼此对视一眼,也没有开口出声,就有两人主动扑了过来,一人持刀一人持剑,剑身明亮,在烛火下熠熠闪光,刀身黝黑,毫不显眼却劲风凌厉。

    “铮……”

    一声若有若无的剑鸣之声响彻众人的心底,扑来的两人身在半空就僵了下来。

    “扑通!”

    两具尸首落地,再看陈子昂,身背木箱、单提剑的姿势丝毫未变,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如既往。

    “怎么回事?”

    鼠石城双目一瞪,以他的实力,竟然连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都没有看清楚。

    “高!”

    老大韩庆双眸一紧,刚才那抹淡淡的剑光再次浮现在心头。

    刚才那少年面对扑来的两人,持剑的左一晃,尺青锋已经自动出鞘,右一伸,精准的握住了剑柄,身躯猛然前倾,长剑倏忽的破开虚空,无声却快捷的没入到了两人的眉心之。

    真气透过长剑微吐,瞬间在两人的头颅内部爆发,虽然在外面看不出丝毫伤痕,但头颅内里却已经被剑气搅得粉碎。

    出剑、杀人、回鞘,整个过程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但对方剑在鞘的气息内敛,出鞘时的一往无前,杀人时的疾如闪电,收剑回鞘是的优雅自然,动作行云流水,带着股奇异莫名的韵味。

    简简单单的一刺,却让韩庆的心沉到了谷底,虽然他看不出这少年人的实力高低,但这身、心、剑者合一的剑法却真真正正的惊到了他。

    刚才如果是自己面对这种剑法,可有逃脱的可能?

    韩庆虽然震惊于陈子昂的剑法,心却并不十分害怕,毕竟厮杀比的并不仅仅是剑法,还有其他的综合考量,自己这方人多,段更多,面对对方一人,绝没有输的可能!

    “给我接着上!”

    一对长剑来回交叉,像是一把巨剪一般剪向陈子昂咽喉,欲想剪开一道血口,看看朝外喷涌的鲜血。

    柄长刀斜斩下劈,划出道优美的弧线,带着冰冷的杀,直奔陈子昂的身躯要害之处。

    开口说话的是鼠石城,他并没有看清楚陈子昂的动作,但也知道来人并不好惹,再让张家兄弟几人动的同时,他自己也已经拔身而起,大一张,两柄百炼青铜打造的八角铜锤已经落在了里。

    体内真气勃发,石城浑身的的肌肉一松一紧,整个人已经瞬间划过了数丈的距离,铜锤一上一下的交击而去,裹挟着奔涌的劲风气浪,后发先至直奔对方的头颅和下阴。

    厅内的众人早就屏住了呼吸,双眼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那被人围攻的少年,除了韩庆之外,人人眼都透着股残忍的快意。

    “铮……”

    这次长剑出鞘的声音比刚才要大得多,甚至只是剑鸣之声已经在大厅里掀起一股细微的风浪,吹的墙壁上的火烛摇摇摆摆,也让厅内的人影变得斑驳散碎,分成一片一片。

    陈子昂虽然是第二次出鞘,但众人还是没有看清楚他的长剑的具体摸样,只因为这次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赫然是千百道剑芒,每道剑芒都反射着周围照来的烛火,更是散发出一股夏日的炙热,宛如一个不断散发着光和热的巨大火球。

    火球爆开,千百道剑芒撕碎了身前的一切,斑驳的阴影不再虚无,而是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块块碎肉,无数血雨更是当空洒落。

    “呜……”

    两柄八角铜锤一前一后的从漫天血肉凶猛的贯出,带着一道白色气浪,直奔矮壮的撼地鼠唐铮。

    “啊……”

    唐铮张嘴大后的同时,无数道黑影已经从他喷出,源源不断的撞向铜锤。

    “当……当……当……”

    飞针、飞石、飞叉甚至是袖里箭相继落地,但却只能微微一阻铜锤的来势,在他拔地而起运使轻功躲避之时早已来不及,两柄铜锤带着庞然巨力一前一后的撞在他的腰间,伴随着‘咔嚓咔嚓’脆响声,唐铮的尸首直直的倒飞了十余米远,又重重的撞在了山体石壁之上,更是震碎了身后的山石,碎石翻飞,无声无息的掉落地面。

    鼠对陈子昂威胁最大的不是震天鼠韩庆,而是这位武功最低的撼地鼠唐铮,对于有过地球生活经验的他来说,炸药天然对他就有一种威慑力。即使自己天罡霸体第六层已经圆满,肉身不弱先天,他也不想试试那天雷子的威力。

    更何况,自己上一世就是被天雷给劈死的!

    “老!”

    愤怒的大吼声,还在愤怒于石城身死的震天鼠韩庆已经挥舞着他的大刀冲了过来。

    他长刀短柄长身,刀脊厚实,刀刃锋利,刀柄之上刻有螺旋纹,首端成扁圆环形,双舞动一道又一道的堪亮的刀气已经纵横交错的占据了陈子昂身周方圆数米。

    清冷的剑光在身前形成一道连绵不绝的雨幕,宛若那绵绵春雨,封死了所有攻来的刀气。

    “嗤……”

    韩庆脸色狰狞,进步举刀,带着股同归于尽的气势朝着陈子昂当头砍下,他看陈子昂年纪甚小,剑法却惊人的高明,也不于他比拼招式,就要仗着自己杀人无数的气势狂压过去,要他与己硬拼。

    陈子昂嘴角挂上一丝冷笑,丝毫不受对方的气势影响,长剑一点,已经精准的点在对方刀身的寸之处,击退对方之时更是借力一摆长剑,剑身已经朝着对方的咽喉贯去。

    “吼……”

    犹如平地响起了一声炸雷,狂暴的音波把虚空掀起一片片涟漪,风雷激荡之声直贯陈子昂的身躯,让他身躯一僵,持剑的动作立时顿在原地。

    一条柔韧的长鞭宛若灵蛇吐信般一穿一绕,已经紧紧的箍住了他的身躯。

    “咔嚓!”

    震天鼠韩庆胸前紧接着响起了扣运转的声音,六道乌光,电闪而逝,朝着陈子昂的上半身飞逝而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