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章 人贩-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章 人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走!都老实点!”

    那个小许两眼一瞪,目光凶狠的扫了一眼,大一挥,几个人已经推搡着位不停哭泣的女子朝着另一个方向行去。

    监牢内剩下的女子明显身子舒缓了一些,但也有几个双攀在那拇指粗细的栏栅之上对着即将离去的女子大声哭喊,显然被选的人当有她们的亲密之人。

    “都给我噤声!”

    一人猛然回首大吼,同时一把抽出腰间的佩刀,在身前舞的虎虎生风,杀气凌人。

    “老老实实的在这呆着,老子们就好吃好喝的把你们供着。要是哭哭啼啼的惹人心烦,就别怪老子不客气!我们这里男人多的是,有的是你们享受的时候!”

    他咧嘴冷笑,眼寒光直冒,骇的几个女子连连倒退,蹲在地上微微颤抖,拼命的压抑着哭泣之声。

    “老高,别把她们吓坏了,到时候不说不好玩,弄不好还会卖不出去砸在咱们自己里,到时候当家的怪罪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其他人都已经离去,只余下一个眼带邪光的人懒洋洋的斜靠着石壁之上,正斜眼带笑的看着那老高。

    “哈哈……,你还有脸说我,你说经过你的,有几个娘们不是被你玩坏的?”

    老高哈哈大笑,一边反身关上石门。

    “你说,这趟买卖成了,当家的会赏些什么给咱哥们?”

    他缓缓转过身来,眼还带着贪婪的笑意。

    “嗯……,你是谁?”

    眼前一花,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正双目冰冷的盯着自己。

    “小?”

    老高一条件反射的按住刀柄,一边朝着同伴看去。这一看,他的双目猛然一瞪,只见那刚才还和自己搭着话的同伴已经悄无声息的躺在了地上,眉心处一点血红的印记触目惊心。

    “你们今天有没有新掠来四人,其有两位女子?她们在哪儿?你们当家的都是谁?今天来的客人都是谁?”

    陈子昂声音冰冷,毫无波动起伏,一个个问题脱口而出。

    “咯咯……咯咯……”

    老高想要大声高呼,却发现一股无形的气笼罩了自己浑身上下,让自己肌肉僵硬,就连大声说话都十分困难,只能上牙碰下牙,发出咯咯的碰撞之声。

    半晌,陈子昂把两人的尸体藏好,按着询问来的路线悄无声息的奔向几人口的聚义厅。

    泰康附近人人都知道千山有一窝土匪,专门劫掠人口,绰号千山一窝鼠,就连千山山体内的洞穴也被人称之为鼠窟。

    但官府多次出面剿匪都因为寻不到踪迹而无功而返,江湖豪杰们人少的不敢前来,大门高派又多有顾忌,所以造成这绰号千山一窝鼠的匪人行事也越发横行无忌。

    陈子昂从那老高口得知,所谓的千山一窝鼠领头的共有人。

    老大震天鼠韩庆,使地趟刀,可发刀气,是位炼气期打通了不知几条奇经的高。而且据闻他还有门奇妙的音波功,张口大吼就能震碎人的心肺,因而得了震天鼠的绰号。

    老二穿山鼠徐章,使方便铲,善打洞探穴寻踪,十二正经全部贯通的高。

    老锦毛鼠段邪,相貌堂堂,使折扇,人轻功最高。通常是他在外寻找下的对象,千山匪帮在旁协助,有时他甚至能够凭借自己的相貌轻易的把那无知小姑娘勾搭上,轻而易举的拉回鼠窟之内。

    老四撼地鼠唐铮,武功一般,但却是大乾善造天雷子的唐家门人。经他所制的天雷子,威力能开山碎石,就算是先天之人一不小心也要着道。

    老五俏鼠钟艳婉,是个美艳女子。有时候客人对购买的女子会有特殊需要,她就会负责训练一些掳来的女子。

    老六长须鼠董岳,人年龄最大之人。负者联络买家,处理鼠窟的一应事宜,是鼠窟的财政管家。

    老大力鼠石城,使八角铜锤,力大无穷。

    至于近日来的客人,他却并不知晓了,只是猜测应该是前来购买女子的客商。

    对于陈子昂最为关心的齐凝和屈冰彤她们,他则只是知道是有两个女子被带进洞来,但不知是何原因,却并没有交到他们里,至于安排在哪里?他也并不知晓。

    不管是想要知道人被他们藏在哪里?还是想解救这些女子消灭恶匪,聚义厅一行都是必不可少的。

    通道阴暗狭长,陈子昂身形在其飞速穿梭,对于他来说,杀人很容易,但要想把着一窝鼠整窝端了,却并不容易,而现在他们齐聚一堂,却正好是个会。

    一刻钟之后,通道内的火烛开始渐渐的多了起来,前方更是隐隐约约传来嬉笑怒骂之声。

    两个持刀的汉子正立在通道的央,一脸悠闲的值守岗位,却见前方一道灰影飙射而来,还没等两人回过神来,一抹剑光已经无声无息的划过两人的咽喉。

    陈子昂脚下不停,身后人头落地的声音还未传来,又有四人倒在了他的剑下。

    连斩十人之后,聚义厅已经近在眼前。

    灯火通明的大厅,火炬熊熊燃烧,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几个石桌围成一圈,上面摆满了娇艳欲滴的蔬菜瓜果,散发着浓郁醇香的美酒佳肴。

    大厅间正有六个身披薄纱的舞女在那歌舞,声音柔柔糯糯,听到人心里酥酥麻麻。

    舞姿更是充满诱惑,婀娜的身姿上披着薄薄的纱裙,举抬足间私密之处若隐若现,看的石桌之前的几个男子脸色潮红,不能自已。

    “好!好!不愧是钟小姐精心调教出来的,就凭这一曲舞,就比那泰康城的春风院要强得多!”

    一曲舞罢,一位身穿墨绿锻袍,戴碧玉扳指,身前放着一个翡翠鼻烟壶的年男子就放声大喝。

    “易先生过奖了!小女子愧不敢当。”

    一位身穿紫纱裙,酥胸半露,相貌美艳的女子捂嘴轻笑。

    “钟小姐客气了!我说的可是实话。”

    易先生拍着自己的胸膛大声回道,一边把自己的双眼死死的投在对方那胸前的高耸之上。

    “咯咯……,易先生真会说话。”

    钟艳婉眉角含春,对着对方的眼神更是挺了挺自己胸前的高耸。

    “易先生如果喜欢,走的时候就把她们带走吧!”

    身高马大的震天鼠韩庆哈哈一笑,大一挥已经让下人把四个舞女安置一旁。

    “那怎么好意思?”

    易先生装作一脸的惊讶,连连的摆。

    “易先生不必客气,我们一窝鼠能有今天,还是多亏了你们帮助,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胡子垂到胸前的长须鼠董岳笑眯眯的接道。

    “啊哈……,那……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易先生眼眉跳了两下,终于没有忍住脸上的笑意,急忙站起身来答谢。

    “应该的,应该……。咦,你是谁家的娃娃?”

    韩庆大一摆,话未说完却把目光放在了进来的洞口之处。

    只见一个身背木箱,提宝剑的少年正一脸平淡的缓步进了厅来。

    “1、2、、4……,,一共人,怎么差了一位?”

    陈子昂眉头一皱,似有不悦。

    “你是何人?小何他们干什么吃的!怎么能随便把人放进来!”

    一个身材矮壮的黑脸汉子大声吼叫,看相貌应该是那位撼地鼠唐铮了。

    “在下燕山派宋恒平,是来找我几位师兄师姐的。不知几位可知道他们在哪里?如果说出来的话,我可以给几位一个舒服的死法!”

    陈子昂双抱拳,朝着众人一礼,客客气气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