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八章 要挟-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八章 要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啪!”

    看守燕山派大门的小六柳青凡倒飞着摔倒在地上,又是连续几滚滚到了山门之内,整个人艰难的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条身影越过山门缓缓行向燕山派的议事大殿。

    “燕山派占据燕山已有一百多年,以往都有高人坐镇,无人敢来打扰。但最近二十多年却人才凋零,仍然能够占据燕山这风水宝地,不过是受前人余泽和我们盟主的下留情罢了。”

    当头一人身穿宝蓝色缎袍,衣着华丽,身材又高又瘦,但相貌却十分丑陋,大鼻孔、小眼睛、招风耳,这样的五官挤在一起本就是件奇事,更何况他的脸上还有一个寸多长斜斜的刀疤,让他看上去更显狰狞。

    正是诛魔盟大副盟主之一的飞龙孟天野。

    此人出身草莽,却缘巧合学的一飞龙探爪的功夫,后来加入南岳的军方,凭着战功获得了炼气的功夫,再后来又不知为何脱离了军方,加入了诛魔盟,成为了钱神通下。

    “姓孟的!你什么意思?我们燕山派自问没有做过对不住你们诛魔盟的地方,为何还要打上门来?”

    急冲冲赶来的屈忠气急败坏的大叫,他作为抵抗诛魔盟的一杆大旗,能够做到不得罪对方也真是难为他了。

    “哼!”

    孟天野冷哼一声,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不屑。

    “你知不知道像你这样两面讨好的做法最让人感到恶心!有你这样的掌门,我真是替燕山派以前的前辈们不值!”

    “不许你这么说我师傅!”

    一声大吼从后方响起,身材魁梧的燕山派大师兄钟行空已经带着劲风冲了过来。

    他冲的很快,带的劲风也很大,但脚下偏偏没有丝毫声音,就像那天边的飞燕,脚永远都不着地。

    “呛啷……”

    伴随着拔剑的声音,一道惊艳的剑光飙射孟天野。

    剑气外放!

    钟行空竟然不仅十二正经已经圆满,甚至就连奇经八脉也开始贯通。

    面对这犀利惊艳的剑气,孟天野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甚至就连眼神都没有丝毫变化,好像面前不是一道能够切金断玉的剑气,而是一股轻柔和煦的微风。

    他不动,有人动!

    他身后的一个年轻人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前。

    “呛啷……”

    同样的长剑出鞘之声响起,这次出现的却是一片金光,金灿夺目!

    长剑通体是用黄金打造,剑柄晶莹如玉,剑鞘之上枚闪闪发光的宝石镶刻其。

    与之相比,钟行空的精钢剑简直没法见人。

    长剑华丽,带出的剑气也是惊人,不仅击碎了面前的剑气,更是直奔钟行空而去。

    钟行空的身子在半空旋转转动,的长剑更是飙射出密密麻麻的剑气,击碎对方的剑气直奔年轻人而来。

    “散而无力!浪费真气!”

    清冷不屑的声音响起,一团金光出现在那年轻人面前,密集的剑气碰到这金光,一触即溃。

    钟行空气势一缓,身子刚刚落地,道金光璀璨的剑气已经直击自己的咽喉、心脏、下阴、四肢关节之处。

    他心一紧,脚下轻点,身子就如穿林燕般朝后飙射,长剑更是连连摆动,压榨着自己的经脉,发出道道剑气。

    在他落入下风之时,屈忠脸色一变,一已经按在了自己的长剑剑柄之上。

    但他并没有拔剑,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因为他的上又多了一只,一只飞龙!

    孟天野的飞龙不仅按在了他的持剑之之上,另一更是探向屈忠的胸膛。

    飞龙探爪!

    屈忠身躯急退,胸腔更是猛然朝里凹陷,但他胸前的衣衫仍旧被孟天野一爪撕下,更在那胸膛之上留下清晰可见的五道血痕。

    “啪!”

    身后的钟行空更惨,他虽然终于挡下了对方的剑气,但自己也因为猛然爆发造成虚脱,飞退的身子重重的撞在大殿之前的石柱之上。

    巨大的撞击力直接让他头脑一闷,胸腔一热,一丝血迹从嘴角缓缓流出。

    “孟天野,钱元佐!不要欺人太甚!”

    屈忠脸盘通红,即是运功过快也是气急,他在泰康也是一号有头有脸的人物,各方都会给他留些面子,何时像今日这般被人削了脸皮。

    ‘今日恰好阳儿和殷莹去拜祭郑重,要不然我怎么会受如此奇耻大辱!’

    “屈掌门,你能坚持到今天已经是家父仁慈,要不然燕山派早就已经不复存在,现在我们还是那句话,只要屈掌门放下句话,承认加入诛魔盟,我们仍旧是朋友。”

    钱元佐面目冷峻,体格精悍,持名副其实的星宝剑,身披玄黑色的绣纹锦袍,一副富家贵公子的打扮。

    “加入诛魔盟?以钱盟主的性格,我们加入诛魔盟还能保有燕山派的名号吗?就算留着,估计也是名存实忙,成了诛魔盟的一个下属分支吧?”

    屈忠一脸的冷笑。

    “屈掌门看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孟天野冷笑一声,双往后一背,接着道:“忘了问,今日你们燕山派怎么少了几个人?你们燕山派除了厨子和小厮,不是还有其他几位弟子吗?”

    “他们有事下山……”

    屈忠张口就答,话刚吐半截突然脸色一变,变得铁青。

    “你们劫走了彤儿他们?”

    “屈掌门说的哪里话?在下一向仰慕冰彤姑娘,两位师兄也是一方英杰,此次在山下恰好碰到,所以邀他们过府一叙罢了!”

    钱元佐淡淡的道。

    “无耻!”

    踉跄两步上前和屈忠并肩而立的钟行空高声大吼。

    “呵呵……,看来两位今日情绪有些激动,也罢!反正冰彤姑娘已经答应了在我们钱府住上几日,在下就在府里静候屈掌门的佳音了。”

    “告辞!”

    孟天野和钱元佐也不废话,冷冰冰的看了两人一眼后,转身大踏步的离去,竟然一刻也不停留。

    “师傅!”

    望着几人远去的背影,钟行空对着屈忠急急叫道。

    “等!等阳儿他们两个回来,到时候我们直接去找姓钱的要人!”

    屈忠牙关紧咬,眼的怒火好似要喷了出来。

    远处一道门墙之后,陈子昂默默地立在那里,眉头紧皱,似乎有些事很是不解。

    不过他在看到诛魔盟的人走后,身子也是电闪一般穿向后山小院。

    进了自己的小屋,掌一挥,桌上的药箱咣当一声打了开来。

    他从取出一个玉盒,缓缓打开,一直苍蝇大小的白色飞虫正蜷缩在其。

    又从一个瓷**里倒出一些淡黄的粉末,轻轻洒在这飞虫的身上,盖上瓷**之后,那飞虫突然跃起,轻微的‘嗡嗡’声,已经穿出了屋外。

    药箱背在身后,长剑提在,陈子昂腿部大筋抖动,体内真气运转,整个人像只利箭一般直追那飞虫而去。

    下了山,飞虫右转,陈子昂一步数丈,身形电闪疾奔,竟然不是追着去往城内的诛魔盟几人,反而离得泰康城越来越远……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