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五章 潇阳-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五章 潇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燕山后山之上,嬉笑玩耍的人终于停了下来,几人虽然都是体格健壮,但毕竟漫天飘雪,时间长了身上的衣衫难免会沁湿。

    “不闹了,说正事。”

    屈冰彤小脸通红,眼透着股羞涩,自己马上就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这样没规没矩的让人看见还不笑死。

    “哦!”

    齐凝撅了撅小嘴,语带不悦得对着陈子昂道:“我爹托你再制一些跌打伤药,他店里的快用完了。”

    几年前,燕山派的胡师傅突然失踪,齐梁自告奋勇回了燕山派当起了药师,但一年后却与一位售卖药材的寡妇勾搭在一起,更是下山成了家,开了一家药铺。

    不过在此期间武学天赋‘极差’的陈子昂却表现出了惊人的医学天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医术不但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超过了齐梁,更是奋起直追胡弘景。

    也因此接替齐梁得到了燕山派的药师职位,成为了燕山派成立以来最年轻的药师。

    “我知道了,正好我这里还有不少存货,等雪势停了,我就送过去。”

    陈子昂轻轻拍了拍落在身上的积雪,一边朝着齐凝问道:“凝儿姐不一起下山看看齐大叔吗?”

    “我才不去!”

    齐凝头一扭,一脸的倔强。

    陈子昂和屈冰彤对视一眼,都是无奈的摇摇头。

    自从齐梁给她娶了后娘,齐凝就一直是这幅模样,已经几年了也没见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

    送走两人,陈子昂缓步进了自己的房间。

    屋内很干净,一桌一凳、一床一柜而已。

    桌上放着一个药箱,陈子昂的药箱与他人不同,他的是长条形状,药箱内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半成药和一****成品。

    柜子的一侧钉着一枚铜钉,上面挂着一把长剑,剑鞘之上雕刻着一只翊翊如生的飞燕,这是燕山派人人都有的象征。

    单轻轻一挥,柜门缓缓打开,长剑随之晃动,几个散发着药香的包裹显露出来,随提出一个包裹,转身带动的风力轻柔的关上柜门,这几个动作连贯自如,带着股行云流水般悠闲。

    放好包裹,他稳稳的坐下,定定的看着屋外的飞雪。

    默默地感受了一下脑海的青铜石门,其上已经光芒大盛,眼看要不了多久就会再次打开,他的心难免有些忐忑激动。

    几年的时间,学自周家的天罡霸体他硬生生的修炼到第六层巅峰!

    练气期的真气外放再也难以伤到自己分毫,而近身战斗,自己又会怕得了谁?

    而且不同于其他修炼横练功夫之人,把炼体破入先天当作唯一路径,真气只是炼体的段。他的大须弥真气也已经贯通了奇经八脉,正往任督二脉进冲。

    他不久前曾经变换身形与人有过交,泰康城附近先天之下的人无人是自己的对,也因此赢来了一个神秘剑的称号。

    ‘如果用刀的话,估计就算是先天之人一不小心也会栽在我的里。’

    自己能在短短时间有如此进步,自然是多亏了体内的某个永动一般的魔胎,尤其是肉身,自己的天罡霸体明显比周家记载的第六层要强大不少!

    心思转动,陈子昂单前伸,屋外一片片飞雪缓缓飞到他的掌上方。

    雪花越来越多,绕着一个心缓缓旋转,最后变成一个头颅大小的旋转雪球。

    丝丝寒气从冒出,雪球渐渐变得晶莹剔透,变成了一块旋转的冰球。

    “呼……”

    张嘴对着冰球轻轻一吹,犹如春风迎面,温和的气息扑入冰冷的球体之内。

    “咔咔……”

    道道裂纹出现在冰球之上,随着陈子昂眼的笑意,渐渐裂开。

    暖洋洋的气息从冒出,夏日的风情渐渐盖过了春风,也让碎裂的冰球开始融化,最后在瑟瑟的秋风之消失不见。

    四季杀法不仅仅是季节的交换,也是代表着万物生死的循环。

    看着空无一物的掌,陈子昂陷入到定境之。

    雪还未停,披上蓑衣的人已经下了山。

    山下没有车马,只能靠着双脚步行,还好他早已熟悉了路线,一连串脚印朝着泰康城的方向蔓延。

    虽然昨日突下大雪,今日也还未停息,但泰康城内仍旧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城内的其一条小街之上,从头到尾经营的都是药材铺子。

    其一家小小的门面就是齐梁的济仁堂。

    进了门,药材的味道扑鼻而来,陈子昂摘下身上的蓑衣,轻轻跺了跺脚,缓和了一下身子。

    “恒平,你怎么现在过来了?”

    药柜前一位妇人抬头看了过来,眼露出惊喜。

    妇人四十左右年纪,相貌身材都很普通,一身灰布棉衣,见到陈子昂后急急忙忙的拉开拦门迎了过来。

    “婶婶,我看下的不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齐大叔要的药材我那里还有,就送了过来。”

    陈子昂笑了笑,把的包裹递了过去。

    “你看你!快坐下,我去给你端碗姜汤暖暖身子,别冻着了。”

    妇人一脸的嗔怪,一边接过包裹一边去拿开水。

    “谢谢婶婶了,齐大叔今日不在吗?”

    见也无人前来寻医问药,陈子昂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城的钟家药材铺子要转让,他们家收藏了不少珍贵药材要单独销售,老齐去看看了。”

    妇人温和的笑了笑,把几片生姜放在火炉上的瓦缸内。

    “哦!我说今天街上怎么这么清净。”

    陈子昂点了点头,等喝过姜水之后谢过妇人,以还要买些东西回山告辞离开。

    行在街道之上,脚下咯吱咯吱不断,陈子昂掂了掂刚刚到的钱袋,转身进了一家食材铺子。

    半晌后,铺子门外出现了条人影。

    “狗子,你进去看看,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出来?”

    一个带着毡帽的男子对着身后的一人使了个眼色。

    “好的,大哥。”

    憨憨的声音响起,一个雄壮的身影推门进了铺子。

    “不好了!大哥。那小兔崽子不见了!”

    片刻,那身影急急忙忙的冲了出来。

    “怎么可能?”

    那男子双眸一瞪,怒道:“这里只有这一个门,他能从哪里出去,给我进去找!仔细的找!”

    人冲进铺子,一片杂乱声随之响起。

    ******

    城外,陈子昂背着一个大大的木盒朝着燕山方向行去,他最近几次下山都能感觉到有人跟踪,不过他也不欲惹事,对于诛魔盟和燕山派的矛盾也不感兴趣,所以都是悄悄的离开。

    “驾!”

    离得燕山越来越近,身后突然响起阵阵甩鞭的声响,鞭声清脆有力,节奏悦耳,陈子昂心一动,停下了脚步,好奇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一个精神健旺的老者端坐在马车之上,挥舞着马鞭驱赶着两匹大马闷头直奔。

    “吁……”

    临到近前,老者一拉缰绳,马匹直立而起,停在了陈子昂身旁。

    “小兄弟,请问燕山是不是这个方向?”

    老者头上花白,但目光炯炯,身姿健硕,声音也是洪亮有力。

    “你们是谁?要去燕山做什么?”

    陈子昂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又把目光放在车厢之上。

    车窗被人轻轻掀起,一个略带熟悉的四方国字脸露了出来。

    “我是屈潇阳,屈忠是我父亲。”

    男子见陈子昂望来,缓缓开口,语气柔和,脸带笑意。

    屈冰彤的那位大难不死的天才哥哥?十几年前送往太玄派修习的屈潇阳?

    陈子昂一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