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九百三十五章 释家的态度-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三十五章 释家的态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看向慧远,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和尚,就好像得道高僧一般,全身充满着慈悲,特别是须发皆白的样子,让人看着就会心生好感。

    暗道凡是和尚,都会有一副好皮囊,不然宣传自己的道,都会被人抗拒,这个慧远从外形来说,甚至还在九层仙塔那个释家掌门之上,当然修为而言,李润杰猜测他至少也是先天之上中期,这大概是各大门派的掌门标配吧。

    至于释家是否有先天之上后期武者,有几个这个层次武者,李润杰无法判断,但是总不会比宋家多,不然宋家也不会只忌惮钟家,而对释家没有太多担心。

    “李师弟?”玄苦见李润杰沉默不语,有些无奈的提示道。

    李润杰口口声声来登门拜访,结果见到住持却不说话,这是什么鬼?释家好歹也是半隐门排行第二的大门派,即便比儒门稍弱,也不是弱在高端战力,差距在于门派弟子的基数,如今这个社会,不管佛道传播都国家影响,反而是儒门发展的比较顺利,这才造成儒门稳坐第一,释家和道家就只能坐在第二三位。

    众人都看着李润杰,想看李润杰要说什么,他来的十分突然,这么一个曾经排名年轻一代第一的年轻高手,不久前才闹了梁家的高手,他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其实释家之所以如此郑重对待李润杰,就因为李润杰前不久大闹了梁家,梁家就算不是半隐门中的家族,可家族的实力,谁也不怀疑,本身有着军事实力做背景,还有半隐门中的儒门撑腰,李润杰能闹得梁家鸡犬不宁,可见李润杰的实力。

    李润杰也想到自己站着不开口,实在不像回事,就笑着道:“我来释家有两件事,一件是传达释家前掌门的口谕,一件事是私事。”

    他没有说私事是什么,他知道释家众人现在更看重的是掌门口谕是什么东西。

    “前掌门口谕,你怎么会有他的口谕?”一直没有开口的慧远闻言,微微皱眉,有些不太相信的道,不过从语气来看,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果然老和尚定力好。

    其他人也同样不淡定了,自从知道各门派的掌门和家族长进入了九层仙塔,各门派家族就已经开始重新整顿,他们怕因为家主或者掌门不在家出现什么意外,释家也经历了一段混乱,最近才稳定下来,结果听到李润杰要传前掌门口谕,哪能不惊呆。

    李润杰不管他们怎么看,只是对回援做了一个手势,单手合十,一手放于腰间,看起来就好像是一般和尚与人说阿弥陀佛,但是他放在腰间的手却是四指微屈,一指含而不发。

    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看到这个动作,自然满头雾水,但是慧远看到,却是浑身一震。

    释家和儒门不同,儒门的掌门不传之秘,只能口口相传,释家的掌门不传之秘,同一时期,会有两人知道,一个是当代掌门,一个是执法长老,而一旦有一个人出现意外,另外一个就会安排人选替上。

    也就是说释家的不传之秘,同一时期中,会有两名弟子会用,而慧远这一代,明白掌门不传之秘的人,就只有他和前掌门。

    其他人别说使用,就算是看都看不懂,大殿中的十几个和尚,根本就不明白李润杰在这个时候摆出这个姿势意味着什么,慧远赶紧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李施主请说你要传达的口语,老衲洗耳恭听。”

    他的态度比之前好了很多,这让在场众人心头一凛,他们不认识李润杰的动作,但是从慧远的态度已经有所猜测,尽管这样的猜测让他们难以置信,却没有其他解释。

    就算玄苦都傻眼了,他和孔师兄一样,是掌门的嫡传弟子,可他也不会掌门的不传之秘,还不等他继承掌门之位,前掌门已经进入了九层仙塔,李润杰这个外人反而先一步学会了掌门的不传之秘,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前掌门的口语内容是他现在九层仙塔中,不能出来,你们外面的弟子,当相互团结,在我佛的光辉下,努力修炼,未来可能会有再见面的一天,门派规矩依旧,但是要保持低调,不要随便插手半隐门中的门派和各家族之争,以免带来不可抵抗的灾祸。”李润杰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说出自己编造的口谕。

    他能使用释家的不传之秘,自然是得到真传了,可当时的话却不是这么回事,只不过李润杰为了让释家放弃支持钟家,只能把内容改一下,反正也没人知道真假。

    正如李润杰所想,释家的人虽然怀疑前掌门是否能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不影响他们听从,毕竟李润杰的动作是真的,他们不是认为李润杰从九层仙塔里出来,他们只是认为前掌门在进入九层仙塔之前就留下了这段口谕,至于为什么会在李润杰手上,那就只能询问前掌门了,这些人谁也无法猜测。

    “我说的意思很明白,各位听懂了吗?”李润杰见众僧不开口,皱眉询问道。

    “师兄慈悲,我等必将按照师兄所言,恪守本分,勤诵经书,不管外事。”慧远不知道是真的相信了李润杰,还是本来就喜欢低调,居然很快应下来。

    到是玄苦追着李润杰道:“李师弟,你知道师傅的情况?他在九层仙塔中还好吗?”

    李润杰很想踹玄苦一脚,自己才开始进行忽悠,慧远和尚都相信了,你现在说这话,很容易让自己露出破绽,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来自九层仙塔吧。

    幸好慧远这时开口道:“玄苦师侄,你不要担心师兄,吉人自有天相,他一生虔诚向佛,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只不过我们不能轻易进入九层仙塔,不然就更加放心了,我们现在一共遵从师兄的口谕,把门派发展好。”

    李润杰看了慧远一眼,这老和尚要么就是十分虚伪,要么就是真正有慈悲之心,想到这里,李润杰开口道:“好,正事说完了,我们来说说私事吧。”

    这时众人才想到,李润杰还有私事要说,只是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大家都好奇的看着李润杰,和尚可不一定真的心无杂念,连好奇心都没有,更何况释家的和尚也与一般和尚不同,他们是武者,比一般的和尚更像普通人。

    慧远没有询问,但是眼睛却听着李润杰,显然是等着他说出自己的私事。

    “我听说释家和中海第一家钟家有着盟友关系。”李润杰都已经假传了一次口谕,现在自然不需要含糊,开门见山的直白问道。

    这个问题还真是让慧远愣了一下,他哪想到李润杰这么直接,片刻之后,才点头道:“我们和钟家关系不错,在如今风起云涌的半隐门中,相互之间帮助,十分有必要,不仅是我们,道家与钟家关系也不错,我们都比较看好钟家的未来。”

    “宋家不行吗?京城的桑家和满家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是钟家?”李润杰皱了皱眉,颇有些不能理解的问道。

    慧远虽然是个和尚,能坐到掌门的位置,显然也不会笨人,从李润杰的口气,已经听说他和钟家之间的关系不睦,只能缓缓的道:“中海第一家,这个名头可不是白叫的,作为全国经济中心的中海,比其他地区更有发展,而且钟家本身实力不俗,与他们联合,才是最好的选择。”

    李润杰心中充满了违和感,你一个老和尚,居然和我谈经济?不过不得不承认,中海第一家这个名头,确实比宋家,桑家响亮,说起来也就京城第一家满家能和钟家的名头一比,但是谁都知道,满家的背后是国家,是神盾a组,估计没有任何一个门派喜欢和满家合作,总样最终选择还是钟家更适合。

    想到这里,李润杰不由叹息问道:“如果想要释家放弃这个盟友,应该如何做?”

    他的话都说到这份上,慧远也不能不坦白道:“与钟家联合,是我们所有人商量的结果,除非有更加强大的盟友,或者说更适合联盟的人,我们是不会放过与钟家合作的,当然如果有我们无法抵抗的敌人,我们也同样会放弃钟家。”

    李润杰知道他们把自己当成前掌门的人,不然也不会推心置腹的和自己说这些,这些话如果说出去,对释家的名誉都会有所影响。

    他觉得慧远这个人不管性格具体如何,是否虚伪阴险,至少表面看来,很难让人心生恶感,既然他对自己这么坦白,李润杰也不打算隐瞒,同样坦白道:“我与钟家的矛盾,应该无法调和了,如果我要与他们继续为敌,释家会怎么做?”

    慧远没有开口,玄苦已经皱眉道:“李师弟,不是我看轻你,你和你背后的家族,目前来说,还真不是钟家的对手,与他们为敌,对你很不利啊!我觉得你应该多考虑一下,以免吃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