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九百三十章 底牌尽出的儒门-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三十章 底牌尽出的儒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儒门长老代表着儒门最强战力,而且在爪功的修为,更是闻名半隐门,即便如此,与李润杰硬碰一招之后,也是手指生疼。

    不仅如此,如果李润杰真是被他一爪伤了,也可以说他成功了,偏偏李润杰的拳头就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拳头的力量虽然被抵消了,李润杰的手却没有任何变化,这家伙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但是这骨头也太硬了吧。

    原本为了堵住李润杰退路的长老也是一惊,来不及多考虑,一掌立即拍向背对自己的李润杰,这小子实力惊人,一旦让他成长起来,未来儒家就会有麻烦了,这时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道义问题,在作都是儒门弟子,只要他们守口如瓶,谁知道李润杰最后是怎么栽的,谁叫他送死找上门呢!

    对于身后的偷袭,李润杰自然不会吃亏,就好像被身后人的掌风吹到,整个人腾空而起。

    偷袭的长老和李润杰就好像商量好了一般,身后长老一掌拍出来,李润杰就直接飞向用爪的老者,看起来不像是他自己动身,更像是被偷袭的长老拍飞。

    所有人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场面,用爪长老也不例外,原本还惊讶于李润杰的厉害,转眼见他被同伴拍飞,冷哼一声,同样一掌拍向李润杰,就算他的实力不俗,用爪长老也不相信李润杰能够扛住自己的一掌,更何况他还承受了搭档一掌呢!

    “有诈”不管别人怎么看,偷袭长老自然知道自己没有碰到李润杰,就算掌风可能会碰到,可距离那么远,也不至于吧一个先天之上后期的武者拍飞,偷袭长老赶紧提示。

    “你说晚了。”李润杰一笑,人在空中不仅没有被用爪长老拍中一掌,反而是身体一转,手掌直接印在了用爪长老的胸口上,用爪长老感觉心口一颤,发出去的一掌也没了威力,而整个人也腾空飞起,甩出五六米远,人还没落地,就开始吐血,面色一片雪白。

    这样的结果让儒门众人都难以置信,本来他们以为两位长老到来,就算不能轻而易举的解决李润杰,至少也可以让他吃不少苦头,谁知道居然会变成这样。

    他没有因此停手,借着一掌之力的反作用,他的人还在空中,就已经驾临偷袭老者的上空。

    如果换做别人,这样做的结果,肯定会被当成靶子,毕竟人在空中,实在是太容易被人击中,但是李润杰使用起来,就完全没有这个顾虑。

    他的身法太快了,就算是先天之上后期的武者,也跟不上他的速度,而且他出手的时候,早就算好了每一个进程,偷袭老者偷袭失败,就要面临被李润杰压制的结果,这是毋庸置疑的,李润杰从来都不是大度的人。

    偷袭老者见到李润杰一掌拍飞了同伴,心中暗道不敌,就想转身离开,平时他们两个搭档,都是配合着对敌人出手,就算实力高过他们的武者,也往往栽在他们手中。

    现在李润杰明显实力要比他们更高,可偏偏一个同伴受伤了,暂时就算想找人帮忙,也根本找不到,当李润杰的身影出现在他的上空时,也没有了偷袭的心思,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不能让李润杰攻击到自己。

    他想的很好,甚至旁观的几个人也都这么想,可惜李润杰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手掌一身,顿时偷袭长老身边的天地元气都被李润杰抽光,他想逃走只能凭肉身力量。

    武者和修真者差不多,只要不是横练武功修炼者,肉身力量其实都比较有限,儒门这种专门修炼内家功法的门派,还真没有几个是修炼横练功夫的,境界最高那个,已经被李润杰废了,现在儒门都是内家武者。

    行动自由被人限制,偷袭老者的脸色都变了,自己多少年没有受过这样的控制了,特别是自从自己和用爪长老两人达到先天之上后期,即便是同为大门派的家族和门派中那些先天之上后期的武者,对自己两人都有些忌惮,结果一个李润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最多算是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一个,居然就这么生生的打败了两人联手,而且还是几招而已。

    在被李润杰控制的情况下,偷袭长老不得不使用自己的绝招,深吸一口气,虽然天地元气已经不多,也还不至于都被李润杰抽空,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膨胀起来,似乎被打气了,就算李润杰看了都有些惊奇。

    就因为他的身体膨胀起来,李润杰的一掌就仿佛轰在了气球上,尽管他能知道偷袭老者受伤,却肯定还不致命,甚至造成的伤势都不会太重。

    偷袭老者的功法很特别,或许攻击力不是特别强,防御力确实十分惊人,如果不是李润杰,换个对手可能都对他十分无奈,毕竟达到先天之上后期的武者就那么多,根本不存在纯粹力量能够击破偷袭长老防御的人。

    想要破解这样的防御,要么功法特别,十分擅长攻击,要么就是实力远高于对方,不管哪种情况,在儒门弟子看来,都不应该存在,李润杰的攻击并不犀利。

    可惜他们不知道,李润杰或许不是那种十分擅长攻击的,只要不是用飞剑,李润杰想破了对方的防御,也不容易,但前提是儒门的这位偷袭长老,起码功力和李润杰相近才行,双方虽然算不上天差地别,但是李润杰的力量还真是足以压迫偷袭长老。

    他之前逼出对方底牌的时候,已经让偷袭长老受伤,现在见他有特殊的防御手段,李润杰也不着急,只是一拳轻飘飘的打过去,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力量。

    众人都在想着,李润杰难道自知无法破防,随便意思一下了?偷袭长老的防御水平,儒门弟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曾经想过,想要破除他的防御,要么使用神兵利器,要么使用特别犀利的指法,一点破面的就会总是大一些。

    不管众人如何想,也没听过有人可以一拳破了偷袭长老的防御,那根本就是一力降十会,李润杰的力量可以大到那个程度?众人不信。

    事态的发展显然不会因为儒门弟子是否相信为准,李润杰拥有炼气八层的肉身力量,远超于先天之上后期的境界,他已经猜到之所以儒门能够只靠两个先天之上后期武者压制其他门派家族,就是因为偷袭长老的功法特殊,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那都是相对于其他门派和家族,在李润杰面前根本没用,李润杰的拳头就好像一柄锤子,砸在偷袭长老身上,偷袭长老先是十分自信,然后面露惊骇,接着就是痛苦,然后是难以置信,最终在众人瞩目中,飞了出去,这一切都看在儒门弟子眼中,他们都不知道这一瞬间,偷袭长老经历了什么。

    “你的乌龟壳虽然坚硬,但是你的肉身没有匹配的强度,你就算抗住了我的一拳,你的内伤也无法支撑你继续战斗。”李润杰见偷袭长老飞出去,淡然评价了一句。

    偷袭长老果然如李润杰所说,他确实抗住了李润杰一拳,可惜他不会使用宋家拳法,根本就无法抵消李润杰所有力量,他的外伤看不出,内伤却很严重,至少不比之前用爪的长老受伤轻,可见他的武功并非无法破解,只是能破解的人,需要修为太高。

    两个被视为最终底牌的长老,出场不过十几分钟,与李润杰交手也就是几招,一个比一个受伤更重,李润杰气定神闲的样子,仿佛根本没有出力。

    樊静轩的心渐渐往下沉,自己的最终依仗都不能对付李润杰,这个家伙真的是先天之上后期吗?现在他要考虑,如果应对李润杰了,显然对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想着要不动用门派大阵?可据说李润杰是个阵法大师,门派大阵真能有用吗?

    李润杰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一声冷笑道:“代掌门,你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死心吗?你是不是想动用门派大阵啊?我建议你还是放弃吧,你既然猜到了我和韦掌门的关系,自然也应该知道我对你们门派大阵会有所了解,再说,即便我不知道,以我本身的实力,你们的阵法,对我也没有任何作用。”

    樊静轩沉默,他知道李润杰没有骗自己,现在自己这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对付李润杰了,想不到强大的儒门,面对一个小小的李润杰,居然无法抵抗,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这次是李润杰,下次如果换成什么王润杰,周润杰之类的,儒门岂不是一样不堪一击,原来以为半隐门中的门派排名,根本就是扯淡,那是因为没有什么强力人物出现,李润杰这样一个武者已经具备了随便灭掉任何门派的能力。

    “姓李的,你的实力已经差不多天下第一,何必为难我们儒门。”正在樊静轩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用爪长老开口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