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一刀两断-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一刀两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作为一个半隐门中的门派,而且是还是排名第一的门派,尊师重道是必须遵守的铁律,如果有人触犯,即便是掌门也要被门人推翻,李润杰的话实在是太恶毒了。

    原本站出来还一副前辈模样的程师傅,听了他的话,气得都差点走火入魔了,自己只不过站出来为梁家说了一句话,结果就欺师灭祖了。

    这小子实在是太可气了,旁边的黄无涯已经怒斥道:“黄口小儿,口中无德。”说完已经纵身而上,之前本来就已经压了一肚子气,但是没有必胜的把握,这才回来。

    如今有程师傅在,门派先天之上的武者还有几个,他不相信拿不下李润杰,更何况从他进来,黄无涯就一直十分注意,李润杰觉得没有布置什么阵法,就算他不太了解阵法,至少李润杰没有触碰任何东西,他还是能看到的,除非他能在虚空布阵,不然他就只能依靠个人武力了。

    李润杰阵法出名,其他人也最忌惮他的阵法,如今他只是凭着个人武力,众人就心里踏实多了,即便一个人不是他的对手,还能所有人一起上还拿不下他?

    黄无涯是先天之上初期,在如今的半隐门中,也算是一个高手,凡是能突破到先天之上的武者,都是高手,他出手也毫不客气。

    他的手在距离李润杰不到一尺的时候,已经渐渐变成了黑色,这是他修炼的黑沙掌,就算是在先天境界使用出来,跨越一个小阶段伤人也不是做不到,算得上他压箱底的武功。

    他知道李润杰实力不俗,就算不比自己强,也绝对不会比自己弱,他可不敢大意,如果不是众人在梁家的大厅,他早就使用内力外放了。

    李润杰看到黄无涯对自己出手,根本没有当回事,就那么坐着,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光中点出一指,气势骇人,已经黑如焦炭的手掌就那么被他挡住了,黄无涯举着手掌寸步不能移动。

    黄无涯骇然得看着李润杰,尽管心中已经把李润杰尽量高估,可他依然超出自己的预料,这小子修炼的是什么武功,他的一掌犹如拍在大山上,不仅没有对李润杰造成什么伤害,而且还不能继续向前,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结果也是一样。

    “黄无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你如果识相,或许还能有以后,可惜你真的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李润杰挡着黄无涯的一掌,轻松的道。

    这次不仅黄无涯脸色剧变,程师傅也已经站起来,李润杰抵挡住黄无涯一掌如此轻松,居然还可以说话,这就算自己好像都做不到,难道这个青年实力还要强过自己?这怎么可能。

    李润杰成名是在一年多以前,那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李润杰实力也就是半步先天,如此厉害也是因为他的阵法,而当时的程师傅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距离后期也不远了,借助天地大变,这才一下达到了如今的修为,他已经在半隐门中算是数得上的高手。

    如今眼前这个青年做出了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情,他不敢相信李润杰已经得到了先天之上中期甚至后期,这跨度也太大了吧?就算现在公认年轻一代最厉害的王康,也只是先天之上初期而已。

    李润杰可不管程师傅在想什么,见黄无涯脸色剧变,笑得更加灿烂的道:“你不敢内力外放,是不是怕伤了这客厅中的古玩字画,你怕我可不怕,先接我一刀吧。”他说完之后,不容人开口,已经凌空手掌一划,一道凌厉的刀气劈至黄无涯的脸面。

    别人或许看着李润杰随手一划,不会太当回事,但凡达到先天之上的武者,都是悚然一惊,李润杰的刀气凌厉,大概除非是同等级的横练武者才能抗住,可已知的先天之上武者,没有横练高手,黄无涯自然也不是,他也没有认为自己能够硬抗李润杰这一刀,想也不想收掌纵身,选择暂避其锋。

    他的选择十分正确,李润杰看起来很轻松的一刀,蕴含着炼气六层的真气,即便是先天之上后期的武者如果硬抗,可能都要饮恨刀下,更别说黄无涯这么一个先天初期了。

    他躲开了,李润杰的刀气没有受到任何抵挡直接劈向了他身后的座位,和座位上的人。

    黄无涯原来站得比较靠前,他身后是几个儒门弟子还有两个梁家的旁系族人,他们虽然都是旁系,也算是梁家之中的管事,也有一定的身份,这次梁家比较重视李润杰,所以摆出的阵仗都是身份不俗。

    原本是打算把李润杰的气势压下去,现在却变成了累赘,黄无涯不管不顾的躲开,这些人就倒霉了,儒门子弟就算实力不到太高级,能站在这里的也都有着先天修为,蓦然感觉到危险,两个弟子左右躲闪,尽管被刀锋扫过,也不过是受伤流血,没有生命危险。

    两个梁家旁支管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两人没有任何反应,刀锋过出,一个人的大腿顿时离体飞出去,另外一个更惨,被李润杰一刀拦腰斩断,顿时死于非命。

    血腥味顿时在大厅中散开,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的人,先是一阵发呆,紧接着就是惨叫和哭声传来,胆小的人甚至还晕了,梁家三个少爷,大少爷和三少爷都是腿肚子一阵颤抖,梁家二少爷直接弯身吐了,作为纨绔子弟,什么时候见过死状这么凄惨。

    即便是梁家家主,也是脸色发白,嘴唇哆嗦半天才开口斥责道:“李润杰,你居然敢杀人,我要让你偿命。”

    李润杰看了他一眼,心中好笑,他刚刚才让人来杀自己,现在却又指责自己杀人,有些不屑的道:“梁家家主,这不怪我啊,都是黄无涯躲得太快,我根本没出力,我以为他能挡下来呢,你不如问问他,是不是和我天然默契,想帮我弄死你们家的人。”

    “放屁。”黄无涯听到李润杰的话,顿时出声反驳,如果这罪名被安上,那自己想要翻身就难了,不过他的脸还是不自觉发红,确实是因为他忽然躲开,才造成这样的结果,如果他扛下来,就没事了。

    但是转念又觉得自己没有错,武者过招,总不能什么都硬抗吧,之恩那个怪梁家的人看见人动手,非要站那么近,都是自己找死。

    他根本不想自己是突然出手,人家两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反应过来,他反正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李润杰了,今天只要把李润杰弄死,梁家有多少怨气都不会发泄到自己身上了。

    儒门的其他人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尽管黄无涯的躲闪造成这样的结果,让他们比较没面子,但是谁都认为这是正常的,毕竟比武过招,躲闪是常识,只能说李润杰太狠了,而且也太阴损了,这简直就是祸害儒门与梁家的联盟。

    不管如何想,李润杰这一刀造成的效果,实在是让人有些惊骇,不仅实力超出众人预料,狠辣也不是一般人能比,他之前出手的时候,就没想过会误伤别人?人家是根本不在乎。

    梁家死了一个,残废一个,梁家家主把李润杰恨死了,他想不到这个家伙如此猖狂,不仅对梁家的压力不在乎,还敢当着自己的面杀人。

    尽管死的是旁系的管事,可这是明目张胆抽梁家的嘴巴,看着李润杰如此无所谓的样子,心中更是怒火难息,深吸一口气,看着程师傅的眼神也略带不满,不过还是压着道:“程师傅,请出手,无论死活,我只要李润杰付出代价。”

    “这样就对了,从我进门,你就已经不打算让我离开了,还装什么大尾巴狼,虚伪。”李润杰听了梁家家主的话,赞许的道。

    “哼,小子你别得意,这是个法治社会,我会让你为杀人付出代价的。”梁家家主强忍着血腥味,看着李润杰恨恨的道,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步,那就只能生死相见了。

    他说完话之后,已经带着自己等人,向后闪去,他不仅怕李润杰再误伤别人,更怕他直接来个擒贼先擒王对自己下手。

    他虽然心中依然看不起这个犹如暴发户一般的小子,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小子实力很强,至少不比那几个儒门的高手差,更重要的是这小子够狠,他刚刚杀了一个废了一个,还能谈笑风生,似乎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显然平时这样的事情做了不少。

    梁家作为顶级家族,各种事情也做不了少,但是亲手杀人他还没有做过,即便他知道半隐门弱肉强食杀人伤人是常事,亲眼看到也一样有些受不了,他只希望儒门的人赶紧把李润杰废了。

    李润杰看出了梁家家主的心思,也不阻拦他们离开,等着把儒门的人解决了,想怎么收拾梁家,还不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梁家的实力,特别是他们官方的力量,可既然已经成了死仇,李润杰就不会手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