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七百八十五章 修士的因果循环-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八十五章 修士的因果循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没有对杰少动手,这让杰少松口气,不管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冷笑道:“你让我禁欲,我就禁欲,我今天就去找个女人,哼,你以为能吓住我。”

    他的声音不足够让离开的李润杰听到,他知道这是杰少嘴硬不认怂的表现,李润杰嘴角挂着一丝危险,也不搭理他,径直离去。

    看到李润杰“不敢”回嘴的样子,杰少仿佛找到了一些心理安慰,尽管如此也没有敢拦着李润杰,他是亲眼看到李润杰的本事,就算想要报复,暂时也不行,必须等找到帮手再说。

    李润杰等人离开不管他,杰少也在这饭店呆不下去了,出门看到那几个保镖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不仅没有关心,反而哼了一声道:“一群废物,回头一定让我爸把你们都解雇。”说完扬长而去,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周围看着的人,不禁暗叹,这样的纨绔少爷还真是少见,其实他们之前还真是希望李润杰对这个杰少动手,不管是弄死还是弄残,总算是为南海市减除一害,可惜李润杰只是说两句就走了。

    众人只以为李润杰担心第五市长的报复,这也在情理之中,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就算你比较厉害,还能比军队更厉害啊?

    只是三天之后传出第五市长的儿子与情妇做剧烈运动时,忽然暴毙,当时知道李润杰和杰少发生冲突的人,不自觉的想到了李润杰,当时那个年轻人可是说过,让杰少禁欲,显然他没有在意李润杰的警告,直到那时众人才知道李润杰当时一定做了什么手脚。

    这时众人不知道李润杰做了什么,李润杰身边的几女,也同样不知道,走出饭店之后,脾气不太好的裴月仙就撇嘴询问道:“李润杰,你这次从九层仙塔出来,怎么好像变怂了?”

    “此话怎讲?”李润杰看了看裴月仙,似笑非笑的询问道,其实他想到了裴月仙的意思。

    “还怎么讲,你四不四撒,以前你的实力只有后天巅峰的时候,就敢和凡人岭的三个先天交手,之前那小子就算是有点后台,又能对你有什么威胁,你只是把他的打手废了,放过他,这也太怂了吧?”裴月仙哼了一声,十分不满的道。

    “嗯,你就算放了他,他也会对你怀恨在心的。”颜如水跟在旁边赞同的道,有时候这两女其实意见很容易一致的。

    到是裴灵仙和慕容落雁没有发表意见,她们俩的性格都相对温柔一些,虽然觉得那个杰少很过分,李润杰如果不想对他做什么,她们两人也没有意见,一切都看李润杰喜好。

    李润杰没有顺着裴月仙和颜如水的话继续说,反而笑着看向远方道:“我们离开地球看起来是一年,实际上已经十五年了,这十五年时间,外界发生了多少事情,我们不清楚,但是我们自己经历了多少,我们都清楚明白。”

    众女不明白李润杰这个时候为什么如此说,都静静看着李润杰,他现在的装逼味道十足,几女居然觉得李润杰好像个高人。

    其实这也不是李润杰故意摆出如此姿态,他毕竟两世为人,心理与一般年轻人自然不同,他平时也不会表现出来,这个时候想到自己前世今生的经历,还真是有点超然物外的感觉。

    “以前年轻不懂事,只喜欢什么恩怨都当即了结,快意恩仇才是我辈修道之人应该做的。”李润杰这时话题终于回归,轻叹一声道:“事到如今,才知道凡事必有因果,一位快意恩仇,就沾染了这段因果,这不仅是佛家如此,道家也同样。”

    几女还是不明白,李润杰想要表达什么,裴月仙更是直接皱眉问道:“你到底是想说什么意思啊?难道我们以后被欺负,就只能忍气吞声了?那这道不修也罢。”

    “当然不能这样,我们又不是西方的基督教,我们可不会忍,但是凡是要讲究方法。”李润杰收敛心神,笑着道:“一个人的生死,不是我们这样的凡人可以掌控,他要死,必须有他自己的取死之道,你没发现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救人,而没有杀人吗?”

    众女一愣,李润杰不说,她们还真没注意,李润杰确实已经好几年没杀人了,自从张家覆灭之后,李润杰就没有再杀人,这也是因为没有人和他交手,但是换句话说,未尝不能说是李润杰不想杀人。

    “但这代表什么呢?”裴灵仙皱眉,不明白的询问道。

    “很简单啊,我之前的杀孽太重,现在自然要净化一下,不然我渡劫的时候,肯定会更难。”李润杰笑了笑道:“比如今天,我虽然废了那四个人的武功,他们却不会因为我废了武功而死,至于他们是否会死,这我不关心,即便他们真的死了,也和我没关系,我对他们的惩罚,还不致死。”

    顿了下,又接着道:“至于那个杰少,我也同样不会让他去死,我只是在他的身上下了一道禁制,三天之内无法纵欲,只要他听我最后的警告,三天过了他就没有问题,不然就会禁制被破,心脏破裂。”

    “可你这样不是也等于杀人了吗?”裴月仙想了一下,已经知道李润杰对杰少做了惩罚,之前的气消散了不少,却依然不解。

    “非也,虽然他确实是因为我的禁制而死,但是他的死亡因果却无法降落到我的身上。”李润杰笑着摇头道:“我给他下禁制的时候,已经警告他三天之内不要纵欲,如果他听话,自然平安无事,如果他不听话,那就是他自己找死了,这算是他的取死之道,因果与我无关了。”

    “这也行?”众女瞪大美目,总觉得李润杰这是在狡辩,可是仔细想,好像也不算是歪理,毕竟李润杰确实没有亲死杀了杰少,甚至还好心提醒了呢,可惜他不听啊!

    正如他所说,那几个被他废了武功的人,也不致命,只要他们去治疗,至少能保住生命,可是如果杰少不管他们,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他们死了的话,这笔帐还是要算在杰少身上,毕竟他们也是因为接受了杰少的命令来对李润杰动手。

    如果这么算的,李润杰确实没杀了他们?可怎么都觉得这个道理解释不通,甚至可以说这是李润杰在投机取巧。

    “没有什么不行的,因果之说又不是人工智能,他不可能分析那么多,只看与谁的直接关系,因果就会落入谁的身上。”李润杰耸耸肩,笑了笑道,其实这些都是他学了归一神典之后才知道的事情。

    所谓因果之说神秘莫测,他前世的时候,就听人说过,平时不会影响太大,但是在渡劫的时候,就可能影响身心,甚至让人渡劫失败。

    他前世只以为这是传说,今生修炼归一神典才知道这确实存在,虽然他现在的方法有些狡辩的意思,但是确实可以减少因果,他随着修为提升,对于这些更加重视。

    两世为人,李润杰没少杀人,做事也是不择手段,但是现在知道,这些可能都会影响自己,不过他没打算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大不了就像这次对待杰少那样,用别的手段,而且他一直行医,却也算是化解自身因果的方法,这也是他最初没想到,后来才知道的。

    众女总觉得李润杰说得十分玄奥,却又无法反驳,她们要么就是才接触修真,要么就根本不是修真者,哪知道那么多,她们只是觉得有了这个东西,平时做事就比较麻烦了。

    “其实你们也不用想太多,因果的影响至少要到元婴期,我们还距离很远呢,不过我们以后对付敌人,废除武功,或者给他们布置取死之道就好了,尽管不要直接杀了,即便杀人了,以后还要想办法消除这些因果。”李润杰看到几个女人眼中的不爽,想了下,还是笑着安慰道。

    他其实也不太了解这些,不过之前他要对杰少动手的时候,脑海中忽然闪现出来这些事情,以他如今的境界,脑海中滑过的念头,还真不能忽视,有时候修真者的一个念头,就可能影响人生。

    不管众女是否理解自己的做法,反正他已经算准了杰少的性格,特别是他最后说那句话,自己不警告他,他或许还不会在这三天之中纵欲,听了自己的解释,他肯定会去做的,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诱导他去送死,反正按照归一神典的总结,这就与他无关了。

    李润杰本来也不是嗜杀的人,有因果这种东西的存在,他就更不喜欢杀人了,正如他所说,不行就废了对方修为,或者设计让对方的死与自己没有直接关系,这点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不过话说回来,李润杰只是对这方面比较注意,如果遇到对方找死的话,李润杰也不会介意送他一程,而这也不算是自己的因果,比如张强的几个姥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