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大小门派对峙-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大小门派对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酒楼倒塌,在酒楼中殴斗的众人自然也是无法避免,都被拍在酒楼中,幸好这是个木质酒楼,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说不准会受重伤,但是在场都是半隐门中人,即便武功稍微弱一些,体质也还多不错。

    楼中有些先天高手,感受到酒楼倒塌,也不管是否会伤人了,直接使用内力把砸下来的木头瓦时崩开。

    李润杰在酒楼要倒塌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真气护住身体,反正他不打算跳出来,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还是安然无恙,就算是傻子也不会把自己当成半隐门中的普通弟子了。

    牛家的老者在看到酒楼倒塌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他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一脚的效果居然如此大,自己就算是先天修为,也不过是初期,距离中期都还有一段距离,怎么已经就把这么坚固的酒楼给弄塌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牛振坤也是吓了一跳,看着老者的眼神都变了,这老者是跟在自己身边的老仆人,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三少爷,这不赖我啊,这肯定是那么多人打斗,房子撑不住了。”老者见牛振坤看过来,赶紧解释,灵机一动想到一种可能,顺口说出来,越说越觉得有道理,这酒店就算解释,这么多人动手,肯定是有所损坏了。

    牛振坤深吸一口气,这个时候不是谈酒楼问题的时候,他已经看到很多人冲出了这片废墟,接着一个一个都跑出来,没有受伤的人是直接跳出来,受伤的人有些是爬出来,有些是被人扶出来的。

    不管是怎么出来的人,这时谁也没有心情继续打斗了,不过大家的立场分明,左手边全是牛家和大门派的弟子,右手边就是小门派小家族的人,他们泾渭分明的站立,但是彼此之间全都怒目而视,显然之前还没打够,而且大家几乎都是鼻青脸肿,严重的骨断筋折。

    各大门派的长老看着面前的一切,也都是脸色难看,不说这么大规模的人进行殴斗,就看自己门派弟子那种狼狈样子,就是面上无光。

    他们看着小门派弟子的眼神也颇为不善,毕竟他们是接到消息赶来的,他们几乎接受的消息都是小门派弟子闹事,结果把自己门下弟子牵扯进来,他们看着小门派的弟子怎么能顺眼。

    不过相对来说,小门派小家族的人数众多,其中也不乏先天高手,他们都站在小门派弟子身边,这都是自发行为。

    小门派从来就比大门派的人弱一些,不仅是实力弱,更重要的是人数少,这次的群殴别的效果还没显出来,但是小门派的弟子却比往常都更团结,他们都知道大门派人多势众,如果不联合,恐怕会吃亏,谁都不傻。

    李润杰出来的时机把握很好,既不靠前,也不靠后,他是跟着周小弟一起出来的,曾哥四人实力都不错,虽然在战斗中挂彩,伤势却不严重,他们一起出来,也不会显眼,他的装扮确实有点特别,不过没有人在意,什么怪癖的人都有,也不多李润杰一个。

    大概半小时时间,大家才都从废墟中出来,房倒屋塌之下,牛家之前看起来比较气派的酒店就那么倒了,众人其实都非常不可思议。

    也正如牛家的先天一般,大家都以为是因为交手人数太多,加上内力冲撞,酒楼承受不住了,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在乱战中,李润杰暗中摧毁了酒店的柱子。

    等人都差不多出来了,牛振坤才脸色铁青的道:“看看还有没有人出来了,会不会有人砸死了。”

    他带来的牛家人,顿时去检查一番,受伤的人其实不少,一眼看去都挂彩了,至于他们是被砸伤还是打伤就无法判断了,反正伤人再多,不死人都好说,真砸死一个半个的,那才真麻烦呢!

    幸好这里是海滩,就算酒楼挺大,木质的材料终究重量有限,没有出现伤亡,众人也都松了口气。

    “各位来参加离仙岛的阵法大会,却在我们家酒楼打斗,是什么意思啊?”牛振坤看没人死亡,顿时放心不少,目光一转,看着上百人一群的小门派弟子,哼了一声问道。

    那些大门派的长老虽然没开口,看着他们的目光确实极为不善,似乎一言不合就能联合众人对小门派的弟子动手。

    小门派的人被牛振坤质问,顿时握紧了拳头,众人都认识他,之前就是因为他们认为牛家欺负人,才打起来,现在牛振坤还敢这么说,他们能不气恼?

    一般小门派的弟子不敢说话,先天境界的武者自然不会那么多顾忌,哼了一声道:“我们确实是来参加阵法大会的,但是也不能随便你们欺负吧,我们就算是小门派小家族,我们也是半隐门的一员,你们想要统一半隐门,也有点操之过急了。”

    “我们要统一半隐门?”牛振坤一愣,本能看向身边大门派的长老,见他们脸色也变了,赶紧道:“谁告诉你的。”

    “是不是你们心里明白。”说话的先天哼了一声,不多解释。

    其实作为后来的先天,战斗是因为什么引起,他也不太清楚,他只是接到门下弟子求救,然后来到这里就加入了混战,在他认为就是牛家想要欺负小门派,甚至想要统一半隐门。

    先天武者不说,牛振坤却急了,这么关键时刻,你来这么一句是几个意思啊,我旁边还有大门派的长老呢,这不是明摆着栽赃吗?

    还没开口,旁边释家的长老已经沉声道:“戒音,你们也参与了?”

    “师叔,实在是小门派的人欺人太甚,我忍不住”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还有烫伤的大师兄低着头来到释家长老面前,说到一半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哼,回头我会禀报掌门师兄的。”释家长老看他狼狈的样子,哪能不心疼,就算他们动手了,那肯定也是迫不得已。

    至于其他几个释家弟子,这个时候也都乖乖的站在了释家长老身边,他们虽然看起来很狼狈,实际上真正受伤的也只有戒音,而那个伤势只是烫伤严重点,他们毕竟是排名前三的门派,实力很强。

    释家长老既然开口,道家长老也跟着开口道:“无量,你们也跟着动手谁,谁打你们的?”

    他的语气要比释家长老强硬,说着话还把目光看向那些小门派,似乎想寻找出凶手,然后替自己门派的人报仇,道家从来都不会想释家那么忍辱负重,他们讲究的就是顺其自然。

    被称作无量的道家弟子一阵尴尬,当众人让长老揪出来,只好低着头道:“师叔,我们没大事,我们最多就是观战,咳咳,是观战。”

    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都有些脸红,道家和释家差不多,都属于比较强悍的一方,即便有李润杰帮忙,也没谁能真的把他们打伤,就算是有人能伤他们,看在他们的身份,也会留几分面子,他们的狼狈主要还是被酒店倒塌砸了几下。

    有释家和道家的人带头,其他门派的长老也纷纷把自己门派家族的人叫出来,其中自然也少不了牛家的掌柜向牛振坤禀报情况。

    小门派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不少人也开始给门派掌门发信息呼救,不是所有小门派的掌门都在这里,他们之中有一部分实力稍微强一些的,这时正在在离仙岛大厅做客,和那些大门派的掌门在一起。

    大门派就是大门派,他们就算来几个长老,已经给这些人足够压力了,如果小门派的掌门家主不来,恐怕会扛不住。

    “我刚刚听掌柜说起,是因为有人不满我们牛家酒店的定价才闹起来的?”牛振坤询问了掌柜,然后声色俱厉的道:“我之前可是说过,东西一律八折,难道你们还不满意吗?怎么样的优惠才可以,这么贪得无厌?”

    他前面的话还算正常,说到后面已经带着鄙视,这话彻底激怒了小门派的弟子,他们就算不太富有,也不至于贪婪,实在是认为牛家太黑了。

    李润杰看着牛振坤,暗叹,果然如曾哥所言,牛家的二少爷和三少,都怎么样,这三少爷在这么多人面前,居然还这么倨傲,还真是把自己牛家太当回事了,真以为小门派的人能忍受你们这么羞辱?

    果然牛振坤的话才说完,已经有小门派的人忍不住起哄道:“我们是贪婪,但是我们也没有随便自酿一瓶酒就要好几万啊!”

    “谁,说话的人站出来。”牛振坤显然还没有达到先天境界,他还不能那么准确说话的人是谁,怒视着小门派的弟子,冷笑道:“你们这些小门派的人,真是土包子,我们牛家的酒都是特制的,对武者有好处,自然价格要高一些。”

    他现在愤怒小门派毁了牛家产业,说话就带刺,说完还扫了一眼大门派弟子,然后道:“你看人家大门派弟子,谁说我们的东西贵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