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四百八十三章 异种阵法-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八十三章 异种阵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小友,你还有什么办法吗?”丁掌门很够义气,是个十足的捧哏,李润杰才卖了个关子,他立即跟着道。

    李润杰对丁掌门很满意,对得起自己为他们门派布置了护派阵法,看着众人的目光集中到了自己身上,这才笑着道:“刚刚凡人岭的前辈曾经质疑过我,为什么能确定那个人的身份。”顿了顿,特意看着凡人岭的先天笑着道:“前辈,我说得没错吧?”

    凡人岭的先天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不过还是迎着头皮点头道:“确实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有你一眼认出来,这本事还真是让人佩服。”

    李润杰暗中冷笑,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暗算我,想让众人怀疑我的身份,你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如果是在之前,众人还真的会顺着凡人岭先天怀疑李润杰,或许会把他当成忍者的同伙,现在众人都等着看李润杰的方法,哪有心思怀疑他,反正能不能找出来其他偷袭者,才是重点。

    凡人岭的先天看众人不受自己的挑拨,暗暗皱眉,心道李润杰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不仅阵法厉害,心机也颇深啊!

    李润杰不紧不慢的笑着对众人道:“我之前说了,我之所以不想使用守株待兔的方法,就是因为有其他办法,这也是我为什么能知道那个大汉是忍者的原因。

    在我学习阵法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阵法存在,这种阵法可以发现迥异华夏的内力,只要我把阵法发动,什么样的人都无法遁形。”李润杰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看着众人道:“不仅如此,只要我设定了正确的要求,这个阵法甚至能直接把异种内力使用者困住。”

    “一派胡言,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阵法,你以为是电脑呢?”凡人岭的先天一直想着算计李润杰,这时终于找到机会,直接脱口而出,质疑李润杰。

    当时让他失望的是,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开口,大家只是半信半疑的看着李润杰,他说得有些太神奇了,众人也不敢确定真假。

    按照道理说,凡人岭的先天亲身体会了李润杰的阵法威力,应该对他的本事最相信,偏偏他一直想着报复李润杰,反而少了一份敬畏,到是其他人对李润杰的阵法十分相信。

    半晌没人响应,凡人岭的先天也是十分尴尬,不好意思质疑了,但是他还是认为李润杰在扯淡。

    “李少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片刻之后,终于有人站出来询问,不过不是纯粹疑问,而是确认了李润杰的话而已,毕竟他说得太过玄奇,一般人根本无法相信。

    李润杰耸耸肩,笑着道:“是否有作用,我说了大家也不相信,可你们看,大家都没有发现忍者的身份,却被我发现了,难道还不可信吗?”

    他如此说,众人就对他的话多了几分信任,正如李润杰所说,那个大汉隐藏的很好,甚至他身边的人都无法发现他的身份,李润杰一眼就看出他是忍者,这绝对有什么秘密,看来一切都在阵法上。

    李润杰看着众人,又接着道:“在场诸位之中,肯定有忍者存在,至于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是只要我发动阵法,就可以看到了。”

    “李小友,那你布置阵法吧,我们都等着,抓到这些忍者,我们就能放心了。”对李润杰的阵法最有信心的人,绝对是丁掌门,现在南海派已经授意了,在李润杰的阵法之内修炼,提升速度好像都有提高呢!

    李润杰环视四周,语出惊人的道:“不需要布置,我一直都说,只要我发动阵法,他们就无所遁形了。”

    “嗯,你的意思是?”释家的长老心头一动,询问道。

    “没错,我想各位应该猜到了,你们来到这里,已经进入了我的阵法,只要我启动阵法,就可以找出那些忍者,这也是我不想守株待兔方法的原因,等待永远不如主动出击,待我发动阵法。”李润杰一笑,说着双手掐诀,似乎要使用阵法了。

    还没等他开口,忽然人群中暴起几条身影,有的人是直接向外飞跑,有的人是就近向身边的人出手,这些人的实力不等,有后天顶峰,也有后天普通,其中还有两名是先天忍者。

    正如李润杰所说,这人群中真的潜藏了不少忍者,如果不是李润杰把他们逼出来,他们还真会对眼前的人造成严重伤害。

    出手的人和逃走的人虽然动作很快,但是在早有准备的半隐门弟子面前,还是没有逃跑的可能,特别是儒释道三家的长老和丁掌门等先天中期,接近后期的武者同时出手,所有先天武者动手,后天武者防备,这下子就把所有隐藏的忍者找出来了。

    “李小友,看来这次你又帮了半隐门一把,这些人都是大家的心腹大患,他们被抓,大家就安心了。”丁掌门抓住了一个高级忍者,相当于先天境界,如果不是遇到丁掌门这种狠人,他可能就跑了。

    李润杰听到丁掌门的话,轻轻一笑道:“丁掌门,事情可没完呢,不只是抓到他们几个就完事了。”他说话的时候,看着凡人岭的先天,然后笑着道:“还有人能把气息隐藏得很好,而且很沉得住气,不如让我发动阵法,把他逼出来。”

    众人果然没让李润杰失望,他们都看出李润杰说得是谁,把目光集中到了凡人岭的先天身上,刚刚已经蹦出来两个先天了,现在多他一个也不算新奇。

    凡人岭的先天差点吐血,这不是刚刚他做的事情吗?他就是煽动众人对付李润杰,现在变成了众人被李润杰煽动。

    “李润杰,你不要含血喷人,我是凡人岭的弟子,我在凡人岭已经几十年了,谁都知道的。”凡人岭的先天有些慌,他可没有面对这么多对手的信心,更何况还有儒释道三家的高手,随便出来一个都不是他能对方,更何况这个名声也不好听。

    “丁掌门,彭长老,孟长老,马长老,我是冤枉的。”凡人岭的先天把自己认识的几家代表人物都叫了一遍,然后表白着自己受冤枉。

    李润杰也不开口,就那么看着他,非常平静,似乎一点指定他的意思都没有,偏偏越是这么平静,众人就越觉得凡人岭的先天可疑,如果你不是心虚,用得着这么慌张吗?

    “崔师弟,咱们认识也快三十年了,虽然平时接触不多,但是我知道你也不是什么浪子野心之人,如果你犯了什么错误,现在改正还来得及。”丁掌门看儒释道三家的人都不开口,只好主动开口道,只是他的话一出口,就等于判了凡人岭先天的死刑。

    凡人岭的先天有些绝望的看着周围众人,吼道:“我不是忍者,我不是大太阳国的走狗,你们不要冤枉我。”

    王康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忍者,但是他之前那么挑拨离间,他一直暗恨在心,更何况凡人岭还是支持方家的,他怎么可能让这人洗脱嫌疑,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崔前辈,你这么着急解释干嘛?李润杰也没有说是你,他只是想发动阵法把那个人逼出来而已,直接让他发动就是了。”王康呵呵一笑,当着众人道:“你没有问题,只要他的阵法不把你逼出来,那不就没问题了,你不用担心的,清者自清。”

    他说得好像是帮助凡人岭的先天,却坚定了众人对他的猜测,正如王康所说,清者自清,你既然不是,怕什么,怕就是心虚了。

    凡人岭的先天自然不傻,从众人的脸色,已经看出他们被王康煽动,破口大骂道:“李润杰算他妈什么东西,凭什么他说用阵法可以逼出忍者,你们就相信,他如果用私人恩怨,迫害我,那我不是太冤枉了,我凭什么让他试验?”

    如果是在平时,他这么说肯定没问题,可惜这个时候说出来,反而却给了说话的机会。

    李润杰半晌没有开口,这时等他说完话,才笑着道:“崔前辈,如果说私人恩怨,应该是你找我报仇吧,当初是我把你困住了,你怎么能说我因为私人恩怨来报复你,你对我有什么怨吗?”

    “我”凡人岭先天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总不能说他引导舆论,煽动人心对付他吧?说出来就更是让人认定居心叵测了。

    他一时哑口无言,李润杰就开口道:“要不让我来替你说吧,你从来了就在给我找茬,煽动众人对付我和王康,让众人和我们动手。”笑了笑,继续补刀道:“如果说,你对付我,那是因为你被我当众困住,丢人现眼,可王康与你有什么仇怨,你为什么这么对付他?”

    他这么一说众人也好像被人提醒,当时确实是由凡人岭的先天说话,众人才觉得王康和李润杰决策失误,害得众人丧失机会,一切都是他引导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